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有病父女
    皇帝没有答话,静静的站在那里,心中依旧担心着女儿,可口上却始终问不出来。

     恐惧,在他的内心蔓延。

     他害怕自己得到的答案,是秋雨榕已死。

     实际上他选择不毁灭这座牢狱,大部分原因都是来自秋雨榕,不仅仅是他不想失去秋雨榕,还有就是秋雨榕要求留下。

     对于自己唯一的女儿,他自然是宠爱有加,哪怕对方脾气古怪,从未喊过他“爹”。

     斗篷之下,盖雄觉得自己消磨的时间有些长了。

     略作思索之后,他决定直截了当的说明心意:“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希望你能放了这里的囚犯,不知能否做到?”

     皇帝微微摇头:“做不到。”

     “难道你能容忍无辜的人经受酷刑?”盖雄微微皱眉,双拳轻握。

     “不能容忍,只是……”皇帝由衷说,脸上却有为难之色。

     “只是什么?”盖雄追问,不知皇帝在执着什么。

     “只是……我女儿需要这座牢狱。”皇帝实话实说,这个时候他也没法隐瞒,再者他还想从盖雄口中得知女儿的安危。

     “怎么?难道还想让你女儿继续作恶?看到我爹没有,就是被秋雨榕抓来的,他身上的伤都是秋雨榕给的。”盖雄温怒,但并未发作。皇帝的回答实在有些气人,仅仅为了女儿的需求就要折磨那么多人。

     “这……实在抱歉了。”皇帝看向盖大岩,为表歉意深深鞠躬,盖大岩本不敢承受,但碍于儿子也未说话。

     “仅仅如此?”盖雄语气略寒。

     “不知我女儿现在是否安好?”皇帝并未答话。早就想知道秋雨榕现状的他问了出来。

     “我为何要告诉你?你若能毁了这座牢狱,放了里面的犯人,给他们几亩田地,我兴许会告诉你实情。”盖雄像是抓住了皇帝的把柄,逼迫道。

     “如果你告诉我秋雨榕的境况,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皇帝并非任人宰割的鱼肉,他也提出条件。

     “如果我不呢?”盖雄说道。

     “那我不会答应……”皇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答应?既然不答应,就别想知道你女儿的安危了。”盖雄说着,就抬脚欲走。实际上这是在做样子,逼着皇帝答应他的要求。

     皇帝果然急了,他十分担心女儿,以至于失去了冷静。随即就道:“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只是……我女儿需要这座牢狱,我需要留下三分之一的犯人。”

     “为何要留下三分之一?莫非秋雨榕嗜血如蜜?”盖雄隐隐悚然,这世上确有疯狂之人,前世他是敬而远之的。

     “不,你误会了。实际上这是秋雨榕的出生地。”事已至此,皇帝只好和盘托出。

     “出生地?”盖雄一愣。

     “是的,秋雨榕是十六年前出生于此,当时我妻子被抓来至此……”皇帝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难以抑制心中的情绪。

     听到这话,盖雄直接明白了前因后果。

     皇帝之所以动手屠戮族亲,便是因为妻子被抓至此,而他的妻子身处此地,定然经受严酷之刑……否则,仅凭抓来此地,是不足以激发皇帝的疯狂的。

     果不其然,皇帝紧接着就说:“我妻子在这里受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哪怕怀着孕。”

     虽然皇帝的话印证了盖雄的猜测,但盖雄又有了新的疑问,只是妻子被抓至此而已,为何要杀了父母呢?

     皇帝之前亲口说过,父母为其所杀。

     因有疑惑,盖雄就顺口问道:“既然如此,为何要杀了父母?这两者之前有何联系?都是十六年前发生的事情。”

     “是啊……为什么要杀爹娘呢?因为……因为……”皇帝说不出口,有些事情始终无法说出来的。

     只不过,盖雄通过皇帝的语气和神情,明白了皇帝说不出口的东西是什么。

     显然,皇帝很悲惨,摊上了愚昧之极的父母。

     而后父母被人利用……

     “真是可怜人……”盖大岩轻声,他也明白了其中含义。

     “虽是如此,却也坐在皇帝的宝座上。”盖雄双目微闪,盯着皇帝,“好了,我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你是想说秋雨榕是在牢狱中长大的,没错吧?”

     盖雄经验丰富,从皇帝的话中推演出了皇帝想要表达的意思。

     皇帝点点头,将溢出来的眼泪擦干。

     “也就是说,秋雨榕无法忘记痛苦的经历,所以无法舍弃这座牢狱?又或者,她陷入了某种心魔,必须固定时间内折磨别人,才能让内心平静下来,获得安乐?”盖雄知道,这是一种复杂的精神疾病。

     皇帝又点点头,眼中有了奇异之芒。

     “不知你是否找人整治过秋雨榕?她可能有病,精神病!”盖雄已经明白了,他本以为秋雨榕只是单纯的暴戾。现在看来,秋雨榕也是个患病已久的病人……

     “没有。只是,你怎么知道的?”皇帝无法掩饰眼中的奇异了。这可真是奇妙,没想到有人能准确的说出秋雨榕的症状,而且看上去好像有办法治疗这种异病。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而且你需要注意,你也有病。”盖雄直言不讳。

     “我也有病?”皇帝微惊,他觉得自己很健康。

     “是的,你也是精神病。你有心魔,不然干嘛一提起十六年前就没了皇帝样儿?”盖雄前世可是炼药师,专门治疗疑难杂症,万千修炼者尊。

     “盖雄……”盖大岩低声,“别乱说话,你这样咒别人……”盖大岩不知孩儿如今到底多么深不可测。

     可下一刻,皇帝就激动不已:“你有办法治我的病,治我女儿的病吗!?如果有办法,还请你……不,您务必帮忙。我一定会尽力完成您的要求……”

     虽然秋雨榕追杀过盖雄,可皇帝还是想抓住这救命稻草。他觉得眼前这人很可能懂得如何治好他和秋雨榕。实际上他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救好秋雨榕,他不想再看到秋雨榕失控的样子,如同魔鬼般疯狂可内心却满是痛苦和宣泄……

     盖雄并未作声,但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眼下突然的变化,他知自己已经握住了主动权。

     现在他不仅可以让犯人们获得田地,还能明目张胆的利用皇宫的药材,先把父亲身上的伤痛和隐疾治好。

     而且这只是小部分,掌控一国之主的主动权——或许能让秋风王朝变得更好——让大部分受苦受难的人们获得利益,让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甚至这还没有用到究竟。可以让秋风王朝壮大起来,可以让怒箫河两岸成为安乐之地。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他也能乘势强大起来,比独自孤修要迅速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