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身陷重围
    二人被一支党项骑兵给围在了这座小山包上。振国公主面色镇定向下看去,却见带队之人乃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壮汉,手执一根长满倒刺的狼牙棒,余下的骑兵人手一把锋利弯刀。而山坡上却只有振国公主加上一个弱不禁风的陆承。

     “哈哈哈...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振国公主你还是嫩了些,身为三军主帅不在军营坐阵,孤身一人跑到这荒野来私会一个穷小子,这下你插翅难飞了”!那将领狂笑道。

     振国公主手按剑柄冷笑道:“说说吧,我这颗脑袋值多少钱”?

     “你是大梁公主,又是前军主帅,我们大将军说了,若是带你首级回去,赏金十万,地千亩,封万户侯。若是生擒,赏金二十万,地万亩,封万户侯,你活着可比死了值钱”!那将领笑道。

     “哦,是么,你们大将军开的条件我出两倍的价格,你觉得呢”?振国公主笑道。

     “振国公主果然不是一般人物,这个时候了还玩这种手段,你们大梁必亡,试问我投奔了你有前途么?到时候恐怕也是一场镜花水月,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免得受皮肉之苦”!那将领笑道。

     振国公主见这人不受诱惑眉头一皱,心念一转道:“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不是偶然吧”?

     “公主果然聪慧过人,事到如今我们也让你明白些,有人出卖了你的行踪,说来可笑,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大梁亡国之后能够谋一个小小差事,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公主你还是乖乖跟我们上路吧”!那将领狂笑道。

     振国公主看了看周围逐渐围上来的众多军士向陆承开口道:“一会打起来就跑,有多远就跑多远,你最好不要给我死了”!

     陆承心中猛地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好感,但也没有之前那般反感,毕竟振国公主此时还在为他的安危考虑。便在这时振国公主却是猛地拔出了身上佩剑,冷笑看着周围上来的诸多党项军士。

     “既然公主不愿意,可别怪我们这些大老粗不懂怜香惜玉了,弟兄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了她性命,那可是二十万两黄金”!

     “是”!

     话音刚落,众人便蜂拥而上,直奔场中的振国公主而来,便在这时振国公主却是猛地一踏步身子不退反进向着正面冲来的党项士兵冲杀了过去。

     只见振国公主长剑猛地像外一恪再度翻卷而起在几个党项士兵脖颈上滑过,顿时三个军士倒落在地,紧接着,振国公主身子前冲,一剑将一个军士刺死,场中的陆承只看的目瞪口呆,短短片刻功夫,振国公主便斩杀敌方十数人,出手只见没有丝毫的花哨,长剑指处便是鲜血飞溅。

     可是,党项大军毕竟胜在人多,振国公主就算在勇猛也不可能冲出重围,虽说杀伤敌方多人,却始终无法冲出,而且整个包围圈也越来越小,更让人觉得挺头疼的是,原本被忽视的小人物此时也被两个党项军士给盯上了。

     原本众人都重心都放在振国公主身上,可是振国公主武艺高强,一手剑法时而刚猛无匹,时而诡异难测,但凡近身之人此刻都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又加上下方压阵的将军要抓活的,一时间也无法擒住振国公主。

     俗话说,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不两个党项士兵干脆刀锋一转向着弱不禁风的陆承冲来。振国公主要抓活的,那么这个一无是处的矛头小子总不要了吧。刀锋呼啸,直接向着陆承当头劈了下来。

     陆承只是一介书生,又加上本就瘦弱,面对着两把砍来的弯刀顿时双腿发软愣在原地。而双手更是本能护住脑袋,剩下的就是坐以待毙而已。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一旁的振国公主猛地转身冲杀过来,只见她长剑猛地一挡将两柄弯刀恪开,一剑横扫将两个人党项士兵扫死,这才开口道:“我不是让你跑吗?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跑,这么多人往哪里跑”?陆承大声道。

     便在这时,振国公主长剑猛地一扫又是两个党项士兵倒在场中,振国公主这才面色严肃的开口道:“跟紧我”!

     话音刚落。振国公主猛地转身长剑陡然而出向着身前的目标紧随冲出,只听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两个军士有随之倒下,振国公主却是带着陆承向着这堵人墙之中直接冲杀了进去。

     便在这时,两个军士猛地挥舞弯刀向着陆承后背上劈来,慌乱中陆承根本不曾注意到,却在这时振国公主猛地按住陆承肩膀猛地翻飞过来一剑将两个军士扫死,这时振国公主正要前冲人群中却是猛然搠来许多长枪。

     振国公主武艺在高,面对着这么多的长枪也不得不撤身回防,一时间二人再度被铁桶般围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排长枪猛地突刺而来,目标正是场中二人,正在这时,振国公主猛地一扫将十余柄长枪猛地扫断有猛地一拉将陆承转到身后再度一扫将原本应该刺向陆承的长枪尽数扫断。

     看着振国公主连番搭救于他,陆承心下只觉得一阵感动,似乎之前的怨恨在这一刻却是在也恨不起来。

     山下原本督战的那将领见众人围攻多时竟是没有丝毫成效,反倒白白死了数十个军士心下一阵怒火一催战马径直向着这个小山包冲了上来。

     振国公主又杀了两个军士正要突围,就在这时,前方处原本铁桶般的阵势猛地让出一条缺口出来,一匹战马猛地冲入进来,于此而来的还有那柄当头砸下的狼牙棒。

     危急时刻,振国公主却是猛地将陆承推开到一边,身子一晃就要向一旁闪躲,可是战马来势极快,而振国公主因为搭救陆承的缘故却是已然躲不开去。

     万分危急之时,只见振国公主猛地将手中的长剑当头一横只能硬抗了。

     “铮”!

     只听一声清脆无比的金铁交鸣声,振国公主身子半跪于地,一口鲜血猛地喷出,便在这时,那将领手中的狼牙棒再度一甩却是直接将振国公主手中长剑猛地打飞了出去。

     “给我拿下”!那将领开口道。

     “是”!

     便在此时,振国公主却是猛地翻起一把抢过一柄弯刀一扫又将三个军士扫死当场,于此同时,几个军士也是猛地向着陆承后背砍来,此时陆承的目光都被场中的振国公主吸引过去,根本不曾注意身后的刀锋。

     只见振国公主身形猛地向着陆承冲来。冲到陆承身前振国公主却是猛地一扫直接将陆承扫翻在地,弯刀紧随而出将两个军士扫死。随即振国公主正要拉起陆承之时,场中的将领却是一声冷哼,手中狼牙棒猛地一挥重重打在了振国公主的后被之上。

     在陆承的目光中,振国公主直被这巨力打的向他横飞了过来,刚刚站起的他再一次被振国公主砸倒在地。

     “噗”!

     滚烫的鲜血猛地喷出撒了陆承一脸,便是口中都有一丝腥甜的味道,他的眼前,这个勇猛不可挡的女子就伏在他的胸口昏迷了过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带走”!那将领狂笑道。

     “将军这小子怎么办”?一个军士开口道。

     “大将军只要振国公主,没说要其他,带回去干嘛,给我杀了”!那将领开口道。

     “是”!

     话音刚落,几个军士便猛地冲来正要去拉振国公主,却在这时,陆承猛地翻身而起,一拳重重打在了场中一个军士的身上。

     “砰”!

     只听一声闷响,这军士都来不及反应便猛地横飞了出去,顺带还砸倒大片的军士。

     而此时场中的陆承却是一改之前瘦弱模样,双目通红,身上青筋鼓露。看上去甚是可怖。

     此时的陆承脑中一片混沌,从那振国公主的鲜血进入口中的那一刻,他便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燃起了一股火,一股要将他自己烧死的火。

     渴,极度的渴,犹如一个置身干涸沙漠的人极度想要喝水一般。只不过他想喝的不是水,而是血!

     “杀了他”!那将领面色一变命令道。

     便在这时,一群军士一窝蜂冲来,长枪,弯刀齐出,似乎下一刻这瘦弱书生便会被他们剁成一滩肉泥。只见陆承身子猛地一动,一拳向着当先几人砸了过去。

     只听一声闷响,几个军士重重被砸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其余军士刺来的长枪弯刀也一股脑刺在了陆承的身体上。

     可是,自从鲜血罐体陆承已然入魔,但凡刺来的兵器都轰然断裂,而场中的陆承猛地仰天长啸身子直飞而起,目标正是手拿狼牙棒的那个将领。

     那将领见此陆承如此奇怪,心下也是有些慌了,见陆承冲来赶忙舞动这百斤中的狼牙棒迎着陆承当头砸了过去。而陆承却是丝毫不闪躲,一拳直接向着这个狼牙棒砸了过去。

     “轰”!

     只听一声巨响,这狼牙棒却是轰然炸裂开来向着四周激射出去,一时间又倒下大片军士。

     “鬼啊,快跑”!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原本已经胜利的诸多党项军士竟是疯狂溃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