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三五佳节
    元夕夜,金陵郊外,黑暗中。

     一架车,两匹马,三个人。

     一个男人坐在马车前面,两个女人缓缓坐进马车。

     坐在前面的男人一扬鞭。

     “驾!”的一声,马车便向南疾驰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只见前面灯火辉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焰火炮仗冲天而起,在冬日长空中大放异彩。

     马车已到金陵城中。

     “到了么?”车内传出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

     赶车的男子“嗯”了一声,便驱车至路旁,然后走下马车,掀起后面车帘,两个少女便随即走了出来。

     灯光照应下,只见俩人似方破瓜,一般身材,俱着绿衫,颜色秀美可爱,只是稚气未能全脱,顾盼之间似乎还有着孩子般的澄澈。

     可是那坚挺的胸脯,匀称的身姿,诱人的曲线,薄薄的嘴唇……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能够表明她们早已不是个孩子了。

     更奇的是两人居然长的一模一样,赫然竟是双生姐妹。

     这两姐妹身上装束俱都一般无二,只发髻的式样稍稍有所不同,虽然俱是高耸发髻,左边的那个发髻明显偏左,右边的那个却是偏右。

     只见右边那个姑娘轻声对那男人说道:“杨大哥,我们姐妹不方便就这样进去,还要烦请你先进去打探一下。然后我和妹妹再进去。”

     ——原来梳右髻的竟是姐姐,梳左髻的反而是妹妹。

     只见“杨大哥”点了点头,便往前边一间客栈走去,这时烟火突起,余光照到牌匾上,赫然照出四个大字。

     “天府客栈”!

     窗外房顶,叶青和秋姝儿正并肩坐在屋瓦之上,欣赏着外面的烟火。

     秋姝儿身上披着一件鹤毛大氅,那是叶青昨日路过裁缝铺让师傅特地定做的。他事先并没有告诉秋姝儿,更从来没有问过秋姝儿的尺寸,奇怪的是他给秋姝儿披上之后居然很合适。屋瓦之上则铺的是锦茵厚褥。

     俩人不时用手比画着什么,然后望望远方,再看看对方,携手调笑起来。

     “姝儿妹妹,可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诵过的一句词么?”叶青微笑道。

     秋姝儿顿了一下,已明其意,幽幽道:“青哥说得可是宋人辛稼轩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么?如今外面一片喧阗,花灯耀眼,烟火之声不绝于耳,城中景象倒也暗合词意!”

     叶青点点头,仍然笑道:“今夜也是元夕,几百年前元夕夜与今夜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嗯,是了,‘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你看那边花市之中,簇拥着许多女子,像是在争买花胜。却不知微风拂过,是否会留下一段段暗香?”

     说道这里,叶青指了指远处的花市,果然人群拥挤,尤其那些妙龄少女们穿红着绿,三五成群,言笑晏晏,实在好不热闹!

     秋姝儿听完并不作答,因为她脑海里又想起了前几日叶青“闻香识女人”的高论,心里突然觉得很难受。

     “今日上元节本该好好热闹才是,姝儿怎地通体素淡,竟丝毫不施脂粉?”叶青看看秋姝儿,忍不住续道。

     其实秋姝儿并非素颜,只不过薄施粉黛,叶青不能分辨而已。而这“通体素淡”在与金陵城中各种怀春少女浓妆艳抹的映照之下,确实显得有些朴素了!

     秋姝儿微红双颊,良久,才徐徐道:“以蛾儿雪柳饰发,花胜剪彩簇面本是闺阁常事,姝儿早时亦常为之。只是近年倍经忧患,加之青春已大,已不复有少女情怀。”

     说话间,秋姝儿看着远方女子欢声笑语,忽然心生落寞,忙别过头去,竟自流下泪来。

     叶青闻声诧异,回转头来,看见眼前光景,心下着实不忍,柔声道:“姝儿妹妹说的哪里话?妹妹今年年方二九,即便今年已过,也不过十九岁而已。纵不得永继芳龄,也正当韶华,何以遽作此等哀语?”

     叶青哪里知道秋姝儿与叶青一别经年,自是经历过了一番苦楚。那种深闺的寂寞,生活的艰辛本不是叶青这个疏狂男儿所能体会得到的。

     可是叶青虽然有些疏狂,但并不傻。他当然也知道秋姝儿真正在担忧什么。

     因为自从与秋姝儿重逢以来,他隐隐觉得自己对秋姝儿的感情并不似想象中那么浓烈。这也并不是不看重,只是感觉上总有些不太对。

     叶青以往心心念念全是她一人——他的世界里岂非也只有她?然后有一天见到了,他也确实很高兴,直到与她待得久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离不开她。

     这也许是因为彼此都长大了,已不复幼时纯真,也许是因为他介意秋姝儿并没有等他?

     虽然叶青说过不介意,但是他心里究竟怎样想的,连他自己都不甚清楚。他只知道对着她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心的,可是一旦离开了她,他又无法释怀她的过往。

     秋姝儿显然也明白叶青的顾虑。所以她才经常落落寡欢,莫名其妙,直到前次与他互诉衷曲,她才欢笑如初。只不过俩人表面上虽已前愆尽释,然而秋姝儿却还是觉得俩人之间有种芥蒂无法彻底消除。

     此时触景伤情,场面立时变得尴尬起来了。

     俩人默然许久,只见叶青忽然跃到后院园中,转了一圈便即回来。然后用手扶起秋姝儿,接着右手从袖中取出一枝梅花来,道:“妹妹觉得此枝梅花如何?”

     “寒梅傲雪,本非凡品,自有别样风姿。”秋姝儿顿了顿,然后答道。

     叶青点了点头,温柔道:“妹妹不须懊恼,今次虽无花胜诸妆饰,但这株寒梅原非凡品,以之妆髻自比花胜等冰冷之物多了几许生气,不知要好上多少。”

     说话之余叶青小心地将寒梅插在秋姝儿髻发之间,只见秋姝儿浅黛垂鬟,双颊立时红了。

     月光掩映下,那株梅枝竟使得秋姝儿顿增了几分清丽,尤其是那红红的双脸,飘香的秀发,让人不由得想与之亲近。一种别样风姿,令人之意也销。

     叶青早已看得痴了。忍不住捏了捏秋姝儿的粉脸,然后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只听秋姝儿嘤宁一声,不料竟含笑哭了起来。叶青用手为她小心拭泪,道:“傻妹妹,哭什么,你看这微妆竟都花了。”

     ——这时他当然已知道秋姝儿着的淡妆。

     秋姝儿断续道:“青哥……你待我……真好。我不该疑你。”说完投入叶青怀中,双手勾着叶青的脖子。

     叶青不是呆子。

     他是个正常男子,自然已感觉到身上所发生的奇异变化。

     关键他还很年轻。

     秋姝儿似也感觉到了,搂得叶青更紧了些。

     一缕情思揺人魂魄,叶青终于控制不住了,抱起秋姝儿往房间走去……

     雨散,云收。

     叶青平躺在床上,秋姝儿像鸽子一样蜷伏着,脸正贴着他的胸膛。看着秋姝儿乌黑的头发和雪白的颈子,叶青心里只觉得从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

     因为这个美丽的女人已完全属于他了。

     他不仅感到满足,而且感到骄傲。

     因为他已是个真正的男人。

     很多事也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去做。

     秋姝儿渐渐醒来,再次用她温暖而湿润的嘴唇亲吻叶青的胸膛……

     不知过了多久,叶青终于慢慢睡着,而秋姝儿却慢慢起身,拿着衣服悄悄离开了床上……

     夜已三更,黑暗中只听得一个男子粗声道:“宫主,属下和绿绮、绿绦俩姐妹已等候多时。左护法差我们前来恭聆圣训。”那男子说完躬身递上一封薄薄的信笺。

     秋姝儿看罢,只“嗯”一声,便将信笺放在烛火上烧了。然后道:“大事将成,你回去告诉左护法要他约束好手下,小心戒备。”

     那男人匍匐于地,说声“遵命”,便即退出。

     “绮儿,绦儿,你们进来吧!”秋姝儿细声道。

     接着两个姐妹便缓缓走进屋来,敛衽为礼道:“小姐,婢子好想你!”

     “嗯,我也一样,你们跟杨严来的时候,可有人跟踪么?”秋姝儿低声道。

     “婢子们是在金陵郊外雇的马车,刚入夜时候出发的,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绿绮恭谨道。

     “那就好。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放松。”秋姝儿突然望向叶青的房间,缓缓道。

     “小姐,我们以后终于可以常伴你左右了。”绿绦喜道。

     “此番叫你们前来,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们办,你们记住不可泄露行藏,对外只说是我的贴身丫头便可。”秋姝儿眉头紧锁,严肃道。

     “婢子明白。”绿绮、绿绦齐声道。

     “宫主,婢子不解。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清形势,让他投靠我神宫,为宫主效力呢?”绿绮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

     “你们不懂。他如果知道真相想必会更加恨我,就算不杀我此生也不愿再理我了。”秋姝儿黯然道。

     “你们一定记住,从今天起我不再是你们的宫主,我只是你们的小姐。记得么?”秋姝儿忽然厉声道。

     绿绮、绿绦两姐妹吓得一凛,唯唯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