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主仆之谊
    煞骨之毒,乃是修炼界中较为狠毒的毒药,产自于一种名叫“煞骨树”的毒树身上。

     平常人若是中了此毒,当即就会身亡,全身溃烂,死不堪言。

     倘若是修炼者中了此毒,此毒将会在九日之内遍布至五脏六腑,并在之后的三到七天内全身溃烂被自然而生的蛆虫吃干而死。

     也就是说,只要中了此毒,若没有及时得到医治,是不可能用灵气自我疗伤并治好的。

     除非是通玄境,也只有达到通玄境,才能利用有属性的灵气将毒性逼出体外。

     毕竟,这种毒药的极限,也就是造基境罢了,达到通玄境的修炼者,是不会被这种毒药影响的。

     ……

     北洋城中,距离城门较近的一家旅社中。

     盖雄将这帮受伤的家伙转移到了这里,并本着好心给这帮家伙包扎了伤口。

     从这帮家伙身上的伤痕以及憔悴的神情来看,这帮家伙应该是在逃亡中,而且被躲避的敌人,还不是个善茬子。

     不过盖雄也没在意太多,将伤口包扎好后便准备离开,而今天色已经将近晚上九点,这个时候若不回去母亲定会在意。

     况且这帮人的伤势可以自我恢复,他也无需顾忌太多。也就那个女孩,煞骨之毒他是可以救的,可碍于北洋城中根本没有所需药材,他也没办法给这女孩施以任何救治。

     可这帮人不想让他走,便堵住房门,将他拦下。

     “高人,请救救我家小姐!”

     “若是救了我家小姐,我家老爷必有重赏,大名鼎鼎的秦家你听过吧!?”

     先前那名背着女孩呼喊盖雄然后摔到的家伙,此刻堵在房门口注视着盖雄,口中言说着种种措辞,想把盖雄挽留下来。

     与此同时,屋内其他壮汉也把盖雄团团围住,眼中闪烁着哀求般的情绪,想把盖雄强行留到此地。

     盖雄刚刚抬起的脚步,不得已而落了下来,目光扫过这些人,道:“你们可知,这女孩中的是什么毒?”

     显然,此言一出,这帮家伙就愣住了,他们自然不知道女孩中了什么毒,他们不过是家族中地位低下的护卫罢了。

     然而,那堵住房门的家伙,却在此刻不假思索的道:“无论是什么毒,只要高人肯救,我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而且……我看高人行走江湖,多半也是为了利字,如今我等身上共有百两黄金,愿意献给高人,请高人出手!”

     盖雄没有接话,反问道:“你们应该都是修炼者吧,为何如此牵挂一个女孩?按常理来说,修炼界中应该是没有情谊可言的……”

     根据前世的种种记忆,盖雄很清楚修炼界的残酷,情谊二字在修炼界十分稀有,更何况是下人对主子的情谊……

     他已然看出,这帮家伙都是女孩的护卫,不然也不会穿着统一制式的服装,而这堵住房门的人应该是护卫队长,毕竟修为要比其他人高上不少。

     而他之所以此刻站在一群修炼者面前无所畏惧,显然是因为这帮家伙都已重伤,现在的他们连凡人都打不过,何况他已经恢复了记忆,有无数战斗经验。

     况且眼下的重点也不是这个,这帮家伙想让他帮忙看病,自然不敢对他半点不敬。

     显然如盖雄所料,这帮家伙看不到盖雄的修为,便以为盖雄是个隐藏修为的高人,而此刻在听了盖雄的问话后,也十分恭敬不敢有丝毫隐瞒的回答。

     “小姐……于我们有恩。”

     就在这简短的话语中,这帮大老爷们竟有不少哭了起来,声泪俱下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两三岁的小孩子。

     那堵在房门口的护卫队长,摇了摇头,无奈道:“我等在秦家毫无地位,若非小姐屡次出手保护,我等怕是早已死在秦家。”

     “原来如此……”

     盖雄听得此言,便已明了这帮人为何如此牵挂女孩,“其实……若想救这个女孩,并非没有其他办法,但这个办法可能需要你们付出不小的代价,甚至有可能要了你们的命。”

     前世身为踏入天界的炼药师,他自然有很多种解毒之法,虽然没有所需的药材,但他还是有办法,让女孩转危为安。

     毕竟,这世上总是在变化,特定的药材可以炼制出特定的解毒药,但其他的方法也未必不能让毒性流出体外。

     只是这种方法……多多少少有点狠毒,他前世也并不常用,甚至哪怕必要之时,都不会用这种方法,所以才选择离去,不救助女孩。

     可眼下,他只能选择出手。

     “什么方法!?只要能让小姐好过来,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情!当牛做马都愿意!”那护卫队长激动的呼喊,表情都变得兴奋了许多,他们本来快要绝望,现在又找到了希望。

     其余人等也是颇为激动,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注视着盖雄多了些感激。

     “其实,这个方法,需要你们的血,确切的说是需要足够的鲜血,和这名女孩体内的鲜血互换。要知道她所中的毒名叫煞骨之毒,这种毒的毒性在中毒七天内会在血液内滋生,唯有七天过后才会渗入到五脏六腑乃至骨头,而现在……我不确定你们的小姐中毒有多久,你们需要告诉我准确的时间。”

     盖雄好歹是名资深的炼药师,此时此刻语气也凝重了许多,既然决定要救这个女孩,他必不可少的要认真起来。

     “时间……大概,好像……三天左右!”护卫队长思索了下,说道。

     “确定?”盖雄反问。

     “确定!”护卫队长十分肯定。

     “很好,现在请容我抽取你家小姐的鲜血一些,然后你等也要将你们的鲜血取出来些,不要取太多,一碗的四分之一即可,我需要对比一下,看看血型是否匹配。”盖雄不急不缓的说,并从腰间抽出了离开家时携带好的刀子。

     护卫队长和其余人等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下楼去找掌柜的要碗,而房内桌子上本就有的碗,则已经落在盖雄手中,盖雄拿着他来到床榻旁,女孩正安稳的躺在床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