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公羊清泉
    世上最年轻的结丹期修士出现了,但是除了在魔林里的“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样的成绩,在这片大陆上简直就是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了。结丹成功的后的浅浅进入了稳定期,开始了漫长的打坐。

     擎天的洞府外,某神出现了。

     擎天闪出洞府行礼,“流云大人。”随后,擎天和某神就在这里密谋了些什么。

     -----另一头的公羊家-----

     回到公羊家的本家之后,公羊清泉就直接冲到了主院里。公羊夫人和公羊家主看到清泉回来,忙上前,“回来了?结果如何?”

     公羊清泉到位的行了一个礼,“有一个魔兽过了雷劫,可以化形成人了。”

     公羊家主听到这个消息皱了皱眉,公羊夫人忙上前拉住公羊清泉,“泉儿累了吧?去房间休息休息吧。”

     通常,公羊清泉听到这话,都会回房间里去休息休息,但是这次,却没有。

     公羊家主:“我儿还有话要说?”

     公羊清泉点点头,“这次,我去魔林听到了一些事情。想必,三长老也已经告知你们了吧?那,妹妹,真的是被你们送去魔林了?”

     公羊家主:“我们并没有派人把你妹妹送到魔林,你妹妹也是我们的亲生女儿,虎毒不食子啊。”

     公羊清泉:“那个故事是假的?假的会有那个玉佩?这个玉佩是滴血认主的吧?”

     公羊家主:“是长老他们送你妹妹去的魔林。你知道为什么这次带队长老是三长老吗?因为

     他去过一次,地形比较熟。而那次,就是。。。。。。”

     公羊清泉握拳,“那次就是把月儿扔在那里的那次?!”

     公羊家主和公羊夫人点头,公羊夫人拉住公羊清泉的手,“你也知道我不是你的生身母亲,清月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是长老们的命令是绝对的。泉儿,能坐上长老之位的人,对于不但是公羊家的坐镇长老,还是对于公羊家有大功的人。等你哪天能站在比他们更高的位置的时候,记得给你妹妹报仇。”公羊清泉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第二天,公羊家主和公羊夫人带着一个紫檀木匣来到了公羊清泉的院子,把所有的吓人都赶了出去。做完早课的公羊清泉发现了两人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

     公羊清泉找了个位置坐下,“父亲,母亲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对看了一样,把紫檀木匣递给了公羊清泉,公羊清泉打开一看,一块晶莹剔透的魂石。

     公羊清泉拿起这块魂石握在手心,“这是?”从魂石里传来一阵阵温暖,就像是月儿拉着自己的手一般。

     公羊家主一挥衣袖,设下一个隔绝阵法。公羊夫人不放心一般,又加了个阵中阵。公羊家主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开了口,“这是你妹妹的魂石。”

     公羊清泉捏着手里的魂石,“月儿的?可是月儿不是?”

     公羊家主坐下,缓了一缓,“其实在你妹妹被送走的时候,长老们就关注着你妹妹的魂石。魂石的作用你也知道,怕是这些老头不放心。于是,某一天,我去祠堂的时候,就偷偷换了月儿的魂石。能让长老们放心的,死人的魂石,自然我也是准备好的。”

     公羊清泉现在已经在这些年里知道了这些个光鲜亮丽的家族里的那些肮脏。所以,能得知自己的妹妹的消息比什么都好。更何况,世人都知道魂石是用来做什么的。公羊清泉现在是打心里的高兴。

     不过,那块滴血认过主的玉佩又是怎么回事?公羊家主的下一个话题就是这个玉佩,“那块玉佩你也应该知道,除了主人自己没有人能对这块玉佩做什么。但是按你的话,再加上这个魂石,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家主并没把话说完,但是公羊清泉知道。怕是自己那个时候见到的那个姑娘,就是自己的妹妹,但是她却什么都没告诉自己。不,应该说,她说了,但是只说了这件事情,但是却没有说自己。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公羊清泉也知道,怕是自己的妹妹的确是狠惨了自己,狠惨了这个家。不过,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绝对不可能长成那个样子,也就是说,自己的妹妹用了些什么秘法或者是秘宝,改变了自己的模样,身高,甚至是气质和种族。

     公羊清泉陷入了沉思,月儿这几年到底过得怎么样?世人皆道,魔族凶残,一个八岁的孩子该怎么样才能活下来?而且,看起来,月儿似乎活的还不错?如果是自己?自己也可以做到吗?公羊清泉开始不确定了。

     不过,好在公羊家主和公羊夫人的这个举动,及时的打住了公羊清泉想为妹妹“报仇”的种种举动。

     暂时平稳了境界之后的浅浅,立刻就去擎天的洞府了。于是,就看到了在那里的某神。

     浅浅慢慢的行礼,“流云大人,天叔。”流云大人点了点头,拿起小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擎天看着浅浅,“浅浅,你的修为进度已经算是很快了。但是修行进度过快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先不说,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太快的境界会导致修为的虚浮不扎实。再者,你现在的所看所想之物都有所限制,眼界不开,对于修行也是大大的不利。所以,我决定让你出去闯荡一番。”

     浅浅看了眼在那里默默喝茶不做声的某神,“天叔,那我该怎么做?”

     擎天轻轻咳了一声,“再过不久,一些修仙门派会在人界的都城筛选适龄的孩子进入仙派修炼。你可以去试试,以你的资质,应该是可以的。”

     浅浅想了想,“嗯,我知道了。”

     这时候,喝茶的某神却停了下来,“吾会和尔一起去。”浅浅不自觉的抖了抖,和我一起去?大神,你这么闲的?不是据说你很忙的吗?

     是谁说要找创世晶石来破阵的?是谁说要找大能者来破阵的?是谁说,对某神说了很多,那又为什么说要和自己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