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罗刹夜袭
    深夜!大梁军营,习武一天的陆承草草吃过晚饭便回到军营中坐下拿起一卷兵书看了起来,这些兵书都是振国公主所赠,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兵法著作,不过这些军事著作之前便已经被陆承全数看完,现在他看的却是振国公主亲自编写的一些兵法心得。

     这本兵法上面并没有理论,反而是对历代兵法的一些注解和补充,很多观点都是一针见血还对兵法中的一些不足进行了补充,尤其是在战术战法之上,振国公主的战术战法都被之前的兵书战法完全不同,尤其是她将兵法中的避实击虚几乎发挥到了一个巅峰。

     之前党项紧接大军发动突袭,大梁军队连连败退,党项兵峰直指大梁国都就在这时振国公主临危受命统率三军,她并没有统御兵力和党项血拼,反而节节败退,连丢三城,引得朝内外都是人心惶惶,便是党项那边都以为振国公主只是大梁已经没人派出个女子出来做最后的苟延残喘。

     可是就在党项大军轻敌冒进之时,振国公主集结优势兵力将党项冒进的党项三万铁骑尽数围歼在天狼谷,振国公主采用的策略正是层层抵抗诱敌深入在用优势兵力将四面封住进行围歼,天狼谷是个能进不能出的绝地,犹如一个巨大的熔炉,将党项的三万铁骑融的尸骨无存,一战奠定振国公主在军中地位。

     此时振国公主将自己的兵书交给陆承也足见其重视程度,此时的陆承身心已经全部投入到了手上的兵书里面,里面的排兵布阵,战术战法都有独到理解一时间倒让陆承如痴如醉起来。

     正如振国公主所说既然天下不太平,那就打出一个太平天下来!

     夜渐渐的深了,整个军营除了必要的岗哨和巡夜士兵基本已经没人醒着,不过陆承却是依旧挑灯夜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便在这时,一团黑气却是悄然无息的向着大梁的军营飘了过来,军营的外面,两个站岗是军士正一面搓着手一面仔细观察着远处,这团黑气却是从他们身后悄然显现出来,就在他们感受到有些怪异的冰凉感准备转身的时候,黑气瞬间分成两道在二人脖颈上急速一绕。

     两个军士都来不及发出声音便已经毙命,而且全身发黑,死状极为可怖,做完这些,这道黑气却是又向着里面飞去,片刻之后便已经悄然潜入到了陆承的大帐之中。

     此时的陆承依旧陶醉在之前的兵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大帐中已经有了一团黑气。不过这团黑气倒也没有贸然攻击陆承,毕竟能在片刻功夫杀伤数万大军的存在就算是宗主亲自前来也要费一番手脚的,而眼前的瘦弱男子身上根本没有丝毫的强者气息,粗略看去完全就是一个凡夫俗子。

     又过了一阵陆承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这到让罗刹有些意外起来,不过此番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陆承,若是陆承孱弱顺手除去也是极好。

     便在这时,罗刹所在的黑气一阵翻滚却是直接化成两条大腿粗细的黑色蟒蛇向着陆承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此时的陆承依旧沉迷在兵书之中没有丝毫察觉。就在两条蟒蛇都已经盘起身躯,张开冒着腥臭的血盆大口准备咬上去的时候陆承受腥臭气息影响这才从兵书中清醒过来,不过此时已经迟了!

     “妖孽”!只听账外猛地传来一声清叱,两杆长枪猛地飞射而入瞬间贯穿两条蟒蛇蛇头又深深插入地面之中,便在这时只听一声撕拉之声,军帐被一剑劈开,振国公主飞身而入,手中长剑直刺罗刹所在的黑气。

     罗刹所化的黑气瞬间凝结出人形,只见双手虚化瞬间往前一挡,触手般的黑气瞬间凝成一个漆黑光团将身形护住,而振国公主刺来的长剑瞬间被黑气挡了回去。就在此时反应过来的陆承猛地将桌上长剑抽出一个踏步重重劈了下来。

     罗刹见陆承出手一时间到有些凝重,毕竟这小子不显山露水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本领,只见罗刹双手急速舞动,三道手臂粗细的黑气向着陆承的胸口和面门打来,一道却是迎着陆承的剑锋缠绕上去。

     眼见的两道黑气直奔身躯而来,陆承当下也不敢怠慢,身形赶忙一转向后倒飞回去,刚做完这些振国公主却是再度冲上,长剑封喉横扫而出,陆承见此也赶忙跟上,长剑直刺罗刹左肋。

     面对陆承和振国公主的围攻,罗刹面上闪过一丝嘲笑,手中五指一抓身前的滚滚黑气瞬间化成几条巨蟒向着振国公主咬去,与此同时身形一转直奔陆承面门而来。

     “砰”!

     只听一声闷响,陆承身形猛地倒飞而出将桌子撞成粉碎,而陆承身上的厚重铠甲竟是被利爪生生抓去一片,就连胸口之上也被抓的鲜血淋淋,更严重的是这伤口上竟是还有一道道黑气向着他的体内快速涌去,之前的刀枪不入在这里好像已经失灵了。

     “夏问天这个饭桶还真是被天狼谷一战打的傻了,明明只是一个凡俗小子还说什么可怖存在,本座现在就带着你们两个的人头回去交差,哈哈...

     话音未落,罗刹一捏法诀,只见她身前的黑气瞬间化作一柄黑色弯刀直接向着陆承咽喉扫来。

     纵然隔了老远,陆承也能清晰的感知到这弯刀中蕴含的可怖杀气,匆忙之下只好将手中长剑一横身形向后急退开来。

     不过弯刀来势极快瞬间变撞在了陆承手中的长剑之上,只听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陆承的身形被这股难以想象的巨力直接打的倒飞出去重重摔在雪地上。

     军帐瞬间倒塌,陆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发白起来,他手中的长剑已然断裂,便是虎口也被震的崩裂开来若不是躲避的及时恐怕已经身首分离了。便在这时帐篷中再度传来一声闷响,振国公主的身躯也紧随倒飞了出来。

     “竟敢伤本座,今日定要将你抽魂炼魄让你生不如死”!罗刹阴毒怨恨的声音从高空中传来,话音未落,半空中黑气一凝罗刹的身形再度显现出来。只见她五指在虚空中凭空一化,周遭的黑气猛地化作可怖厉鬼向着振国公主俯冲下来。

     此时的振国公主已然是口吐鲜血面色灰白,她小腹上的重铠深深陷入一个手掌印子,而手中的长剑只留下一个剑柄还握在手中,眼见的几个厉鬼冲下振国公主吃力的挪动了几下身躯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厉鬼冲下。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雪地上的陆承一声大吼,身子猛地翻起随手捡起了一杆飞出的长枪飞身而起向着当先飞下的一具骷髅重重横扫了出去。

     “啪”!

     只听一声碎裂声响,这具半丈之高的骷髅却是被陆承扫成粉碎,便在这时陆承手中长枪急速刺入一尊獠牙厉鬼的口中,这厉鬼瞬间化成一团黑气消散在空中,而紧随冲出的一尊厉鬼却是手舞大刀向着陆承当头斩下。

     眼前的夺命刀锋斩下,陆承本可以退让,可是身后的振国公主却是无力挣扎,他若是闪避开来恐怕那刀锋斩的可就振国公主了,陆承掉头扫了一眼振国公主面上却是猛地出一丝决然一丝疯狂。

     “啊!!!”

     他忽地仰天长啸,手中长枪迎着头顶刀锋倒刺而上。

     “铮!”

     只听一声刺耳轰鸣,陆承口中猛地突出一口鲜血,手中的长枪顿时存存断裂下来,校场上的动静也终于惊醒了那些沉睡着的士兵。却也在这时陆承的瘦弱身躯终于支撑不住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便在这时这几个厉鬼却是猛地化成三团黑气钻入到了陆承的眉心中。

     在振国公主震惊的眼光中,陆承的身子瞬间被一团黑气重重包裹起来,便是陆承向来心智颇坚也是痛的惨吼出声身子在地上不断翻滚起来。

     “放箭!”

     地面上的冲出的军士一见公主和陆承竟是都被打成重伤,而且陆承浑身冒着黑气在地上翻滚似乎在承受着什么难以想象的痛苦,而凶手正是凭空悬浮在半空上的黑衣女子,于是乎重多军士纷纷朝着高空放箭。

     一时间无数锋利箭矢犹如一场狂风暴雨一般向着天际飞射而上,却见那黑衣女子却是冷笑一声道:“凡夫俗子也想伤到本座?”

     罗刹面对漫天飞射过来的箭矢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意思反倒在天空中挥舞出几个奇怪手诀随即身形在半空上急速一个旋转,只见一道道水桶粗细的黑气猛地在天幕上一个旋转化成一个方圆数丈大小的法力护罩,四周飞射上来的箭矢到了射到这个护罩之上便被无形力道生生逼停犹如凝滞在虚空之中一般。

     便在这时,罗刹冷笑着看了一眼地上那些目瞪口呆的军士双手猛地向外一推,只见这些箭矢猛地调转箭头反倒向着下面众人攥射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