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二七
    正在滕心蕊想要说什么时。

     董韵书浅色的瞳孔里含着笑意,一手按在滕心蕊的肩膀上,软声道:“小蕊这突然的是想作何?”

     只是这笑里的意思未免太多了?

     这般的淡定让滕心蕊险些以为,刚才董韵书的惊慌都是错觉,滕心蕊咽了口口水,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董韵书白皙的脸上红晕未退,眼中是盈盈笑意,细眉浅眸,睫毛卷翘,粉色好看的唇轻轻抿起。

     妖孽!

     卧槽!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厮是诱受!

     滕心蕊抬手拨了拨董韵书额间的碎发,讪笑道:“咳咳,都说了是消毒,消毒。”说话间她手脚并用地爬起来,从董韵书身上离开,再多几秒她怕就忍不住了!

     “那个,你可离那个许哲远点,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哼!竟然敢挑拨离间我们……”滕心蕊自顾自说着,不敢看董韵书,她刚才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现在回过神来腿都在抖,要是死闷骚看出什么可怎么办!

     “呵呵,说的你是什么好东西一般。”董韵书慢悠悠地坐起来,有条不紊地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脸上的红晕退去,恢复了冷清,只是耳垂依旧温度高的灼心,她抬手拨弄了一下长发,将小巧的耳朵遮挡住。

     滕心蕊被这话呛得要死,更加不敢看董韵书,也不敢吭声,双手绞在一起,脸一下红了。

     董韵书又将鱼儿抱在怀中,温柔地抚摸着鱼儿的腹部,突然道:“他当时在我身后,我回头时候不小心擦到了。”

     滕心蕊立马听出了里面的道道,恨得牙痒痒的,死许哲!这点小手段也敢往出使?她小学六年级就用过了好吗?她发誓,明天一定要找人堵住那混蛋,马丹!敢碰她女人??!不给点颜色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当初她为了接近董韵书,可是下了不少功夫。虽然两人从小就住一个小区,读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但接触很少,滕心蕊一直是知道董韵书的,那个性子木讷,总是在人群外的小女孩,那时她对董韵书的印象只有长的可爱。

     第一次正式接触是在滕心蕊三年级时,那次期末考她没有得双百,被父母狠狠批评了一次,她难过,为什么她那么努力父母总是看不到?在学校她是老师的骄傲,在同学之间混的如鱼得水,可是她一点都不开心,每次看同学炫耀说父母带着自己去哪里玩,她就好难过,她想,是不是爸爸妈妈不爱自己?甚至猜想过自己莫非不是父母亲生的?

     孩子的心是玲珑剔透的,是敏感的。

     大晚上的,她穿着睡衣就哭着跑了出去,远远的,就看见董韵书坐在一边的石阶上看星星,害怕被看见自己囧状,她胡乱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鬼使神差的,就朝董韵书走了过去。

     她想,董韵书肯定也被父母骂了,她们俩是同病相怜啊!

     董韵书看到滕心蕊时愣了一下,直到对方也坐在她身边,才回神,虽然是夏天,但晚上的温度也低了些,石阶有些冰冷,滕心蕊冻的瑟瑟发抖,双手不停搓着胳膊。

     两人沉默着坐在一起,渐渐地,靠在一起,虽然董韵书也穿的单薄,身上却十分温暖,滕心蕊不自觉地想要靠近一点。

     滕心蕊是冷,石阶好凉,她穿的薄,那冷意嗖嗖地窜进她的身体,刚哭过的脸被风一吹,感觉真是简直了!

     董韵书是害羞,她还没有这么亲密的朋友,不知道如何相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脊背挺的直直的,方便滕心蕊依靠。

     “你也被父母骂了?”滕心蕊打破了沉默。

     董韵书不说话。

     “你在看星星吗?”滕心蕊说着抬头看向天际,阴沉沉的,除了一轮月牙,就只剩下北极星作伴,这有什么好看的?

     董韵书还是不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我就给你糖怎么样?”

     董韵书依旧没说话。

     滕心蕊便也不说话了,脑袋晕沉沉的,只觉得一股困意袭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想来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叫董韵书死冰块。

     她身子本就弱,大哭过后体力耗尽,在外面又吹了风,当夜就发起高烧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时同是九岁的董韵书,强压下睡意陪了她一夜,夜里不时帮她换敷在额头的毛巾,用自己的手暖着她冰冷的双手。

     滕心蕊醒来时嗓子哑的说不出话,她第一眼看见就是董韵书,那时董韵书虽然困极,却依旧强撑着笑问她怎么样了,那笑容像极了冬日的暖阳,让她的心都活泛起来。

     然后父母来接她回去,父母的第一反应不是她生病了,而是她给别人添麻烦了。

     从那之后滕心蕊就惦记上了这个女孩,她本以为这件事情后,两人的关系不说多亲密,好歹不会是陌生人了,可是在学校中再一次被董韵书无视后,她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了。

     那时候女生之间的友谊大多是从一起去厕所建立的。可是董韵书总独来独往一个人,下课了也总趴在课桌上看书,看的不是课本,而是什么外国的诗集,那时她觉得董韵书好厉害,她数学很厉害,可一碰上语文,就蔫了,更别提外国的书,当然后来知道董韵书的精力全都在这上面时,就完全盲目的崇拜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敢拿着不及格的数学回家的。

     于是三年五班经常上演了这样一幕。

     滕心蕊时不时会不小心碰到董韵书的桌子。滕心蕊发作业本时,总是先挑出董韵书的。董韵书值日时,滕心蕊总是有各种“合理”的理由留下帮忙。董韵书回家时,滕心蕊理所应当跟着一起,因为她们一个小区嘛!周末时,董韵书偶尔出来总能“巧遇”到滕心蕊。

     就连董韵书下楼扔垃圾,也能遇上滕心蕊特傻气的一句问候,“哟,好巧啊,我也扔垃圾!”

     很自然的,两人似乎习惯了这种模式,习惯了做什么都有彼此在身边,滕心蕊习惯了董韵书的沉默,董韵书习惯了滕心蕊的话唠。

     滕心蕊意识到自己对董韵书的感情不对劲时,是在小学六年级。

     早恋在那时不算稀奇事。

     所以有男生对董韵书表白也不是稀奇事。

     滕心蕊很愤怒,有种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被别人觊觎的危机感,她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董韵书和她一起时性格的确改变了很多,会经常露出甜美的笑容,虽然只有一瞬,却也足够引来一群莺莺燕燕。

     终于一个俗的不能再俗的称呼落在了董韵书头上,冷美人,滕心蕊听到这个称呼时笑的差点接不上气,那个傻气木讷闷骚的女孩哪里冷了?

     在男生表白,并被董韵书拒绝后,滕心蕊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占有欲,然后惴惴不安地上网查了自己的这种情况,然后……网络为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她也终于明白,自己对董韵书的占有欲是怎么回事了。

     然后在第二天,她就用不小心的方式,成功亲到了董韵书,当时董韵书的定力还不如现在,也没有现在那么……闷骚!于是她成功看到了董韵书人生中第一次羞涩的表情。

     所以说,许哲那家伙太幼稚了!比起她实在太嫩了!滕心蕊心中轻哼一声。

     正在回忆时,突然背脊被人戳了戳,滕心蕊回头,就见董韵书跪坐在床上,一手还保持着戳她的动作,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很生气?”

     “当然生气!气死我了都快!”滕心蕊脱口而出。

     喵~

     鱼儿突然董韵书的怀里挣脱,跳下了床,寻了处角落,脑袋埋在腹部舔啊舔。

     董韵书将视线从鱼儿身上收回,倾身靠近了滕心蕊一点,将小家伙愤怒而懊恼的神色看在眼里,心想,小家伙的刘海太长了,都遮住眉眼了,是该收拾一下了。

     “你放心,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肯定不让他靠近你,不然我打残他!”滕心蕊见董韵书突然靠近,不由又紧张起来,于是出声安慰。

     董韵书唇角的笑意更加明显了,“小蕊,你……”

     “什么?”滕心蕊眼中露出疑色,随着董韵书的靠近,晃了晃脑袋,手紧紧捏住被单。

     靠近了,董韵书才伸出双臂攀附上滕心蕊的脖颈,薄唇贴着滕心蕊的耳垂,呵气如兰:“你是不是……吃醋了?”

     脖颈处突然的温度让滕心蕊全身一颤,鼻间萦绕着董韵书身上的幽香,但听到董韵书的话后,她整个人都懵了,只听得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然后她听见自己说。

     “怎么可能!呵呵,我是那种会吃醋的人?我这是仗义!仗义懂不懂?快叫我中国好闺蜜!”

     滕心蕊快哭了,好想回家扇自己几巴掌怎么破!这破嘴!示软一次会死人吗?面子和老婆比面子是啥?嘤嘤嘤!叫你傲娇!叫你死要面子!活该单身!

     董韵书盈盈笑道:“恩,是中国好闺蜜!”说着拉开了和滕心蕊的距离,颦眉,嫌弃地说,“快去洗澡,一身的汗味。”

     不知是不是滕心蕊的错觉,她总觉得董韵书在闺蜜两个字上咬了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