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吃炸药么
    吃过晚饭,秦树想起了再过不久就该是寒假了,虽然要补课,也就意味着自己也要快过十八岁生日了。

     以C市的习俗,十八岁生日一般是不会大办的。

     十八岁,正是青春正盛的时刻,不想虚度。

     渐渐的,又恢复了紧张的高三复习生活,整天不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骑红尘妃子笑,就是To write this story,I had to contact......

     不知今夕是何日,只知高考倒计时。

     叶艾的生活,也在不断前进,但是成绩还是没多大上升,秦树看上去倒是很淡然。

     其实啊,他心里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似的,真是应了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句话,这“太监”你可看不出他急,板着一张俊脸,话也没多少。

     秦树为神马急,大家都应该猜到了吧!

     不就是想让叶艾跟上他的脚步吗?以后可以上同一所大学,可以好好谈个小恋爱神马的,多好,可以一起上课、一起踏青、一起逛街,这都是秦树的美好憧憬啊。

     但是,这个叶艾这丫头怎么这么不上道啊,秦树心里很苦憋。

     冬去春又来,看似平淡的一天又过去了,这学期的期末考试也在今天结束了。

     学校出通知,给各位高三莘莘学子放假一天以作休整,明天晚上接着上课。

     C市属于南方城市,并不是特别寒冷,这并不是特别寒冷的天气也让那特别娇气的小叶子感冒了。

     因为叶艾是早产儿,所以抵抗力不强,每到冬天感冒一次还是小事,而这次还是重感冒。

     每天中午休息时间都要外出去医院打吊针,叶艾很坚强,去医院都不会叫上秦树陪着,主要还不是怕秦树的支持者找麻烦。

     感冒好时,补课也差不多到放假时间了,精神好了,叶艾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活泼模样。

     在家每天不给秦树捣点乱,她就不叫叶艾,秦树拿她也没办法。

     每次想对她眼不见为净的时候,她又马上来讨好你,秦树也只能扶额,唇角扯出一抹淡笑,以表示对她的原谅。

     —— ☆ ☆ ☆ ☆ ——

     腊月二十八那天,迎来了秦树十八岁生日,秦爸爸也在那天之前回家了,就是为了给儿子庆祝成人生日。

     秦爸爸是做房地产的,在B市,平常都比较忙,不常在家,而秦妈妈不想搬家,所以还在现在这个小区里与老邻居叶妈妈一起。

     叶爸叶妈都在国企工作,所以现在都放假在家,准备与秦家一起为秦树庆祝十八岁生日。

     如果没有自家老佛爷的提醒,叶艾早就忘记了腊月二十八是秦树的生日。

     幸好老佛爷有提醒,所以提前买好了生日礼物。

     叶艾并不打算那天在家帮秦树过生日,早就约好了同桌好友一起逛街,过年了,总要买件新衣服的吧,所以让自家老佛爷把礼物带给了秦树。

     时间:腊月二十八中午。

     地点:秦家。

     人物:秦爸爸、秦妈妈、叶爸爸、叶妈妈、秦树。

     饭桌上,秦爸爸问秦树:“想好去哪儿读书了吗?”

     秦树答:“想好了,就去B市吧!”很淡定的答完。

     “嗯,好,吃饭吧”秦爸爸拿起放下的筷子,接着吃。

     秦爸爸是一个严肃的人,他问话时,秦树要放下碗筷来回答他,所以出现了上面一幕对话。

     秦妈妈问叶妈妈:“你们家叶艾去哪儿了?”

     叶妈妈正喝水,放下杯子,说:“跟同学逛街买衣服去了,说什么快过年了,还没找着机会买件新衣服,说完就跑出家门了。”

     秦妈妈说:“也是,女孩子嘛,过年了是该买件新衣服,晚上让她早点回来庆祝就行。”又对着秦树说了一句:“是吧,儿子。”

     秦树面无表情的答着:“嗯。”

     秦妈妈看儿子有点不高兴,说:“怎么了,今天不是生日吗?怎么不开心点,板着一张脸。”

     秦树叹气:“没什么。”怕自己反驳了他母上的话,他那妻管严的老爸又得教育他了。

     饭桌上,秦爸爸和叶爸爸在聊时事,还小酌一两杯,叶妈妈跟秦妈妈也聊得正欢,说什么衣服啊,买年货啊什么的,反正就是女人爱聊的一切。

     而我们今天的主角啦,在一旁苦哈哈的只能埋头吃饭。

     心里想着:“小叶子,今晚你回来就死定了,敢给我在过生日的时候跑去逛街,给他买的礼物也没有花什么心思,哼~”

     心里在咆哮着,面上是不露一点表情!腹黑,有木有。

     而此时,我们的女主角,正在逛街的叶艾,那叫一个开心,纯粹就是刚从圈里放出来的小羊,洒脱欢了的跑,没人管着真好,想干嘛干嘛,想吃嘛吃嘛,绝对没有一点顾虑。

     要是跟姓秦那小子一起出来,那绝对是没有这待遇的。

     你想吃路边的臭豆腐,姓秦那小子闻到就跑老远的东西,他会让你吃吗?

     他的回答很简单: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死都不会让你去吃的。

     他那狗鼻子,大老远闻到这味道都不会往这条路走,宁愿绕远了走,都不会走这条道。

     —— ☆ ☆ ☆ ☆ ——

     想想今天都幸福,那小子被困在家里过生日,嘻嘻,这大好的日子我干嘛想他啊,真是的。

     叶艾当然不会知道,秦树想的是你回家就死定了,给你机会在外面多玩会儿,叶艾一下打了个冷颤。

     按叶艾那呆头呆脑的思考,绝对不会想到这上面去,对同桌姑娘疑惑的说:“咦,怎么还这么冷啊,我都穿了不少了。”

     “不冷啊,是不是你感冒还没好完啊!”同桌姑娘一脸认真的回答叶艾的问题。

     “可能吧,不管了,今天我要好好玩,我们去这栋大厦买衣服去吧。”摇摇头,把刚才的问题抛诸脑后。

     “好!”俩姑娘手拉手的走远。

     傍晚时分,叶艾双手提着战利品回家,在小区楼下遇到俩同样出去happy了的老妈。

     秦妈妈喊住她,问道:“叶子,买了什么东西呀?这么多。”

     叶艾脸上满满的笑容,是一点都没有遮掩,答曰:“菲姨,没买多少,就两件衣服,一条裤子、一双鞋。”

     “哦~今天出去玩得开心吧。”看着女孩天真的笑容,秦妈妈也很开心,心里感叹:年轻真好。

     “嗯,还行,挺开心的。”这架势,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不开心的样子吧。

     “开心就好,等下到菲姨家来吃晚饭,你看你,中午就没有来,好久没吃到菲姨做的糖醋排骨了吧。”秦妈妈拉着叶妈妈准备一起走。

     “好的,菲姨,我最爱吃你做的糖醋排骨了。”乐呵呵的答应着。

     —— ☆ ☆ ☆ ☆ ——

     她们家老佛爷的话还没问出口,楼道上下来一人。

     诶!你们猜对了,就是今天生日的主角。

     秦树冲着叶艾,说:“还知道回来啊?”语气有点不顺。

     小叶子回过头问秦妈妈:“这怎么了,看着我像看敌人一样。”

     秦妈妈说:“谁知道呢,这小子今天一天都这样,别理他,走,我们回家。”

     等她们家老佛爷跟秦妈妈走了后,叶艾与秦树搭话,说:“下来干嘛呀?”

     “买醋,哼!”这语气,跟吃了炸药一样,说着转身就向小区外的小店走去。

     看着秦树那小子走远,叶艾一边上楼一边嘀咕“又发什么神经啊?”表示疑惑。

     这丫头根本就没想到是她自己跑出去玩,没在秦家帮他过生日而生气的。

     回到家,老佛爷在收拾刚买回来的东西,小叶子把衣服、鞋子什么的放在沙发上坐下,问她们家老佛爷,说:“妈,你说秦树干嘛呢,一天不见,我一回来他就朝我撒气。”

     “……”她妈没回答她。

     “你说是不是为我给他买的礼物不合他意啊?”接着又问。

     “……”她妈还是没说话。

     “我也知道他每次给我买的礼物都费了心的,不是这一次时间来不及我用心挑礼物嘛。”跟她妈妈解释着礼物问题。

     “你个小没良心的还知道啊。”回答了这句,叶妈撇了她一眼就走了,拉门、转身、锁门,一气呵成,就进了对面那家开着的门。

     她被她妈抛弃了,诶......

     朝头上随意抓了两把,她也没懊恼多久就进自己的卧室放她的东西去了。

     —— ☆ ☆ ☆ ☆ ——

     没多久,听到有人在敲门,她以为是她爸没带钥匙叫她开门呢。

     开门一看,原来是这小子。“干嘛呀,敲我们家的门,还这么大声,敲坏你你赔?”

     那小子也没理她,直接推开门就堂而皇之的进她们家的门了,也不管她在旁边的嚷嚷。

     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就开她们家的电视,跟在自己家一样。

     也是,她妈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对待,而她是她妈妈捡来的,他在她们家就跟自己家一样。

     她看他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就没说什么,鸦雀无声,除了她们家那电视在说话之外。

     沉默了十来分钟,他一直没说话,叶艾准备找点话题跟他聊聊,主要还是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

     “话说,你今天生日吧。”呸,看看她这问的什么问题呀。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啊?”秦树阴阳怪气的答着。

     叶艾来气了,“怎么不知道了,我还让我妈把礼物带给你了呢。”

     语气平和的回答叶艾的话:“你那礼物是看了一眼就买的吧。”

     “哦……你怎么知道的。”叶艾刚才的十足语气憋了,心想不会是她买礼物的时候让秦树看见了吧!

     “你……”秦树气着拿手指着她。

     “干嘛呢,把手放下。”叶艾用自己的手去打秦树指着她的手。

     秦树很无语:“……”

     “怎么不说话了。”叶艾是不气死人不打算收场。

     “被你气的。”秦树很想大声的吼出这句话,不过为了形象,还是改了语气。

     叶艾撇撇嘴:“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

     “你还……”她的话还没说完,又有人敲门,叶艾只能匆匆跑去开门。

     一看是秦妈妈:“菲姨,怎么了?”

     秦妈妈慈爱的看着她说:“嗯,没事,就是叫你们俩吃饭呢,该吃晚饭了,饿了吧。”

     “没,还没,回来前还去德克士吃了的。”一脸的尴尬,以为秦妈妈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哦,那晚饭也得吃,是吧,我们家那小子呢?”秦妈妈没有发现叶艾的尴尬。

     “妈。”秦树很无奈的叫了一声秦妈妈。

     “出来了啊,那行,回家吃晚饭吧。”对两个孩子招招手就进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