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阴氏之子
    姑苏,吴国都城,街市繁华,人流涌动。

     一对兵马穿城而过,威武的将军显得急躁,步行的士兵情绪不高,据边关传来的急报,吴越边境之战随时一触即发。

     吴王宫,朝臣们走出朝堂,脸上写着满满的忧郁。战争一触即发,吴国毫无准备,稍有不慎,割地丢城。

     阴大夫叔同出来朝阁心神不宁,步伐不似他人,迈的大,速度急。

     “阴大夫,何以走的如此之快?”叔同满脸是汗,作揖道:“大司农有所不知,贱内今日生子,我阴氏一脉就指望这一胎了。此胎若再是个女子,怕是吾一门要断后了。”

     “原来如此,那我便不打扰了,不知可否讨你一口酒喝?”

     “那是自然的。”

     阴失人正痛苦的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她已经四十岁了,纵观整个吴国,没有哪个女人到四十岁再生孩子的,就算有,大都一尸两命,很少两皆大欢喜,甚至说没有。所以她不是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而是为了使命拿自己的命去赌。

     叔同与阴夫人相濡以沫多年,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完全可以纳妾,但正因为自己内心的那份执着和爱,才放弃了纳妾的打算。

     声声惨叫,伤的不仅仅是阴夫人的肉体和精神,也伤在了叔同的心里。

     进进出出的丫鬟,焦急万分的产婆,从深夜到天明,无论阴夫人怎样的努力,孩子就是不愿意从母亲的肚子里出来。

     楼亭别院,叔同满脸的哀怨。

     临近正午,沧澜的天空,出现一粒芝麻大点的黑点。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点越来越大,直至一团火球从天而降,划过天际。

     哇的一声,卧房内传出一声孩提的哭声,不一会儿,产婆汗流满面,抱着襁褓中的婴儿面带微笑跑到叔同跟前:“恭喜……恭喜阴大人喜得贵子……”

     “什么,你说什么?”

     “恭喜大人喜得贵子啊!”

     叔同不信,打开襁褓,果真是带把的男婴。紧绷已久的神经终于松懈,深深吐出一口气:“甚好,甚好。”

     转而又问:“夫人可好?”

     “夫人体虚,这个年纪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倒安然无恙,真是奇迹。”产婆叹服。

     叔同说夫人是女中英豪,那是从心底叹服的。中年得子,上天眷顾,那一刻他的内心是复杂的。

     吴越之战关系存亡,吴国今年军备懈怠,一旦开战,后果不堪设想。叔同给男婴取了了阴为的名字,寄希望于他将来有所作为。

     边关奏报已于深夜送至吴王手中,因天出异象,天外火球坠入吴越两国对峙分界线,导致两国兵士死伤惨重,越国主动退兵。

     “老天也不愿看见吴越两国交战啊!”吴王感慨。

     可翌日早朝,天象官却说:“大王此言差矣,此等怪异天象并非吉兆,此乃凶兆啊!”

     “哦,姜卿莫不是危言耸听?”

     “臣下怎敢欺骗大王,此星象乃衰星,预示着我吴国将来必遭大难。”

     吴王轻松的表情立刻绷紧:“姜卿细细说来。”

     满朝文武屏息凝听,就是心跳声也能听见。

     “请大王下诏,将当日吴国出生的男婴一一处死。”

     “为何如此,寡人临政多年,仁慈宽厚,如此一来,吴国人口将日渐凋零,寡人不是商纣,不可失民心。”

     “然大王可想过,吴国灭顶之灾。”星象官道,“百姓流离失所,被列强俘获为奴,吴国家破人亡之悲?何来仁慈宽厚?”

     此言一出引来满朝文武骚动,朝堂之上,顿时喧哗一片。但他们又没有反驳的余地,星象之言,关乎生死存亡,轻易辩驳,若成现实,便是罪人一等。

     吴王沉默良久,眼神坚定无比:“即刻下诏,不可迟疑。”

     叔同下朝忙不迭赶回家中,此时他内心已经慌乱,竟想不出任何逃避之策,急的满头是汗,心急如焚。即便是杀头之罪也要保独子一命。

     此时门客商根求见。叔同哪有心思见人,挥挥手让仆人退下,很是不耐烦。

     “主人!”

     “我不是说了,让你退下。”叔同大声说。

     “商根说能解主人之忧。”

     商根是叔同的门客,此人才华平平,五年前,乞讨来到姑苏。那年冬,天降大雪,卧于府宅门前,已剩半口气,若非仆人门前扫雪,怕晚点已被冻死。

     叔同仁慈,见他可习文断字,便留下了他,平时府内做些杂活,印象平淡。

     叔同丝毫没有寄望商根能解之忧,但作为阴府主人,自当表现得体,平易近人。再者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死马就当活马医了,于是非仆人说:“让他进来吧!”

     “大人可是为少主而优?”

     “嗯,你听说了?”

     “不,我是从天而知?”

     “汝懂天象?”

     “略知一二。”

     “那我如何是好?”

     “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定当誓死保全少主。”商根说,“不如大人将少主交予我手中,我即刻带他出城。”

     “汝去何方?”

     “不满大人,我与鬼谷上山羊子先生有段交情,此去我把少主交予山羊子先生,一来可保全性命,而来可饱读诗书,您看如何?”

     鬼谷山羊子闻名遐迩,若能得他教授亲传,也是阴为之福。不过商根在府中五年,其貌不扬,接触不多,如何相信呢?

     商根看出叔同犹豫之心:“大人中年得子,必是极尽所能宠爱,若是不相信商根我马上离开,若是因不舍而犹豫,乃妇人之柔,不出两个个时辰,整个吴国将因大王一道诏令而震惊恐慌。倒是有再要脱身可就难了。”

     来不及痛别,委婉,叔同直接名人将襁褓中的阴为交给商根,给予丰厚的盘缠,临别,叔同深深作揖:“只要吾子可活,我阴叔同做牛做马,当全力报答。”

     商根重重点头,时不我待,转身就走。留下形只影单,恋恋不舍的叔同矗立久久。

     鬼谷路途遥远,道路崎岖,途经列国,生死不定。归期难测,叔同惆怅的抚了抚胡须,泪水在他眼眶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