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瑟瑟秋荻
    天方破晓,晨光熹微。

     金老爷和**的穴道已然解开,叶青站在神案旁,双眼呆望着秋姝儿。秋姝儿正跪在蒲团上,手拈残香,对着神像暗暗祷告。

     **在这凛冽北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嘴对着双手正不住呵气。叶青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便即掀起覆在神台上的破布,走到**面前,给她披在身上。

     “多谢!”**轻声说道。

     “你怎么会跟这老家伙在一块?”叶青问道。

     “奴家原是良人,只因忧于生计,被迫操此贱役。金老爷用了一万两银票买我的初夜。所以......”

     叶青现在已清楚了此事的经过。原来金老爷是准备金屋藏娇,怪道那个屋子装饰的那么富丽,那么香艳。

     一个人有了名利,有了权势,就有了挥霍纵欲的需求,这种人往往最会享受生活。

     金老爷就是这样的人。

     金老爷姓金,很多人都姓金。

     金原本也只是个普通的姓氏。

     只不过“金”这个字眼不仅代表姓氏,还代表着财富。

     姓金的人未必多“金”,但是许多有钱人却巴不得姓“金”。

     金老爷也姓“金”。

     金老爷不但姓金,也多金。

     金陵城里谁不知道金老爷的大名?金老爷巨富多金,无论做什么事都合情合理。

     所以,当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地与他争风吃醋,金老爷便坐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威胁。

     金老爷从他挣得这份家业之后,就再没有受过别人的气。从来都是他教训别人,给别人难堪,何尝有人胆敢妄触他的逆鳞?

     现在他却在受着闷气,他有钱有势,对他而言,很多事都极其容易。更何况他还不太老,正当壮年,他对付女人的经验已十分丰富。他自信可以让这个没****的“翠仙姑娘”********。

     只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子经受过特别训练,精熟西方秘传的媚功。虽是处子,却远比许多有经验的女人更懂得怎么摆布男人。

     所以他没有大意,他特地托人从塞外带来十坛特别酿制的百鞭酒。他已持续饮用一月,早已准备好对付这个小****。

     可是他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敢抢他的女人。这个人不但抢了,还特别有钱,据说是什么通和钱庄的少掌柜。

     这个来头怎样他并不是很清楚,但他既然是开钱庄的,既然敢来狎妓,手上肯定也不会吝啬钱财。

     更要命的是,这个人还很年轻,也比他英俊。所以他开始踌躇了。

     以往金老爷有烦恼的时候,总是会有一帮人抢着帮他解决。

     这些人都是他的清客,他平时好吃好喝地养着他们,从不曾薄待他们,他们倒也不辜负主人。

     他们各个都早已惯打秋丰,只要主人有需要,他们毫不吝惜自己的嘴皮,各种溜须逗趣总是层出不穷。

     是以金老爷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金老爷日夜沉浸于清客们的吹捧之中,不觉飘飘然起来。

     金老爷又想到了他的清客们。

     这时,一个人知趣地站了出来。

     “老爷不必烦心,这小子既然这么不知进退,将他做了便是!”

     金老爷不置可否。这种事已发生过多次,他早就不以为意了。

     于是,秋姝儿的未婚夫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

     叶青已明了整个过程。秋姝儿当然也明白。

     叶青已再次点住了金老爷的穴位。秋姝儿缓缓站起身来,望望叶青,又看看***她已发现**身上的裹布。

     **虽然已有破布裹身,但绝世风华,曼妙身姿却怎么都盖不住。只见她不时伸出双手,这边遮一下,那边挡一下。

     可是她的手太小,而需要遮掩的地方实在太多。因此,虽然她上上下下地忙个不停,忙着掩来掩去,却在有意无意间使她身上那些诱人的地方更增加了诱惑性而已。

     秋姝儿一直在盯着她,叶青也不是瞎子,他当然也已注意到她。

     而那**的脸颊却早已通红。

     突然之间,秋姝儿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抄起叶青的剑就刺向******剑尖离**只有一寸,秋姝儿却怎么都刺不动了。她忽然发现剑前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叶青,而**却在叶青身后。

     原来早在她挺剑疾刺的时候,叶青就冲了过来,同时剑尖也已被叶青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

     “为什么要救这个****?”

     “那你为什么要杀她?”

     “她……她勾引你!”这句话秋姝儿并没有说出来。她说的是“没有她这狐媚子,我丈夫也不会死。”

     “可她并没有错,她只是个可怜不幸的女孩子。你该杀的是她旁边的金老爷。”叶青微怒道。

     “毕竟是他杀了你的……你的丈夫!”叶青松开手指续道。

     秋姝儿也不答话,掷剑于地。跑到神台边上低声哭了起来。

     这时,金老爷反而开口了。

     “大侠饶命,我没有杀人,也没胆子去杀人,人是我手下人背着我干的,我是真的毫不知情。”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一千两黄金够不够,不够我再加两千两白银。”

     金老爷见叶青不说话,实在气馁,忽然他看到了那个***他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灵机一动。

     “求你了,饶了小人吧,我把翠仙让给你好不好?她是我花一万两买来的,就送给大侠耍乐了,只求大侠饶命。”

     原来这女子竟是翠仙,那金陵妓馆勾栏中最有名的堂客。

     金老爷纵使舍不得这个小宝贝,可他更爱惜自己的性命。

     可是叶青仍然一动不动。

     金老爷急了,他已无法可施。

     就在这时,翠仙忽然走到金老爷身边,从贴身小衣里掏出一把长约两寸余,刃薄如蝉翼的匕首来,一下刺进金老爷的胸膛,只听“啊——”的一声,顿时血如泉涌。

     这一下变起突然,秋姝儿也大惊失色。

     “你为什么杀他?”她急急问道。

     “因为他该死。”说话的不是翠仙,而是叶青。

     “我问她,干你什么事?”秋姝儿怒道。

     “因为这是事实!”叶青若无其事地说道。

     金老爷确实该死,一个人有了他那样的财富地位总会沦落到为富不仁的。金老爷更是这样。

     叶青来到金陵已经三天,关于这位金老爷,他已听到许多传闻。

     有一个传闻说他总是强买土地,强占民宅。

     又一个传闻说他经常欺男霸女,杀人放火。

     几乎各种关于金老爷的传闻都有,不过大都众口一词,不得一致。

     唯一一个完整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据说金老爷看上了一户人家的姑娘,便要讨她做小。那姑娘早已许配人家,她家里当然不能答应。所以金老爷就买通当地知府,诬告这家人勾结匪类,将他们下在狱中,并通知那姑娘,说只有她答应做小,就放了她一家。那姑娘的未婚夫受不过这口气,拿把刀就去找金老爷拼命,结果还没见到金老爷就被人打死了。那姑娘听闻噩耗,撞墙而死,那一家人也因此绝了生路。

     这些秋姝儿自然也知道,只要身在金陵,关于金老爷的传闻总是会传到耳边,何况叶青听到传闻的时候她就在叶青身边。但叶青还是又讲了一遍。

     “他虽然该死,但并不是你杀他的理由,他花了一万两买你。你杀他是不是有些忘恩负义?”秋姝儿向翠仙说道。

     “你可知我是谁?”只见翠仙缓缓道,“我就是那家人唯一的生还者!”

     听到这里,叶青居然并不吃惊。只是静静地看着秋姝儿。难道叶青竟早已知道这其中原委?

     “我自然不是什么翠仙,我是小荻,周小荻。我混进明月楼当然也只是为了复仇。”周小荻续道。

     然后周小荻望望秋姝儿,又看了一眼叶青,顿了一下说道:“我既不是****,自然还是清白之身。”说完又瞥了一下叶青。

     “你好像并不吃惊。”周小荻这话是对叶青说的。

     “当我第一次在床上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那时我只是隐约感到你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当我点向你腰间穴位的时候,我几乎已可猜到七八成。”叶青拾起地上的剑,缓缓说道。

     “不妨试想一下,怎样的女人才会浑身****躺在一张大床上?”叶青继续道。

     “自然是********。”秋姝儿抢着说。

     “不错,只不过这女人既然裸体横陈,明摆着是准备以**人。为什么她会把帷帐拉上呢?”

     “那可能是她害羞。”秋姝儿说完便即觉察不对,既为****,又怎会害羞?但她不想承认错误,于是连忙续道,“即便是****,有朝一日也会害羞的。”说完便嘟了嘟嘴。

     “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她若害羞,又何必脱了衣服,既脱了衣服,又何必故作姿态?”叶青问道。

     “也可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这种小把戏。”周小荻接道。

     “也许吧,女人的把戏我并不是很懂。我只知道,你非是已全裸露,尚留有贴身小衣。这些疑点虽然都可以勉强解释过去,却让我不得不深思,直到我发现你腰间别着的小刀,我才知道我的怀疑是正确的。”说到这里,叶青脸上渐渐浮出一缕自信之色。

     “嗯,不错。你果然够聪明。”周小荻笑着说道。

     秋姝儿听到这里已慢慢向周小荻走了过来,拉住她的手,面带歉疚之色道:“小荻妹妹,对不起,刚才要不是青哥拦住,我差点就杀了你。”

     言讫,望了望叶青,只见叶青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