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6
    李慕白愣住,有了?有孩子了?这怎么可能?他一直都很小心很小心,怎么还会有漏网之鱼?

     “慕白,你怎么了?”李慕白的脸色白的吓人,余多多不解的看着他,“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吗?”

     这语气中带着不确定和受伤,她的心在隐隐颤抖。

     “没什么,还是去医院检查下吧,干呕的可能性很多,不一定是有宝宝。”

     李慕白收回思绪,轻轻扶着她回包间。心绪却飞向好远。心里不由得害怕。

     听到脚步声,两个老男人都闭上嘴不再说话,余多多坐下来,感觉气氛有些诡异。

     “公公,爸爸,我觉得你们两个曾经很熟悉啊。”余多多心直口快的询问。

     “是吗?为什么这么觉得?”查理笑着问道。

     余多多轻轻笑了笑,公公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

     “说不出为什么,直觉吧。你们真的很熟么?”

     “算不上熟吧,以后或许很很熟!”

     余东海截断了这个话题,他不希望女儿知道太多,担心她受到更多的伤害,也希望她能得到更多的快乐,也许灾难很快就要到来。

     一顿饭吃的很压抑,吃过饭,查理拒绝了余多多的要求,回去订好的酒店住,余东海轻轻抱了抱她,回家了。而余念晟始终都没有出现。

     回家的路上,李慕白在药店门口买了测孕试纸。

     一大早余多多躲进浴室,她的心汹涌澎湃,激动,兴奋,还有莫名的紧张和害怕,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许久许久,李慕白第一次有虚脱的感觉,心不安分的在胸腔里跳动,仿佛要挣脱束缚跳出来。

     门来了,余多多拿着试纸从里面走出来,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在李慕白面前停下,“慕白……”

     李慕白等着她的结果,手都在发抖。

     “慕白,你要当爸爸了!”余多多笑靥如花,那笑容太过幸福灿烂,刺伤了李慕白的眼睛。

     余多多看着他僵硬的脸,一时不知如何应对,笑容,就那样凝固在脸上。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过,屋子里一片安静,谁都没有开口发出声音,余多多看着他,在等,等他的反应,她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那感觉让她心痛。

     “多多,我们……拿掉吧。”

     一瞬间,余多多觉得耳鸣,身体忍不住的抖动,这是不是就叫做五雷轰顶!

     “为什么?”最终,她艰难的问出这句话,用尽所有的力气!

     她以为他会开心的抱住她说太好了,或者只是抱住她什么也不说,跟她一样激动,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换来的是一句冰凉凉的不要!这结果让人意想不到,她感觉有一把利剑,刺穿了胸口,将她抛进万丈深渊!而对于真相来说,这点伤害只是九牛一毛,她又该如何承受?

     “为什么?!”余多多失控一样站起身,抓住李慕白的衣领,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

     李慕白心疼的想要抱住她,最终放弃了。

     “多多,你相信我,相信我爱你,相信我是为了保护你,相信我以后我们一定会有属于我们的孩子,现在,现在还不是时候。多多,很多事情我无法解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李慕白狠心残忍的将她扶坐在沙发上,转身离开。他无法面对这样的余多多,她的每一滴眼泪,都似千斤重,让他承受不住!

     余多多的泪就这么流着,她感到自己被遗弃在汪洋大海中,就要溺水身亡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残忍还要说爱,为什么他不要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撒旦,却披着天使的外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痛苦和挫败,自责和无奈。

     再也没有能力想太多,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她看到自己穿着大红的嫁衣,站在悬崖边,李慕白穿着白色西服,手里拿着一把利剑,她强忍着泪水,两个人四目相对,突然,他举剑刺进她的胸口,这一刻,她看到一颗鲜红的心落在地上,染红地面,血流成河……那画面,好凄凉,好悲痛,泪水,睡梦中滑落!如果爱会有伤害,她还会选择继续爱吗?如果爱是预谋伤害,她还会义无反顾的去爱吗?

     谁也无法预料未来,发生了,再也无法改变!

     大白天,李慕白坐在酒吧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烈酒划过喉咙,灼伤他的胃。可是他还是继续喝,越喝越清醒。“凡,你说老天是不是很残忍?让我们相爱却要伤害!”李慕白痛苦的询问,悲凉将他紧紧包裹。

     卓一凡叹口气,这对冤家,真是悲催的很,老天确实很残忍啊。

     “你真的要余多多拿掉孩子?舍得吗?”

     “舍不得又怎样?我不能让多多遭遇危险。孩子的存在,必定给她带来灾难,我父亲是什么人,你应该有所了解。”

     “慕白,伯父到底跟余家有什么过节?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要。”卓一凡不明白,查理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看上去很随和,却感觉阴森森的,仿佛鬼一样可怕。

     “余东海是杀害我妈妈的凶手!”

     卓一凡骇然!天啊,这就是冤家路窄吧。

     “对余东海,我听说过不少,他会去杀人,真的假的?罪案动机是什么啊。”他想不通。

     “我父亲说,余东海和我母亲是青梅竹马,后来我母亲遇到了他,于是两个人结婚,余东海一直耿耿于怀,不肯罢手。那天,他去了伦敦,见了我母亲,之后我母亲就自杀了!我父亲说,母亲是因为XING虐,自杀的!”

     李慕白轻轻解释着这一切,早已经不再伤痛。他总觉得这故事存在很多漏洞,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卓一凡倾听着,却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慕白,二十年前,余多多的母亲刚刚去世,伯母去世的时间点,正好是余东海的妻子去世的那段时间。余东海是出了名的爱老婆,以前,无论工作再忙,应酬再多,他必定晚上12点之前回家,绝不在外面留宿。对女人更是敬而远之。对妻子呵护备至,羡煞所有的女人。你说他对你母亲情缘未了,我觉得很难相信!”卓一凡提出自己的看法。

     “我也怀疑过,可是我让青威去查过了,结果和父亲说的一样。”李慕白轻轻捏了捏眉心,烦躁不已。

     “慕白,伯父在欧洲的势力非常大,你确定能与他抗衡吗?如果他不想让你查到的事,你能查到?”卓一凡提醒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伯父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每次见到他,都尽量敬而远之!”

     李慕白喝下那杯酒,“一直以来,我都没见他真心的笑过,他总是说很爱我妈妈,可是妈妈在在世的时候,他还不是一样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我觉得妈妈对他也是很冷淡,那感觉根本不是爱,是惧怕。所以我对他说的话,也是保留的。可是,我不能拿多多的性命开玩笑。他有多狠,我比你清楚。”

     卓一凡不再说话,是的,查理心狠手辣,他在欧洲时也有所耳闻。

     “为了多多的安全,我宁愿她恨我。”

     “慕白,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快下结论,孩子的事儿,可以缓一缓再说,孩子出生还要好久,只要保护好小白羊,孩子出生前查到真相绰绰有余的。”

     李慕白没说话,静静的喝酒,心里在想着对策,父亲很快就会知道多多怀孕的事,到时候如何应对,还要早作准备。

     余多多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她的眼肿的像桃核。洗把脸,换好衣服想回家找爸爸。那是她依靠的城堡。刚出门,遇到了戴着墨镜的保镖。

     “少夫人,老爷有请!”

     余多多看了看开着的车窗,确定是查理,点点头走过去。

     “公公。”余多多对这位长辈存在戒备。

     “上车吧!”查理威严的命令。

     余多多看了看周围,没人能帮她,认命的坐了进去,车行驶在大道上。

     “慕白没在家吧。”

     “嗯,他出去了。”

     “吵架了?”没什么表情,只是询问。

     “算是吧。”余多多低着头回答,她有些害怕他的眼神,太犀利。

     之后,谁都没再说话,车里很安静,安静的可怕。

     最终,车子在公墓停下来。

     查理下车,余多多紧紧跟在他身后。

     保镖留守,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公墓里穿梭。最后在她母亲的坟前停下来。

     余多多有些吃惊,他为什么来妈妈的坟墓,为了祭拜?可是她心里感觉不是,只能静静地等他开口。

     “这是你母亲的坟墓吧。”查理轻轻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苍凉。

     “是。”

     “你妈妈过世多久了?”

     “二十年了。我对她没什么特别印象,她过世的是,我只有三岁多点。”余多多诚实的回答。

     “二十年,二十年了……”查理嘴里重复着这个时间,若有所思,仿佛思绪飘向很远很远。

     余多多明显的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的悲痛,不由得心中一震。

     “我给你讲个故事。”查理看着远方,轻轻开口。“三十年前,有一个女孩,长的很美很美。那时候,有个青年看上了她,热烈的追求,可是,女孩心有所属,不为所动。可是,任是谁,都无法经得起糖衣炮弹的进攻。最终,女孩爱上了这个青年,和这个青年喜结连理!可是,八年后,她却自杀了,被曾经的爱人欺负辱没,为了自己的清白,为了自己的贞洁,她选择结束生命,用这样的行为,表明她的忠贞不渝!”

     余多多的心在颤抖,她为什么觉得查理话中有话?

     “你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吗?”

     她的心在颤抖,缩成一团,直觉告诉她,那答案,很可怕!

     “那个女孩,就是慕白的妈妈,那个她曾经的爱人,就是你爸爸!”

     查理的脸瞬间变得可怕,好像猛虎凶兽一样,吓得余多多脸色苍白。

     “不会的,我爸爸很爱我妈妈,他不会做出这种事!”

     余多多本能的抗拒摇头,这不是事实,她不相信。她虽然对妈妈没有太多印象,可是爸爸总是给她讲妈妈的过去,讲他们曾经的爱情,她不相信爸爸会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

     “不会?哈哈,你回去问问你爸爸。他会告诉你答案!”查理笑的张狂,就像来自地狱的使者,要将黑暗染满人间。

     余多多还处在震惊中,她最终放弃会余家,此刻心里很乱,她感觉自己无法面对父亲,那个最最疼她的父亲。

     回来的时候,李慕白已经回来了,刺鼻的酒味让余多多想吐。

     “去哪儿了?”李慕白心疼的走过去,看她脸色苍白,心不由的下沉。

     “慕白,我爸爸真的害死你爸爸的元凶吗?”在李慕白面前,她很放松,虽然发生了早上的事,她对他还是很信任。

     “父亲找你了?”

     李慕白心中警钟敲响,他只是出去了几个小时,就发生这样的事,父亲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知道了怀孕的事?整个身子颤抖一下。

     “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相究竟是什么?”余多多激动的抓住他的胳膊,想要知道答案。

     “多多,你不要激动,你现在不适合激动!”他扶着余多多坐下,侧身看着她。“多多,真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也想知道真正的真相是什么。你给我时间,让我去找出答案,好不好?”

     “你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那爸爸是不是知道,我要去问爸爸!”余多多坐不住,她着急的站起身,被李慕白按下。

     “多多,你觉得你爸爸会告诉你吗?如果想告诉你,早就说了,为何现在还没有出现?我答应你,一定找出真相。你不要着急,乖乖听话,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的话,引起余多多更深的反弹。

     “你要拿掉我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她站起身,有些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这孩子你不要我要,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拿掉我的孩子,这是我的!”

     李慕白抚额,她受伤的样子让他心疼。

     “不,我没有要拿掉孩子!多多,这孩子也是我的,你明白吗?”

     “真的?”余多多不相信的询问。

     “真的!”

     余多多冷静下来,“你为什么改变主意?”

     “傻瓜……”

     李慕白将她抱进怀里,疼宠的轻骂。那语气中是满满的宠溺和爱意。余多多疲惫的靠在他怀里,心情慢慢平复,那真相太让她震撼,打得她措手不及。她好累,好累,渐渐进入梦乡。

     将她放回床上盖好被子,李慕白进了书房,最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和那个人聊了很久很久。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切仿佛归于平静,查理在上海呆了没几天就会伦敦了。

     余多多的肚子也一天天明显起来。

     “多多,我要去美国一趟,你能乖乖的听话吗?”李慕白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爱怜溢于言表。

     “要去多久?”余多多撒娇的抱住他的胳膊询问,她不想和他分开,一点也不想。

     “要两个月。”

     “这么久?我不要。”

     “乖,听话,等我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李慕白诱哄道,“这段时间,你回家住,有你爸爸和哥哥照顾,我才放心。”他害怕自己的父亲趁着自己不在时下毒手。

     “可是,我舍不得跟你分开!”余多多的眼泪在眼底打转。

     “傻丫头,听话,相信我,好不好?”

     她乖巧的点点头,孩子已经五个月了,产检显示一切正常,她很享受做妈妈的甜蜜,习惯性的摸了摸肚子。

     “慕白,我和孩子等你回来,你要快点忙完回来陪我们哦。”

     李慕白看着那圆滚滚的肚子,咽口唾沫,一脸的幸福,他要做爸爸了,妻子,孩子,才是个完整的家。可是为什么,他的心感到酸楚,感到痛苦,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要离开他!

     余多多搬回了余家,余东海看着女儿日渐突出的肚子,总是时不时的露出担忧,那种兴奋又害怕的感觉,让他夜不能寐。

     “多多,这里有一笔款项,需要你签字才能审批转账。”余念晟手里拿着一张单据,给余多多看。

     余多多看过来,扫了一眼,签上大名给了他。“哥,我可不可以不要做这个总裁啊。”

     余念晟看着妹妹的签字,眼睛酸涩,只能在心里对她说千遍万遍对不起!

     “傻瓜,等余氏危机过去,你就完成任务了。”余念晟轻轻抚摸她的黑发,情绪复杂,多多,相信哥哥,哥哥会补偿你的。

     开始的时候,李慕白会每天一个电话报平安,余多多会把电话放在肚子上,让孩子跟他打招呼,可是慢慢的,电话越来越少,她每次打过去都是关机,最后,索性手机关机,李慕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有讯息了。

     都说厄运喜欢连着来。余多多睡醒一觉醒来,却看到了让她震惊的消息——余氏企业惊现亏空,濒临破产!

     五千字完毕,明天继续争取五千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