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古刹老僧
    薛寒衣忽道:“那我们为什么还不去?”

     张冲点点头。

     曲非烟喃喃道:“不错,我已吃饱。”

     她说这话根本就不沾边,奇怪的是竟没有人觉得很吃惊。

     她这话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只她一人吃饱,而是说不仅她已吃饱,在座的也都已吃饱。

     一个人如果在饭桌旁,一坐几个时辰,即便再饿也早就吃饱了。

     一个人如果不是酒囊饭袋,填饱肚子之后,通常都会找些事情来做的。

     更何况,现在他们尚有要事要做。

     这些话她不必说,每个人也都明白。

     张冲道:“嗯,在下这就去结账。”

     **********************************

     江宁寺。

     灯火昏黄。

     这里原是江南有名的寺院,供奉的香火也一直很鼎盛。

     这里本是十里八乡的村民还愿的神圣之地,如今虽也屹立如昨,却比之前冷清得多。

     这是不是因为这寺里的和尚都没影了?

     空的寺庙总是特别容易破败。

     然而这里纵然足够冷清,却还不太空。

     一个知客僧提着灯笼走了出来,正好迎上张冲一行。

     难道他竟算准了今日有客来访?

     可是曲非烟之前明明已经说过,这里已无和尚。

     这里和尚不是已经消失了么?

     此刻这活生生的知客僧人却是什么?

     众人已怔住。

     那僧人径直走到几人面前,谦恭地说了句:“各位请随小僧入寺。”

     他话音刚落,人似乎已准备转身。

     张冲等虽觉诧异,也不过多言语。与来人客套几句,便即入寺。

     曲非烟忽道:“这寺庙本佛门清静之地,女眷也能入内么?”

     刘进冷冷道:“佛门也未必定是清静之地,那些大和尚哪个没见过女人?寻常还愿上香的香客们岂非也都是贵妇人?若没有这阔气的香客们,天下的寺庙哪里有这么辉煌?”

     卢思存冷笑道:“人要衣装,佛也要金装。若非这寺庙气派非凡,黔首百姓又如何肯信他能够证法还愿?这样看来,佛门清静之地似也不能尽脱世俗之气。”

     他们这一说话,张冲心下一惊。此时知客僧尚在前面,他生怕被人家发觉,便以此为由,不让女眷入寺。那时,他们一行便进退两难了。

     他心里慌乱,转身示意他们不可再说。

     哪知就在此刻,那知客僧突然停住了脚步,笑道:“几位施主说得不错,然佛生万象,视众生平等。男女老幼,诸般色相,又有何差别?佛门圣地当不禁诸位信徒。”

     他刚说完,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便转身继续前行。

     众人跟着他走了一时,转得后院里来,只见前面一处居所,烛火隐隐,寒风吹来,微弱的烛光一闪一闪的,却并不熄灭。

     薛寒衣他们到过此处,认得是方丈房。

     张眼望去,屋子里面似乎还坐着一个僧人。他的影子已印在窗子上,灯火还在跳跃。

     静坐的和尚,跳动的烛光。

     幽冷的月色,萧索的寺院!

     众人一凛,只觉心中一股寒气不由而生。

     那僧人究是何许人也?

     走到门外,那知客僧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微笑道:“各位施主请在此稍候,小僧待会儿便出来。”

     只见他上前轻轻推开房门,然后走到里面僧人面前,神态似极恭承,他小声说了几句,那僧人点点头。

     接着他又缓缓走了出来,道:“诸位请进。”

     五人鱼贯而入,这才发现里面那僧人竟是一个面目枯槁的老禅师,眼睛深凹,眉发灰白,至少有六十上下。

     薛寒衣知道他不是本寺原有方丈,心中大奇,上前为礼道:“老禅师,小可薛寒衣,与本寺方丈澄光和尚倒还有些交情,却不知他和这寺中众和尚如今哪里去了?”

     那老僧微微叹了口气,道:“老衲并非挂单和尚,只因收到澄光师弟的信笺才来此地。然而老衲来之前,这寺里已空无一人。”

     他神情似极悲伤,眼睛更凹,两边长眉更垂。

     薛寒衣这才明白他原是澄光方丈的师兄,却不知是何来历?

     他正准备再问。

     这时曲非烟走上前,微笑道:“大和尚,却不知你如何称呼?”

     她好奇心起,不得不问。

     那老僧还未答话。

     卢思存已开口,道:“和尚莫非是少林禅师?”

     她这倒非全出臆测,而是有十足把握。

     因为他自己说澄光是他师弟,而他却显然并非江宁寺和尚。观他目光如炬,太阳穴高高隆起,显是有极其高明的内功。当今武林,有此修为的和尚多出于少林。而当今少林最高一辈的和尚却又都是澄字辈。可见这江宁寺定是少林寺的一个下院,而他定是少林澄字辈的一个神僧了!

     众人心里一惊,然仔细想想,又颇觉有理。当下凝神细听。

     只见那老僧并不吃惊,微微一笑道:“这位夫人却目光如炬,不错,老衲法名澄观,正是FJ莆田南少林和尚。”

     众人又是一惊。

     这少林寺分南北二院,虽说嵩山少林寺是正宗,然而莆田南少林却也声震江湖,尤其是近几年来,莆田南少林寺的罗汉堂首座澄观大师更是频频被武林同道请出寺院,来为一些江湖事务主持一些公道。所以南少林的声名越发煊赫。

     难道眼前的这个老和尚竟是声动天下的澄观大师?

     薛寒衣张大眼睛,怎么都不肯相信。

     可他却不得不信。

     因为这老和尚说的话根本就不会叫人怀疑。

     世上总有一类人说的话,极具信服力,旁人非但相信他说的话,而且绝对服从。而和尚恰巧也是这类人中的一种。

     只见澄观缓缓捻动起手上佛珠,沉沉道:“各位如今齐来,是为了什么?”

     薛寒衣想了下,黯然道:“一个月前家师不幸殒命,小可曾托贵寺澄光大师代为安置。如今小可携师母前来扶柩归乡。”

     他说这话不清不楚,既非他们真实目的,当然也不全是假话。只不过一下子让他道出实情,似觉不妥。如此回答,倒极为方便。

     那老僧澄观微微颔首,眼神却在五人面前瞟来瞟去,最后停在张冲和刘进的身上,脸上似有不豫之色。

     盖因此时张冲他们身着官衣,在出家人看来颇觉诧异之故。

     张冲会意,突然道:“在下张冲,乃是府衙中人。因为薛公子师傅的案子牵连甚广,惊动了朝庭,于是在下便被朝庭派来找出真凶,还武林一个公道。”

     那老僧闻言,似觉不喜,只淡淡道:“喔,你倒费心了!”

     张冲也不答话,只讪讪地退了下去。

     曲非烟忽然插口道:“大和尚,你说你是罗汉堂首座,那你不待在寺里念经打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的声音不是很大,却足够清脆,听来甚为悦耳。

     其实无论她说什么,都让人有一种甜甜的感觉。

     而此刻相当于质问一样的话语,众人听来也不觉她唐突无礼,只以为她很可爱。

     因为她实在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但美丽动人而且淘气可爱。

     那澄观和尚微微一笑,并不以为忤。

     夜很静,除了他捻动佛珠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他道:“小姑娘说得不错,老衲方才已然说过,老衲所以来此是因为收到了一封信笺。而这信笺中澄光师弟偶然说起停在此处的棺椁,老衲好奇心起,所以来此。”

     曲非烟道:“大和尚,你来难道也是为了查案?”

     澄观缓缓道:“不错,最近武林发生这么多杀人案,老衲既受人之托,又不能放任不管由得凶手屠戮武林,于是才决定来此一探究竟。”

     张冲犹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大师远道而来,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澄观还未答话,他身旁的小僧人已狠狠地瞪了张冲一眼。

     张冲立刻堆笑。

     澄观嗔道:“慧明,不得无礼。”

     那小僧讪讪道:“是,师傅。”

     扭头更是瞪着张冲。

     张冲不由低下了头。

     薛寒衣忽道:“却不知大师之前受何人所托?”

     他的神色凝重,似乎疑虑重重。

     澄观叹了口气,接着道:“各位施主有所不知。老衲摒弃佛法多年,本已立意不问世事,然数日前忽然知晓江湖发生离奇命案,老衲虽然愚鲁,幸赖江湖同道抬爱,凡有疑难纠纷总是要老衲出面调停。而武当派长老冲灵子道兄与老衲属方外好友,他不幸罹难,老衲碍于旧情,又无法掷手不管。于是应武当之请,奔波至今。唉,实在有愧佛祖多矣!”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他竟是受武当之邀,江湖传闻少林武当素不相偕,而少林罗汉堂首座与武当长老私交颇深,竟使两派摒弃前嫌,携手追凶。看来江湖事务绝没有传闻那么简单。

     其实他们不明白,少林武当作为武林泰山北斗,的确积怨颇深。只不过这里的“少林”指的只是北少林,绝非澄观之所在的南少林。江湖中能分辨此节的人恐怕还很少。

     卢思存道:“大师毋须着恼,惩恶扬善也是弘扬佛法。佛陀慈悲,定然不忍加责。”

     澄观点点头,道:“不错,老衲正是有此想法,才决然离寺。那****去武当山上,检查冲灵子的尸身……”

     他话还未说完,忽然一阵暴雨般寒光激射而来,三四十件暗器射进窗户。

     这暗器来得好快。

     卢思存和曲非烟忽然窜了出去。

     只见澄观长袖一拂,左手仍在轻捻佛珠。他微微一笑,似乎超然物外。

     薛寒衣看着他,不由暗赞。

     众人低头看去,才发现澄观的脚下有一堆似针般的暗器散落于地。

     这和尚居然轻拂衣袖,就打落了这如雨般的暗器。这等内力着实惊人。

     众人不由佩服不已。

     薛寒衣忽道:“曲姑娘呢?”

     张冲道:“刚才她好像和诸葛夫人窜了出去,不知是否是去追击凶手了?”

     薛寒衣叫道:“不好,我们快出去看看。”

     他们刚出门,就遇见了曲非烟,只见她神色黯淡,似乎受了什么打击。

     薛寒衣急道:“你受伤了?”

     曲非烟摇摇头,道:“没有。”

     薛寒衣舒了一口气,道:“好……那便好,”

     张冲犹疑道:“曲姑娘,诸葛夫人呢?”

     曲非烟黯然道:“师傅去追黑衣人了,她叫我先回来。”

     薛寒衣道:“你放心,师母武功胜我们十倍,一定不会有事的。”

     张冲点点头,道:“不错,想必一会儿前辈就回了。”

     一会儿,又一会儿……

     一会儿已然过去,又一会儿正在流逝。

     卢思存还没有回来。

     曲非烟急道:“师傅不会出什么事吧!”

     薛寒衣道:“没事的,师娘绝不至有事。”

     张冲表情忽然凝重,似乎想到了某事。他走进屋内,看着澄观,道:“大师为何不出去追击凶手?”

     薛、曲二人跟着进去,瞧着澄观。

     澄观惨笑了几声,并不答话。

     那声音既惨怖又悲凉,惊得人心碎。

     那小僧慧明却又狠狠地瞪着张冲,似乎恨不得吃了他一般。

     忽然,澄观道:“非是老衲不去追凶,而是老衲不能去。”

     薛寒衣冷冷道:“大师武艺高强,何以不能去?”

     曲非烟叫道:“不错,你既能用袖子拂去暗器,武功定然十分高明。你辛辛苦苦来此不正是为了追击凶手么?而今凶手自现,你却反而不追了,是何道理?”

     薛寒衣道:“大师莫非害怕么?”

     澄观似足气愤,脸色已变铁青。

     慧明急道:“我师傅说不能去就是不能去。罗皂什么?”

     他沉吟半晌,忽道:“老衲说不能去,非是老衲不敢去,而是老衲去不了。”

     张冲道:“大师什么意思?”

     澄观道:“你瞧老衲这双腿。”

     他忽然挽起裤管。

     张冲他们这才发现澄观的双腿红肿,似乎中了极为厉害的毒药。

     常人当然已可看出,他实在已无法正常行走。

     众人瞧在眼里,深悔自己出言无状,脸上顿时显现羞赧之色。

     薛寒衣沉吟半晌,道:“大师腿怎么了?”

     澄观冷笑几声,道:“前次在武当山,老衲检查冲灵子道兄尸身,忽然发现了一件事。老衲……”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他突然闭上了嘴,每个人都已闭上了嘴。

     屋里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紧接着是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

     一个人推门而人,面迎着从这屋里照出去的灯光。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

     ——是卢思存。

     曲非烟冲了过去,叫道:“师傅……”

     卢思存走了进来,轻抚了一下曲非烟的头发,柔声道:“我没事。”

     她目光忽转严肃,道:“大师方才说什么?”

     澄观的脸色忽然又变得很难看,眼睛里似乎充满痛苦与愤怒。

     半晌,他道:“无他,那日老衲在武当山上验尸,忽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冲灵子本为武当耆宿,他独创的一手三十六式飘云剑法孤高妙绝,足以睥睨天下,按理江湖中能杀得了他的人屈指可数。若论剑法,老衲敢说天下几乎已无人能出其右,可他居然是死在剑下!”

     众人怔住!

     尤其是薛寒衣,他的表情忽然扭曲,似乎极为痛苦。他是否想起了什么特别痛苦的往事?

     澄观接着道:“那日老衲仔细勘察,发觉冲灵子道兄尸身上只有左胸一道剑伤,除此别无伤口。”

     众人再次怔住!

     “冲灵子道兄剑法孤绝,当世堪与之匹敌者本来极少,能一剑刺死他的人更是几乎没有。拒老衲所知,大概唯有昔日剑神解锋镝先生有此功力。然而又决计不会是他……”

     澄观说完,不由叹了口气。

     卢思存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道:“剑神虽已封剑归隐,然而他的剑法却可能仍在世间。”

     张冲道:“不错,据说解老前辈昔日的徒弟封红锷尚在江湖,他的功力纵不如解老前辈,也至少有他七八成的火候了!”

     薛寒衣道:“嗯,此人在解老前辈封剑前夕背弃师门,被老前辈打了一掌,生死未卜,他若还活着,剑法武功定然超脱当世。”

     澄观摇摇头,道:“绝无可能,此人已叛师门,解老前辈岂能轻饶于他?他纵然还活着,也决计不敢为恶江湖。”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不过,倘若这人改头换面,另起祸端,倒也绝非并无可能。”

     众人默然。

     张冲道:“大师的腿怎会变成这样?”

     澄观道:“那日老衲发觉冲灵子的剑伤之后,仔细琢磨,那伤口的深浅,宽度以及剑刺入身体的方向轨迹都颇为奇怪。老衲活了这么许久,从没有见过有人使剑是从侧面刺入人体胸膛……”

     曲非烟道:“什么意思?”

     澄观缓缓道:“只因伤口是贯穿前胸后背,而且并非直线,老衲推测,这定是凶手从后背刺入所致,而且正好贯穿胸膛。若所料不错,当时凶手一定在冲灵子后面左侧。”

     曲非烟道:“难道不能是从前面刺入贯穿后背,而凶手是在冲灵子前面右侧么?”

     澄观冷笑道:“绝无可能,按冲灵子的剑法武功,绝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刺入一剑。凶手一定是从后袭击方才得手。”

     曲非烟不服,辩驳道:“人外有人,冲灵子武功也未必就是超一流的境地,偌大江湖定有胜之于他的。刚才所说的那什么‘封红锷’岂非就是一个?”

     她这话说的颇为有理,倒也不像胡搅蛮缠。

     澄观居然点点头,淡淡道:“这种事虽然可能性甚小,却也不失为一种可能。”

     他似乎终于发现与小姑娘争辩这个根本毫无意义。

     他顿了一顿,接着道:“老衲检查完后,便即下山,刚出道观,就碰上一个黑衣蒙面的人。那人武功不弱,甫一露面,不由分说便与老衲打将起来。嘿嘿,那人武功也着实厉害,不过老衲也非泛泛之辈,与他打了几时,僵持不下,那人急了,转身攻向小徒,老衲急忙去救,谁知那贼子竟是虚招,只见他虚晃几下,顿时一阵‘梨花暴雨’射将过来,老衲乘势跃起,虽躲过了要害,不料双腿还是中了几针。”

     他说到这里,咬牙切齿,大骂对方“狠毒”。

     薛寒衣等闻言,更加羞赧。

     曲非烟微笑道:“不怕,大和尚,方才我们误会你了,如今我给你赔个不是。你这腿上的毒,也非什么奇毒。这儿有一瓶我师傅特制的解毒丹,你拿去用吧!”

     她果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了澄观。

     澄观服了一粒,顿觉清爽,须臾,腿部似也有了直觉。

     他又惊又喜道:“敢问诸葛夫人高姓?”

     卢思存尚未答话,曲非烟得意道:“我师傅姓卢,是药学名家江南卢氏的四姑娘。”

     澄观看向卢思存,将信将疑。

     卢思存点点头。

     澄观赞叹道:“原来如此,怪道此药这般效力,果然厉害!”

     张冲忽道:“却不知前辈出去时是否追到放暗器的人?”

     卢思存道:“那人轻功着实高明,他似乎身上还有伤,我也只追得一里,途中虽交手片刻,还是被他跑了。”

     她说完,从怀里掏出来一枚金针,又看看地上散乱的金针道:“这是那贼子所用暗器,看来他只用金针。”

     澄观怒道:“不错,就是那日在武当山上与老衲交手那人。那日老衲虽早偷袭,嘿嘿,老衲还是在他肩头打了一掌,也没便宜了他!”

     张冲道:“大师身上有伤,却还来此,真是令人可敬可佩!”

     澄观笑道:“只因破案的事耽搁不得,老衲虽然不中用,这把老骨头倒还结实些儿!”

     张冲又道:“却不知大师在此间发现了什么?”

     夜渐深,院东面的一间厢房,还亮着烛火。

     当中一口棺材停在里间,棺材是空的。

     薛寒衣等就在棺材旁边。

     澄观由慧明扶着也在一旁。

     张冲审视良久,蓦然道:“看来凶手果然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澄观道:“老衲已检查多遍,这里绝无异样。凶手既盗尸身,却不知我那师弟和这里众多僧人又到哪里去了?莫非……”

     他住了嘴,他实在不愿往坏处想。

     薛寒衣望着空的棺椁,想起昔日的师徒情谊,忽然忍耐不住,大声哭道:“师父……”

     他突然跳起,哭着跑了出去……

     *****************************

     夜还很静。

     繁星点点。

     院子里很空旷,很幽冷。

     薛寒衣正一个人站在树下,呆呆地发怔。

     曲非烟忽然走了过来,然后停在他的旁边。

     薛寒衣皱皱眉,抬头看着她,道:“你要干什么?”

     曲非烟嫣然道:“要找你聊聊。”

     薛寒衣板着脸,道:“你跟我又有什么好聊的,你为什么不去和师娘他们在一块?”

     曲非烟眨眨眼睛,道:“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块进去?”

     薛寒衣冷冷道:“里面又有什么好看的!”

     曲非烟柔声道:“我只希望你莫要太伤心……”

     薛寒衣忽然大声哭喊道:“伤心,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伤心?”

     曲非烟道:“你家没了,师傅也没了,本已足够可怜,现在你师傅的尸身又……”

     她停了下来,在心里暗叹了口气。

     “连你师傅的后事你都无法安置,你一定相当自责吧!”

     “一个人活着,如果经历了这种痛苦,那他的人生实在太过悲惨。我知道,你能撑到现在已很不易。”

     她忽然走过去拉住薛寒衣的肩膀,轻声道:“不管人生怎样艰难,咬咬牙,受些儿苦,总能挺过去的。”

     薛寒衣迟疑着,忍耐着,泪水几欲夺眶而出。他紧紧咬住下唇,血丝慢慢溢出,良久,他凄然道:“真的可以么?”

     曲非烟也不禁伤感,但还是镇定道:“当然,只要你愿意,世上原没有过不去的坎。更何况,你并非孤身一人,你还有朋友。”

     **********************

     朋友!

     多么令人温暖的字眼!

     一个人如果还有朋友,那么他无论遇着怎么的困难,挺一挺总能过去的。

     曲非烟这样讲,是不是已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

     可她认识他不过才几天时间,如此款曲相待是否太过突兀?

     她真的了解他么?

     朋友就是朋友。绝不会因为萍水相逢而有所隔阂,也不会因为缺乏信任而突然交恶。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两个人即便相交多年也未必能够了解对方,反而像刚认识那样,而两人即便萍水相逢,泛泛之交也能顿成莫逆。

     朋友相交贵乎知心,根本与时间长短无关。

     朋友知己,有一而足。

     这就是江湖儿女!

     薛寒衣只觉心里一热。

     曲非烟所说的这些道理他也并非不懂,他只是还无法看开。

     而现在,那些已不再重要了。

     只要有朋友在侧,又有什么坎儿是迈不出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