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守护你
    最近小星这边网络出了问题,所以这一阵子的回复加精都无法及时进行,先跟各位支持本书的朋友说声抱歉!就连现在我来临时加上这两句话也是在手机上操作的,手机操作好麻烦的说。预先设置的“定时发布”这是最后一章了,明天或者晚些时候得想办法,不然明天的更新悬。。

     ###

     从刚刚开始,黄夕眉就有好几次都欲言又止,到了这时,终于忍不住转过脸去。

     因为,她害怕,她真的好害怕万一自己抑制不住,就会放声大哭起来,此时此刻的她,眼泪早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好久了,只是她拼了命地忍住才没有流下来。

     而刘星呢,还在一边认真而又认真地进行着近乎喋喋不休的自我介绍。

     黄夕眉心里酸酸的,她只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听过的最真诚最动人的自我介绍了,简直可以将人感动到哭。

     她没有去打断刘星的自我介绍,就那样一直安静而动容地听着,仿佛是倾听刘星在向自己倾述心中那积攒了四年多的相思之苦,又好像在用心地品味着一壶先苦后甜的茶,茶不醉人人自醉。

     等到刘星的情绪逐渐平缓直至完全安静下来以后,黄夕眉才像是有意开始新的话题那样引导似的说道:“刘星,不如咱们来聊聊你的人生理想吧。”

     听黄夕眉说到聊人生理想,刘星那小子的某种作风瞬间又回来了。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跟人家谈谈兴趣爱好聊聊人生理想什么的了。夕眉,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黄夕眉一愣。这人生理想还分什么真假的吗?简直是闻所未闻!估计也就只有眼前的少年能整得出来。

     “真的假的都想听。”

     “靠谱!但同时也是大实话!”

     刘星不由得朝黄夕眉竖起来大拇指。

     “说到我名侦探刘星大帅哥的人生理想嘛,假的说出来以后也就成了真的。”

     “说人话!”

     黄夕眉既不参禅,也不礼佛,所以压根儿不懂打什么机锋。

     “遵命!”刘星嘻嘻一笑,又道:“小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全地球最顶级的侠客;长大以后,我的志向是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侦探;现在嘛,我最大的心愿是永远跟你在一起不分开;至于以后,以后的以后,那谁知道呢?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跟夕眉你生一大堆小刘星小夕眉,那样的话,我肯定连做梦都会笑醒的!”

     一开始刘星还说的好好的,可是越到后面就越不正经起来,羞得夕眉赶紧又别过脸去,不敢与刘星的目光对视,自觉脸上一阵热辣辣的滚烫袭来,内心却是禁不住一阵甜丝丝的。

     刘星见夕眉逃了,得意得哈哈笑了一阵,然后又说道:“对了夕眉,阿福他们三个的理想我也大致知道噢,你还想不想听?”

     你还别说,黄夕眉平日里看着虽不是那种爱八卦的小女生,但这不代表她没有一般人类都有的共性之一:好奇心。

     “那你就给人家说说呗!”

     乖乖!黄夕眉那一声“人家”,可是不要将刘星的那把老骨头都给叫酥软了!以前跟夕眉在一起耳鬓厮磨那么几年时间,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妮子还有这一手?有这潜质,再给她个几年时间,那不得祸国殃民?敢情又一妲己现世啊!不过,刘星赶紧的就立马出来否定自己是那昏庸无道的纣王。

     嘿嘿!就是那温柔乡美人怀什么的,偶尔受享一番倒也无妨啊哦?

     要不是黄夕眉及时出声唤醒了他,还不知道某个已经逐渐代入角色的家伙会意淫到什么地步。

     “说给你听那当然可以,不过嘛,就是得有什么奖励才行!正所谓,皇帝不差饿兵,这有激励才会有动力,不是吗?”

     “歪理!”

     看着说的狡猾狡猾的刘星,黄夕眉是恨得牙痒痒。

     某个完全名不副实的侦探嬉皮笑脸道:“歪理那也是理不是?”

     黄夕眉拗不过,只得故意板着一张脸问他,想要何奖励?

     “倒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奖励,就是我忽然间好怀念咱俩小时候经常玩的过家家小游戏了!”

     黄夕眉一听,差一点没吐血!过家家?那的确算是个小游戏没错,可是那也是小时候玩的游戏,那时候我扮新郎你演新娘,甚至我当妈你当爸都可以,可是放在现在,大家都是略懂人事快成年的人了,老公老婆的能随便叫吗?还什么“不是不得了的大奖励”!黄夕眉气将起来倒是真想给刘星结实一板栗。

     眼看着黄夕眉一副坚决不行的决绝模样,刘星也不敢再多造次,赶紧打了个哈哈之后,就自动开始了无奖答题:

     “白告诉你也无妨。大胖子阿福的梦想很简单,也最逗比,‘吃遍全宇宙所有珍馐美味’。怎么样,是不是吃货一枚?秀气斯文眼镜帅哥金纬的志向在我们四个人里面算是最伟大的了,相对于我名侦探刘星大帅哥来说,金纬小帅哥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已经立志长大以后要成为一位名动天下的大将军,就像是赵子龙叔叔那样。而劳伦斯嘛,说实在的,他的梦想最直接最简单最轻浮最猥琐,可是我老咂摸着那小子当时跟我说的不是真心话,因为那时我们几个都喝得醉醺醺的。”

     “然后呢?你还没说,劳伦斯的志向是什么?”

     “收集满1000G的爱情战争片!”

     黄夕眉忍不住啐了一口。

     咦?敢情女神听懂了刘星说得如此隐晦的话中之意?

     “怎么样?是不是很黄很暴力?那小子,就没一天正经的。可是我总觉得,在他那没心没肺的表象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也许是我多心了吧?也或许,他真是一如外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猥琐下流死咸湿佬!”

     别人是什么样的人,黄夕眉半点也不关心,别人有什么样的理想,黄夕眉也不在意。

     “刘星,你觉得,长大以后的你,会不会成为那种为了一官半职,就削尖了脑袋往上爬,全然不顾妻子儿女得陪着自己过上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日子的那种男人吗?”

     刘星一怔。夕眉,这是间接在说自己的经历吗?

     猛然间,刘星才发现,相隔多年以后的再度重逢,他似乎并不能像以前那样,完完全全地了解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心声。

     已经过去的四年里面,她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跟自己分开后的这么些年来,小小年纪的她又经历了些什么?是悲是喜,是快乐是难过,过得幸福还是痛苦,刘星都一无所知!

     甚至,就连此时此刻夕眉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他都无从知晓!

     可就是这样,自己却在刚一见面的时候,就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帮助她恢复记忆,想起自己,真是太狠心太残忍太自私了!

     现在的刘星都恨不得狠狠地揍上自己一顿,然后问问自己的良心何在?

     “我刘星没有什么伟大的志向,但至少我可以做到:尽量不让我爱的人受委屈,谁要是敢惹她生气害她流眼泪,我就必定狠狠打他屁股;谁要是敢伤害她,我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必定揍得他后悔他老妈把他生下来!”

     最后,刘星用唱的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意外,一份欢笑,一个简单安心的小窝,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黄夕眉“噗嗤”笑道:“老套!一点新意也没有!”

     刘星却大不以为然:“虽然说唱山歌是老土了一点,不过,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而且,这几句话也经典,唱出了我的心声。”

     说着,一改平日的嘻哈随意,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异常严肃,两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的黄夕眉认真说道:“黄夕眉,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好喜欢好喜欢你!不管以前的咱们怎么样,从现在开始,在这里开始,我,刘星,将要一直一直守护着你,陪伴着你,到天荒,到地老!”

     这一次,黄夕眉尽管还是有些娇羞,不过却也不再回避刘星的目光。

     两人再一次四目相对,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心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知不觉,两个人的嘴唇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就在四片嘴唇眼看着就要碰在一起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大喝:

     “夕眉,你们在干嘛?”

     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回过神来,黄夕眉自是皮薄羞不可抑,刘星的脸皮没说的,那可是不要太厚。他一抬头,就看到了胖妹和阿福那一对活宝。

     该死的!什么好地方不去偏偏跑这儿来破坏我的好事?

     刘星忍不住在心里将两个冒失鬼同时腹诽了一万遍。

     “废话!你没眼睛看的吗?我们当然是在约会了。你们不也是在约会吗?”

     刘星翻了翻白眼,大大方方说着,然后视线却落在了胖妹身边的阿福身上。

     只见阿福脸上容光焕发,似乎比以往少了一些什么东西,可是感觉上又好像多了点什么似的。刘星一时也没那个精神气去操那份心。不过看他们俩出双入对的这份光景,难道真叫自己胡说八道给一口言中了?

     行啊!阿福那小子,难怪这两天很少跟在自己身边瞎转悠了,我还以为他是眼力劲好使了,有意让我和夕眉享受两人世界,却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