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神秘来历
    奇怪的是,这几柄雪剑却是没有丝毫要轰杀平凡军士的样子,而是紧随振国公主而来。看来乌云中的妖魔想要杀的就是振国公主!

     “轰”!

     地面轰然一声巨响,振国公主连同战马被这股巨力砸的横飞而起。

     好在,这柄雪剑稍稍偏移了几分,否则,恐怕公主也已经化作齑粉了。

     虽说振国公主侥幸没有被射中,却也被震的口吐鲜血,就连起身站立都已经无法做到!

     偏偏这时,天幕上再度射来三柄雪剑!一柄直射征调民夫的那个军官,其余两柄却是齐指振国公主!

     “轰”然巨响,血肉飞溅,这名军官瞬间化成一堆碎肉。而另外两柄,距离振国公主也只有十步之远了。

     她躺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却是全身剧痛,一丝气力都难提起,何谈闪躲……

     “公主!”众军哀嚎!

     “呵呵……”少女却是虚弱浅笑,予以众人最美的容颜...

     突然!

     只见公主眉心,猛地亮起了一道绚烂的紫色光华!那是一柄造型古朴,紫晶铸炼的仙剑!

     紫色仙剑刚挣脱出来,便撞在了雪剑之上。原本无坚不摧的雪剑,这紫色仙剑面前却是不堪一击,顷刻瓦解!

     接着,紫色仙剑猛地一个呼啸直冲苍穹,目标正是天上的可怖漩涡!

     或许是感受到了仙剑的威胁,漩涡竟是急速收缩了起来。瞬息之间,原本笼罩天空的黑色漩涡,竟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柄雪白的,巨大的雪剑!

     正急速冲出的紫色仙剑,突然发出一阵龙吟虎啸,紫色光华再次爆涨,便是剑身也足足涨大至十丈有余!

     两剑相对,谁都不甘示弱!就在虚空之中,烟云之上,轰然撞在了一起!

     “轰!”

     天幕上猛地发出一声惊雷般的巨响,激起一道可怖的强大的冲击波!呼啸而起的狂风直吹的烟云涣散、众人倒地、走石飞沙!

     再睁眼时。只见洁白无比的雪剑之上,猛地逸散出了无数浓墨般的黑气。而那些死尸身上的血气,就好像受到某种未知的巨力牵引,化成了几道殷红血柱,朝着雪剑急速缠绕而去。

     下一刻,原本洁白无瑕的雪剑竟是化作了血红之色,而剑身之上也是血光喷薄涌动,神威大涨!竟将紫色仙剑逼得连连后退!

     就在紫色仙剑不敌之时,头顶上的灰白天穹却是再生异变!

     就在两柄巨剑的上空处,原本灰白浓厚的云气,瞬间化作阴沉黑色。接着,雷声滚滚,一道紧随一道的闪电,撕裂了整个天空!

     “轰!”黑云之内,猛地窜出两道紫金电龙。这两道电龙不偏不倚,却是刚好劈在了雪剑之上。

     只见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雪剑轰然碎裂,而紫色仙剑也在这时逐渐收缩变小,直到化成一缕紫光,没入到已经昏迷不醒的公主眉心。

     这时,地面上一块稍大的血红雪块,悄然崩塌。雪块之内正是陆承!

     现在,他已然恢复了本来的样貌,没有先前的煞气,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怖狰狞。还是那位羸弱,消瘦,弱不禁风的少年。

     他站着那里,抬头,看了一眼那些震惊万分的大梁军队。可正要转身离去,却是一个摇晃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虚空星河之中,一个老者庆幸道:“还好老夫发现的早,不然月瑶恐怕就要被这魔魂所伤了!”

     “真没想到,这魔魂的苏醒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天帝的破妄仙剑都差点抵挡不住!”同行的一个青衣老者也感慨道。

     “不是破妄不敌,而是月瑶至今未能觉醒。破妄无人催动,又受到人间法则的压制,今日所发挥的实力连往日的一毫都不到。又怎么可能战胜那个遇血则强的魔魂呢?”

     “那怎么办?我们两个无法进入人间,月瑶一个人不会应付不了吧?要不我们去找天帝?”

     “破妄仙剑已经苏醒,月瑶自保应该没有问题,现在要做的是赶快修筑伏魔天宫,为日后封印魔魂做准备!”

     “也是,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

     话音刚落,两人身躯猛地化作流光消失在浩瀚星河之中。

     冷,刺骨的冷,寒气伴随着风雪穿透单薄的衣物侵入肌肤,钻入骨髓。

     睁开眼,依旧是风雪呼啸,而他所处的位置依旧是那个空旷的校场,到处都是厚重风雪,依旧是四下漆黑。

     一如之前那般,他依旧被捆在校场之上,若不是身上捆着的不在是绳子而是铁链,若不是此次还有十数个军士看守。恐怕都让他误以为之前校场斩首,只是一个梦境而已。

     几个军士看见陆承苏醒之后顿时大惊,纷纷向后退怯起来。陆承苦笑一声,道:“怕啥?难道我是鬼不成?”

     “快...快...快去禀报公主!”

     军营中心处,振国公主也是刚刚苏醒过来。有几位军医赶忙将准备好的汤药,小心端给了婢女。这婢女正要伺候振国公主服下,可公主却是一摆手道:“情况怎么样了?”

     “禀公主,党项大军死伤惨重,已经撤退,短时间应该无力再进攻我们,我们损失三成以上,若不是关键时刻公主神威,恐怕我们...比党项好不到哪去。”某位将领隔着纱幔回复道。

     “我的神威?怎么回事?”公主有些疑惑,她似乎对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危急关头,公主眉心之中飞出一把巨剑,最后将天空上的魔头击败!莫非公主都不记得了?”

     “我眉心之中飞出一把仙剑?”振国公主满面狐疑,还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

     “是啊!先是,公主神威,化出一柄十丈长的开天巨剑,将那魔头的雪剑挡住。之后还有天降神雷,那魔头击落下来。现如今,魔头就绑缚于校场,等待殿下定夺。”

     面对着将领的滔滔不绝,振国公主也记起了一些。漩涡出现之时,她的眉心便剧痛不已。

     她摸着自己的额头,暗自思量:“难道我的眉心的之中,真的有一把传说中的仙剑?可是……仙剑在凡俗世间几乎无法寻觅,

     而且,也只有传说中那些隐居得道的仙人才会有。何况,我的脑袋可不大,怕是中却是装不下十余丈的仙剑吧……”

     想着公主却是欣然轻笑,顿时,整个纱幔之中,尽是春光。

     “禀公主!那个魔头已经抓住了,要不要我差人把他押上来……”

     “不用,我倒想亲自去看看这个魔头到底长什么样子!”振国公主轻整衣装,便走了出去,众人见此只好跟上。

     片刻之后,漆黑的校场,已是被一个个火把照的如同白昼。振国公主依旧身穿重铠,腰佩长剑!

     当她见场中捆着的魔头,眉头却是瞬间皱了起来。所谓的魔头,正是她白天要斩杀的那名逃兵。而他面色苍白,身形瘦弱,完全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且他不是已经被射死了?

     谁能想到,就是这个瘦弱男子,顷刻功夫便将党项铁骑杀伤过万,也差点将她自己置于死地。

     看着场中陆承呆滞的眼神,一向雷厉风行的振国公主,此刻却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片刻后,振国公主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场中的陆承缓缓抬头,只看了一眼振国公主,又低下头去不在说话。一旁的一个偏将见状,叱喝道:“大胆,公主殿下问你话呢!”

     见陆承不理,偏将再次进言,“公主,这人先前就是逃兵,后来又是一个大魔头,要不是公主神威我们可能还抓不住他,况且他白天的时候还对你下手,此人绝对留不得,杀了他也算为民除害了!”

     一时间场中的众多军士齐声高呼:“杀了他,杀了他!”

     而陆承对此却是有些不知所以,党项来袭之后的记忆,他都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只觉得自己全身酸软,犹如经历过一场大病。

     看着满场高喊的军士,陆承也不知晓自己究竟怎么得罪了他们,竟是一致要将他置于死地?

     算着时间,已是过去了两日,自打出来之时他父亲已是病重垂死,而且还有这场风雪。而独身在家的父亲恐怕不是病死、饿死,也要被冻死了吧……

     陆承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自幼便和父亲相依为命。原本父亲还能摆弄一些手艺,勉强养家,并让他学习诗书,希望日后他能考取个功名什么的。

     可是,在党项和大梁之间的战火挑起,这一切都开始偏离了原本应该有的样子。随着大梁的连连溃败,民间也是人心惶惶。

     许多居民开始南迁,父亲的小生意没了客源也宣告破产,紧接着便是市场上的米粮价格飞涨,本来就已经生活拮据的他们,又怎么可能支撑的住?

     此后,他们便开始了饥寒交迫的生活,而他的父亲原本身体就不好。进入隆冬之后,便患上了重病。

     他只好出来买药,却正巧被急需兵源的大梁管军给抓了来。第一晚,他的逃跑便被抓了现行;第二天,本该被斩首的他却是侥幸的莫名的活了下来……

     可是,不管是白天还是现在,这里的人都一样的容不下他,一样在叫唤着“杀了他”。

     振国公主大量了几眼之后却是开口道:“放了他!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