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皇帝老儿
    片刻之后,盖雄就来到了秋雨榕的居所。

     说是居所,其实就是掩饰牢狱罪恶的遮羞布罢了。

     并未对此地有所留恋,盖雄就欲离开这里,可刚刚抬脚,却又驻足。

     只见此地之外有阵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便有一身穿龙袍之人,带着数百名甲卫来到此地。

     甲卫们手持钢茅,锋利的矛让他们看上去颇为不善,鲜亮的钢甲在阳光下折射出阵阵银色的寒光。

     那身穿龙袍的家伙,留着白花花的胡子,是个年近六七十的老人。此刻,他看上去很慌张,瞳孔中充满了担忧和焦急。

     自从得知闯入者可能是秋雨榕追杀的那人,他便异常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自己年已花甲……掌上明珠却只有秋雨榕。他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女儿死去,哪怕这个女儿不同于常人。

     如今来到秋雨榕的居所,他本想借助甲卫的力量围住这里以防闯入者逃走。毕竟,他虽然猜测闯入者可能是秋雨榕追杀的家伙,但也不能排除此人是别人的可能性。

     可当他看到盖雄的刹那,他便确定了闯入者的身份。没错!正是女儿追杀的那人!

     秋雨榕主持武会的时候他早已派人时刻关注,盖雄那时的样貌也早被人画了下来。他本来还抱着丝丝侥幸,觉得闯入者不可能是……可事实终究是这么毛骨悚然。

     他知道,既然闯入者不是别人,甲卫们也没什么作用了。

     而且,秋雨榕可能已经遭难。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昏厥之意,整个人都无力了起来。

     但他还是强撑着站在原地,看着驻足的盖雄,想要问些什么。

     ……

     略做打量之后,盖雄就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秋风王朝当今的皇帝,整个秋家拥有最高统治权的人,哪怕是怒箫河两岸的其他国土都有他的声望。

     说起来这样的人也的确伟大,毕竟他们已经是一国之主,统治着许许多多的百姓,这辈子都不愁吃不愁穿,受着万民敬仰,贵为天子。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的子民也会获得幸福快乐的日子。

     甚至若是没有修炼者的骚扰,他们可以让自己的国土成为世间最安乐的地方。

     只是……秋风王朝并不是这样的地方。

     注视着皇帝,盖雄可以看出皇帝眼中的情绪。他明白,皇帝这是担心秋雨榕的安危。

     可他不会放了秋雨榕,秋雨榕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他势必要让秋雨榕付出代价。

     不过他正好找起有事,便道:“我不知道这片园林底下的牢狱是怎么回事,希望你能给我答复。”

     显然,这件事有关于凡人,他之前就说要给犯人们田地。

     皇帝双目微闪。这座牢狱是皇宫的罪恶,他很多时候都不愿意提起。

     可眼下这斗篷人既然问了,他便只好答道:“其实……这座牢狱在几百年前就存在了,它是秋风王朝皇族专用的牢狱,它……专门关押皇族中的人。”

     “皇族中的人?”盖雄眉头微调,他不知道皇帝老儿口中的“皇族”是什么意思。他分明见到这座牢狱中有不少外姓的宦官、侍女、卫兵……

     “没错……”皇帝点头,“皇族,也就是和秋家有关系的人,无论男女老少,或是外姓,只要和秋家有关系,都算作皇族。”

     “原来如此。”盖雄这才明白,看来每个人对“族”的定义不同。

     “这座牢狱关押了无数的人,他们有家族中的下人,或者是位高权重的长老,又或者是和我一样的皇帝……”皇帝仍旧开口说着,只是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这是十六年前的事情。”随即,皇帝似是在做补充。

     “这么说来,这座牢狱很有历史,或者说……承载着秋家的历史?”盖雄沉声,隐隐有些重视。在他背上,盖大岩微微皱眉,他还是头回听说连皇帝都敢关押的牢狱。

     “是的,这座牢狱可以说是秋家的底蕴。”皇帝面露苦涩。

     “现在也是?”盖雄问道。

     “不,现在已经终结了。十六年前,我亲自终结了它……”皇帝的话被打断。

     “难道说,十六年前的血案!”盖大岩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十六年前的事情,十六年前秋风王朝发生了最大的动荡,代表秋风王朝政权的秋家差点湮灭在历史中。

     “是啊,十六年前的血案,那是我亲手造成的。我杀了我的父母,杀了我所有的孩子,我杀光了我的族人……”皇帝的声音有些颤抖,身子像是要倒,身后的侍卫,扶住了他。

     盖大岩微微吸气,那口气寒冷的让他打了个寒颤。十六年前的血案,大家都以为是外人动的手,可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皇帝自己……

     整个秋风王朝的人都被骗了,原来秋家不是残存下来,而是进行了重生。

     大死大活,涅槃重生,秋家付出了代价,但也获得了新的的荣耀和成就。

     只是,盖雄生出了疑惑,这和他的目的似乎没有太大关系吧,看来自己不知不觉间陷入了皇帝的情绪之中。

     哪怕是皇帝带来的甲卫们,也都陷入了皇帝的情绪。其实皇帝平时很少提起往事,皇帝怕也是因为兴起这才难以抑制情绪。

     不过盖雄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便转移话题:“那么,既然你亲手洗礼了整个秋家。不知这座牢狱为何依旧留在这里,而且里面的犯人……他们似乎都是被冤枉的,我觉得他们应该离开这里,而且有必要得到同普通百姓同样的待遇。”

     “它其实早就废弃了。”皇帝恢复了平静,他也意识到自己偏离的目的,他是为了秋雨榕才来这里的。

     “那为什么还有人?而且人还不少,我爹之前就在那里面。”盖雄不解,但很快就明白,“看来你所说的废弃,是指你已经废弃他了,而别人,没有!”

     话已至此,盖雄终于明白了,这皇帝压根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是假装不知道这些事情以躲避内心的伤痛!

     这样的人……盖雄可真没见过多少,一般拥有力量的家伙都会尽情抹灭不如意的地方。

     可也正因为这样,盖雄突然觉得皇帝有些可怜。

     虽然亲手终结了秋家的过去,可对自己人却无可奈何,或者说勇气已经用光了,再也拿不出勇气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亲手杀死了亲人,好不容易又有了新的亲人,又怎会重蹈覆辙将他们抹杀。

     现在这座牢狱已经成了后宫嫔妃们滥用私刑的地方,皇帝若想真的铲除这片地方,就必然要纠察后宫中的嫔妃,那时……怕是又要死去大批的亲人。

     而且这其中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公主殿下——秋雨榕。

     虽然贵为修炼者,这凡人的国度没人敢动她的毫毛。可此事若是出了,秋雨榕便会在王朝中彻底失去威信,到那时秋雨榕又怎会再回来这片地方?这对皇帝来说,同杀了秋雨榕有何区别?

     有过三世经验,而且其中一世踏入了天界。盖雄明白眼前这位皇帝的不同之处,这家伙从前可能是个具有勇气的家伙,或者说……是个很残忍的家伙。可经历了残忍之后,他却变得敏感脆弱起来。这是明显的大起大落,导致心性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就如盖风,只是他没走错路,也就是陷入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