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三五
    裴瑾收到董韵书的短信正好在去补习班的路上,她的心情实在不能用好来形容。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早上说起,她早上接到班主任的电话,被强制要求,监督杨宝宝在开学考所有的科目都要及格。她出门的时候给杨宝宝打了电话,询问期末成绩,得到的结果让好脾气的她第一次感到无奈。

     而杨宝宝被班主任盯上的原因是,某一日班主任在群里说道,另一个补习班的同学告诉他,他们吃饭走路都在记东西。而杨宝宝回复说,“不会噎到吗?”一想到这个,裴瑾的脸色就阴沉起来,她算是见识了杨宝宝这个饭桶的气人功力了。

     你说在班主任面前这样说,脑子是正常的吗?

     刚到进了小巷,就看到杨宝宝在原地转圈,今天杨宝宝上身穿的是蓝色宽大t恤,上面的图案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在吹泡泡,下身是紧身牛仔裤,白色的板鞋在地上画着圈圈,双手背在身后,额间的刘海有些凌乱,双颊红彤彤的,看上去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班长!”在裴瑾愣神的时候,杨宝宝正好看见了走来的班长,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哒哒哒就迎了上去。

     裴瑾发誓,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杨宝宝把她当食物了!

     “恩?怎么在这儿?”裴瑾叹了口气,心中想的是该怎么拯救这小祖宗的成绩?

     杨宝宝笑眯眯地挽住裴瑾的胳膊,故意将自己青涩的小荷包往前蹭了蹭,谄媚道:“我在等你啊!班长,老巫公那事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嘛?”

     “……”裴瑾哀怨地看了眼自己不时撞在小荷包上的胳膊肘,随即反应过来杨宝宝给班主任起了外号,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

     杨宝宝见裴瑾不说话,继续道:“班长啊你不知道,老巫公说这次考试死也得死过去,我就是那个考成屎的!所以啊不特训是不可能通过的,哎呀你不知道我哥哥总欺负我,哪会辅导我嘛,咳咳……”杨宝宝瞅了眼面上柔和的裴瑾,心道,我都把话说道这份儿了!班长你不会还不懂吧!

     与此同时已经坐在教室的杨思颖打了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一脸茫然,看了眼门口,嘟囔道:“宝宝怎么还不进来。”

     裴瑾嘴角一撇,然后上扬,柔声道:“哦?那你看该怎么办?”

     “干脆我住到你家吧!两全其美!”杨宝宝脱口而出,心里打得算盘是,一来可以免了早上的晨跑,二来有班长做好吃的!三来近水楼台先得月,简直是一大快事!不用被控制饮食的美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这时两人已经并排进了教室,裴瑾暗自琢磨了一下,这个办法也是可行的,于是道:“你妈妈同意的话,我这边没问题。”

     “真的?哇,班长大人我最喜欢你了!”杨宝宝笑的眼睛都眯在了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裴瑾脸上,mua,地亲了一口,声音还特别响亮,引得周围几个人好奇地看过来。

     裴瑾人生中第一次被轻薄,而且还是被一个饭桶一般的女人,她倒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别扭,面上尴尬极了。

     杨思颖的座位离两人不远,刚好看到这一幕,心里的眼泪流成了擀面条宽,妹妹这么主动让他这个哥哥情何以堪!

     另一边的两人一猫已经坐在了车上,按时间来算中午一点多就能到。

     董韵书坐在靠窗的一边,因为晕车,便将窗户开了条小缝,凉风吹进来拂在面上才觉得好些。

     滕心蕊坐在外侧,和怀中的鱼儿大眼瞪小眼。

     车子突然急刹车了一下,鱼儿惊的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可怜巴巴地喵喵叫唤,白色的小爪子在滕心蕊腿上乱踩,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待车子平稳之后,鱼儿嗖的一下窜到董韵书怀中,卧下,小脑袋蹭了蹭董韵书的腹部。董韵书回过神,温柔地摸了摸鱼儿的脑袋,帮它顺了顺毛。

     “呵呵。”滕心蕊勾唇一笑,伸手就要抱回鱼儿。

     喵——!

     鱼儿凄惨一叫,毛茸茸的小爪子扒着董韵书的衣服不松爪。

     “松爪!”

     “喵!”不松!

     “你松不松!”

     “喵!”不松!我是有原则的喵!

     滕心蕊狠心一拽,以鱼儿之力不敌她,终究还是将鱼儿抱了过来,然后安抚地掏出小鱼干,诱惑道:“鱼儿,来来来,你喵一个我就给你吃小鱼干好不好!”

     鱼儿一扭小脑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董韵书,委屈地伸出小粉舌舔了舔鼻子。

     “噗嗤。”看着一人一猫的互动,董韵书笑出了声。

     听到董韵书的笑声,滕心蕊面上一红,感觉老脸都丢在这喵上了,她那么大一人还和喵计较。

     董韵书忍俊不禁道:“小蕊,没看出来你和鱼儿挺有缘啊。”

     “是啊,嘿嘿。”呸!我看是有孽缘!滕心蕊将企图爬回去的鱼儿又往怀里拢了拢,有些冰凉的手放在鱼儿的肚子上取暖,然后冲着董韵书嘿嘿傻笑。

     喵——!鱼儿委屈地叫了出来,小爪子不停地扑腾。

     董韵书安抚地摸摸鱼儿的脑袋,喂了一个小鱼干,鱼儿这才安静下来,爪子拨弄着小鱼干,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舔了舔,这才叼起来,等吃饱喝足后,小眼睛好奇地打量起周围来。

     滕心蕊撇撇嘴,在心中下了定义,好色的喵!不对啊,她长得也不差吧,这喵怎么看见自己就跟看见鬼了一样。

     董韵书看懂了滕心蕊眼中的神色,顿了顿,眸子染上了一层笑意,伸手将头发拢到耳后,慢慢地,靠在了滕心蕊并不宽厚的肩上,她甚至感受到,滕心蕊瞬间的僵硬。

     滕心蕊稳住心神,装作老成地摸了摸董韵书的头发,道:“睡一觉吧,醒来就到站了。”

     “恩。”也许是太舒服了,董韵书轻轻蹭了蹭,鼻尖就碰到了滕心蕊的颈部,感受到滕心蕊呼吸有些絮乱后,这才满意地安分下来,一手搭在滕心蕊的腹部,将自己的整个重量依靠了过去。这个人总能让她放松下来,卸下所有的防备。

     滕心蕊有些紧张,身子绷得紧紧的不敢动,生怕惊动了董韵书,肩膀处传来的重量有些重,却让她格外的安心。

     鱼儿瞪着眼睛看着两人,突然伸长了脖子,后退一蹬,前爪就拍在了滕心蕊的胸前的柔软上。

     “……”

     现在把它从车上扔下去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