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披荆斩棘
    高考过去了,叶艾也出院了,日子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

     原本秦树打算俩人高考完后一起去毕业旅行的,现在看来也没办法实现了,小叶子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

     叶艾变得比以前安静了,不在像以前“疯”丫头似的生活着。

     每天,秦树陪着叶艾去图书馆,为叶艾下学期的复读做准备,忙碌而充实的生活总是过得那么快,大半个月过去了。

     第二天,秦树像以前一样,准备去敲对面的门,叫叶艾一起出去取图书馆,这一段时间,叶艾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了。

     叶妈妈来开的门,“树树啊,叶子不在家,昨晚已经回乡下奶奶家了,叶子她奶奶生病了,想看看孙女儿,昨晚由你叶叔叔送回乡下的,因为太晚了就没有告诉你。”

     “哦,那叶姨我先出门了。”秦树带着失落回到了家里,而没有像以往一样去图书馆。

     叶艾的突然离开,秦树失落,失落的是没有通知他,她回乡下了。

     本来秦树今天也要告诉她一件事的,看来也没办法亲自告诉她了,只能再说了。

     叶艾回到乡下的时候已近快天亮了,叶子奶奶家在C市的乡下,跟叶子的小叔叔住在一起,而没有跟叶爸爸他们住在一起。

     小叔家是两层的楼房,住处还是蛮好的,奶奶住在一楼,一进入屋里,叶艾就跑入奶奶的屋子里,看奶奶去了。

     叶艾跟奶奶的感情很好,因为小时候,叶艾在乡下住过,那时叶爸叶妈的工作都很忙,等到叶艾快要上学的时候才回到城里上学。

     “奶奶,你怎么样了?”拉着奶奶已经老去的手问着。

     “没事,奶奶没事,就是想看看你,想你回来陪陪奶奶说说话,你小叔没有把话说清楚,害你跟你爸爸大半夜的回来,没感冒吧,白天回来也行的。”叶奶奶慈爱的看着叶艾。

     “我没事,只要奶奶你好就行。”脸上的红润还未退却。

     其实叶艾都知道了,小叔已经告诉了叶爸他们了,所以她就也知道,叶奶奶患了胃癌,属于中期,还未到晚期,去医院治疗几率还是挺大的,毕竟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但是叶奶奶坚持不去医院,所以才会大半夜的才会把叶爸爸他们叫回来,想让他们回来劝劝叶奶奶,赶紧去医院治疗,趁现在病情还不是特别严重。

     跟奶奶聊了一会,奶奶就让她去吃早饭,吃了去睡会儿觉,补补眠。

     叶艾很听奶奶的话,吃过饭,跟叶爸爸说了一声就去小婶婶准备好的房间补觉去了。

     睡了几个小时就起床了,起床跟叶爸爸聊了聊奶奶去医院的事,叶艾差一点眼泪就掉下来了。

     想起奶奶以前带着她,带着她满山跑,那时的奶奶很健康,也很开心,现在的奶奶,脸色苍白,一脸的不良。

     再次踏入奶奶的屋子,那时的她情绪已经控制了一些,看见奶奶在小婶婶的帮助下吃了一些流食,奶奶消瘦了好多,叶艾的情绪再次失控,匆忙的跑出了叶奶奶的屋子。

     奶奶与小婶婶说:“你看这孩子,怎么才看见我就跑了呢?”

     “估计是想起有什么事没做吧,等会她会回来的。”小婶婶没有说的是,叶子那满含泪水的眼睛,只是不想给叶奶奶看见。

     其实叶奶奶看见了孙女的泪眼,只是当没看见摆了,不想他们担心。

     等叶艾再进来的时候,奶奶跟她聊了一会儿就说想睡觉了,叶艾还是没有说出来要奶奶去医院的打算,看来还是要叶爸爸来说了,她开不了口,怕一开口眼泪又掉下来了。

     出来后,给叶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叶妈妈说:“小树今早来找你了,你没给他发条短信说你回奶奶家了吗?”

     “没有,给忘了,等一下我打给他吧。”语气有点沉重的答着叶妈妈的话。

     “嗯,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感冒了,你这感冒才好没多久。还有,替我给老太太问好,等我请到假了就回去看她。”叶妈妈一再叮嘱。

     “嗯,我知道了妈妈。”

     “那好,我去忙去了啊!”

     “妈妈拜拜!”

     与妈妈通完电话后,给秦树打电话,没打通,那时的秦树正在飞机上,飞往B市的路上。

     电话没通,叶艾也没放在心上,继续担心着奶奶去医院治疗的事情。

     看见爸爸出来了,问:“爸,你跟奶奶说去医院的事情了吗?”

     “说了,没用,你奶奶不听,说什么浪费钱,看了也不会好,什么都说了,你奶奶就是不听,诶……”

     “爸,我去说吧,我会控制好情绪的。”

     “你去吧,好好说,别惹奶奶太伤感。”

     再次踏入奶奶的屋子,这时的她,没有像上一次泪眼的出现在奶奶面前。

     “奶奶,我们去医院治疗吧!”叶艾很直接的就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没有给奶奶搪塞她的机会。

     “我们不谈这个,我们说说其他的吧。”叶奶奶不愿意谈。

     “不,奶奶,你不要在搪塞我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花钱,我们有钱,你不用担心,你的病也能治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们要相信科学。”

     叶艾接着说:“奶奶也想看着我以后结婚吧,你没看着我过着幸福的生活,您会放心你最疼爱的孙女吗?”这时的叶艾已经泪眼婆娑了。

     哭声中,奶奶说:“奶奶当然希望奶奶最疼爱的孙女幸福了,奶奶还想以后看着我们的叶子生下小叶子,奶奶当阿祖呢。”

     “那就是了,奶奶一定会长命百岁当阿祖的。奶奶我就当你是答应我了,我最爱奶奶了。”叶艾坐在床上抱着奶奶开心的笑了。

     在门外听到叶子奶奶答应去医院了,叶爸爸打开门冲了进来,看着女儿与老太太抱着哭笑,也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幸福的笑容。

     接下来,叶爸爸火速的把叶奶奶安排进医院去住院了。

     回到城里,叶艾陪大人们帮奶奶办理了一切就回到家里去收拾一下自己,突然想起秦树没接她电话,她去敲了她家对面的门,但是久未有人开门,虽然疑惑,但并没有去深究。

     接着回到医院去照顾奶奶,小叔家的堂弟也跟来了,本来堂弟是还在上课的,因为奶奶住院而请假回的家。

     听婶婶说,堂弟读书也很好,智商高也是没办法的,怎么都是一个姓的,她自己怎么没有这么高的智商、这么好的成绩,她有时候就很郁闷的想。

     小叔家的堂弟17岁,叫叶默,在小镇上读高二,马上高三了,也就是说,下学期跟她一样高三了,不同的是,她自己快满十八了,想起来也没几天了,自己为了忙奶奶的事情都忙忘记了。

     小的时候她跟堂弟玩过,大了就没怎么玩过了,还记得小的时候她跟这个穿着裤衩的弟弟跟着奶奶满山的跑,那时的童真,那时的欢笑,都是今夕不能忘怀的。

     等到生日那天,大人们都忙着照顾奶奶,把她给忘了,没有准备什么,她自己也没有要过生日,只有爸妈在早上的时候对她说了一声生日快乐!

     那天,久未见到的人,终于出现了。

     傍晚,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孩,恍惚中逆着光而存在,像是从未认识他一样,是那般的高大。

     “叶子,回神了。”秦树打了一个响指。

     “哦……怎么了?”回过神来。

     “生日快乐!叶子。”缓缓地道出了话语。

     “我以为今天会没人给我说生日快乐了呢?”眼睛了有泪光在闪烁。

     秦树抽出一张纸巾温柔的帮她擦眼泪,“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回来给你说生日快乐了嘛。”

     “嗯嗯,我以为你们都把我给忘了呢。”眼睛有点红红的。

     “你个小没良心的,那我生日的时候你怎么跑出去玩了。”刮刮叶艾的鼻子,玩笑的说着。

     “好了呢,是我没良心,我以后每个生日都陪你过。”撇下秦树的手回答。

     殊不知,这个“每个生日”是一生的许诺,她无意的话触动了秦树。

     他在心里想,这个女孩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只是想对于上次没有陪秦树过生日而抱歉给出的话语。

     当时,秦树就在心里给女孩许出了重大的承诺,至于什么承诺就是后话了。

     秦树带着她去了一处广场,陪她放了一场烟花,她也玩得很开心,把几天的不欢愉都忘记了。

     当烟花升上天空的时候,叶艾许下了愿望,叶艾大声的说出了她许下的愿望:“我明年要考到B市去上大学。”

     当秦树听到她许下的愿望时,不知道有多震惊,他还在想要怎么劝她去B市读书呢,她自己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秦树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高兴。

     “秦树,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去B市读书吗?”歪着头问身边已经比她高很多的男孩。

     “为什么?”秦树如她的愿问了为什么。

     “因为有你。”

     秦树显得很震惊。

     “因为有你照顾我啊。”显然是叶艾把一句话分成了两句说。

     “嗯,我会照顾你的。”秦树心里的真实写照的是:秦树会照顾叶艾一辈子的。

     晚上十二点过去了,站在广场中央,秦树对叶艾说:“我跟我妈都搬到B市跟我爸住在一起了,就是你回乡下那天晚上的第二天,搬家得比较匆忙,我妈也只是匆忙的给你妈妈说了一声。”

     秦树已经考上了B大,所以他妈妈就也回B市了,因为要去布置新家,所以就提前一个月去了B市。

     她说:“可能因为我奶奶的事,我妈把这事忘了告诉我了吧。”

     她又换了一种语气调侃道:“难怪最近没见着你小子,嗯,去B市了不要把我忘了哦。”她半开玩笑的说着。

     “怎么会,我在B市等你。”

     前面的荆棘我会为你铲平,只为等待你的到来,许你一世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