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神秘功法
    最后的记忆被打开了,盖雄带着紧张的情绪,了解起这段记忆的始末……很短,这是他最初的感觉,但很快他就变了脸色。

     这段记忆,是他炼药师的那世,在死亡之时发生的事情。

     他本以为那世的自己就那么死了,被百亿魔军围剿而死。然而,事实却非他想想的那样。

     在即将死亡的紧要关头,天上降下了璀璨的光芒,随即他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一座祭坛前。

     祭坛之上,漂浮着神秘的丹药,和一本奇特的功法。

     丹药的效果是让他后世觉醒记忆,而功法则是未知等级的神秘功法……

     毫无疑问,在当时的境地,他自然把丹药吃了下去,至于功法……他只是全部记了下来,并未动手直接修炼。

     随后祭坛就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似得,而他也重新回到了魔军围剿的战场上。

     就好像是场梦,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能够让他后世觉醒记忆的丹药,这在他的所知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轮回的力量不可违逆,轮回的力量不可穿透,轮回的力量更不可操纵……可这枚丹药,却拥有这样的力量,能让转世轮回后的他恢复记忆。

     至于那本功法,他没有去思量其中的奥妙,他只是觉得后世的自己肯定会修炼这本功法。

     然后记忆就结束了,他便被魔军围剿而死,整个记忆的十分之九显露着悲惨,可这最后的十分之一却透着神秘。

     那祭坛到底在哪里?

     那能够改变轮回之力的丹药是谁炼制?

     还有功法……盖雄了解记忆的同时,已然知道了这卷功法的内容及名字。

     炼药决!

     与众不同的名字,跟世间的其他功法不同,它的名字让它看上去像是专门炼药的功法,可实际上却是能让修者一口气修炼到巅峰的法决……

     在盖雄的认知中,不仅仅是这一世的认知,还有刚刚觉醒记忆后的认知,这整个世间根本没有能让人一口气修到巅峰的功法,因为一个人的修行不单单是功法相助的缘故,还有自己的天资气运心性手段……诸多因素,若想成为普天之下最巅峰者,这些东西起码要完全具备。

     可这部功法,却灭绝了这些,能直接让人修到巅峰!

     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话虽如此,盖雄也未太过高兴,能直接修到巅峰,其中的过程未必舒服……说不定,比之刀山火海,都有些过之太远。

     但不管怎么说,而今的他还不用思考太多,功法唯有等成为淬体巅峰,成为修炼者时才能修炼,以他现在的伤势和境地,尽快踏入淬体一层才是最重要的。

     而踏入淬体一层,之前看上去很难很难,但现在……却只是一盘小菜啦……

     已然觉醒记忆的他,拥有无数的炼药知识,他可以利用这些记忆,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淬体巅峰,到那时整个秋风王朝也就只有公主能够算是威胁。

     当然,除了炼药知识,盖雄还得到了很多其他的知识,比如自己未来将要踏入哪些境界,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广阔……哪怕是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所看到的世界也只是冰山一角。

     天界,地狱,六道轮回……这些都是十分隐秘的东西,凡尘中的人或是修炼者,也只知道飞升上天,但这种事情,也很隐秘。

     其次就是战斗经验,这种东西他前世累积了不少,今生将会在日后的历练中逐渐体现出来。

     然后就是其他一些比较杂乱的知识,盖雄也没太过计较,从记忆中走出来后,发现已经夜傍时分,便不由的惊诧了下。

     今天发生了太多不寻常的事情,而他也经历了恐怖的蜕变,虽然觉醒了大量的记忆,但人格还是以今世为主。

     虽是如此,但因为记忆的影响,他的性格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这都是好事,毕竟主要影响他性格的,是自己成为炼药师的那世,而那世的自己是个大好人。

     想他从小就孝顺,自然不能变坏了,这样会让父母伤心的。

     从地面上站起,抬头看向天空,盖雄轻松自在的呼了口气,随即就见天空中罕见的悬挂着圆月……

     “圆月?难道……今天是中秋节?”盖雄有些愕然,倘若今天是中秋节,自己这么晚还没回去,岂不是会让母亲担惊受怕?

     中秋佳节庆团圆,虽然父亲被抓走了,团圆是个妄想,但他至少还在,而现在这么晚,或许母亲早已备好饭食,等着他回去吃呢。

     一念至此,盖雄脸上露出笑容,当即便从地面上抓起一些青草。

     “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灵气来炼制丹药,但配制药液却是很简单的,这些青草应该能配制出养颜液……正好今天晚上送给娘。”盖雄笑着,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对他而言,配制药液是很简单的,哪怕是一边走着一边配制……

     只是他很清楚,自己今夜怕是走上了非比寻常的道路。

     而且盖宏那家伙,虽然被他吓跑了,但不代表他不会找人来找场子,在盖家这种地方,小的养大的,大的护小的,是习以为常的。

     还有公主,她抓走了他的父亲,这个仇迟早都得报,哪怕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性格上变得愈发趋向人畜无害。

     行走世间,本就应该利害分明,他很清楚如果不灭了公主,公主很有可能会去伤害他人甚至为他带来更大的麻烦。

     恩怨分明,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想着这些,盖雄在山林中渐行渐远,在月光下越来越模糊起来……

     可就在这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驻足在了远处。

     “咦?不太对劲……既然只是恢复记忆,为何之前挨了盖宏那么多拳,一点疼痛甚至连伤痕都没有呢?”盖雄皱着眉头,“难道是因为记忆恢复,导致我的体质都变强了许多?”

     “不!不可能,若真是这样,那就不叫恢复记忆了。”

     “既然如此……难道是!”一念之下,盖雄想到了什么,“莫非是我刚刚恢复记忆时,那枚丹药发生了效力,才让我免去了灾祸?难道是只有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丹药的药力才会激发出来?”

     “想必……只有这个原因了,不然也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此事。”想到这里,盖雄只好释然,哪怕他恢复了记忆,恢复了前世诸多经验,他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怎么说,他获得了好的结果,这对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随即他就释然,朝着家的方向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