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处处坑爹
    来到神农架的第三天,因为前一天在东部的观光旅游区得到了2件宝贝,但是我却失了不少的血,所以这一天就在酒店里修养。

     好在我是修神者,这还不是什么特别大碍,明天应该就可以去南部的考察探险区看看。至于西北部的就不去了。毕竟时间有限,这时候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顾亦珩,那晚上我们就在酒店里么?”我无精打采的翻着从疏雨阁带出来的杂书。

     “嗯?”顾亦珩头也不抬,继续在纸上涂涂写写。

     不要小看这个嗯?搞不好这个嗯会有很多意思,比如顾亦珩刚刚说的这个嗯?可以有以下意思:一是要不然呢?除了酒店、神农架还能去哪里;而是不想呆在酒店那想要去哪里?三是请你再说一次!

     我猜顾亦珩是问我想要去哪里!

     “顾亦珩,我们飞出去看星星吧,这里空气这么好,而且今天是晴天,是个看星星的好天气!”我开始拉着顾亦珩的衣服撒娇,此刻我全然忘记我加上前世的年龄已经有30岁,现在这种撒娇的行为特么的不要脸!

     顾亦珩停下笔,转过头看着我,“瑶儿,哪里看?”口气甚是无奈。

     “酒店天台!”说罢我直接就拉着顾亦珩捻了个隐身诀,直接飞到酒店天台!

     我们在天台上找个了适合的位置坐下。我很自然的就本个身子窝在顾亦珩的怀里,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顾亦珩完美的下巴弧度。我记得同样有这么完美的下巴弧度还有《秦时明月》这部动漫里的张良。

     看着顾亦珩脸部的轮廓一点一点褪去稚气,变得成熟,我突然有点期待长大的日子了。未来的顾亦珩,应该会是很耀眼的人物吧,我一定不能输给他丫!

     大概是我盯着顾亦珩看太久了,顾亦珩都觉得有点奇怪,“瑶儿?”

     这么一叫,我才发现我真的盯着顾亦珩看了好久,连忙把视线移向夜空。

     繁星点点果然很美,也只有在月光黯淡时候,才能看到这么多的星星。总觉得就这么和顾亦珩看一辈子的星星真的很不错。

     原来习惯这种东西真的会深入骨髓。重生9年,6年是和顾亦珩形影不离的,已经习惯了每一天都有他。好像这已经是老夫老妻相处的模式了。

     咦,好像有流星。我不禁一怔,然后笑着看流星划过天空后消失不见。我现在已经不是前世那样的普通人了,是个修神者,虽然我常常会忘记这个特殊的身份,但是不可否认,这世上不会再有一个人会比我更适合顾亦珩了。

     想到这里,我觉得心境宽阔了很多,觉得好像境界稳固了不少。看来顿悟是个好东西,但是没有特定的机缘,也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可以顿悟得到好处的。

     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整个人就把顾亦珩压在身下。果然我很女汉子,直接就扑倒了顾亦珩。

     好在顾亦珩还没有醒来,我蹑手蹑脚的从顾亦珩身上爬起来,才发现我竟然是在酒店的天台!原来是昨天看星星,看到睡着了。

     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我稍稍活动活动筋骨,就准备叫醒顾亦珩。

     淡淡的金光洒落在顾亦珩精致的脸庞,此时睡着的顾亦珩,完全敛去了平时散出来的冰冷的气质,看起来十分的柔和。看他睡得那么香,一瞬间,我很不想吵醒他。

     突然,顾亦珩长而卷曲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然后就他就睁开了眼睛。这时候的顾亦珩宛若刚出生的幼兽般,眼神朦胧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噗的一下就笑出来了,你能想像得到么?万年冰山突然变成一副瘦弱我见犹怜的样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当然,只是几秒钟,顾亦珩又恢复成冰山的样子。看见我还是笑得快趴下的样子,顾亦珩直接就把我拎起来,施了个隐身诀,直接飞着把我带到神农架的南部考察探险区。

     这一飞,就直接到了神农顶。我特么就无语了。好在有隐身诀,不然突然降落在神农顶,被游客看到了还不把他们一个个都吓死了。我默默的瞪了顾亦珩一眼,谁知道顾亦珩完全不在意,看来我这又是被无视了!

     顾亦珩指了指下面,牵着我的手就施了遁地诀!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顾亦珩拖着由山顶直接从山体中间往山的底部蹲!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我放开神识,发现我们竟然不是在山脚,而是在山脚下方几十米处!那之前跑山顶去是干嘛了!彻底被顾亦珩的行为整到崩溃了。

     我一气之下,啪的一掌就拍上顾亦珩的屁股!“直接从山脚往下遁就好,为什么非得从山顶!”我的口气十分的不好。

     我们停下的地方是个还算宽阔的山洞,很奇葩的是,这个山洞是在神农顶整座山下方的几十米处。

     顾亦珩沉默不语,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人就已经趴在顾亦珩的大腿上了!然后我感受到了我屁股上的痛感!而且不是一下,是足足三下!顾家的小正太顾亦珩造反了!

     然后再一次天旋地转,我直接坐在了顾亦珩的大腿上。这时候,我急忙把埋到顾亦珩的胸口,佯装抽泣,然后不说话。

     “惩罚。”顾亦珩终于开口了。

     我还是不说话,继续装哭,顺便把口水涂在顾亦珩的衣服上,装作是眼泪。好吧,我承认我的举动颇为重口。

     过了老久,好像感受到了胸口的湿意,顾亦珩着急了。

     “别哭,是我不好。”此时此刻我看不到顾亦珩的表情,但是语气中里带着的焦急还是很明显就可以发现的,“我错了。”

     我继续不说话,一直装哭。

     终于,“我让你打。”顾亦珩出绝招。

     我立马站起来,顺手把顾亦珩也拉了起来,直接开揍他的屁股!

     小样,小屁孩,让你敢打我屁股,我们重生人士可不是好惹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山洞中不仅仅有石椅还有石桌。然是山洞内除了这两样东西,就是空荡荡的感觉。很诡异,总觉得不太对。

     我看向顾亦珩,想说这里不对劲。岂料,这时候,异变陡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