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妍媸之变(上)
    “既然曲姑娘非但不是妖女,而是天上的仙女。那么‘毒姑’前辈岂非就可以是江南卢氏的四小姐?”

     这个道理岂非也很简单?

     只不过道理虽简单,看不破的人却还是很多。

     因为这世上盲目相信自己判断的人并不在少数。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是亘古不变的俗语,也是亘古不易的道理。然而这道理有时却并不十分有效。

     因为这世上的许多事情本就是眼睛所看不清楚的。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前人早有明鉴,只不过这世上盲目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人还是很多。

     这倒也并非说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并不足信。只是有些人的眼睛看得远些,往往能发现事理之外的毫末之处,而有些人则目光短浅,局囿其中罢了。

     所以要想看得真切,就先要学会忍耐。学会耐着性子,对任何事都不要妄下结论。

     张冲的眼力起初也并不十分灵便。可以说,几乎没有人生来就耳目灵便的。

     只不过张冲是捕快出身,多年办案经历已使他的耳目比常人灵敏数倍。有些寻常人不易发觉的细节,他往往都会特别留意。

     这也不是讲他有多么了不起,这也只是一个捕快的必备能力而已。

     只不过张冲破获过多起大案,习惯使然,能力自然要比寻常捕快强了一点点罢了。

     失之毫厘,则谬以千里。所以而今他已是统领,比他差一点点的刘进还是捕快。

     世界本就是这么运作的,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冲停止了说话,但是表情依然很卑微。薛寒衣忍不住又瞧向张冲,他隐隐觉得张冲这人也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卑微,那么简单。

     他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府走狗?

     薛寒衣眼神忽又瞥向曲非烟,她是不是我们这几个人之中身份最简单的一位?他想。

     此时卢思存冷哼一下,道:“张大人倒真好本事啊!”

     还是她之前说过的话,可是之前这话下面还有一句,此刻却只有这一句。

     这是不是代表她已默认?

     张冲再次挤出笑容,道:“前辈见笑了!”

     他见卢思存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继续道:“在下只是个捕快,在下只会办案……”

     “那就把你办案的能力展示出来,总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薛寒衣凶道。

     张冲笑着看了薛寒衣一眼,转身接着道:“捕快看问题的角度与常人不同,让在下疑惑的是前辈的几点行为。”

     “什么?”卢思存道。

     “前辈所用的毒蒺藜是其中一点,伤人却不害人,这岂非正是‘毒姑’前辈的行事风格?”张冲道。

     “江湖中用毒的人岂非有很多?铁蒺藜上淬毒也并不是只有我们。”曲非烟反驳道。

     “曲姑娘说得不错,可是寻常江湖人往暗器上淬毒,自己身上绝不会携带太多解药。但有时为了防止自己中招,往往也会带有部分解药,却只有一点,并不会太多。那是为了先控制住毒性,然后方便自己回去取解药的缘故。寻常外出,绝不会随身带有解药,这自然是为了克敌时不留余地,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被敌人窥到解药的配方。”张冲笑着看向曲非烟,然后接着道:“然而随身带全解药,还手下留情的人在整个江湖中却并不是很多。”

     “况且,江湖中擅长用毒却不胡乱杀人的成名人物中,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个人。”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已不必再说,他相信在场众人已知晓他的意思。

     “这勉强也说得过去,可若以此断定我师傅就是‘毒姑’,未免也太过草率!”曲非烟冷冷道。

     “曲姑娘说得不错,这当然只是猜测。当诸葛夫人自己说明身份时,我也曾犹豫过,怎么都不能相信她说的话。可是尊师说得情真意切,薛公子也深信不疑,想必定是事实。所以,在下不由一惊,以为自己真的判断错误。”张冲道。

     “那你还说……”曲非烟瞥了他一眼,道。

     “只不过,在下忽又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刚才,尊师诸葛夫人跟薛公子说起薛公子拜师原由,在下才忽然意识到……”说到这里,他故意放低了声音。

     薛寒衣笑笑,道:“却不知张大人意识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不过说起阁下拜师原由时,曲姑娘说的一番话,让在下起了兴趣。”

     “什么?我怎么不记了?”曲非烟一脸茫然道。

     “曲姑娘曾说起薛公子拜诸葛方前辈为师是‘另辟蹊径,假以成名’……”

     曲非烟皱皱眉,瞪了张冲一下,然后偷眼觑向薛寒衣。

     张冲耸耸肩,道:“正是这八个字才让在下得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什么假设?”卢思存冷冷道。

     “假设诸葛夫人就是卢四小姐,假设卢四小姐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毒姑’前辈。”张冲续道。

     “何以见得?”薛寒衣奇道。

     “诸葛方前辈深谙医理,可以说普天之下已没有一人的医术能超过他,虽然没听说过诸葛方前辈是用毒高手,但‘是药三分毒’,既为医者定识得百草,解过百毒,何况诸葛前辈乃江湖神医,懂得自然更多。如果诸葛方前辈用毒的话,想必以他通天医术,自然无人可解他所种之毒。而曲姑娘所谓薛公子拜其为师,乃是‘另辟蹊径,假以成名’,大概就是这意思了!”张冲微微一笑,然后缓缓道。

     这时,薛寒衣的脸突然红了。

     张冲看向曲非烟,接着道:“诸葛夫人既嫁于诸葛先生,想必通晓岐黄之术,而卢家四小姐出自江南卢氏,自然也深通医理。所以神秘的卢家四小姐嫁于诸葛方前辈,倒也合情合理。如上所言,诸葛方前辈既能用毒,则诸葛夫人为何不能用毒?”

     众人默然。

     张冲接着道:“而‘毒姑’前辈自然也是用毒高手。两相比较,这事的巧合实在太多。假设巧合都成立,那么为什么卢四小姐不能是‘毒姑’前辈?”

     众人再次默然。

     突然,薛寒衣意识到一件事,道:“可是在下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张冲抢白道:“薛公子是不是觉得诸葛夫人是‘毒姑’前辈还说得过去,而昔日的卢家四小姐是你师娘也是事实,但卢家四小姐却是‘毒姑’前辈你总觉得很奇怪?”

     他的话似是而非,竟似玩弄文字游戏般缠夹不清。

     奇怪的是薛寒衣笑了,因为他听懂了。

     虽然诸葛夫人、卢四小姐、毒姑前辈这三个身份都指向同一个人,而且诸葛夫人是卢四小姐,诸葛夫人也可以是毒姑前辈,可是一旦调转顺序,则卢四小姐可以是诸葛夫人,但若再为毒姑前辈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但若忽略卢四小姐的身份,若说眼前的老妇便是“毒姑”,大概没人会起疑。

     这岂非是因为“卢家四小姐”这个身份太过显眼?

     薛寒衣道:“不知张大人可还有其他话要说?”

     张冲道:“当然,刚才在下说的只不过是两点,其实在下还有第三点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