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四零
    “嗨~!蕊姐!韵书!早上好啊!”早上,杨思颖看见两人进了教室,挥了挥手,热情地打招呼。

     裴瑾听到杨思颖的声音微微有些诧异,抬头朝门口看去真的是两人,她记得董韵书发来的短信说要请几天假的,怎么今天就来了?

     路过裴瑾的座位时,董韵书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

     “咦?”裴瑾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已经在座位上的董韵书,还有趴在桌子上的滕心蕊,暗自琢磨,这两人是吵架了?

     “肿么辣?”杨宝宝摇晃的小短腿停下,因为嘴里塞着食物,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她笑眯眯地靠近裴瑾,小脑袋在裴瑾胳膊上蹭啊蹭,眼睛亮晶晶的。

     裴瑾摸了摸杨宝宝的脑袋,柔声道:“没事,在上课前快吃完,今天我要出题考你,别忘了。”

     “啊!”杨宝宝闻言惨叫一声,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只差抱头痛哭!为什么她的命那么苦!

     滕心蕊浑浑噩噩地趴在桌子上,目光呆滞,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这边,杨思颖拍了拍滕心蕊的肩膀,一脸的八卦,“蕊姐蕊姐!那个许哲请了假,据说一周都来不了。”

     “哦。”

     “蕊姐你昨天怎么没来啊?”

     “哦。”

     “额……蕊姐是老巫婆?”杨思颖试探地说。

     “哦。”

     “……”这下杨思颖再反应迟钝也察觉不对了,他苦着脸,看着萎靡不振的滕心蕊,只好找其他的话题。“蕊姐,你不会和韵书吵架了吧。”

     “哦。”声音更加低沉了些,显然是被戳中了心思。

     杨思颖更加郁闷了,可是看蕊姐如此他也放不下心,只好在记忆中寻找有趣的事情,突然,他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于是激动地扯了扯滕心蕊的袖子,道:“蕊姐,我妹妹昨晚打电话来,说她和裴班长在一起了!”

     “纳尼!?”滕心蕊一下坐起来,脸都绿了!嘴角不停地抽搐,她撇了眼正使劲往嘴里塞东西的杨宝宝,看了看杨宝宝平坦的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发育良好的小荷包,怎么都不敢相信那两人在一起了!

     杨思颖看滕心蕊恢复生气,不由为自己的机智点赞,挤眉弄眼笑道:“昨晚打电话说的,我还吓了一跳呢,哎,妹妹大了不中留啊。”

     “……”滕心蕊面部僵硬无比,翻了个白眼后直接将脑袋埋在胳膊上,这次连脸都不露了。杨宝宝和裴瑾才认识多久!那个平胸萝莉竟然这么快就勾搭上了韵韵的班长!再看看她,简直是血与泪的历史啊!嘤嘤嘤!不要见人了!

     昨晚流了鼻血后,就连忙处理了,但之后董韵书怎么都不理她了,一直冷着脸,而且她还被赶去客房!一个人可怜兮兮地睡觉。别说表白了……现在连话都说不上!

     那种时候流鼻血……天呐,黑历史啊!滕心蕊快哭了,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再想到当时董韵书忍俊不禁的表情,她就恨不得钻进地缝再也不要见人了。

     杨思颖一脸惊悚地看着从死气沉沉到现在完全没生气一般的滕心蕊,愣是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心中郁闷,难道刚才的一瞬间是回光返照?他看上课时间快到了,于是抽出上次的作业,还有课本和资料。

     上课铃快响时候,教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高在180左右的男生走了进来,男生戴着墨镜在教室扫视了一圈,最后迈开长腿朝滕心蕊和杨思颖的座位走来。

     滕心蕊还沉浸在自己悲伤中,没有感受到有人立在自己身侧,直到桌子被人敲了敲。

     原来黑着脸死死盯着眼下一动不动的女子,却忘了自己戴着墨镜,完全没有威慑力。虽然女生长得极美,他却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怜香惜玉来,他又加重了力道敲了敲桌子,沉声道:“喂,可以请你让下位子吗?”

     杨思颖从原来进来时就傻眼了,还没来得及用书遮住脸,就看到原来走了过来,本就白皙的脸更加惨白了,心道这个恶魔怎么会来这里补课?

     滕心蕊本来就心情不好,被人这么对待哪里受得了,抬眼撇了眼嚣张的男生,咧嘴笑道:“很抱歉,这是老师安排的座位,你有意见可以向老师提。”

     此时整个教室的十几人都在偷看角落里对峙的两人,董韵书自然也注意到了。

     “我让你让就让!哪来这么多废话!”原来语气不善地吼道。

     滕心蕊一拍桌子站起来,丝毫不退让,目光犀利,“你让我让我就让?你以为你是谁?”

     原来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把扯下墨镜,咬牙道:“滚,我不打女人!”

     “那抱歉了,我还是女孩。”滕心蕊也不理眼前的傻大个,施施然坐下,悠然自得地做做样子翻书,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董韵书收回目光,默默叹气,滕心蕊在别人面前是半点亏都不吃,可在自己面前智力都退到了学龄前。

     原来狭长的眸子眯起来,狠狠瞪了眼嗫嚅着不敢说话的杨思颖,阴恻恻地问:“你就为了参加这么个破补习班不来参加活动?”

     杨思颖尴尬地不知怎么说好,幸好这时铃声响起,老师踏着铃声走了进来,看到教室里显眼地站了个人愣了一下,问:“这位同学是?”

     原来收起怒气,转身对老师说:“我是新来的,之前家父打过电话,我姓原,名来。”

     “哦,原来你叫原来啊。”滕心蕊装作不经意地说,声音不大,正好离她最近的原来能听到。

     “你!”原来瞪了眼滕心蕊,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的名字了!名字是父母起的,他再怎么不情愿也不会改。

     老师拍了拍手,“好了,原来同学找个空位坐下吧,我们先上课,上次的作业都完成了吗?”听老师这么说了,原来也不好再发作,只好坐在杨思颖身后的空位子上,目光阴沉沉地盯着杨思颖。

     滕心蕊也发现了一些端倪,目光暧昧地在一脸胆怯的杨思颖身上和黑着脸的原来身上来回打量,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上面老师在讲题。

     下面滕心蕊和杨思颖窃窃私语,“喂!我说,那个霸道男是不是喜欢你啊?”

     杨思颖顿时红了脸,结结巴巴道:“没有!绝对没有!他在学校经常欺负我!”

     “我听说男生都喜欢欺负自己暗恋的人哎。”

     “谁说的!我欺负过韵书?”

     “你个小受不能用正常的男人心理来评判……”

     “什么小受!你才是受!”

     “你蕊姐是受?别开玩笑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你蕊姐你受了?我跟董韵书那万年受比能受?攻的不能再攻了好吗!”她打死都不会说出去自己在某人的诱惑下竟然脑子一热流鼻血了。

     “……”

     两人吵了整整一节课。

     下课后滕心蕊不理哀求她别走的杨思颖,直接跑到裴瑾和杨宝宝的座位旁,对着裴瑾讨好地笑笑,“这只小萝莉借我用用~!”说着就把昏昏欲睡的杨宝宝拎了出去。

     裴瑾都没来得及说话,就只看到那两个人的背影,她又看了看被名叫原来的男生压在墙角的杨思颖,无奈地抚了抚额头,觉得脑袋都大了!

     啊啦……这下可不好,这两兄妹不会都……

     董韵书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翻着书,笔下行云流水地验算出一个公式,准备带进一个题里试试。

     “我们谈谈?”董韵书的同桌让出位子,裴瑾坐了下来,胳膊支着脑袋侧身看着董韵书,不得不说,董韵书真的是个美人胚子,眉眼间的淡然总能给人一种安定感,和滕心蕊完全是不同性格的女生,这段时间她也稍微看出一些眉目,特别是上次在她家,滕心蕊那么明显的敌意,董韵书不可能没发现。

     董韵书微怔,很快收拾好情绪,合了书,点头道:“好啊。”

     “其实,我答应和杨宝宝在一起了。”裴瑾觉得先摆出自己的立场,再询问比较好,毕竟那是两个人的事,她也只能开导开导,她将耳畔的长发别到耳后,定定看着董韵书,怪不得班里那么多男生暗恋董韵书,这张脸的确值得,若没有杨宝宝,也许她真的会对董韵书产生别的想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

     果然董韵书愣了下,疑惑地看着裴瑾,等待对方的下文。

     “我作为一个外人都看出了你们对彼此的心意,可是你们……看今天的样子是吵架了?”

     裴瑾有一点的确想对了,董韵书的防心很重,但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时,总会寻找相同的群众,加上之前裴瑾对自己的确很照顾,所以,董韵书沉默了会儿,咬唇幽幽道:“如果你被人夜晚时不时的占便宜,不时的找机会暗示对方,可对方都缩在自己的龟壳里,连心意都不敢表达,你该怎么办?”

     裴瑾“额”了声,想到杨宝宝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她还真的难以想象。

     董韵书目光闪烁了一下,低头,羞赧道:“实不相瞒,我昨天放下身段色诱都没有成功。”

     “……”裴瑾张了张嘴,满脸讶然,她实在不能想象董韵书这个清冷性子的人色诱别人是什么模样的!她想了想,说:“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不直接和她说?”

     董韵书捏的笔转了两下,目光微微放空,摇头苦笑道:“两年前她曾因一个误会逃避了两年,如果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说出来,还怎么面对以后生活的压力,是不是每遇到一件不顺心的事情都跑出去躲上几年?”

     裴瑾哑口无言,她突然觉得,董韵书是不需要自己开导的,因为董韵书想到的远比她考虑到的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