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真相大白(上)
    庭院深深,星月已散,东方既白。

     太阳刚刚升起,阳光是那么明媚,照在脸上身上,洒在树上地上,就如同钻石一样发着绚丽的光。

     薛寒衣一直冷冷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今天实在发生太多事,他的脑子已经很乱。

     可是他还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他必须冷眼旁观。因为还有更惊心动魄的事没有发生,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事,那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可是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知道这事一定会发生。

     所以,尽管很累,他也必须得打起精神。

     微风从角门吹过来,空气中弥漫着落红的芬香,院子里疏疏落落的枝条随风轻拂着。

     众鸟高飞尽,已到深秋。

     深秋的早晨虽有些萧索,也不过度凄凉,反而有种淡淡的清新感。

     已寂静了许久,终于有人开口了。

     “在下开口前,希望诸葛夫人答应在下一件事。”张冲谦卑地瞧着卢思存,眼神中似乎还带有哀求。

     “什么?”卢思存冷冷道。

     “希望前辈不会怪罪在下出言无状。”张冲挠了挠头,大胆言道。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曲非烟大声道。

     张冲没有回答,他只是打量着卢思存,见她仍然没有什么表情,他才道:“因为在下要揭开的事跟两位有关。”

     他的眼睛突然看向曲非烟,接着道:“在下所说的人也许就是曲姑娘你……”

     “你说什么?”曲非烟猛然一愕道。

     “在下已经说过,在下的命于各位并没有什么用,可是在下还有些本事能帮到各位。我知道各位大抵不信,所以在下只有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各位岂非才会相信?”张冲尽力冷静道。

     “那你要证明什么?”卢思存喝道,面部仍无太多表情。

     “不管在下说什么,只希望前辈不要生气。”张冲大着胆子,嗫嚅道。

     “你要再不说,再啰嗦的话,哪怕师娘放过你,曲师姐也会一剑攮死了你!”薛寒衣哈哈一笑,插口道。

     一夜折腾,曲非烟确实早已不耐烦了,尤其张冲没头没脑的话更让她十分烦心。薛寒衣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催张冲快点说下去。虽然他对衙门中人也没什么好感,但是他知道张冲要说的话肯定是自己感兴趣的。

     他的直觉一向很好。

     所以,他叫了曲非烟“师姐”。

     本来按年纪他比曲非烟大了三四岁,此时主动称之为“师姐”,除了示好之外,多少还有些轻薄之意。

     因为曲非烟确实是个妙人,他已有些动心。其实曲非烟玉体亭亭,殊为美艳动人,任何男人都会被她吸引,无怪令他动心。

     可是他也知道,这个美人是万万招惹不得的。因为江湖上已有不少“少侠”想轻薄她,都被她制得服服帖帖。此后,“紫薇软剑,罗刹勾魂”的名声便传了下来,江湖中再没有敢小觑她的人了。

     薛寒衣显然不是一般人,他已是曲非烟的“师弟”,他自然不必怕曲非烟,何况他岂非已经轻薄过她?她虽然也生气,但还没有恼怒。

     这岂非就代表她并不讨厌他?

     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把握这种事的“度”。

     更何况这种事本就是一回生二回熟,如今他已驾轻就熟。

     大部分男人总是喜欢亲近女人,正如大部分女人喜欢亲近男人一样。这是伦常,也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他亲近曲非烟的时候,已察觉到心里有棵小火苗,跟她越亲近,火势越旺盛。

     他心里当然也明白,这还算不上爱,顶多也就是两性之间的吸引罢了。

     他今年二十二岁,虽不太大,也不太小,但十足早已是个真正的男人。所以,他比毛头小子更懂得把握分寸。

     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自然也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所以他说完只是一个劲地笑。

     曲非烟瞪了他一眼,扭头对着张冲,道:“还不快说……”

     张冲耸耸肩,无奈道:“既然如此,在下低微末技,这就献丑了。”张冲道。

     他稍微停了一下,犹疑道:“在下只是有个推测,实在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还是看着卢思存,表情卑微到极致。

     “讲——”曲非烟跺跺脚,凶道。

     卢思存冷哼一声,然后看着张冲,用并不苍老的声音道:“张大人若是再不开口,只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张冲赔了个礼,道:“祈请曲姑娘见谅,诸葛夫人海涵……在下本出江湖,入朝为官后也时刻关注着江湖动态,所以在下的耳目倒还灵便些。在下之前说卢老前辈不会杀了在下,倒并非只是在央求饶命。江南卢氏是武林大家,自不会滥杀无辜,即便是——”

     他瞧了瞧卢思存,见她仍无反应,接着道:“即便是江湖上脾性刚烈的“毒姑”前辈,在下确信她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伤人命……”

     他忽然走到卢思存身旁,拱手为礼,道:“在下张冲,见过毒姑前辈……”

     这下变起突然,除了卢思存外,众人都是一惊。

     提起江湖上的那位“毒姑”,她真可谓奇才,用毒出神入化,近年的声名堪堪已可超过昔年以毒闻名的“辣手毒仙”秋灵素。

     据说她性格怪癖,平生用毒从来不在暗中作梗,每次动手前都一定会先通知对方,纵是如此,对手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就中了毒。而她杀的人大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女侠或是某些武林耆宿的夫人,起初江湖人不解其意,以为她滥杀无辜,是以称之为“邪魔歪道”,江湖人深为不齿。

     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将她所杀人的劣迹收录成书传阅给各大门派,江湖人才知道她所杀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侠”或“名门淑女”,她们都只是一些出卖肉體,水性杨花的蕩婦罢了。

     虽则如此,江湖人虽然对她印象稍微好些,可是仍然对她耿耿于怀,毕竟杀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杀的那些人就真的该死么?

     她杀的那些人当然该死,因为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个独立的人,她们是一群人,隶属于同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势力庞大,多年前就已掌握了武林的命脉,江湖上的事本就由它说了算。这一切当然是通过某些肮脏的手段达成的。

     这个组织足够神秘,至今没人知道它的名字,它的规模。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然而它的确存在,它的情报来源就是那些女人们。

     江湖虽不分男女,江湖上也有许多女侠,然而男人还是太多,女人还是太少。所以,江湖也终归是男人的江湖,女人始终只是陪衬。这个道理几乎没人会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这个组织的运行模式几乎与数千年来的“慈航静斋”一样诡秘。但是有个相同点,这个组织里女人占有绝对的领导权。

     这个组织以女子主导,暗线几乎遍布各大门派,虽然这些暗探本身地位并高,但她们的枕边人却无一不是能够掌握江湖命脉的武林名宿。

     女人控制男人本来就得心应手,更何况这个组织实力也不弱,十年前江湖中声名正盛的“魔教”一夕而亡,似乎就与它脱不了干系。

     这个组织极其隐秘,江湖上很少有人能掌握它的一些信息,然而张冲这半个江湖人却知道的比大多数人都多。

     这当然不是他自己探查出来的,他还没有这个本事。

     可喜的是他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他却有许多朋友。

     他的朋友也许不甚出名,却往往在他需要他们的时候最是顶用。

     有人说,朋友就是朋友,绝没有任何事能代替,绝没有任何东西能形容——就是世界上所有的玫瑰,再加上世界上所有的花朵,也不能比拟友情的芬芳与美丽。

     这种话听来很让人感动,同时也让人羡慕。这也不是什么大的道理,这只是对人生的总结,对友谊的赞歌。

     这世上有什么比友情更值得人珍惜?

     张冲的朋友虽然多,但也并不是谁都能帮的上忙。幸运的是他的朋友可真不少,有衙门师爷,王府总管,也有街头小贩,妓馆龜公。有在江湖中默默无闻的小卒,也有声名煊赫的一地之长。

     因为他结交朋友不问出身,所以他才能得到流离肆“藐姑仙子”的青眼。

     然而她并不是他的情人,却也是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虽然大多寂寂无名,甚至没什么本事,却总能在他最无助的时候给他以温馨的感觉。

     张冲能知道这些当然也是他的朋友告诉他的。

     风乍起,秋意浓。

     薛寒衣盯着张冲,等着他说下去。曲非烟右手按在腰间,似乎已准备随时拔出她的长剑。

     卢思存——诸葛方的夫人难道竟真是江湖上声名赫赫的“毒姑”?

     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张冲抬头,偷偷瞟了几眼,卢思存仍然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难道她竟如此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