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二二
    几天来,两人已经习惯了睡在一起,因为无论睡前她们是如何的中规中矩,第二天醒来时,两人都是抱在一起的,或者蜷缩在一起。

     清晨六点半,董韵书设下的闹钟准时响起,也许是常年的习惯,董韵书听到闹铃时条件反射就醒来了,脑子里迷迷糊糊的,竟然在想今天学校有没有例行检查。

     她关了闹钟,呆呆地看了天花板一会儿,突然感觉到胸部的感觉不太对劲,低头一看,某人正将爪子覆在那处,这才彻底清醒,顿时羞的只想将眼前人踹下床。

     董韵书看到滕心蕊睡的四平八稳,完全没有被闹钟影响到,不由面色一寒,转瞬,又似乎没发生什么。

     她看了眼时间,六点四十,心想便让小家伙多睡一会儿吧,于是下床先去洗漱了,待着装好才出来叫滕心蕊起床。

     “小蕊,快醒醒。”董韵书摇了摇滕心蕊的肩膀,皱眉叫着。

     无奈滕心蕊翻了个身,用被子裹住了脑袋继续睡觉。

     董韵书挑眉,两三下走到窗前,一把将窗帘拉开,再将窗户打开通通空气。

     即使是清晨,空气里还是有一丝粘稠的湿热,这个夏天的温度比以往还要高。

     外面传来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声音清脆,却不怎么动听,让人烦的紧。

     董韵书下楼,看到董母已经做好了早饭放在餐桌上。

     “小蕊呢?”董母往董韵书身后一瞅,疑惑道。

     “在睡觉。”

     董母一愣,“等下补课赶不上怎么办?”她将热好的两杯牛奶端出来放在餐桌上,“等下可就凉了。”

     董韵书咬了口培根芝士煎蛋三明治,满意地眯起眼,似乎将董母的话当做耳旁风了。

     “我不管了,第一天迟到看你们怎么办。”见状,董母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感情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她操的什么心啊。

     “恩。”董韵书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董韵书吃完早饭时已经七点二十,她用保温杯装了牛奶,找了食品袋装了三明治,然后将其塞在补课用的背包里,又去厨房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这时,楼上传来一声惨叫,随即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董母吓得不轻,惊魂未定地看向楼上,手不停抚着胸口,连说好几个怎么了。

     董韵书淡定都端起咖啡,放置唇边浅饮,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哎呦,多来几次我非得吓出心脏病不可!”董母一看自家女儿那神情,就明白了几分,忍不住劝道:“丫头啊,你可少欺负小蕊,小事上我不管,你们随便闹,但也别闹的太僵。”

     董韵书抬眼,难得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就像一只正在算计猎物的小狐狸,她轻声道:“妈,不用担心,无事。”

     说完,又继续喝咖啡,虽然喝了牛奶,不过早上不喝咖啡,她就觉得心里空空的,习惯一时改不了。

     不过,咖啡虽然苦,却掩盖不了她的好心情。

     “今天的天气不错。”董韵书抿唇笑道,只是那笑看上去颇有深意。

     董母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家女儿,平时话唠的人愣是半天没说出话,不过董韵书已经说了没事,她就不好再说什么。不对,重点是她家丫头好久没有笑得那么开心,那么自然了!

     房间里,滕心蕊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本来一觉醒来七点三十五就够让她着急的了!但是她洗漱的时候,发现……

     次奥!镜子中的那个人是谁啊摔!

     只见镜中,一个穿着粉红睡衣的少女,正刷完牙漱口,一抬头,那张俏生生的小脸被画的五颜六色,眼睛处被人用口红画了两个艳丽的圈,两颊两撇黑色胡子,下巴处还被画了日本人那样的小胡子,看上去不伦不类。

     “董韵书你个挨千刀的!你个王八蛋!不报此仇老娘誓不为人!”

     “啊——!”

     滕心蕊下来时,时间已经七点四十五。

     她一副高冷的样子背上包看都不看董韵书一眼,气冲冲地出了门,心想,这次一定要等那个混蛋来道歉!要不然以后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董韵书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出了小区,董韵书才道:“打车去吧。”等公交车时间赶不及。

     滕心蕊依旧装高冷,寒着脸不说话,权当是默认了。

     车上,董韵书漫不经心地问:“那妆不错吧?”

     滕心蕊嘴角一抽,心说,好不好你这个谋划者还不知道吗!混蛋啊!快道歉!

     董韵书看小家伙仰着头挺着胸,一副等她来道歉的模样。眸中划过一丝亮光,计从心来,唇畔不由扬起惑人心的笑容。

     “你可知我为什么好心帮你化妆。”董韵书偏过头看向窗外软声道。

     您老那是化妆吗!明明就是单方面的□□我的脸!说是涂鸦还差不多!

     不过滕心蕊还是听到,好心那两个字,混蛋是咬了重音的,不由猜想,难道她昨晚干了什么?这样一想便惴惴不安起来,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却竖起耳朵听接下来的话。

     “我今早醒来,感觉胸口闷得慌,好似有千斤重担,你猜猜,是什么?”那冷清的声音里带了一丝玩味,一丝威逼。

     滕心蕊闻言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感觉到董韵书的目光在她手上徘徊,愣是吓的不敢说话,为什么呢!因为她心虚啊!昨晚她还梦到玩棉花!一手都是软绵绵的!

     看到滕心蕊脸上的色彩变了又变,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又被红色占领,只差挥杆摇旗。董韵书才满意地阖上眼,心中将早上的那股气一笔勾销。

     滕心蕊此刻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车缝里!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判了死刑的鸭子,等死的过程太煎熬了!

     下车后,拐来拐去才到了补课的地方,那是一处矮房,快拆迁的,白色的墙壁上涂满了小广告,里面不时传出学生嬉闹的声音。

     两人先找了老师,将补课费之类的手续办好,然后就按老师说的去了教室。

     进教室的时间刚好是八点整。

     一路上滕心蕊低着头一言不发,小脸通红,心里七上八下的,早上那点小委屈早忘了,出门时的高昂志气早蔫了,只盼着混蛋别生她的气。

     进了教室,滕心蕊打眼一扫,那熄灭的斗志又蹭蹭蹭地燃了起来!就差双眼冒火化作战斗机了!

     那杨思颖一下亮起来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那裴瑾含情脉脉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那许哲爱慕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啊摔!

     许哲是初中时追董韵书最凶猛的一只!

     滕心蕊本来早上没吃饭就胃不舒服,这下更疼了!

     我勒个去!幸好我机智要跟着一起来啊!不然媳妇怎么被拐跑的估计都不知道!

     老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特别是许哲!

     滕心蕊之前小媳妇的模样瞬间一变,快走几步跟上去挽住了董韵书的胳膊,笑靥如花,俨然亲密无间。

     许哲将视线收回,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低头继续思索起题来。

     因为补课时人太多效率不好,这个班只有16人,座位都是随意挑选。

     滕心蕊斗志昂扬,心想,看她不把那些情敌一一拍死!

     嗷,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