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地心——梦殊
    瞬间地面下陷。温度骤然上升,这时候整个山洞的地面瞬间融化掉。顾亦珩第一反应就是抱起我用灵气化为保护罩护着我们,由于已经没有可以站立的地方,我们只好用灵气支撑我们在空中悬浮。

     我不由的向下一看,结果我看到的是一片翻滚涌动的岩浆。我吓得一下子就把头埋进顾亦珩怀里。

     但是下一秒我又想着,不对啊,我是修神者,是在逆天修行,干嘛怕这些个东西!不得不承认,前一世对我现在的影响太大了。毕竟前一世是普通人,哪怕这一世见识过再多的场面,有时候往往还忘不了前世的时候,下意识就会想到躲避。果然还是需要历练,所以决定来神农架还是对的。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决解落地问题。下面的岩浆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修炼者,在成仙成神之前也不过只是比普通人身体状态好一点,可以调动灵气而已。身体在面对大自然的力量面前,还是脆弱的。实在经不起岩浆扑腾一下下。

     “顾亦珩,找不到落脚的地方诶。”我很是焦急。

     顾亦珩眉头微微的揪着,“地心。”语气坚定无比。

     “地心,你是说……”我下意识捂住了嘴,阻止我说出那个地方。

     地心中有个最神秘的地方,一般知道的人很少,只有实力超过筑基期的修炼者才能知道,而且只是知道那个地方的名字。金丹期的修炼者有权知道那个地方更多一点的信息。实力越高就可以知道的越多!

     现实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实力强大,得到的就越多,实力越弱,那么抱歉,很多东西你没有资格接触,而且生命如同蝼蚁般,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起码普通人还有修炼者公约保护。

     而在修炼界,不管是修真者还是异能者,甚至其他特殊的修炼者,都是没有任何律法公约可以保护的,在修炼界,实力代表一切!

     关于地心的那个地方,其实真正的名称是:梦殊。看似很文艺的名字,但是说出来的人无一不是瞬间被天雷劈死!实力再强横都是一样。这是远古下来的戒训!

     我突然觉得这戒训好熟悉!这不是感觉和我前世看的那什么台湾的偶像剧《终极一家》里的那什么终极铁克不能说,要用那个代替一样么!如此狗血奇葩这是怎么样?

     不过既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戒训,自然要好好遵守。

     “那,顾亦珩,我们真的要去那个地方么?”远古没有留下信息说明去那个地方会遇到什么,会是什么情景!“除了那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没得去了。”

     顾亦珩抬头看了看顶部,指尖挥出一道灵气化成的光芒,“看!”这道利剑一般的光芒到达在顶部时瞬间湮没,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

     嘶,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我试着用混沌之气试试,看看是否也是如此。没想到,竟然还是一样的结果。那顶部,究竟有什么东西,连用混沌之气攻击,都没有效果,竟然可以像吞噬一般让混沌之气的攻击消失!

     既然上不去,那就只好去那个地方了。

     “顾亦珩,我们下去吧。”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顾亦珩此时抱着我,没法摸我的头,只是淡淡的说着:“有我。”

     下落的时候,越靠近地心,引力越大,我和顾亦珩根本无法控制下落的速度,只好集中精力维持灵气保护罩,隔绝保护罩外面的高温和时不时溅起的岩浆。

     以前高中学地理的时候,知道岩石在高温高压的状态下,会变成岩浆,但是没有亲眼见到岩浆,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可怕。岩石,那么坚硬的东西,熔化成液体,普通人掉到岩浆里就会尸骨无存,修炼者也不过是瞬间留下一副骨架。

     “顾亦珩,没有看到地心诶。”我开始有点惊恐了,“快要到岩浆的表面了,怎么办?”

     “岩浆下面。”顾亦珩的话刚说完,我们就直接栽入岩浆里了。我的一声尖叫都没有来得及出口。

     我瞬间吓得闭上眼睛!过了好久,“咦?”我睁开眼睛,面前是顾亦珩精致的侧脸,“没事?谁说修炼者掉到岩浆里会瞬间变成骨架的!”我有种被欺骗的愤怒。

     “嗤,”顾亦珩被我的话逗笑了,顾亦珩顺手敲了敲我的头,“脑子。”

     什么,这是在说我没脑么?顾亦珩,你个小P孩这几天蹬鼻子上脸了么?我瞬间就愤怒了,“你才没脑你全家都没脑。”

     显然愤怒的人是没有理智的,此刻的我完全忘了顾亦珩的全家包括我,也就是说,我也我自己也骂进去了!然后我就光荣的看到了顾亦珩因为忍笑而扭曲的俊脸。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刚刚我把自己也骂了进去!于是,我狠狠的在顾亦珩的腰上拧了一把。虽然我这时候年纪不大,但是,作为修神者,力气肯定大于常人,所以顾亦珩的腰上估计会乌青!

     意识到这一点,我满意的收手,准备探查周围的情况。

     这不探查还好,这一探查我大吃一惊,就刚刚那么一小会的时间,我们已经到达了地心。

     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这里没有岩浆没有高温,一片黑暗,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凭着神识的探查。明明刚刚我还可以看到顾亦珩,现在就看不到了,只是能感觉到他公主抱抱着我。

     “顾亦珩,我要下去。”这时候若在让顾亦珩抱着我,虽然我不重,但总归是在损耗体力。

     我说完之后顾亦珩没有任何动作,黑暗中十分安静,我清楚的听到顾亦珩说着:“你照明,我抱你。”

     我瞬间汇聚五行元素之一的火元素,照亮了以我和顾亦珩为中心半径十米的圆圈大小的范围。

     看着顾亦珩坚毅的脸庞,我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其实我很懒惰,宁愿消耗灵气来使脚离地前行,也不想走路。原来顾亦珩什么都知道,所以这个时刻才会一直这么抱着我走这么远。

     我突然有点后悔刚刚掐了顾亦珩。

     似乎感受到我的心绪的变化,顾亦珩低下头把他的贴了过来,贴到我的脸上,蹭了一下,又迅速当作什么也没做的样子,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去。

     够了,顾家的小正太,你还可以再闷骚一点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用神识也探测不到“那个地方”。

     不会又是迷阵吧?我刚想这么说着,瞬间,一个门很突兀的出现在前方的空地上。为什么说是突兀,因为门的周围都是空气,没有所谓的墙壁,就单单一个门,实在是离奇的很。我示意顾亦珩走到门的前面。

     我伸手去扭动门的把手,但是没有扭动。

     “锁孔。”顾亦珩的话提醒了我。原来是需要钥匙,这门是反锁了?

     “钥匙。”我学着顾亦珩的面无表情还有他的语气。

     “……”顾亦珩完全没有被我的行为惊吓到,“掌门令。”

     我拿出掌门令,试着插入锁孔,一扭,“dia”的一声,门开了!

     竟然真的是掌门令,这一块令牌竟然会是钥匙?现在不是考虑掌门令像不像钥匙的时候,只是墨门的掌门令,不仅仅可以用来传送到墨莲仙府,竟然还是进入地心的“那个地方”的钥匙!

     好在有这一世不一样的经历,要是前世的我,标准的现代人,会觉得匪夷所思死的。

     顾亦珩抱着我走进这道门。门后的世界,是一个虚无的空间。

     所谓虚无的空间,就是什么都没有。谁也没有想到,梦殊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我突发奇想,用意念想出一桌满汉全席。谁知道,竟然真的出现一桌满汉全席!我又想了很多的东西,比如电脑、电视、法拉利、法国大餐、红酒、古董、神器、丹药……结果全部出现了。

     “别想了。”顾亦珩的一句话,直接惊醒了我。

     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我本来只是想着好玩,没有想要真的全部实现,却因为全部实现而让思想停不下来。本身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是唾手可得的,不是特别稀罕,竟然会不知不觉陷入陷阱,一直在想着想着。

     看来以后要小心,这一路顺风顺水,让我完全失去了警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