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是非恩仇
    姝儿,姓秋。

     秋姝儿。

     秋天早已成为过去,隆冬却正当时。

     叶青遇到姝儿的时候,天上还飘着微雪。那时叶青已劳累一天,已是又饿有困。

     他原本只想随便找个客栈饱饱地吃顿晚饭,然后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在经过秦淮河畔的时候,他忽然改了主意。

     他已找好了去处,那里是金陵城里最好的客栈。据说里面不仅饭菜可口,服务一流。而且去过的客人没有不想再去的。

     这种地方自然花销极大。

     他身上银两已剩无多,放在平常他是绝不会这么挥霍的。

     只不过今天不同,今天他刚打败南宫菱,又遇上了几个无知“少侠”找他拼斗。他实在是累得够呛!不是身累,是心累。

     因为找不到人而累,更因遇到的无聊之人而累!

     这些人虽然武功不济,但总是送走了一批又来另一批。没完没了地来,怎么赶都赶不走。

     有时他真想拔剑杀了他们。

     可是他不能,他是一名剑客。一名真正的剑客。

     身为剑客,就该对自己的剑忠诚。对剑忠诚,就是对自己忠诚。

     剑俨然已是他的灵魂,是他的生命。所以,他的剑并不轻易示人。

     真正的剑客也从不胡乱杀人。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虽然意境豪阔,可是人命岂如草芥?

     一个真正的剑客,所杀的都是必杀之人。他要对他自己的剑负责,他的剑就是他的人,只有尊重剑的人才会珍惜剑,才能领悟真正的剑法。

     他的剑下又岂能杀无名无知之人?

     所以,他乏了,既为痴人所累,又无知交相与。

     他只能来到这豪华的“客栈”,寄希望于“解语名花”。

     既然尘世中无可识之音,无可交之人,何不纵情风尘?因为风尘中人是最能理解他这种人的。杜牧如此,柳七亦如此,文人词客皆如此。剑客也不会例外。幸耶非耶?

     人累了,总是要休息的。

     他也是人,男人。正常的男人。是男人总会有需求,何况他现在也还只是个血气未定的少年?难道他进去也想像寻常男人一样寻欢作乐么?当然不是的。

     他进去只因他心有所失,他要进去找些安慰。生理上的安慰,他并不是不需要,只因为他自己还能控制。但是情感上的缺失,他早已无法忍受。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一定会疯的。所以他才下定决心来到这里。也许也是时候该近女色了!

     他还未踏上画舫,忽然感觉身后有人,他猛地转身,却发现一个大姑娘正站在他面前,只见那姑娘身着淡黄衣衫,头上梳着的是时下最流行的杨妃堕马髻,双脸断红,薄施脂粉。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这些年你去哪了?”

     “为什么抛下我就走了?”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

     叶青还未出口,那女子却抛出来一连串的问题。

     这一下实在大出叶青意料之外。叶青本不曾想会这么遇见秋姝儿。

     在他印象中,秋姝儿还只是个有着肥嘟嘟的小手、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小姑娘。哪知眼前竟会出现这么样一个眉眼如画的大姑娘。可是他却知道她就是秋姝儿。

     因为他认得她的眼神。

     他还记得幼时淘气,曾经有一次和姝儿并骑竹马,似有意似无意地把姝儿摔在了地上。姝儿那时穿着新缝的白裙子,一跌在地,立马涴上泥迹。姝儿立马便哭了起来,那时她看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愤怒。

     现在她正这样瞪着他。

     时方入夜,夜色微茫。

     路旁小店。灯火照射下,只见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这里是饺子店,主食只卖饺子。已经不知传了几代,金陵老人们大都知道这家饺子店的饺子好吃,冬至的时候,都会高高兴兴地跑来吃饺子。甚至有的人在年三十那天都会携家带口来此处吃年夜饭。

     金陵人常说,“放眼整个金陵,大抵也没有一处食馆酒楼比王小二做的饺子更好吃了!”

     客人们熙熙攘攘,小店老板忙得实在是不亦乐乎。但是他并不嫌累,也不抱怨,他简直兴奋地想要跳起来。

     这家饺子店的老板就是王小二。

     王小二不是小名,也不是称号。王小二就是王小二。

     不仅他叫王小二,他爸爸也叫王小二,不止如此,他爷爷用的也是同一个名字——王小二。

     王小二就是王小二。小二当然是小二,小二也是老板。

     王小二一直忙来忙去,可是他却在时刻注意着他的客人。

     对于小二而言,做好饺子固然重要,可是照顾好客人,满足客人的需要更是他份内之事,是他毕生的追求。

     在家庭的熏陶下,王小二自小就开始跑堂吆喝。所以他知道该怎么取悦客人,怎么能让客人再度光临他这小店。这岂非是他王小二的立身之本?这岂非是所有“小二”的生存之道?

     靠窗的桌子上坐着一对男女。俩人相对而坐,已彼此相望良久。桌上的饺子也早已凉透,俩人却一动不动。

     王小二正看着他们。

     王小二一早就注意到了,起初太忙,没顾得上招呼他们。此刻客人们早已开始推杯置箸,你说我笑。这俩人却仍然呆坐而视。

     王小二坐不住了,他走到男子身边,弯腰笑道:“这位客官,您的饺子凉了,我去给您换一盘吧!”说着便拿起盘子,竟自去了。

     这时女人也坐不住了,缓缓说道:“你是在怪我么?”

     “没有。”

     “那为什么不说一句话?”

     “过了这么久,我们都长大了!”

     “还说不怪我,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的。要不是你突然失踪,音讯全无。现在我已是你的……”

     “妻子”两个字她还没能说出口,便已双颊绯红。

     “我虽然已配他人,但我的心是向着你的。从来都是。即便他还活着,今天我也会不顾一切找你的,何况他如今已死。”

     “你说什么?”男人道。

     “原本我们要今年年底成亲的,婚期就在这几天,只是没想到他被人杀了!”女人恨恨道。眼神之中充满悲愤,也不知是因痛失亡夫而恼恨,还是得不到情郎的原谅而烦恼?

     “这么说,你没有成亲?”

     “没有。但已是未亡人。”

     “他怎么死的?”

     “被一个有权势的人杀了。”

     “为什么?”

     “那小子迷恋上了明月楼的头牌翠仙,与金陵城的有名的‘金老爷’争风吃醋。‘金老爷’有权有势,找来一个刺客,一刀就攮死了他。”

     “这样看来,他死不足惜了?”

     “虽然他死不足惜,我与他毕竟有夫妻之分,他虽该死,我却不能不报仇。”

     “好,我帮你报!”

     “青哥……”女人眼角含泪,喉头哽咽,几乎已说不出话来。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从小便是这样,还记得么?”男人目光坚韧又温柔地望着女人。

     “我知道,只是对你似乎太不公平。”

     “傻丫头,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真正公平的。有你为伴,我已知足。”

     这两人就是叶青和秋姝儿。

     这一夜,他们谈了许久。既谈以往,亦涉将来。终于前愆尽释,握手言欢。

     两人依然回复旧日称呼,你唤一句“青哥哥”,我叫一句“姝儿妹妹”。当真是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王小二一直在旁瞧着,并没有打扰他们。直到看到俩人开颜而笑,连忙把热好的饺子给俩人送去。

     叶青与秋姝儿坐了许久,滴水未进,这时吃将起来,真可谓大快朵颐!

     临走时,秋姝儿掷给王小二一锭金元宝,说了句,“小二哥,谢谢你的饺子!”

     王小二高兴极了。

     夜已二更,叶青将秋姝儿安排在金陵城外的破庙之中,然后便提剑往金陵城疾奔。

     他已打听好“金老爷”的住处,知道今晚“金老爷”今天晚上会回家。

     所以,他提气纵入金府,让一个丫鬟带路,立马便找到了金老爷的下塌之所。

     谁知他刚推门而入,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了。里面非但没有什么“金老爷”,简直连“银老爷”,“铜老爷”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张大床。长宽等齐,约摸八尺。四周则系以紫色帷幔,北风袭来,帐前流苏摇曳不定。

     最奇的是,屋子周围竟然全用屏风挡住,屏风上织画着各种汉唐仕女图。有昭君出塞,也有飞燕舞裙,有杨妃醉酒,还有小怜操琴。四样屏风将房门与大床连成一线,中间留出一条路来直通床第。

     每两个屏风之间居然还支着放金狻猊的架子。里面沉香正爇,走在屏风之间,时觉异香阵阵扑鼻。

     叶青向床前走去,掀开帷帐,只见一个妙龄少女,****玉体,横陈于床上。

     叶青长于深山,除了秋姝儿之外,从没有拉过别的女人的手。这等香烟场面,他又何尝见过?

     他一惊之下,竟尔不知所措。良久,忽然有人敲门,叶青惶急之间便扬手点了**脐下气海穴,然后伏于帐后。

     那人进得门来,直奔床第。嘴里乱叫着不干不净的话。

     “小美人,老爷来了!”

     “等久了吧。”

     “把衣服脱了,让老爷我好好疼你。”

     说话间,那人已到床前。刚想伸手掀开帷帐,叶青便从后窜了出来,拿剑指着他的脖子。

     “别声张,否则要了你的命!”叶青厉声道。

     “你就是金老爷?”叶青问道。

     “小人便是,不知大侠想要什么?小人都双手奉上。”金老爷说话之间,便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叶青,双腿犹自颤栗不已。

     叶青一看赫然竟是三千两,可见这金老爷果然是金陵巨富。叶青也不答话,接过银票揣进怀里。然后伸手在金老爷胸前一点。金老爷便即不动,嘴里仍自喋喋不休。

     叶青转过身来,将床前的大箱子打开。竟发现里面居然是各种珠宝首饰,金光闪闪,耀人眼目。

     叶青也不犹豫,将帷帐扯下一片,置之于地,然后倒转箱来,将里面珠宝倒在帷布上,打了个结便即站起。然后将金老爷和**放在箱里,用铜锁锁上。

     然后他将准备好的绳索一端扣在箱子上,一端缠在腰间。左手一拿起包裹,就束之于背,然后右手提起箱子,走到墙前便一跃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