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20章 你跟和我打赌吗
    葛明在过去从来不打人,更别说打女人了,但是这个女人太下贱恶毒了,一张嘴如同毒蛇一般。

     这一巴掌打得太突然,又脆又响,一下就把杭琪琪打蒙了,一边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葛明已经手下留情,否则,这一巴掌能把杭琪琪拍死。

     “你……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杭琪琪捂着脸,一声大叫,就要冲向葛明。

     “哼……”猛然间,葛明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和杀气,这威压和杀气让扑向葛明的杭琪琪感到毛骨悚然,肝胆欲裂。

     杭琪琪连忙停下,看着陈士骏大声道:“陈士骏,你老婆被这个王八蛋快打死了,你快让人弄死他。”

     陈士骏也感到了葛明身上的恐怖杀气,一个人转眼间怎么会变得这样可怕?

     丁鹰乾一看到葛明强大的杀气和气势,他的瞳孔骤然暴缩起来,头发都竖立起来。

     这人竟然是一个黄级古武高手!

     张清灵一看葛明为了保护自己,竟然打了这个女人一巴掌,小丫头的脸色不再苍白,好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意。

     葛明扔掉那块被吸干灵气的破裂石头,拉着张清灵的手道:“咱们走……不要理会这个泼妇。”

     陈士骏冷哼一声,盯着葛明道:“葛明,你打了人,就这样走了?”

     葛明瞪了一眼陈士骏,冷哼一声道:“不走干嘛?难道你想请我吃饭?就算你跪下想请我吃饭,老子也没有时间。滚远点……”

     “你……”陈士骏被葛明噎得差点憋过气去,连忙后退一步。

     “陈士骏,你个怂熊,你老婆被人打死了,你……你竟然不上去打回来,你是个孬种,软皮子蛋……”杭琪琪不依不饶的在撒泼。

     被杭琪琪当面辱骂成孬种,这让陈士骏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狠狠的盯了一眼杭琪琪。

     杭琪琪在陈士骏的眼里看到了阴森森的杀气,吓得她回过神来,从狂暴中清醒过来。

     坏了,自己过分了,陈士骏是华海市陈氏家族的继承人,自己跟着他可是标准的高攀。自己真是昏了头了,当众这样骂他,扫了他的面子,这家伙一怒之下,很有可能甩了自己。

     想到这里,杭琪琪连忙抱住了陈士骏的胳膊,低声道:“对不起,老公,我被气昏了头,不是有意的。”

     杭琪琪收敛了撒泼,换上可怜兮兮娇滴滴的模样,让本来暴怒的陈士骏熄了怒火。

     陈士骏盯着葛明手里的那块石头,冷笑道:“葛明,你在垃圾箱里翻找的就是这块烂石头吗?真是个可怜虫,没钱买石头居然去垃圾箱捡别人丢掉的石头,你以为别人丢弃的废石头会被你捡漏捡到有翡翠?真是痴心妄想,想钱想发疯了!小子,你敢不敢和本大爷打个赌?”

     陈士骏不是傻子,他看出来自己的保镖不一定能打过葛明,他就从葛明在垃圾箱捡翡翠原石这件糗事上狠狠打击葛明。

     人家扔掉的废弃石头,肯定不会有翡翠,自己也看了这块石头,被解开的刨面,一片花白僵硬,全是僵石,没有一丝的水雾,后面的石皮上,松花和莽带更是没有,这绝对是一块毫无价值的石头。

     这个穷鬼竟然当成宝贝捡出来了,真是可笑极了。

     葛明一听陈士骏要和自己打赌,他停了下来,一丝讥笑在嘴角升起,看来这个人渣是想自己找不自在,老子就成全你个王八蛋。

     葛明转过身来,不屑的看着陈士骏道:“老子时间宝贵,没有时间和你废话。”

     “哼,你不敢和我打赌吗?你个穷鬼土鳖,妄想从垃圾箱里人家扔掉的废石头里面捡到翡翠,哼,别人是傻子吗?有翡翠还会扔掉?真是脑子进水了!只有瞎了眼的瞎子才会喜欢你这种变态穷鬼。”陈士骏的恶毒,并不比杭琪琪差。

     他要出心中的一口恶气。

     葛明的眼睛里猛然寒芒暴涨,盯着陈士骏冷笑道:“你想怎么赌?”

     陈士骏一看葛明怒了,这让他极其的兴奋起来。

     “嘿嘿,就赌你手里的这块破石头,有翡翠的话,我给你一百万,没有翡翠的话,你从老子的胯下钻过去。”陈士骏说完,叉开双腿,指了指自己的下面,一脸的得意。

     这个狗东西有的是钱,一百万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毛毛雨而已。

     杭琪琪听到陈士骏要和葛明打赌,还要葛明钻裤裆,这让韩琪琪高兴地差点跳起来。自己没有跟错人,有钱人才是大爷。

     葛明,你这个穷鬼,居然敢打我,老娘是这样好打的?我家士骏有的是钱,用钱都能砸死你!这回我要好好羞辱你,扳回面子。

     杭琪琪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大声道:“葛明,你要是输了,你要跪在我的面前学狗叫。”

     张清灵听到这两个人这样肆无忌惮地侮辱葛明,小丫头的手一紧,握住了葛明的手道:“葛明,走吧,不要理会这两个人渣。”

     小丫头也是有点担心,葛明刚刚懂翡翠的一点皮毛,怎么能和陈士骏赌翡翠?

     张清灵虽然有超级的第七感识,但这块石头里有没有翡翠,张清灵还真的不敢下结论。

     葛明也紧了紧张清灵的手,轻声道:“没事,清灵,我不会输的,这次我让他们大出血。”

     “陈士骏,亏你也是华海市永恒珠宝集团的未来继承人,100万也算打赌吗?一边玩去吧,本大爷没空陪你玩……要想打赌,最低1000万,如果你没有胆子,立刻给老子滚一边去,尿尿和泥吧。”葛明鄙视的盯了一眼陈士骏,转身就走。

     葛明的话,让陈士骏一愣,他看了一眼身后集团翡翠鉴定大师周一恒,低声道:“周老,您看那块石头里面可能有翡翠吗?看仔细点,不要出任何差错,我今天要弄死这个穷疯了的王八蛋。”

     陈士骏并不是个傻子,1000万对他来说,虽然不算大数目,但要是真输了,也很肉痛的,不仅报不了仇,还要丢面子。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要征求一下集团翡翠鉴定师周一恒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