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撑着脑袋,望着刚刚坐在自己旁边的新同事,智恩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道:“你有没有觉得我说的话很灵验?”

     刚刚坐在旁边的朴世洙,看着智恩脸上的笑意,也不由得笑着望着智恩,两个人一齐傻笑着,并没有回应智恩的问题。

     一会儿后,智恩将自己的头转移方向,不再望着世洙,而是一个人望着电脑前方,将头歪着,眼角带着笑意望着刚刚打开的网页,只是心里却是涌动着无数的细小的电流。

     是了,这是让人动心和想要沉沦进去的征兆。

     两个人都知道那一句灵验的话是什么“我们的缘分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一时的缘分,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智恩知道,两个人不再会是有些缘分的单身男女,而是会慢慢发展成纠缠得越来越深的男女。

     紧挨着的办公桌,伸手就能触及得到的距离,视线轻轻一碰,就有一股电流在空气中缓缓流淌,然后两个人又齐齐避开彼此灼热的视线。

     如此往复,偷偷望了对方一眼,又赶紧将视线移回桌上,害羞着躲开彼此追逐着的视线。可是越来越久后,智恩能感觉到只有自己在害羞,不敢面对这带着浓重的侵略意味的视线了。

     果然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明明智恩自己也算是一个主动和洒脱的人,但真当自己在意起了一个人之后,再多的扭捏与矫情都是自然而然了。

     感受着对方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智恩觉得自己脸肯定在越来越红,那不断涌动出来的热气正在昭示着智恩此刻的心情。

     害羞中带着欣喜,兴奋中夹杂着期待。

     又是一段沉默之后,两个人又都一齐轻笑一声,如今这一种带着暧昧的状况,好像只有通过傻笑才能缓解啊。

     有一种暧昧地细微地电流正在两个心中轻轻波动着。

     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了,毕竟这里办公室,真是一个让人懊恼的地方,什么都不能多做。矜持不下去了啊,智恩心里已经开始郁闷了,怎么越相处越觉得世洙是一个很让人容易迷恋进去的人。

     感觉自己快要占据不了主动权了,越陷入里面,越是挣脱不得。内心再拼命叫自己矜持下去。

     只能压下心里的波动,将脱轨的心拉回常轨,智恩终于开口了,歪着有望着世洙道:“你觉得你现在的发型帅气一些,还是之前那个发型帅气一些,虽然差别只是刘海放没放下来这个问题,不过给我的观感是区别很大啊。“

     一直沉浸在喜悦中的朴世洙可以明确感觉到自己的心,那暧昧地涌动,心头在微微发热着的情绪,自然地放缓了自己的声音,回道:“希望是之前那一个吧。”

     虽然在心里智恩也是觉得之前那个发型跟让人觉得帅气,可是智恩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世洙也是希望是之前那一个比较帅气,于是问道:“为什么?其实你现在看起来更会给人一种清新的年轻的感觉。”

     笑着望了智恩一眼,朴世洙道:“我看过智恩的一些书了,还有关于智恩的在自己官方网站上的一些介绍和一些随笔了。”

     怎么办,对方攻击力太强了,竟然从侧面的方法把智恩了解得透透彻彻了,智恩觉得要把持不住了,带着一种欣喜又郁闷的语气道:“我明白了,给你一个提示吧,如果要更深入的话,可以把他们都看完的,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欣喜于对方对自己的重视,愿意花时间在自己身上;郁闷之处则是智恩觉得,照这样下去,自己这是要马上投入对方怀抱的节奏啊。

     这样不行,智恩在心里警告自己,要把持住自己啊,至少也得在有足够把握的时候,足够愿意的时候,才能将心完全交给对方啊。

     智恩不怕受伤,但是也不会轻易让自己受伤,不管怎么样,两个人毕竟还是认识得不久,不能完全了解对方,有些事情开不得口,暂时也做不出决定。

     朴世洙这次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害羞沉默下去,从今天早上相遇了之后,朴世洙就已经发现了,智恩对于他是有感觉的,看到智恩对他那欲说还羞的视线,看到智恩那脸上的红晕,朴世洙终于不再忐忑,而是信心满满。

     不再像之前那样患得患失,如今朴世洙就像一条已经伺机准备好的郎,等候着每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对方尽快投入到自己的怀抱里。

     带着一种低沉的性感的声音回道:“看了智恩那么多的随笔与介绍,我知道智恩你是最重视第一印象的人,而第一眼的时候我的发型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才希望是第一个发型帅气一点,毕竟我希望自己有第一眼的机会。”

     心里在悸动着,智恩也开始温柔地回应道:“跟你想的一样,我确实是更喜欢之前那个样子。”

     这种暗示性地话语,朴世洙怎么可能会听不懂,道:“中午开完会后,我们一起去吃中饭吧。”

     有太多疑问了,也有太多想要说的话,智恩回道:“好。”

     接下来得几个小时里,智恩和世洙默契地不再提两个人之间的话题,而是开始正式今日的工作内容。

     作为一个才来了几天的实习作家,智恩勉强充当了一个解说者的角色,将这个办公室的状况,人物关系都简略介绍了一遍。

     工作起来的两个人都很认真,不需要语言,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默契,将一个上午的工作都进行得很愉快。

     快要到12点后,晨间三组的人都开始往开会的办公室里走去,等待着主播金信的到来,然后开始会议。

     智恩看着世洙一副凝重地神色,赶紧带着轻快的语气道:“不用担心,我们这个组一向这样,不是第一次惹到金信前辈了,今天只是一次简单的会议,定下周六的节目的主题。

     朴世洙也赶紧对智恩轻松的笑了笑,但是心里已经对自己未来经营电视台产生了无数的想法,一个早上就看到了很多弊端,不管怎样,心里都觉得情势有点严峻,看来回归后要做的工作有很多啊。

     大多数人坐好后,坐在最前面的金信主播与PD罗柱贤开始起了今天的会议。

     罗柱贤心里估计有点郁闷,看了金信一眼,不满地问道:“现在可以说说看吧,主持人您为什么一定要参加到制作会议里?”

     坐在旁边的金信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甩,看了所有人一眼,将一只手的两根手指伸出来,然后道:“百分之二十,”停顿了一秒钟,发型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后,金信有继续开口道:“当然,我知道这不是最高的收视率,但是既然事已至此,是不是就该拿出点颜色来瞧瞧啊,试试吧,百分之二十。”

     听完金信的话语,办公室了所有人,包括智恩都不由得露出了好笑的笑容,金信这个人还真是天真和傻气啊。

     尤其是PD李在秀更是笑得大声道:“他说20%啊,哈哈。”

     还有令一个工作人员也笑着接道:“这也不是黄金时间,一大早的怎么弄啊。”

     此刻,所有人都在觉得金信在异想天开,但是金信却继续道:“我本来想要说15%的,但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会特别注意的,你们组。”

     罗柱贤此刻的心里是要被金信气死了,就那么盯着金信嗤道:“什么,怎么做?”

     但是金信对外界的变化一向是不为所动地,自顾自地道:“首先要定下来这周六的主题,用这个话题吧,经济民主要如何实现?”

     此句话一说完,整个办公室里的人笑得更大声了,表现得尤其明显的就是PD李在秀,又像先前一样笑着大声说道:“还不如这个呢,世界和平要如何实现。”

     而裴贤雅也停止了缄默,对金信有些为难似的说道:“那个,金主播,但是早上六点呢,要叫醒孩子吃饭,让丈夫上班……”

     不过还没等到裴贤雅说完,金信马上插话道:“我知道很难,所以我才说要挑战一次啊。”

     被金信搞得无奈了,罗柱贤只得问道:“经济民主,有意思吗?”

     可是金信却不再理会罗柱贤了,而是自顾自地写着自己手里的文件。鉴于此,罗柱贤将手里的笔一丢,往前望去,看到朴世洙后,道:“喂,朴世洙,你上班的时间而且是不上班的周六从一大早几将经济民主,你乐意听吗?”

     听到问道自己身上来了,朴世洙不由得笑了起来,也许是在笑这个组的会议吧,在智恩看来,确实很好笑的,每天都能从这个组里发现很多乐子,参与许多不曾经历过的事情。

     看着朴世洙那脸上的笑意,智恩觉得接下来要堪忧了,这样一个财阀,问他关于节目制作的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答案呢。

     金信也不再沉默,马上接着话道:“是啊,你不是正式员工啊,这可关系到你的饭碗问题,好好回答。”

     本来智恩还在期待着世洙的答案,结果金信却又继续道:“还有你,韩智恩,你的状况不也一样嘛,也回答看看吧。”

     听到金信牵扯到自己身上了,哀嚎在智恩的心里升起,开始哀叹自己悲催的命运了,一点都不想得罪金信这个人,好不。

     智恩开始期待朴世洙的答案了,但是没想到,朴世洙是这么回答的:“啊,那个难道不是如何制造商品吗?”

     金信马上接话质问道:“商品吗?”

     看来暴风雨要来临了,智恩心里哀叹了,果然是真的勇士啊,敢于挑战金信这么一个乖戾的人物。

     朴世洙却似乎并没有发现办公室里正在冷凝着的空气,反而继续道:“是啊,这里反正也公司的节目,要做成生意才行啊。”

     智恩能看到金信脸上隐藏着的越来越大的怒火,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朴世洙道:“生意!我们是小贩吗?喂,年轻小伙,而且是才进入电视台的小伙,刚开始就把节目当成生意吗?”

     整个办公室里的温度明显在降低,听到两个人对话到这里,智恩开始对朴世洙这个人产生越来越大的迷惑,这个节奏不对啊,不是因为喜欢VJ所以要来工作一段时间。

     此刻,智恩心里满是各种猜测,不断想着之前世洙说过的那个不方便说的原因。

     不过智恩心里迷惑和纠结虽然满是,但还是认真听这世洙接下来得话语。

     “那么,节目是艺术吗,当然要有收益了。”

     所有人此刻仿佛都感觉到了一股冷风过境的声音。

     沉默无限蔓延,不再有一个人说话,似乎都怕触到了金信的眉头,智恩也决定不再开口回答,说不定自己会遭到金信的毒舌了。

     但是事与愿违,一会儿后,金信看着智恩说道:“你的意见呢,也是如此吗?”

     智恩觉得自己的头正在增大的过程中,为难的看了周围人一眼,在看看世洙一眼,小心翼翼道:“将节目既做得有艺术,又做得有收益,才是最好吧。”

     说完后,智恩立马松了一口气,心里唾弃道,自己果然是墙头草,谁都不想得罪啊,智恩就只想在这个组里把想要知道的节目制作程序弄清楚,找到写作的感觉,真的不想最后得罪人啊。

     金信沉默了许久,道:“是吗?”

     然后又开始望着朴世洙道:“最近的年轻人啊,真是;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势力的,冷冰冰的。”

     看到金信拿越来越隐藏不了的怒气,智恩知道,要爆发了,果然,金信一下子就站起来,指着朴世洙道:“喂,这个家伙跟我不合,把他弄去别的地方吧,员工餐厅啊,小卖部啊,那些能做生意的地方。”

     说完,金信马上拿起自己挂在椅子上的西装,然后立即转身走人。

     终于看到金信走了,智恩开始目不转睛地望着朴世洙,思考着无数的问题,资本家的作风很浓厚啊,真的是要来体验生活的,还是别有目的。

     朴世洙今天第一次见识了工作职员之间复杂的关系及其工作内容安排,感触很深,脸上露出的是一副深思的面容几乎完全沉浸在思考中,一点都没有发现智恩那盯着的视线。

     许久,朴世洙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往四周一望,却发现会议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智恩在他旁边,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看着那一动不动的视线,朴世洙觉得自己心里有点打鼓,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智恩已经开口了:“走吧,到中饭时间了。”

     说完,智恩就站起来往门外走去,朴世洙无法,也马上跟着往门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