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8.17|
    半空中却突然掉落了一朵椿花,“啪”的一声砸在他的手中。

     竹原抬头,本该在冬春交际绽放的花朵竟然在一夜之间突然绽放了,半树艳红半树雪白,泾渭分明地交织成奇瑰的美景。

     落在他手中的这朵是红色,传说中被自刎武士鲜血所染红的不祥花朵,可谓壮烈又凄美。

     他若有所思地轻轻捻着柔嫩的花瓣,指腹渐渐湿润染上一层汁液。

     断头……花啊。

     他将花带回了教室,颇有闲情地将它置在桌边。

     “咦,椿花?”黄濑也有点惊讶,顺着竹原的目光看到了窗外的奇景,但马上又释然了,毕竟是游戏嘛。

     “是啊,很不寻常对吧?”竹原托腮晃着手中的笔,“说不定最近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哦。”

     他这副神棍样让黄濑想起自己当时被告诫最好远离桑原时的情景,不由地抖了抖,默默祈祷竹原千万别再一语成谶了。

     但从另个角度来说,竹原觉得这也许真的是某种征兆。

     刚到这个世界时,除了大家的作息都蛮规律这点,并无太大的异常。渐渐的,随着转学生的到来,不光出现了夏季绽冬花的事,每天傍晚的天空也都长得一个样,美得像是游戏里的cg定格画面,另外就是……好久都没下雨了呢。

     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虚假。

     为什么呢?

     对于世界来说,这到底意味着变得更强大,还是更虚弱了?

     这可是个很有趣的问题。

     到了上课的时候,一直飘荡在校园外的安倍晴明终于来二年a班报道了。

     “安倍同学身体有点不好,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才过来上课的,大家注意不要太过打扰他。”老师颇为忧虑地关照着。

     安倍晴明配合地咳了两声,碰上他那张雪白的面孔还真的颇有说服力,他在众位少女的心中立刻打上了“病美男”的标签,奇异地变得更有魅力了。

     他被安排坐在风间青空的旁边。

     风间青空算得上是二年a班的本土帅哥了,热爱文艺,从他嘴里讲出的话总是带着深情,让听的人莫名感到羞耻。

     此刻他也正用那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晴明,劝慰道:“晴明哟,你要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天生丽质者,总会带着些伤痛,这可是上天所给予的勋章,你不必自卑,要鼓起勇气同一切能斗争的作斗争!”

     晴明适应良好地眯眼笑了:“借你吉言。”

     他顺利收到了来自同桌的20点好感度。

     明明身为千年以前的古人,晴明与二年a班的同学交流起来却毫无障碍(追了无数集电视才来上学的功劳),再加上他总是一副笑脸,无论对什么问题都能做到以礼相应,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难以形容的名士韵味,他的人气如同坐了火箭一般,无比迅速地爆掉了之前相持不下的黄濑白兰二人,成为了无论男生女生中都最受欢迎的一位选手。

     诸君,这便是独特人设的魅力了。

     之前在鬼屋兼职时和晴明相处得很不错的荒木莫名有些失落,感觉像是只属于他们几个人的宝藏被暴露在了大众的目光之下。但她马上释然,兴致勃勃地回想起了这段时间的奇妙经历。

     那位魍魉之主奴良滑瓢居然邀请她与和田两个人类加入他的百鬼!

     一直对妖怪和幽灵等非人生物异常感兴趣的她当即就同意了,但多少也有点惴惴不安。

     对此,奴良滑瓢是这么解释的——他们的身上有着力量。

     虽然看上去的确是普通的人类,但在她与和田的身上都有着某种不易发觉的力量,那力量虽然除了嗅觉灵敏的大妖外很难被发现,却并不弱小,相反可以说是非常强大。

     而他,希望能够借用他们的力量,成为真正的魑魅魍魉之主。

     想起那时奴良表现出的气势,荒木不由得目光闪亮,热血沸腾,真是一位可靠的领袖啊!

     只是,奴良同时提醒了他们,这股力量会被妖怪觊觎。作为借用力量的交换,他会尽全力庇护他们,但他们自己平时也要多注意一点。

     那股力量真的只存在他们二人身体内吗?还是说,整个二年a班或是整个学院都?自认为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的荒木不由地想到。

     她会这么想也不奇怪,因为奴良滑瓢还提到过学校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无论何时遇到危险,只要进入校门就能够平安。

     啊,总觉得学校里藏着不可思议的秘密呢。她的探索欲有些蠢蠢欲动。

     “是结界。”安倍晴明正对着夏目进行解惑。

     “这所学校的上空,有着非常强大的结界,即便是站在顶点的大妖也很难破开,这也是你在学校里为什么看不见一只妖怪的原因。”

     夏目敏锐地抓住了他话语中的关键点:“很难?”

     晴明赞许地一笑:“一只也许不行,但若是联合起来……”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将目光投向了一成不变的天空。

     说起来,在更高的某个地方,同样也罩着层结界呢。

     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什么呢?

     ※

     虽然说了不见面,但竹原还是碰见了灰崎。

     这回是真正的偶遇。

     他朝对方点了点头,正要离去时却被叫住了。

     “喂,我说——”灰崎提起一边嘴角,“你真的不考虑再给我加个几十点吗?那可是免费实现愿望的机会啊。就这么失去了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竹原遗憾地看他一眼:“我可能没那么喜欢你。”

     他这副一如既往的模样让灰崎有些无趣地挥了挥手,也不再多说:“走了。这周的校赛后估计就永别了,还真让人松了口气。”

     竹原笑了笑:“我会去看的,不过大概得给黄濑君加油。”

     “讨人厌的家伙。”和竹原比起来,灰崎觉得自己几乎算得是个好人了。

     “再见。”竹原朝他摇了摇手。

     不过永别这回事还真不好说,他最近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在哪听过“黄濑凉太”这个名字了。

     第二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水木一马,白兰忠实的拥护者,竹原的老搭档被证实死亡。

     据说他想不开大晚上跑去森林,结果被某种大型猛兽咬得七零八落下、面部全非,只有掉落在地上的学生证能勉强证实他的身份。

     他的父母下午时泣不成声地搀扶着彼此到学校里来收拾他的遗物,整间教室弥漫着沉重的哀痛。

     “怎、怎么可能啊,昨天还一起踢球来着。”有人低低地自言自语道。

     “这个傻瓜。”

     “这真是太可怕了。”白兰蹙着眉,似乎是在为了他叹息。

     相较于大部分还无法相信这一事实或者忙着哀悼的二年a班学生来说,水木一马的死亡对攻略者们还意味着一件事——攻略目标死亡的话是不会进行重置的。

     也就是说,杀害已被攻略的目标并不是使其重新变得可攻略的方法。

     白兰有些遗憾地将这条未能实施的计划从自己脑中划去了。

     不过能证实这一点就已经很对得起水木君可怜兮兮的价值了。

     看来,要尽快重新捕获一位目标了。他颇为期待地想着。

     黄濑看了看没表现出什么异常的竹原,倒是有点担心,他虽然讨厌水木,但作为水木一直以来固定搭档的竹原现在可能有点不好受吧。

     另外就是,对于他来说,水木算是没有生命的数据,死亡也并不代表着结束,或许可能只是换了种方式存在。

     但对竹原他们来说,水木可是活生生的人类,这是件很可怕、很悲伤的事吧?

     竹原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和水木关系还没达到要为他哭泣的程度。

     更何况他同样了解这世界是由什么构成。

     但究竟什么才能被算作真实呢?

     桑原在最后一刻表现出的求助与恐惧,又或者是许久不见的五花肉,望着他的瞳孔里闪过的一丝隐秘的缱绻。

     这些所谓的数据,是有着能够超越自身的自我意志的。

     相反来说,那些拥有血肉之躯的攻略者,却又只能无力反抗地被投来这个世界,并且能够随时随地以某种方式与这个世界进行沟通。

     这可真有些奇怪。

     不过水木这件事,或许并不是什么猛兽,而是妖怪做的。

     竹原打算下次奴良滑瓢再来爬他家窗户时询问他些问题。

     桌上的椿花不知何时变得黯淡,散发出了腐朽的气味。

     竹原拿起来,将它随意地丢向了窗外那棵依旧绽放着红白花朵的椿树。

     似乎是力气有些过大,他听到轻微的一声“啪”,那树上又落下了一整朵的椿花。

     依旧是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