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三二
    事实是这样的,滕心蕊不可能听不出董韵书的声音,但董韵书之前一直有用变声软件,使得声音十分中性,雄雌莫辩,所以自然而然的,公会的大伙就默认董韵书是男的了。

     而刚才董韵书依旧使用了变声软件,所以滕心蕊才如此震惊,不,与其说震惊,不如说惊悚。试想一下,在你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听到那个特别熟悉的声音就是你的青梅,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你真的是老大?”滕心蕊做着最后的挣扎,其实心里已经在默默消化这件事情,因为两个人的声音她绝对不会搞错!可是又忍不住质疑一下,于是那张妩媚的小脸露出复杂的表情,有点纠结,有点惊讶,有点愤慨。

     董韵书轻笑一声,“呵,你忘了吗,有一次在箜篌谷,你告诉我你取一见倾心这个名字,其实是有原因的。”

     次奥!!!

     这件事绝逼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滕心蕊倒吸一口凉气,那次她被人追杀到箜篌谷,女公子帮她解了围,她这才跟着来到了天运书,当时区里一共有24个规模大一点的公会,可她莫名就觉得天运书以后一定会很厉害。

     两人顺便一起在箜篌谷做了任务。

     她当时觉得尴尬,就想着搭话。

     一见倾心:喂,你取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吗?→_→

     女公子:……

     一见倾心:好吧,其实我取这个名字是有原因的哦。

     女公子:……

     一见倾心:⊙▽⊙你都不好奇嘛!其实是我对一个人一见倾心了,那个人……

     女公子:快,防御

     滕心蕊刚看到女公子的话,整个画面就颤抖了一下,紧跟着两边的山崖竟然开始坍塌,一头巨龙冒了出来,一时间天地变色,山崩地裂,那条的巨龙占满了整个画面。

     【系统】触发隐藏任务:玩家需采摘龙穴中的无味草,数量0/50,任务奖励,经验0,金币5w,随机橙色装备一件。

     然后滕心蕊的电脑屏幕上弹出一个选择框。

     【系统】是否选择团队合作。

     是/否(选择倒计时10秒)

     滕心蕊点了是,那次斩龙之后,她和董韵书一人得到一件橙色装备,这个游戏中最高级的装备,这也是她首席法师地位不可撼动的原因之一。

     也是那次对话后,她才觉得这个女公子和董韵书好像,因为她和董韵书的第一次谈话也是如此!她一个人问,而对方完全不搭理。

     滕心蕊的回忆终止,她受到了惊吓!以后绝逼不相信网络了!

     滕心蕊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天呐!要是她当时说,“其实那是对我的青梅一见倾心。”或者,“我喜欢上我闺密了。”卧槽!这场面简直不能直视!

     “心心!你竟然一年前就有暗恋的人了?哇!快去表白啊!进击吧!骚年!”一个干净的男声传了出来,原来是回首忍不住起哄了。

     滕心蕊舔了舔嘴唇,又坐了下来,带上耳机,不管怎么先打完公会战再说。她不由脑补,韵韵并不排斥她的吻,说不定就是当时因为她话,误会她有喜欢的人,说不定韵韵也是喜欢自己的。

     她忘记了当时董韵书不知道她的身份。

     也许是因为会长回来了,公会的人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了一样,亢奋的不行,局势顿时转变,页面上端的人数比已经变成了54:1。

     滕心蕊一边控制着人物一边偷瞄董韵书,却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

     刚结束守卫站,还来不及听频道上众人的欢呼,滕心蕊就将两人的笔记本一下合上了,后面的攻坚战交给涟漪她还是很放心的。

     【公会】回首:她们俩同时下线了!!!哎呀妈呀,白日宣淫真的好吗?_(:3ゝ∠)_

     【公会】涟漪:噗!!(*/w\*)明天一定要问问!

     【公会】求勾搭:⊙▽⊙真好啊,我求勾搭这么久都没人来勾搭!好桑心啊摔!e(┬┬﹏┬┬)3

     【公会】回首:勾搭我来勾搭你怎么样?_(:3ゝ∠)_

     【公会】求勾搭:Σ(`д′*ノ)ノo(>﹏<)o次奥!!骚年你奏凯!!!

     【公会】最强战士:俺要吃老大的喜糖。(*w`*)

     【公会】涟漪:Σ(°△°)︴次奥我有生之年竟然看到战士卖萌!别拦我我要截屏!!

     ……

     在一片喧闹中,回首忽然幽幽来了句。

     【公会】回首: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猜测她们的攻受?_(:3ゝ∠)_

     【公会】涟漪:嘿嘿(神秘一笑),我们老大一定会把心姐攻的不要不要的。o( ̄▽ ̄)d

     【公会】求勾搭:(* ̄^ ̄(* ̄^ ̄(* ̄^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看心心攻老大?

     【公会】忧郁:(*/w╲*)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公会】回首:你们真傻!小心记录被老大和心心看到!来来来!我们去yy细细讨论_(:3ゝ∠)_

     【公会】涟漪:有道理!走走走,yy走起!o(*≧▽≦)ツ┏━┓

     董韵书也不阻挠,嘴角含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滕心蕊组织了一下言语,问,“韵韵你为什么不玩这个游戏了?”滕心蕊乖乖坐好,她还是很纠结这个的,毕竟当时她还嫌弃老大不负责任,但老大是韵韵的话,那肯定是有原因的,恩,一定是这样,她绝对不是偏心才这样想!

     “因为那个凤求凰啊,她说她认识我。”董韵书知道剩下的交给涟漪就好,所以起身关了电脑的电源,将头发束起来,“比起这个……”

     董韵书推开转椅,缓步走到床边,坐下,眯眼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说说你强吻我的事情。”

     “咳咳。”滕心蕊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喝水,否则一定呛死的节奏!“怎么能说强吻呢!哎呦,闺蜜之间不是很正常嘛!”呜呜!原谅我又用了闺蜜这个词!拜托一定要保佑我渡过这次难关!

     “哦?那种情况下很正常?你是说在我祝福你终于赶上早恋末班车的时候?”董韵书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加上刚才将头发束起来,少了一丝女子的柔情,一瞬就有了女王的气场。

     滕心蕊心中吐槽,谁说是末班车,我可是从情窦初开的年龄就一直暗恋你到现在的,“唔,也许我刚才脑子抽了,其实我下午淋雨了……”滕心蕊决定打友情牌!苦肉计什么的简直不能更赞。说话间一副楚楚可怜,弱柳扶风的模样。

     果然,董韵书的瞳孔缩了一下,然后很快地恢复了正常,她顿了一下,朝着滕心蕊勾了勾手指,“过来。”

     滕心蕊分析了一下,董韵书肯定不会打自己的,于是犹豫了一秒后就凑到了床边,双手乖乖地叠放在腿上,仰着脑袋看着董韵书面若寒霜的脸,“恩?”

     董韵书眸中划过许多情绪,却都很好地掩饰起来,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温热的指尖挑起来滕心蕊的下巴,只一瞬,滕心蕊就羞红了脸。

     “我发现你很容易脸红,啧啧。”董韵书调侃道。

     滕心蕊张了张嘴,还没有说出反驳的话,董韵书就吻在了她的唇角,又慢慢地,整个覆在了她柔软的唇瓣上,那股幽冷的清香将她的心湖一下搅乱了,唇齿间的抵死缠绵让她的意识渐渐涣散。直到下唇突然一痛,她才惊醒。

     董韵书眸子一暗,分开了些许,道:“既然你强吻我了,那我也如此还你,顺便,留下些印记。”

     滕心蕊扭捏着没说话,双手拽着衣角揉啊揉,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死闷骚不是诱受吗!突然如此有气场是怎么回事啊摔!

     “我现在倒是好奇,你当时就一见倾心的人,会是谁?想来你初吻也是给了他?”董韵书松开滕心蕊的下巴,收回手在自己的唇上摸了摸,语气淡淡地说。

     次奥!

     我的初吻可是在小学六年级就给了你!

     好吧,不知者无罪,不过这件事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要是被当成痴女可就不好了!

     等等!滕心蕊你在干嘛!这么好表白机会!她肯主动亲你肯定不会排斥的!对,就这样一鼓作气掰弯她!然后甜甜蜜蜜的生活!

     滕心蕊深吸一口气,道:“韵韵,其实我喜欢的人……”

     “嗡嗡嗡——”放在书桌上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滕心蕊被噎的够呛,不过不要紧,等韵韵接完电话就说,这次一定要说出自己的心意!错过这个机会简直天理难容!

     董韵书看了眼被打断话的滕心蕊,又看了看震动着的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了取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是姑姑?恩,是的,我和朋友在家。”

     “恩?什么事?姑姑你说吧。”董韵书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捏住电话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

     沉默,死寂。

     房间里除了浅浅的呼吸声再听不到其他。

     电话那端不知说了什么,董韵书突然沉默了,背脊挺得直直的,一手扶在了桌子上。

     滕心蕊心里直突突,不安地问:“韵韵,怎么了吗?”

     良久,董韵书才回,声音却是说不出的脆弱。

     窗外雷鸣声响起,和董韵书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小蕊,我奶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