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居然回来了?
    浅浅送走天叔之后,就继续回到洞府内打坐,明天就是个人赛的初赛了,要调节到最佳的状态才行。一夜的时间是很快,快到浅浅觉得似乎只有一眨眼的功夫。浅浅在收到师傅司尘长老的传音符之后就赶往了赛场。

     无论是什么活动,上面的人都要出来说两句。这里也不例外,掌门说了一遍和团体赛差不多话,要努力,但是注意不要受伤之类的叮嘱。就在浅浅快睡着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个人赛的赛制是一对一淘汰制,说白了就是输的淘汰,赢得晋级。一共三十七个人报名参加了个人赛,这个数量在其他仙派绝对是属于少的了。比赛对手是通过抽签决定的,所以必有一人会轮空。然而,这个幸运的,第一轮轮空的人,就是浅浅。

     在这个地方,其实有很多人是瞧不上浅浅的。一个独行的人总是会被人抛弃,这个道理到哪里都是不变的。所以浅浅的轮空让本来想让浅浅出丑的人很是不爽,比赛的时候也格外的卖力。如果不是赛场有法阵,怕是不止场地毁了,就连参赛的两人也会受不小的伤。

     第一轮过后,剩下的一共十九人,又是一轮抽签之后,浅浅依旧是被轮空的那个。剩下的弟子纷纷不满,开始怀疑是浅浅动了些手脚。连抽到两轮轮空签的浅浅自然也是知道有人在针对她,但是暂时看不出对方想做什么,只能先按兵不动。

     众弟子开始纷纷议论着,叫嚷着。

     掌门鹤尘起身,“你们觉得龙浅浅做了手脚?”

     一些胆大的弟子回了掌门的话,“是的,否则怎么轮轮都是她。”

     鹤尘眼睛落在了这些弟子身上,“那你们是觉得我们这些个掌门和长老是看不出她做过手脚,还是怀疑我们包庇她?”

     回话的弟子们瞬间冷汗直流,是啊,他们怎么忘了,掌门和长老都是在场的,现在他们做的无疑是在质疑他们啊。

     “弟子不敢!”

     鹤尘坐回位子,“不敢就好好看着比赛。”

     浅浅看着掌门给这件事善后,突然就有种感觉,这个手脚,怕是就是这个掌门做的。但是,掌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浅浅不明白,同样不明白的还有在座的几个长老。不过这几个长老并不动声色,他们知道掌门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他们无权也无需过问。

     下一场,浅浅不出场是不可能的了。浅浅的对手是一个练气大圆满的男修,有一妖,沼泽蝶。虽然浅浅对一个男人带着蝴蝶这样的举动有些好笑,但是也甚至这蝴蝶的厉害,自然也是不敢轻敌的。沼泽蝶栖息于毒泽之中,全身带毒,属于水,土系的妖兽。

     果然一上场,这个男修就放出了这只蝴蝶,不过说是蝴蝶,出来的却是一个美人。浅浅面色一黑,化形的妖兽,那至少也是青这个水准的了?这个真不是好对付的。

     一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一出场,定力差的男修自然开始心神不受控制。要是这些男修们沉迷于此,怕是日后心魔不容小觑。不过浅浅显然是没这个闲工夫管这事的,因为这个美人正在和浅浅打的火热朝天。众人眼里舞蹈般的美人招招凌厉,浅浅不得已开始在赛场上到处躲避。众人边看着美人边嘲笑浅浅,这么狼狈,这么差就算伦空进了决赛也没什么用。

     青看着自己家的主子东躲西藏也很无奈,明明主子只要凝结一层水障,就能什么事都没有,何必这么狼狈呢。

     大约逃了一炷香的功夫,浅浅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向那个美人冲了过去。显然,这个蝴蝶美人没想到浅浅会自己冲过来,还愣了一下。不过,这一愣给了浅浅足够的时间。

     浅浅双手结印,“凝!”蝴蝶美人一瞬间就变成了冰雕美人,全身上下覆盖着厚厚的冰,被困在了一个阵法中心。其实浅浅先前在躲来躲去的时候,就以这个赛场为基础,每一到一处设下一个阵诀,最后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冻住这个蝴蝶。这个阵法的关键自然是水化冰,这一点对于练就一水三化的浅浅来说,难度并不高。不过显然,其他人就没这么淡定了。

     浅浅刚刚准备向那个男修进攻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随后身上迅速的形成了冰层,远远看去就像是在阳光下盛开的冰花。

     这时蝴蝶美人也从冰封中放了出来,虽然是水属性的妖兽,但是却不耐寒,所以受的伤不轻。男修见状,立刻把蝴蝶美人收了回去,向冰花中的浅浅一招招的攻去。可惜所有的攻击都被冰花给挡了下来。一炷香之后,浅浅都没能从冰花里出来,掌门宣告男修获胜。不过集众长老和掌门之力,都没能让冰花移动半步,比赛只能延期了。

     浅浅其实并没有晕过去,只是神识回到了识海,确切的说是被人强行召唤来了识海。这个人,就是那个据说是受了重伤的某神。冰花其实也是某神弄出来的,就怕浅浅被强行召来之后,肉身会受到损伤。

     浅浅看到某神,下意识的请安,“见过流云大人。”

     某神看着浅浅,“起来吧。”

     浅浅起身,“谢流云大人。”

     某神点点头,盘腿坐下,“练了三化水?”

     浅浅点头,“是的。流云大人,我的灵根应该挺适合这个功法吧?”

     某神定定的看着浅浅,“肉身再强大点就更适合了。”

     “什么叫肉身再强大点就更适合了?现在不行嘛?”

     某神用仿佛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浅浅,“你不觉得体内两种属性相冲吗?仙界的功法你的灵根不会有什么不适。但是,神界的功法却不行。你的肉身如果再不强化,迟早爆体而亡。”

     浅浅点头,“那我该怎么做?神界的功法肉身强度应该是以神族的肉身为标准的吧。那我无论怎么样都是做不到的。”

     某神点点头表示认同,“虽然比不上神族肉身,但是可以比现在好得多。”

     “那这只是暂时的?”

     某神在点头,“是。你功法没到一定的境界就需要强化肉身来匹配。”

     浅浅沉思了片刻,“那我现在,是到了这个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