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恶魔苏醒
    漆黑的天幕上下起了一场暴雨,不过这场暴雨不是雨点,而是尖锐锋利的箭矢。

     地面上顿时惨叫练练,军士们死伤惨重,一些士兵被箭矢穿透之后还生生定在了地面之上。可见箭矢的威力之强。

     危急时刻,振国公主不知何时竟是接过了一把硬弓双脚一踏一旁的栅栏飞身而起在空中猛地一拉弓弦,一只锋锐的利箭向着头顶上罗刹小腹飞射了上去。

     罗刹冷笑一声,五指成爪一把抓了出去,紧接着她手间顿时浮现出一股黑气。

     振国公主飞射过来的利箭顿时被道道黑气死死缠住,整只箭矢剧烈颤动了起来,就在这时罗刹手间法诀猛地一转向着振国公主一指,利箭呼啸而下直奔振国公主的胸口飞射过来。

     振国公主此时已经是用了最后力道,身子虚软无力,面对这携带修士可怖力道的箭矢振国公主几乎无从闪躲,就在这只利箭即将射穿振国公主的心门之时,陆承不知从何处一下闪了过来,挡在了她的身前。

     “噗”!

     他身子猛地一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锋锐的箭矢直接射穿了他身上的重铠,箭头险之又险的点在了振国公主的胸膛上。

     振国公主的面色顿时变了,一路走来,见惯了太多的生死也曾让受伤血迹斑斑,若是其他人或者她的士兵为她挡这一下她或许不会意外,甚至不会动容,可是挡在他面前的是陆承!

     一个曾经破口大骂她的男子,一个曾经在云层中调集了开天巨剑试图斩杀她的男子,一个和自己在山头血战党项铁骑的男子。

     他恨她,或者说恨这个混乱的世界,已经无法在给他摆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在她说:“跟着我打一个太平天下”的时候他心里是多么的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打一个太平天下,安居乐业,安静的看书,安静的给父亲养老。

     纵然有千般不满,他还是答应了,打一个太平天下,而现在他正舍命保护一个曾经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一个最有可能打下一个太平天下的人。

     在振国公主复杂至极的眼神中,他的身子渐渐的软了下去渐渐的跪了下去,殷红的鲜血瞬间箭头缓缓的滴在了脚下的白雪中,缓缓凝结!

     “哈哈...不过是两个凡夫俗子,一帮废物也将你们描述成了仙神般存在,真是不尽兴”!

     陆承的双眼中的神采正在渐渐流失,能够清晰的感觉道自己的生命正在随着鲜血,随着剧痛一步一步流失,陆承抬起了头,看了眼呆在场中的振国公主嘴里嗫嚅道:“答...答应我,还我一个太平天下...

     振国公主身子猛地一颤正要说话,陆承的头颅却是无力的垂了下去,振国公主的身子猛地一颤,眼眶中竟是有晶莹闪动,片刻后他看着陆承的尸体开口道:“好!我一定还你一个太平天下”!

     场中的士兵也觉得不可思议,陆承之前的表现众人可都是看在眼里,如今却是被一支箭矢解决了?

     就在这时振国公主双眼之中猛地溢出了浓烈杀气,对着天际上的罗刹喊道:“准备火箭”!

     场中的士兵纷纷将箭矢点燃弯弓准备起来,振国公主接过偏将递来的长枪猛地向罗刹指去道:“放”!

     场中一时间响起了密集的弓弦声,密集的火箭向着高空上的罗刹密密麻麻攒射上去。

     “就这点伎俩还想打一个太平天下,真是痴人说梦,现在就轮到你了”!罗刹满是轻蔑道。

     紧随着,罗刹手间法诀引动,滚滚黑气向着飞射过来的箭矢猛地一卷,只见这些箭矢猛地一转向着振国公主飞射下来。

     振国公主面色一沉,手中长枪急速舞动,飞射过来的箭矢都被她一一打落,不过这些箭矢明显是锁定她飞射,打下一支飞来的就有两支,而且其中力道远非凡俗之力可以抵抗。

     就在振国公主身子摇晃已经阻拦不住的时候,一个百夫长急忙带着一群士兵扛着铁质重盾冲到振国公主面前组成一面盾墙。

     一时间诸多箭矢都被死死挡住,也就在局势稍缓的时候,罗刹冷笑一声,手中法诀开始舞动起来,天幕上的箭矢猛地颤动了起来。

     他们都不曾注意到的是,陆承的身上渐渐亮起了一道缕黑芒,一道金光和一缕紫气...

     “好了,不和你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现在本尊要带着你们两人的人头回去复命了”。罗钗冷笑一声手中法诀再度向着下方处的几人轻轻挥舞一下。

     漫天震颤的利箭猛地挣脱束缚飞射而下,粗略看去犹如一场暴雨,不过这雨不是雨,就是箭矢里面蕴含的力道也是极为可怖!

     “啪”!

     “啪”!

     一连串的脆响声中,这些铁质盾牌轰然碎裂,无数利箭穿破了士兵们手中的盾牌又狠狠穿透了他们的胸膛。

     振国公主手中长枪急速挑动,将一些箭矢挑开,不过此时的振国公主也已是强弩之末了。

     况且这些经过发力加持的箭矢每拨开一支振国公主都觉着身上剧痛,尤其是手上虎口几乎就好炸裂一般。

     就在振国公主刚准备拨开身前一支利箭的时候,一支利箭直奔她面前极速射来。

     虚空上的罗刹仍旧觉得不够狠只见她手中法诀极速舞动,呼啸而出的森寒鬼气竟是凝结成了一支黑气滚滚的箭矢出来,而且随着她手中的法诀舞动,这支箭矢竟是快速涨大起来。

     振国公主强提身上最后一丝力气,长枪猛地插地身子紧握长枪一个横侧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飞射下来的利箭,却在这时,罗刹手中法诀一个舞动,这只有半丈大小,或者说几乎赛过长矛的利箭猛地向着振国公主飞射起来。

     振国公主只觉得身躯被莫名力道死死牵制住竟是无法动弹只能闭目待死!

     便在这时,两个军士扛着重盾冲上去试图拦住飞射下来的箭矢。

     “啪”!

     只听一声脆响,这块盾牌却是轰然炸开,利箭呼啸着穿过了他们的身躯继续向着振国公主飞射过去。

     不知是箭矢带来的狂风还是原本就呼啸的寒风,吹起了振国公主垂下来的一缕秀发,露出了她绝世的容颜。

     劲风刮面生疼,空气中传来一阵破空声,振国公主咬牙挪动了几下身躯,却发现自己的身躯已经完全不能够自己控制了,眼见利箭已经来到面前,已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最后的关头,振国公主也似乎想明白了很多事,不在纠结战场的成败,也不管谁的天下了,累了!

     眼看就要死了,振国公主却是转头向着陆承死去的地方看去,却发现刚才的场中除了一滩血迹之外,再无其他!

     “砰”!

     只听一声闷响,紧接而来就是铺面而来的浓郁杀气,和黑气中的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眼前的这一幕却是让向来定力极强的振国公主也面色大变!

     这只巨大的利箭依旧停在振国公主的身前,只不过它没有在前进一分。

     它被人生生的抓住了!

     抓住箭矢的人是之前已经死去的陆承!

     他身上的重甲咯吱咯吱作响似乎有股力量想要挣脱重甲的压制挣脱而出一般,他的双眼也充血变的通红,变得可怖!

     就在这时,陆承握住这只利箭的手猛地一用力,只听一声声凄厉至极的鬼哭声这只利箭轰然碎裂化作黑气消散在了天际间。

     在众人震惊的眼光中,陆承猛地向前重重踏出一步,众人只觉得大地猛地一颤,抬眼看去,陆承已经冲上了虚空。

     罗刹面色微变看着陆承道:“一个凡俗小将身上竟有如此重的魔气,之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陆承没有说话,赤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黑衣罗刹,罗刹只觉得自己犹如被一头猛兽打量注视,甚至有种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至少在她成为鬼煞宗护法之后除了宗主之外在没有人能够让她感觉到恐惧了。

     “我看你体内有先天魔气,是个好人才,若是你愿意投入我鬼煞宗,我就破例为你担保并且不杀你,你看如何”?罗刹心念一动却是如此说道。

     地面上的众人顿时担心起来,此时的陆承定是入魔,而且入魔之后的陆承神志不清万一真被这罗刹说动倒戈相向岂不是....

     陆承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二人反而在虚空中形成对峙,场面显得有些怪异起来,便是振国公主的脸上都渐渐多了担忧之色。

     “妖女,休得胡言,今天我定要为死去的将士报仇”!振国公主猛地抢过身边军士的弓弦搭箭射了上去。

     罗刹冷哼一声五指在虚空中猛地一捏这箭矢竟是轰然炸碎。

     然而做完这些的罗刹却是没有反击振国公主,反而盯着眼前的陆承再度开口道:“你有先天魔气,到了鬼煞宗一定能尽展所能,跟我走吧”!

     陆承毫无表情的脸上却是忽然冷笑了出来,无形的杀气在天际猛然扩散开来。

     陆承几乎一字一字挤出来的沙哑口音说道:“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