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
    “柯南君,最近不要到处乱跑哦。”晚些时候回到家中,竹原对着柯南淡淡地叮嘱了一句。

     “为什么呀?”柯南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睁着大眼睛天真无邪地问。

     “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竹原顿了顿,看柯南一副求知欲爆棚的样子索性直说了,“有人被山里的猛兽袭击了。”

     柯南瞳孔一缩,语气却依然是软软的:“确定是猛兽吗?听起来好奇怪哦。”

     作为柯南道尔的忠实粉丝,巴斯克维尔猎犬这个故事他自然耳熟能详,即便是看似再正常不过的死亡背后都可能隐藏着血淋淋的真相。

     “嗯……因为夜晚跑去了山林。”

     这下柯南觉得更加可疑了,他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去稍微查一下。

     却听竹原继续说道:“不过大概不是猛兽。”

     他注视着听得认真的柯南,嘴角翘起的一丝细微弧度化作了一个烟雾般的笑容:“更有可能是妖怪吧。”

     柯南艰难地抽动嘴角,扯出了一个符合他年龄的惊讶表情:“妖、妖怪?”

     “是啊,这个世界上,这些东西可是真实存在着的。”竹原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这下巴斯克维尔猎犬的即视感更强了。

     装神弄鬼啊。

     确实是隐藏真相的一种巧妙方式呢。

     “呜哇,好可怕。”他十分配合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比起敷衍的早餐,二人的晚餐还算精致。

     一碗白粥,拍了条黄瓜,用白糖腌了点西红柿,色彩鲜亮,口感清爽。

     但从昨天起,就没见过肉了。柯南看着竹原提着筷子那只手露出来的纤瘦腕骨,有点无奈地把黄瓜咬得脆脆响。

     “那个,大哥哥,等我脚好之后,能带我去你们学校吗?”他说起酝酿已久的话语,“因为暂时回不去家,附近也没有小学,所以想试试能不能跳级。”

     “当然可以,柯南君很厉害哦。”竹原对此毫不意外,眯了眯眼。

     算了算时间,今天又到滑头鬼来访的日子了。

     竹原打开窗子,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静候对方大驾。

     奴良滑瓢其实早就到了。

     他坐在竹原对面,隔着氤氲的水汽看着那张与往常不同,显得柔和不少的面庞,淡淡地一笑,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为他准备的那只杯盏,从指间开始一寸一寸慢慢显现出身形来。

     他这勘称作弄的恶劣行为却没有收到对方的一丝反应。

     但他知道若是提出这一点,对方保准会立刻换上一副非常逼真的惊讶表情,仿佛只是随意地满足一下他的心愿。

     纵然喜好用笑意装点自身,这依旧是朵不可攀折的高岭之花,严丝缝合地藏着他扑朔迷离的真正面孔。

     真是可爱得可恨呐。

     正如他之前对荒木所说,其实他所遇见过的二年a班学生身体内都藏着令嗅觉灵敏的大妖觊觎不已的力量,那是种超越了香甜意义的诱人气息,让他们忍不住要去亲近、舔舐,甚至撕裂。

     却不包括他所看中的这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竹原身体内没有力量,要形容的话,就是这份力量闻起来不那么好吃,甚至可以说是倒胃口。

     他轻轻笑出声来,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他要定了。

     毕竟那可是能够带来幸福与好运的“座敷童子”。

     “是什么做的?”竹原放下茶杯,跳了好几步直接切入了他想知道的核心点。

     提到这件事奴良滑瓢的面色有点不好,金色的瞳孔闪过一道冷光:“狗的臭味到处都是,下次见到的话一定一刀斩了它。”

     最近他的地盘频频被入侵,除了那只总是无端错过的犬妖之外,还有好几只大妖在到处挑衅肆虐,甚至企图吞噬他手下的妖怪,被他斩了两三只,剩下的最近都缩起来不知道在密谋着什么。

     “狗?”竹原想起那天晚上匆匆一瞥见到的巨大白犬,微微皱起了眉。

     “所以说,到我这里来吧,我会庇护你的。”奴良滑瓢低低地说道,醇厚的嗓音在月夜里缓缓流淌,仿若无上美酒令人心醉。

     面对这个问题,竹原一如既往地以缄默回应。

     他礼数周到地给滑头鬼空了的杯盏中注入了新茶。

     “不过说起来,你这里倒是真的多养了只童子啊。”奴良滑瓢也不以为意,捏起杯子依旧以品酒的豪放的姿态一饮而尽。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不过灵魂嗅起来比你还要成熟些,可别被骗了啊。”

     竹原定定地看他,倒觉得他才是属狗的。

     他想起柯南的举止,不由地笑起来。

     果然是个有趣的“孩子”呢。

     ※

     又到了竹原做值日的日子,他按照惯例推掉了部活。

     不过,难得有时间,做完作业后他索性先考了考泽田,看他最近复习得怎么样。

     结果自然是令人失望的。

     如果背诵能解决一切的话,那么首先泽田纲吉日本史的成绩就不该是十分而应该是九十分。

     似乎有种人天生就不受学习之神的眷顾。

     竹原还没说什么呢,纲吉就很慌张地道歉了:“对、对不起。”

     竹原摇了摇头:“倒不用向我道歉,这毕竟是泽田君自己的事。”

     结果纲吉更绝望了。他哭丧着脸,总觉得下一步自己就该被毫不犹豫地抛弃了。

     好不容易有一个愿意好好和自己说话的人,却又要被他的废柴赶跑了。

     果然他就是这样的人吧,早就该放弃的。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学习也并不是全部嘛。”竹原像是没有注意到纲吉的失落,继续说道,“总觉得泽田君不是普通之辈呢,说不定将来会变成一个超级优秀的人哦。”

     纲吉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他不知怎的想起京子曾经对他展露的那个笑容——在所有对他冷漠或是嘲弄的人中,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漂亮女孩子对着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喜欢有时候不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吗?

     现在也是,有个人对着一无是处的他做出了相当高的评价。

     虽然还根本无法承受那话语中的重量,但他就在这一刻把竹原当做了他的第一个朋友——即便只是单方面的。

     他偷偷看了眼竹原的面板,现在好感度虽然只有二十多点,但是再努力一点点就可以达到普通朋友的境界了。

     他暗暗握了握拳,有点感激起这游戏的存在。

     也许这样在有些人眼里看来十分可笑吧,把游戏里的人物当做是朋友什么的。

     但朋友就是朋友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教室里突然爆发出一长串尖锐到难以忽视的叫声,紧接着一道声音就猛地推开门跑了出去,门板重重砸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

     “诶?是……松川同学?”纲吉不敢置信地说着。他虽然刚来不久,但也知道松川是个多么害羞的女生,今天居然做出这种事,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竹原叹了口气:“有蟑螂。”

     话音刚落,角落里一只称得上是巨大的蟑螂就从地面飞了起来,重重地撞在了灯管上。在灯光映照下,它那微微抖动的触须与腿上颤动的粗毛也能让人看得十分清楚。

     “松川她特别害怕蟑螂,每次遇见都会失去理智,到处乱——”

     泽田纲吉:“噫噫噫噫噫——!”

     他抱着头动作无比麻溜地钻进了桌底。

     竹原:“……”

     教室里还在的几个人见此爆发出了一阵大笑:“什么呀,这家伙和松川的胆子差不多大嘛。”

     “干脆叫他废柴纲算了。”

     “哇,莫名顺口呢。”

     泽田纲吉泪流满面,又、又来了,这个阴魂不散的外号!

     但他真的是全身汗毛都竖起来的害怕。

     不行啊,必须要勇敢一点,不然竹原他一定……

     这个念头划过脑际,很快就占据了纲吉的全部思维。

     他抖啊抖地勉强伸出一只手想找个借力物体让自己冷静一下,结果摸到了一条温热的大腿,他脑子一抽,用尽全力紧紧地攥住了上面的布料。

     竹原:“……”

     他把手盖在纲吉紧攥着不放的手上,声音里带着莫名让人安心的气息:“泽田君,冷静一点。”

     与他语气相对,他的手心冰冷得不可思议。

     纲吉甚至被这凉意惊了一下,但似乎是冷静下来了,慢慢地松开了竹原的裤腿,下一刻却转而握住了竹原的手。

     说实话他可能是有点缺氧吧,脑子里只想着:不行,不能这样,捂一捂就好了。

     他的手虽然热力惊人,却还残留着些吓出来的冰凉汗迹,被抓着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体验。

     出乎意料的是,过了一两秒竹原的体温真的变得正常起来,仿佛坚冰一瞬间被融化了似的。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的纲吉恨不得以头抢地。

     竹原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手。他看着手心清晰的纹路,回忆起刚才那种极大的温差……他之前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似乎是,泽田纲吉无意帮了自己呢。

     他笑道:“已经飞走了,泽田君可以出来了。”

     【竹原涉好感度5】

     纲吉瞬间活过来了:竹原君真是个宽容的好人啊。

     竹原没有再多说什么,站起来后帮松川把她那份值日也一起做了。

     其他人都已经回家了,他看着渐渐有些变暗的天色,决定还是去找一找松川。

     完全没怎么费力气,他就在图书馆角落里看见了抱着头躲在书架后的瘦弱女生。

     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像是还在害怕又像是在哭。

     “松川,回家吧。”竹原放轻了声音。

     松川“霍”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对红彤彤的眼。

     她吸了吸鼻子,羞窘得简直要把自己埋进地里去,完全不敢直视竹原。

     酝酿了七八分钟,终于从喉咙憋出了一句谢谢。

     来图书馆之前,竹原顺便把松川收拾好挂在椅子后的书包拿过来了,两个人直接回家了。

     走到分离的路口前,松川一直沉默地低着头。

     “明天见。”竹原朝她挥手道别。

     松川这时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来,视线第一次对上了竹原的眼。

     良久,就在竹原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她面上绽开了一个小小的,如同蒲公英一般的美好笑容,声音柔柔地飘在风里:“竹原君,再见。”

     竹原怔了怔,突然想起,这似乎是对方第一次如此正常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