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25章 疯狂竞拍
    这三个家伙都疯了吗?

     这块翡翠顶多价值三个亿,现在价格已经到了两亿三千万,他们肯定还会加价,如果加到三个亿,那就没有任何利润了。

     况且这块翡翠只是开了天窗而已,并没有完全解开。

     开天窗的意思,就是擦开了一个孔,露出了一个小窗口。

     很多珠宝公司的负责人都摇摇头,已经完全没有兴趣再加价。

     “两亿六千万……”丁鹰乾紧跟而上,毫不放松。

     虽然赵坤智和丁鹰乾两人都没有看对方的眼睛,显得轻描淡写,但是其强硬的气势,早已火星四溅剑拔弩张。

     “三个亿……”赵坤智直接把价格提到三个亿。

     三个亿到顶了,如果三个亿拍到手,是没有任何利润的。

     如果谁再加价,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赵坤智喊出了三个亿,丁鹰乾迟疑了一下。

     赵坤智的眼睛终于看向了丁鹰乾,他冷笑一声道:“丁鹰乾,还加价吗?”

     丁鹰乾看着赵坤智挑衅的眼神,他怒火中烧,张嘴就要继续加价,但陈士骏抢先喊出了价格:“三亿两千万……”

     这个价格超出了成本价,但有些东西,你不能用成本价来衡量。

     这种玻璃地绿帝王的手镯放在店里,标上一个天价,可以做镇店之宝展览。

     别人的珠宝店里没有这种绝品的玻璃地绿帝王翡翠,而只有你的店铺有,这就是一种无形的广告。

     会有很多人来看绿帝王的,无形中,你店铺的广告效应就出去了。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碰到花钱如流水的超级富豪,钱在他们的眼里,只是数字而已,只要这种人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根本不讲价,直接天价买走。

     这样的话,还是会大赚特赚的。

     所以,碰到极品的东西,有的商人仍旧要用超出市场价得价格购买下来。

     陈士骏出到了三亿两千万,赵坤智刚想加价,葛明冲着赵坤智暗中摇了摇头。

     赵坤智一看葛明在摇头,极其机敏地立刻闭上了嘴,不再跟上。

     现在葛明是什么人呀?在赵坤智的眼里,就是救命恩人,是大师,是神仙。

     丁鹰乾在等赵坤智加价,但等了一会,一看赵坤智不跟了,他的眼角露出了一丝得意。

     华海的陈家一直依附在自己丁家后面,陈家的很多生意,都是丁家在照顾,就算是陈士骏拍到这块天价的玻璃地帝王绿,只要自己的一个眼神,陈士骏的爷爷陈万善就会乖乖的把这块翡翠送给自己的。

     当然,自己肯定会付给陈家三亿两千万的。

     但是,如果切跨了,也就是说,里面没有大面积的翡翠,损失的是陈家,和丁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丁鹰乾这个家伙,阴险毒辣至极。

     陈士骏一看赵坤智不跟了,他大笑道:“哈哈,这块玻璃地的帝王绿是我的了。”

     郑山一看赵坤智不再加价,很是惊异,连忙低声问道:“赵哥,为什么不跟了?”

     赵坤智笑道:“葛明兄弟不让跟了。”

     “葛明不让跟了?这家伙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么好的翡翠便宜了陈士骏?”郑山很是不解。

     葛明看了一眼陈士骏道:“陈士骏,三亿二千万,你转账吧。”

     陈士骏很是得意的笑道:“好,我转给你。”

     一分钟后,葛明的手机就收到到账的信息。

     葛明看着到账的信息,他笑了起来,呵呵,三亿二千万呀,加上赌博赢得五千万,那就是三亿七千万,今天收获不小。

     又偷偷跑回来的杭琪琪看到葛明竟然挣了总计三亿七千万,这个女人的脸上顿时露出极其后悔的神色。

     她想起了在和葛明恋爱期间,葛明对她的万般疼爱。别说打了,什么事情都是顺着她的意思。

     可惜,因为自己贪慕虚荣,离开了葛明。现在,葛明成了不折不扣的有钱人,自己却已经自断后路,无法再厚着脸皮去和葛明和好。就算自己厚着脸皮求葛明,葛明肯定不会要自己了。

     葛明攥着这块玻璃地帝王绿,递给了陈士骏笑道:“恭喜你,这块翡翠原石是你的了。”

     陈士骏接过这块原石,双手捧着,看了又看,那蓬抹勃的纯净绿意,让他兴奋极了,两眼放光。

     有了这块玻璃地的帝王绿,自己输了5000万的事,爷爷不会怪罪了。

     那些家族的子弟也会闭嘴的。

     鉴定师周一恒接过这块翡翠,也很是激动。

     自己很长时间没看到这么好的玻璃地帝王绿了。

     “陈少,您这块翡翠要全部擦出来吗?”解石师傅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全部擦出来,我要让大家看看,这块市场上最好的玻璃地帝王绿的翡翠原石,是我们陈家的,这块翡翠我要做成两幅手镯,放在店铺里,让大家参观展览。”

     陈士骏的语气意气风发,神采奕奕,很是得意。

     “好的,陈少,我全部给你擦出来。”解石师傅开始十分小心的继续擦石。

     随着解石师傅的速度加快,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眼睛盯着那块绿意不断扩大的翡翠原石。

     “咦?当绿意扩大到钱币大小的时候,那片绿意竟然变得淡了,而且露出了一丝白色的僵石。

     解石师傅吓得一声惊叫,擦石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眼睛看向陈士骏。

     不会就这一点翡翠吧?要是就这一点翡翠,陈少就亏大了。

     解石师傅这一声惊叫,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啊……僵石……”一个距离解石师傅最近的女人看到了僵石,立刻发出一声变了腔的尖叫。

     这声惊异的尖叫,戳进了所有人的心脏之内。

     刹那间,整个现场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到人们粗重的急促呼吸。

     陈士骏更是吓得猛一哆嗦。

     这怎么可能?这么好的玻璃地帝王绿怎么会出现在僵石?如果只有这一点绿,剩下的全是僵石,那就完蛋了,毕竟是三亿两千万呀。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出现僵石的地方,当他确定是僵石得时候,顿时脸色变得煞白,双腿一软,眼睛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边上两个保镖惊慌失措地赶紧扶住了陈士骏。

     丁鹰乾眼睛盯着出现僵石的地方,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