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8.17
    作为第二个“登堂入室”的,江户川柯南也稍稍被竹原家给震了一下。

     说起来这个世界对他们这些攻略者真的不算太友善。

     每个人的面板上储存有初始基金5000円,每进行一次消费就会扣除相应的款额,这之后就需要攻略者自己进行打工赚取生活所需的费用。好在打工场所经常会不定地刷出几个攻略对象来开启事件,工作也大多还算有趣,倒也不是一件让人太过排斥的事。

     而他们每个人被分配到的家则是那种并未经过怎么装饰的初修房。

     四面白墙,还算干净的木质地板,客厅里的家具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沙发、茶几、饭桌以及电视。种类虽然也算齐全,但别说是家,就连称它为旅馆都算是抬高了。

     空旷得令人沉闷,无趣得令人压抑。

     只是没想到这位攻略目标所住的房子也是这样,一眼望去很难让人相信有人在这里住了很久——缺少带有个人色彩的物品,也就意味着无法通过观察迅速推断出房子主人的喜好与性格。

     但如果并非所有攻略目标的房子都是这样,所表现出来的信息倒也很明确,有几种可能:要么在这个家庭曾经发生了不好的变故,导致主人需要把所有能唤起记忆的物品清出去;要么对方并不打算在此久留,随时打算抽身离开;要么,这就是一个对生活不抱有一丝期待甚至漠视一切的人……

     柯南的职业病又犯了,条件反射地在脑子里分析了起来。

     竹原去自己房间提来了医药箱。

     他跪坐在柯南身前,手掌托着对方光、裸的小腿肚将其崴到的那只脚搁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指在肿起来的地方轻轻地按了按:“疼吗?”

     柯南虽然披着萌萌的小学生外皮,内在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高中生,真实年纪甚至比竹原还要大几岁,保持着这个姿势让他颇觉羞耻,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但还是如实地汇报着自己的感觉:“还好。”

     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叫了一声:“啊,不对,好像现在有点痛了。”

     竹原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稍微加重了一点力道,仔细检查着内部,确定骨头并没有什么事后从药箱里取了瓶喷雾在伤口上均匀地喷了一层,然后用纱布裹了三层打了个活结固定好。

     “没事了,不过这两天还不能进行走动。”他把柯南的腿抬高,架在了茶几上,“最好像这样,一直保持抬腿。”

     他看起来完全是个善良温和的普通中学生,柯南默默把刚才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清了一部分出去。

     “那……我背你去警察局怎么样?”善良的中二生竹原笑眯眯地提议。

     好吧,除了对警察局太过执着了点。

     按照柯南的计划是先碰瓷……不对,先随便制造机遇与目标班级其中一人搭上线,再利用其陆续接触到其他目标,根据观察找出那个所谓的真·攻略目标。至于如何用这副外表进行攻略,柯南抽了抽嘴角,暂时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

     他其实更关心的是,这个世界究竟怎么回事。

     和黄濑的经历差不多,他在用电脑查找资料的时候跳出了一个广告弹窗,虽然点了关闭,却也中了招,眼前一黑,下一秒就被转移到了这个所谓的游戏世界里来。

     和其他人那种“我居然穿进了游戏”的想法不同,他其实更加怀疑自己的身体仍旧是在原世界,只是意识被某种方法抽离到了这里,毕竟他曾经经历过的贝克街亡灵案就与之类似——虚拟体感游戏。比起瞬间移动、穿越空间来说,这种想法更加科学,也更符合实际。

     只是,对方究竟是何目的?

     绝不可能只是为了邀请他玩一个游戏——他分明点的是拒绝,这是明晃晃的强迫。

     似乎一切的答案都要从那个真正的攻略目标身上找。

     他隐约觉得这是个巨大的阴谋。

     一时不察,又陷入了推理之中。

     竹原看着镜片闪光的柯南,莫名觉得此时应有bgm。

     他抬手在柯南眼前挥了挥,确定对方回神后方笑道:“或者,不介意的话,留在这里修养两天也可以。”

     注意到对方眼中的一丝戏谑,柯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给眼前这个小鬼的个人档案里加上了或许有点爱耍人这一条。

     确定自己的计划暂时成功后,柯南保持腿抬高的姿势,敷着竹原给他拿的冰袋,开始了不着痕迹地套话。

     他眨了眨眼睛,面上是一派不知世事的天真:“呐,大哥哥,我留在这里的话,你的父母不会介意吗?”

     竹原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地答道:“他们已经过世了。”

     这一说法与柯南先前猜测的“家中遭遇变故”不谋而合。

     他有点尴尬地道歉:“对、对不起。”

     但竹原的反应却不像是会为了逃避事实而清空房子的人,他甚至完全没有表现出被冒犯的生气,一直都非常冷静,或者说太过冷静了。

     柯南又隐隐觉得奇怪起来。

     竹原却没有给他再问下去的机会,站起身来,笑了一笑道:“你可以在这里看电视,我去收拾一下客房,毕竟很久没用过了。”

     推开客房门后,发现里面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的,甚至相当干净,只要在榻榻米上铺上一层被褥就可以了。他打开衣柜,想了想抱了两床被子出来,一条用来盖,一条用来垫腿,这样好得会快些。

     不过那真的是个七岁的孩子吗?还真早熟。

     以他这个年纪来说,计划做得也蛮有头脑的。

     柯南就这样在竹原家睡了一晚。因为不适应新环境,再加上心事重重,第二天他醒的很早,跑去卫生间洗漱。

     竹原昨天就帮他准备了洗漱用具,虽然牙刷柄是小青蛙这点让柯南心情有点复杂,但看得出来对方还是蛮用心的。

     竹原刚好也起了,他走进卫生间,看见柯南的时候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个点对方就醒了。

     他拿过自己的水杯和柯南并排站在洗漱台前刷着牙,镜子里只照出了柯南的半个脑袋。竹原看着这幅景象,突然觉得颇为奇妙,若是很多年后自己做了爸爸,大概也差不多是这样吧。

     洗漱完后,他把吐司拿出来放到桌上,完全没有让孩子吃这种东西的负罪感,交代了几句后就出门晨跑了。

     刚跑几步,居然碰到了同样在晨跑的黄濑。

     “哟,小竹原!”黄濑依旧活力满满,他和竹原并排跑着,非常自然地解释道,“过两天就要校篮球赛了,想再锻炼一下耐力,在此之前,都一起跑吧!”

     对方在这条街道上勾搭松川幸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竹原不置可否:“好啊。”

     黄濑一路上绞尽脑汁地搭话,甚至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该讲几个笑话来活跃气氛……但竹原的好感度依旧纹丝不动。

     他感觉自己完全看不到未来。

     竹原叹了口气:“黄濑君,肺活量好大啊。”

     【竹原涉好感度0.5】

     啊啊,又出现了,0.5分技!黄濑一阵瞎激动:这么说的话难道小竹原是被我的肺活量倾倒了吗!

     他似乎摸到了前(cuo)进(wu)的方向。

     虽然很想约好一起去学校的,但为了做一个进退有度的机智帅哥,黄濑决定这一计划等竹原对他好感度突破60大关再实施。

     俗话说,美好的一天从早晨开始。

     那么反过来大概也一样。

     被黄濑骚扰了一路后,竹原刚到学校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来势汹汹的杀意锁定。

     他心下一凛,下一刻就见眼前银光一闪,一把刀带着尖利的啸声向着他直直劈下,刃身贴得极近,他似乎已能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冷。他微微偏头,千钧一发间躲开了被一刀砍中的惨剧,一缕发丝被割断,被吹过来的风卷起带走。

     他虽然险险避开了面部,刀刃却直切而下,似乎要乘势砍断他的肩膀,但最终还是稳稳地停在了一寸之上。

     冲田翻转刃身,用冰冷的太刀拍了拍竹原裸、露在外的脖颈,语气漫不经心:“不及格哟。”

     他拂了拂竹原的肩,露出一个无辜的笑脸:“怎么,不会被吓到了吧?”

     竹原定定地看他,突然笑了:“多谢指教,老师。”

     冲田收刀入鞘,“不要乱叫啊臭小鬼,就算是乡下来的武士也不想收个草履虫当宝贵的徒弟呢。”

     竹原笑容不减:“是,我会好好努力的。”

     “呵。”冲田丢下一个面无表情的嘲笑,转身走开了。

     竹原就当他是在鼓励自己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右手,缓缓地将其收紧,像是攥住了一个还很遥远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