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神秘星团
    就在众人丢盔弃甲疯狂溃退时,陆承冷笑一声猛地一招手,场中无数柄刀剑猛地向着四周爆射而出,刚刚冲出几步的诸多军士猛地被刺死当场,紧随着这这兵器在半空中猛地一个旋转再度冲刺了下来。

     整个小山包上惨叫声震耳,断肢碎肉到处都是,原本胜券在握的党项数百军士竟是一个都未能逃出去。更可怕的是,流淌出来的鲜血竟是疯狂向着山包上汇聚上去,逐渐没入到了陆承的身躯中。也就在这时,地上昏迷的振国公主眉心间猛地亮起一道紫光。

     陆承身子一震,满是煞气的目光猛地扫了过来,也就在这时,这道紫光猛地一闪竟是冲进了陆承的眉心。

     原本已经化作血魔的陆承身子猛地一颤重重跪倒在了地上。

     这道紫光从陆承的眉心开始急速扩散直到淹没全身,直到他的眼中恢复了清明这才缓缓消失不见。

     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片地狱景象,到处都是殷红鲜血,到处都是断肢碎肉,一时间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闭了闭眼努力回想了片刻发现自己只记得振国公主为了搭救他而被打成重伤之后的事却是在没有了丝毫的回忆,但是有一种感觉却是和之前一样。

     全身无力,就像大病初愈一样。难道真的如振国公主那般所说这些人都是他杀的?陆承再度睁开眼看了看这个让人作呕的山包努力站起了身子,振国公主依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陆承眉头一皱便欲下山,走出几步却又觉得人家在怎么说也是为了救他而受伤,就这样走了自己心下也是过意不去,可是他好不容易摆脱军营难道还要回去?

     犹豫再三,陆承苦笑一声开口道:“罢了罢了,我就把你送回去,到时候也不欠你什么”!

     说着陆承吃力走下上将一匹战马拉上山吃力万分将振国公主放到马背上这才向着大梁的军营方向行去。

     风雪依旧,马蹄踢踏,只留下一行人生印记...

     约莫走了数个时辰,眼见的前方处已经能够看见大梁军营的时候,振国公主却是轻声一阵咳嗽醒了过来。

     睁眼所见的世界是一片刺眼白雪和轻微的颠簸,想来应该是驮在马背上吧。振国公主只觉得身上剧痛不已,努力清醒了一下混沌的头脑,振国公主这才想起她为了救那怪异小子被狼牙棒砸中,便什么都记不得了?

     既然如此,那么她岂不是被擒住了?

     振国公主忍着剧痛努力抬起头向着前方看去,却见前方处没有想象中的党项军队,有的只是一个瘦弱男子,迎着风雪,牵着战马深一脚浅一脚向着前方的大梁军营处蹒跚而去。

     看到这里,振国公主这才松了口气,正要有所动作却是又猛地想到,她昏迷过去了,那么那些党项军队?

     “你为什么救我?”振国公主虚弱道。

     “我不想欠你人情,送你回去后我们各不相欠!”陆承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

     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陆承再一次来到这个导致他家破人亡的军营而城楼上的军士也发现了他,正要开口阻拦却发现马背上驮着的正是振国公主,而且还有血迹想来是手上不清,急忙喊道:“打开寨门,公主受伤了”!

     众军士打开寨门慌忙奔来,讲振国公主小心抬下来,快速奔入军营中,一面喊着:“军医,快叫军医”!

     看着场中众多军士上下忙活,完全忽视了这个将公主带回的人,陆承抬眼看了看这所军营开口道:“现在我们互不相欠了”。

     说着陆承便转身就要向着远处走去,却在这时身后猛地传来:“你这贼子站住,我们公主好心放了你,你竟恩将仇报将我们公主伤成这样,给我擒下了”!

     话音刚落,几个军士猛地冲来将陆承团团围住,却又不敢动手,陆承见此心下一阵冷笑,索性铁着脸道:“想死你们就试试”!

     摄于陆承的“魔威”几个军士吓得不敢动手,而那开口的偏将见此也有几分犹豫,眼前这男子看似弱不禁风,可是发起威来那可是什么神魔一般的存在,要是一会他们真的把他惹怒了恐怕...

     “将军,公主有令,好生招待陆相公,公主严令,务必将他留下好生招待”!一个军士过来传令道。

     那偏将面色闪过一丝狐疑,片刻后开口道:“知道了”。

     这偏将随机面色一变走上前来笑道:“陆相公,我们公主有请,你里面请”?

     “你们公主有请那是你们公主的事,我去不去那是我的事,你们在拦着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陆承语气冷冷道。

     此言一出,场中的军士都不由自主的后退开来,那偏将见此赶忙上前拦住赔笑道:“陆相公,先前多有得罪,你大人大量不必和我们这些粗人一般见识,我们公主有令我们也不敢忤悖,在说外面那么大的风雪,你现在出去也是遭罪不是,我已经令左右准备了酒菜,你进去喝杯热酒暖暖身子在走也不迟嘛”!

     说着这偏将却是将手大胆的搭在了陆承的肩头,这才发现,陆承身上微颤,竟是没有丝毫力道,这偏将眉头一皱,随即又笑道:“陆相公,这漫天风雪的,你一人仅靠步行也走的不远不是,这样吧你进去喝杯热酒暖暖身子,我让左右给你准备一匹好马和盘缠,你也好上路不是”。

     说着,扶在陆承身上的手却是猛地一发力将陆承死死擒住,果不其然陆承挣扎几下根本无法挣脱,那偏将这才开口道:“陆相公,公主有令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多有得罪了”!

     说着却是猛地将陆承一抓直接扛在肩上向着军营中大步走去。

     一旁的几个军士见将军如此大胆的举动惊的目瞪口呆,这画风未免转化的太快了些。

     ......

     这偏将将陆承带到一个屋中,只见这屋中果然备好了各种酒菜,还有一个暖暖火盆,这偏将这才将陆承放下开口道:“陆相公,多有得罪,这些酒菜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就在这里好吃好喝休息,有什么需要我们一定满足于你”!那偏将开口道。

     陆承看都不看一眼那些酒菜开口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放我出去”!

     “这个...恕难从命,我们若是放了你公主殿下责怪下来我们也担当不起,你就别为难我们了”!那偏将苦笑道。

     “你难道忘了那天党项大军怎么溃败了的吗”?陆承面色一沉道。

     那偏将苦笑一声道:“忘不了,一生都忘不了,不过我这条命是公主给的,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此事过后你要迁怒于我那也随你,至少现在你没有能力打败我不是么”?

     陆承叹了口气心想道:”既然出不去那就不如待在这里等她醒了后说明一番,难道她还要强留不成”?

     这般想着陆承随即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酒菜吃了起来,那偏将见此心下一松笑道:“陆相公你慢用,我在外面候着,有什么要求你叫我”。

     陆承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吃着桌上的酒菜,想来也是从那天道军营开始,他只是吃了一个馒头,紧随着便是一场梦幻般的旅程,算到今日已经整整饿了两日,也算是两天两天没有休息了。

     吃完之后,陆承便靠着一旁的火盆一面取暖,一面思索着接下来应该去哪里的问题。

     可是如今天下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去到哪里能够完成自己的学业呢?完成学业之后呢?

     似乎一切的答案都是悲观的,夜风呼啸,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之后到底应该做什么,毕竟这样的混乱世界,能活着都是一份奢侈了。

     不得所以,陆承索性躺下一旁沉沉睡了过去。

     此时的军营中心处,却是人来人往忙得不亦乐乎,许多婢女军医都在紧张忙活着。

     半晌之后,这些军医才缓缓退去,只留下几个婢女在一旁看护,几个将领守在屋外见军医到来赶忙开口道:“军医,公主殿下没事吧”?

     那身背药箱的军医开口道:“公主身上有重铠护身,没有皮肉之伤,不过击伤她的乃是钝器,伤势也是不轻啊”!

     “什么叫做伤的不轻?你就说公主到底有没有事”?一个满脸胡须的将领怒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调养半月应该就没事了,不过这半月公主可不能再操劳了”。那军医说道。

     那将领面色一怒猛地拔出长剑怒道:“我去找那小贼子问个明白”!

     “老五,你忘了公主的命令了?一切还是等公主出来再说吧,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一个中年将领开口道。

     “张宪已经稳住他了,现在在屋中睡觉呢”。一个将领说道。

     “那就好,你们也不要为难于他,不过一定要严加看管,一切等公主醒了在做商议”。这将领开口道。

     “知道了大哥”!

     “知道了...

     天渐渐黑了,一天的时光在一次过去。房间中的陆承依旧酣睡,可是他的面上却是渐渐的出现了冷汗,便是眉头都皱了起来。

     陆承有种在虚空中飘飞的错觉,睁开眼猛地发现,自己竟是身处浩瀚星海之中,更让他吃惊的却是,他正在不由自主的漂流而他漂流的方向。是一颗赤红色的巨大的星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