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7章 公子果然不同凡响
    整整一上午,成飞都在补觉。其他四个人却没他那么放松,眼睛总是不经意的瞟向门口,就怕冲进来如狼似虎的护卫按住他们朝死里打。

     临近中午,敬掌柜满面春风地进了贵宾室,连呼今天的豪客太多,招呼不周,尚望海涵。

     成飞伸了个懒腰,笑脸相迎:“看敬掌柜的神色,想必本公子那把短剑熔炼的相当出彩,快快拿来让本公子瞧瞧,若是大大超出期望,再加一万两银子也不妨事。”

     项昆不由得翻白眼,心里说你还真敢忽悠,要是收不了场,怕要被切成一万片了。

     成飞看着项昆,心里发笑,故意调侃他:“项昆,你眼里的渣子还没出来吗?哎呀掌柜的,你那小点心的味道是挺好,就是有一种方方正正的太干了。我这护卫刚才肚子饿了,一口咬下去,渣子就崩进眼睛里了,到现在都没出来。是不是那点心放的时间太长了?”

     敬掌柜连忙往矮几上看去,想确认哪种点心惹的这位不高兴,却只看到了几个空盘子,就连丢在一旁的梨核都被啃的露出种来了。

     贵宾室里摆上点心、水果的就是装装样子,哪有吃这么干净的?

     敬掌柜一边腹诽着一边顺着“肚子饿了”往下接:“既然肚子饿了,小号做东,请公子移驾,咱去尝尝这小县的地道风味如何?有几样山珍就算是皇都也是少见的。”

     成飞摆了摆手:“贵宝号业务繁忙,本公子不喜欢惹麻烦也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就不叨扰敬掌柜了,把短剑拿来结了账就走。”

     “不妥不妥,那样可就怠慢了公子了,既然公子不愿前往,我让人把饭菜送过来就是。”

     “真的不用那么麻烦。况且本公子素好风雅,恰好这次出来没有师父看着,等结了账,没了心思,自去酒楼慢慢喝着小酒,听着小曲,看着美女起舞,岂不快哉?”

     “不麻烦不麻烦,小酒、小曲、美女起舞什么的,小号也是有的,公子稍待。”

     敬掌柜不等成飞说话,就一阵风似的出了门。

     柳翠瑶等人目瞪口呆,搞不懂他们中了什么邪了。成飞没银子还执意结账,敬掌柜收钱的却不接话茬,成飞穷得叮当响还想出去快活,敬掌柜欠了人情似的非得请客。

     不一会儿,点心、水果、茶水重新摆上了,而且丰盛得多。

     九名美女飘然而至,吟唱舞乐,只为博成飞一笑。

     柳翠瑶等人看着乐呵呵的成飞,简直要跪了,那神情就是早知道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接下来的酒菜,菜的精美就不说了,冷峻峰悄悄的告诉大家,那两壶酒抵得上他们五个人三倍新衣的价值!

     不要说其它贵宾房和外面候着的、正在交易着的客户,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全迷糊了。叫外卖是有的,叫来美女就少见了,毫无顾忌的吟唱舞乐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还是声名赫赫的匠州巨族铁匠铺吗?

     成飞所在的贵宾房成了谈论的焦点。

     但成飞他们一来就进了贵宾房,竟然没人记得清模样,纷纷猜测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少人动了结交的心思。

     有人举着银子悬赏,提供详细信息的赏银百两,提供相貌特征的赏银五十两。

     那位招呼过成飞的接待员,每个月的例钱不过五两,看着大锭银子,把嘴唇都咬出血来了,心里急得不行,两只脚更是跺个不停。心里直埋怨这位不差钱的爷,你早一点问不好吗?敬掌柜刚过来下了封口令!

     成飞可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一问主菜上的差不多了,立刻招呼大家开动,不要等主人来陪了,想必他们太忙没时间。

     项昆得到了成飞的暗示,把冷峻峰和郑子星灌醉了。

     果然快吃饱了也没有来陪酒的,柳翠瑶和项昆觉得有失礼数,成飞却料定那敬掌柜和戈大师只怕是午饭都没心思吃。

     酒菜撤走了,歌舞伎也离开了,柳翠瑶和项昆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成飞云淡风轻的说道:“放心放心,银子不是问题。”

     项昆哭丧着脸:“我的公子爷!有银子当然没问题,问题是咱们没银子!”

     成飞不慌不忙地说起了冶炼师的通用规则。

     冶炼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成功,所以冶炼不成功没多大问题,只要冶炼师有了相应的付出就可以拿到原定的回报。就像求医的不一定都能被治好,但用来医治的钱财是不会退的。但在预定的交货时间没有进行冶炼就说不过去了。

     匠州巨族更是有着细致的规定,比如说冶炼大师和该分号的掌柜一起接下来的活,完不成也不能随意返还给客户,那会有失匠州巨族的颜面。除非客户心平气和的解除交易,否则的话,要补偿给客户预定费用的一成。如果没在预定的交货时间内进行冶炼,要翻倍补偿预定的费用,接活的大师和掌柜要承担其中两成的比例。

     那青铜灯台看上去没有特异之处,但戈大师莫说一天,就算加工一年也别想损坏分毫!短剑是百分之百炼不成的,而且不会有被冶炼过的破坏性痕迹。

     柳翠瑶差点儿惊呼起来,强压住声音:“加工费和加急费总价四万多两银子,翻倍补偿就是八万两!公子果然不同凡响,怪不得先前说只要人在,还怕弄不到银子!果然银子不是问题!”

     成飞斜了她一眼:“你还真敢想,只怕有命赚没命花!要是真让他们赔了钱,这位戈大师和敬掌柜要自掏一万六千两银子,而且声誉受损,谁能保证声名赫赫的匠州巨族旗下没有为了利益和名誉铤而走险的?所以我不仅摆出了一位强势的师父,还一直表现出不在乎钱的样子来,就是让他们觉得不赔钱就可能在不树强敌的情况下打发我,然后就会继续按我的计划走了。”

     柳翠瑶看了一眼睡的死死的冷峻峰和郑子星,继续问成飞:“公子的计划是?”

     “我们不知道铁胆帮在城里还是在城外,但我估计不论在城里找我们,还是在城外拦截,只要我们像失踪了似的音讯全无,他们最多等三天就会失望而去。那时候官府的搜捕和盘查也就松下来了,所以,我们必须在这里待上三天不露面。我昨天已经注意到了,这楼上为贵宾准备了客房。另外,项兄的镔铁竹节鞭毁了,不能只拿着这根不怎么凑手的熟铜棍……糟糕!”

     项昆一见成飞变了脸色,慌的连忙把熟铜棍拿在手里看来看去想看出点儿问题来。

     柳翠瑶却猜到了成飞担心的问题:“公子是担心熟铜棍泄露了我们的来路?”

     成飞叹了一口气,“百密一疏啊!熟铜棍搭配着铁塔似的项兄,要多惹眼有多惹眼,只怕官府梳理了案情后,已经把它也列入了查找目标,或许来这里的客人也有谈论这件案子的,敬掌柜必然会产生某种联想……唉!烧掉衣服的时候应该把它丢掉才对。”

     这一路上成飞就是主心骨,总能逢凶化吉,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看到成飞像是没了主意,柳翠瑶和项昆也慌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