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四八
    董韵书早上六点多天刚亮就醒来了,也许是因为多年的心结解开,所以心情格外舒畅,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消失,只是当她路过滕心蕊的房间时,脸上的表情渐渐变为了疑惑。

     只听房间里不时传来急促的喘息声还有嗯嗯啊啊的声音,董韵书手一抖,杯子都要捏不稳了,心想小家伙在里面干嘛呢,她可不认为昨晚有男人溜进来。

     董韵书微微挑眉,突然想起了拜托策划的事,干咳一声,这才没有笑出声,小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呢!她轻轻一推,门没锁,开了。

     滕心蕊听到声音惊恐地回头,在看到董韵书的时候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电脑上的视频还没来得及关,她着急地点了几次,结果电脑卡了!画面静止在了某一个画面,惊慌失措之下,滕心蕊直接按了电源!同时失声道:“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小蕊,你在干嘛?”董韵书走进来,不答反问。

     “没干嘛啊……”滕心蕊移了移,用身体遮住电脑,脑门浸出豆大的汗珠,“韵韵,你是不是饿了?我去做早饭?”

     董韵书手指在杯子的杯沿磨蹭了一下,笑弯了眼。

     你不说话看着我是毛意思啊!难道看到了?滕心蕊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无辜点,平静点,淡定点,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打鼓,紧张的脸庞的都僵硬了。

     “恩,饿了,一起下去吧。”董韵书收回视线,说。

     呼……滕心蕊松了口气,她着急练习,所以大清早才起来,结果被某人抓包,太囧了!她两步跟上去,耳内还在嗡嗡嗡的响,完全不在状态内。

     她看着董韵书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在清晨的光线中轻轻飘动,一时眯迷了眼,这简直就是一面招魂幡!滕心蕊摸了摸鼻子,确认没有流鼻血才放下心,小心肝跳的厉害,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她的视线落在那时不时露出的雪白修长的颈部,白皙的堪比玉瓷,她又想到刚刚看到的某些限制性画面,顿时臊红了脸。

     “小蕊会做饭了?我很期待哦!”董韵书自顾自地说,回头冲滕心蕊一笑,浅色的瞳孔透着一股雾蒙蒙的水墨感,惑人心扉。

     “……”滕心蕊好想捂脸喊救命!她就那么随口一说!虽然她真的想过学做饭,可从战绩来看,显然她并不适合,尤其是母上大人已经明令禁止她接近厨房!

     滕心蕊的眼睛水汪汪的,好像马上要涌出眼泪,比小狗狗还要可怜,董韵书一下就想到了鱼儿,鱼儿想吃小鱼干时也是如此,不知道鱼儿现在怎么样了。她莞尔一笑,停下脚步。

     滕心蕊没反应过来,撞了个满怀。

     董韵书嘴角还带着温柔地笑,她望着滕心蕊,笑道:“还是说,你想吃我~?”

     砰!滕心蕊呆愣在原地,她认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又没有,她咽了咽口水,双手绞着衣角,怯怯地问:“那,可以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韵韵明显在开玩笑!她居然……看到董韵书一瞬间错愕的表情,滕心蕊懊恼地抓了抓长发,准备绕开董韵书先逃离再说。

     擦肩而过时,她就听到董韵书说。

     “现在不行,现在还是白天。”

     于是滕心蕊逃的更快了!

     最终还是董韵书简单做了些早餐,餐桌上,滕心蕊坦白说:“韵韵,咳咳,那个,今天早上,你是不是看到了?”

     “看到什么?”

     “我知道你看到了!”滕心蕊嘴角一抽,炸毛了,“我就是想说我不是那啥!我最近接了一个剧,就是广播剧,然后配里面一个配角的音,本来开始时候说的好好的,结果昨天突然说加了戏份,就是……是……就是床戏啦!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只好胡乱想些办法了,这种事也不好意思问人。”

     董韵书表现的淡定,她只是看着滕心蕊,语气淡然地说:“这种事,我教你就好。”说完完全不理会受惊的滕心蕊,继续吃饭。

     滕心蕊已经食不下咽了,可爱地瞪着眼睛盯着青色的瓷碗,嚼着荷包蛋就跟草一样,表情有些诡异,她的脑子里无限地回放着这句话。这种事我教你就好,这种事我教你就好,这种事我教你就好……

     这种事是哪种事?她喵了一眼董韵书,没敢问出口。

     “你今天出门吗?”滕心蕊问。

     “今天不出去,我还是喜欢待在家里。”

     “哦。”滕心蕊看着董韵书细嚼慢咽的,心里默默着急。

     董韵书温和地笑笑:“对了,小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

     “我想在你公司附近买房,毕竟不能一直和父母住吧。”

     滕心蕊眼睛顿时亮晶晶的!这是要同居的节奏吗!还没回董韵书的话,她就急冲冲地上了楼,过了几分钟又风风火火的下来,一股脑地掏出一堆东西放在董韵书面前,说:“这是我工资卡,银行卡,身份证,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唔,我要和你一起去看,比如什么户型,多大,还有装修什么的,我们一起好吗。”

     董韵书盯着眼前的一堆,半天没回神。

     滕心蕊想了想,又抽回身份证,“身份证还是我留着吧。”然后继续期盼地盯着董韵书。

     “你这是……”董韵书指了指眼前的东西,不确定地问,而且她本意就是一起,毕竟是两个人的家,自然两个人一起操办的好。

     滕心蕊微微俯身,无比认真地看着董韵书,眼巴巴地说:“钱财什么的不是都要上交老婆大人吗?”

     “……”董韵书面上一热,娇嗔道:“你说什么呢!”

     滕心蕊“额”了声,迟疑道:“那我是你老婆?”

     “我去洗碗!”董韵书起身不看滕心蕊,径直端着喝了一半的小米粥进了厨房,背影略显狼狈。

     滕心蕊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在心里得意地比了个v,初战告捷!什么嘛,韵韵还是没变的嘛,一害羞就耳尖红红的~好可爱。一想到马上就能同居了,她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

     于是趁着董韵书收拾餐具的时间,她刷了下微博,然后发微博告诉大家,“要和老婆大人同居啦~单身汪你们羡慕不来\(≧▽≦)/~”

     很快下面就有了回复。

     四时粉一家亲:恭喜粉头抱得美人归。(づ ̄3 ̄)づ╭~

     涟漪:心姐你们结束了五年的追逐战在一起了,太不容易了,嘤嘤嘤qaq

     麒麟玉:让我大单身汪情何以堪,秀恩爱烧烧烧啊啊!~~~~(>_<)~~~~

     花开半夏剧组【策划】:我期待你的娇喘……【坏笑】

     麒麟玉:Σ(°△°)︴叫豆嘛得!粉头要配娇喘??o(*≧▽≦)ツ┏━┓2333333我先笑会儿!

     ……

     滕心蕊原本还得意洋洋,一脸兴奋的,结果越到下面楼越偏!脸色越来越阴郁……一群人讨论她娇喘是毛情况啊摔!

     “怎么脸色这么差?”董韵书擦拭着手上的水滴,将碗放进碗柜,出来看到滕心蕊一阵哭一阵笑的表情,有些好奇地问。

     滕心蕊直接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朝着董韵书一扑,抱住董韵书的腰,委屈道:“呜呜,韵韵,怎么办啊,我不会!而且好羞人!”

     董韵书清了清嗓子,动作轻柔地摸了摸滕心蕊的脑袋,柔声道:“如果没事做我现在就可以教你啊。”

     “额,怎么教啊?”韵韵不是开玩笑?等等,这种事要怎么教?韵韵应该……应该没那个过啊……咳咳,滕心蕊无意识地蹭了蹭董韵书柔软的腹部,由于衣服很薄,体温也一并吸纳了,鼻间都是清冷的幽香。她也就忽略了被当孩子摸头的行为,此刻满心都是欢喜的,就这样一直抱着多好。

     董韵书微微红了眼眶,得一人心,爱她如斯,夫复何求?

     滕心蕊悄悄隔着衣服吻了吻董韵书的腹部,傻兮兮的笑着,嘿嘿,她占便宜某人都不知道。

     董韵书将手覆在滕心蕊环在她腰部的手上,捉住,微微往下移,陌生的刺激让她倒吸一口气,轻吟出声,“恩……”她半阖眼眸,嘴角勾起,轻轻道:“就这样教啊……”

     “……”滕心蕊全身僵硬成了雕塑,甚至不敢抬头看董韵书的表情,她曾经在梦里幻想了多少次,“韵韵……”声音沙哑的可怕。

     “恩……?”董韵书身子一颤,咬唇应了声。

     滕心蕊突然站起来,紧紧抱住董韵书,捉住董韵书的左手,在无名指上套上了什么东西,微凉的,光滑的,她的脸颊轻轻贴在董韵书的耳朵,“surprise!”

     董韵书一怔,挣开了滕心蕊的怀抱,就看到左手的无名指上,被套上了一个戒指,简单大方,细看之下却十分精致。她的眼里瞬间充满了泪水。

     滕心蕊小心翼翼地吻了吻董韵书的眼睛,温柔地将泪水含进嘴里,道:“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就等它的主人同意的那天。”她冲董韵书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那温暖的笑容在眼泪里折射出光彩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太阳。

     董韵书轻抿嘴唇,想道,其实小蕊就是她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