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叫你爸爸
    保安小心翼翼的看着沈万军说:“老板,你看,还要不要将他们赶走。”

     沈万军注意到游客们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尤其是那几个得罪不起的达官贵人。

     他没好气的挥了挥手,羞愤的说:“赶你个头,不知道来者是客的道理?一天天能不能动点脑子,给我长点心啊!对待顾客一定要走心,走心你明白吗?”

     沈万军转身面向夏天,牵强的笑着对保安说:“看见没,这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没有他们,我们只能喝西北风去。”

     夏天只是一脸好笑的看着对方表演,他不禁期待,等下有的玩了。

     果然,当沈万军发现游客们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后,立马一脸阴狠的威胁夏天:“小子,你最好乖乖的从这里滚出去,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夏天神秘一笑:“没大没小的东西,信不信我叫你爸爸……”

     夏天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沈万军给打断,他满是嘲讽得笑道:“你叫我什么?”

     夏天无奈,这人不光脑子不好,就连耳朵也不好使。

     “我说,我叫你爸爸……”

     沈万军再次打断了夏天的话,一脸夸张的表情哈哈大笑,对着身边正躬身站着的保安说:“听见没,这农民工竟然叫我爸爸……”

     身旁的保安也是一脸惊容,心叹不已:这哥们简直是个神人,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面对嘲讽他的人还能淡笑自如的叫对方爸爸。我简直自愧不如。如果我能像对方一样不要脸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如果不要脸有境界的话,那这哥们一定已经练到了无敌的境界。怪不得人们常说,人不要脸则无敌,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夏天和苏沫儿对视一样,两人都无奈的耸了耸肩。心想,这人得要多么自恋,才能有这样的想法。

     夏天歪着头,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沈万军:“我说,我要叫你爸爸揍你!听明白了没,白……痴?”

     沈万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接着反映过来,讽刺的笑道:“叫我爹来揍我,好啊,我在这等着,你快把他从棺材板里喊来,让他来揍我。如果你叫不来的话,就给我从这滚出去,这里不是你们农民工该来的地方。”

     站在沈万军身旁的保安小心的看了眼沈万军,好心提醒到夏天:“哥们,我看你还是走吧,我们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老板他爹早就死了,很早就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你上哪再给他找个爹来。”

     也不知这保安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反正夏天听了感觉非常解气。

     果然,沈万军勃然大怒:“滚滚滚!你他么会不会说人话,不会说话,就个老子闭嘴。赶紧站你的岗去,还给我找爹。我他么都想给你小子找个祖宗!”

     夏天非常无奈,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要求,求着别人叫人打他。没办法,谁叫他心善,只能好心满足对方的要求。

     只见他手捏法决,嘴里默念咒语,运转体内并没有多少的法力,使用了一个附身咒,一抹微不可查的光点从他手中射向了沈万军的身体当中。

     却见此时的沈万军,突然变得双眼无神,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甩起自己的巴掌,狠狠的抽打自己的耳光。一边打,还一边嘴里不停的怒骂。

     “我打死你个龟孙,打死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你老子我都死了,你还要折腾老子。你不是让我从棺材板里爬出来吗,老子现在出来了。看我不抽死你个不孝子……”

     那巴掌一看就特别有劲,明显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没见沈万军那张胖脸都肿的不成人样,嘴里的血像是不要钱一样,拼命的从口中淌出。

     夏天和苏沫儿看得津津有味,就连旁边的游客也都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进行拍摄。不知道是哪位游客看得兴起,竟然用豫语方言说道:“打死你个龟孙!”

     此时的沈万军惊骇莫名,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疼痛,却无法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他有些惊恐的望着夏天,这小子莫非使了什么妖法,竟然这么厉害,莫非我撞鬼了不成……

     如果夏天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对他抱有十二万分的肯定。没错,不用怀疑,你就是见鬼了,只不过这鬼是你爸爸而已!一般来说,鬼就算附身也不会去找自己的子孙,有什么事情需要告知他的子孙,也多会选择托梦的形式。至于使用附身的手段,夏天表示这万分之一的概率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所见。

     沈万军被他爹所控,不断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但他那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明显经不起这么高强度的运动。

     只见沈万军气喘吁吁的弯下了腰,用双手撑着膝盖,稍微休息一阵后,犹自不解气的又是一个巴掌。

     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骂道:“亏老子还想着救你个龟孙一命,没想到你这个白眼狼竟然这么没有良心,亏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到大。”

     附身沈万军的沈老爷子,又喘了口粗气,客气的对夏天说:“先生您别生气,您看我已经替你教训了这个不孝子。我能看出您和您身边的那个女孩都不简单,还请先生出手相助,不然我这儿子恐怕活不过今夜。”

     夏天赶忙还礼,对于老人家来说,他总是抱着一份莫名的尊重。

     “老人家您快别这么说,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不妨到一边详谈。”

     沈老爷子点了点头:“也好,还请先生随我前往雅间。”

     夏天叮嘱苏沫儿照顾好姚奶奶,而沈老爷子也甚是宽心的吩咐几个保安帮忙照顾两人。

     入了雅间,这里果然比外面要安静的多。雅间的正中摆着一张做工精良的红木八角桌,墙上挂着一副价值不费的名人画像,只是穷的只剩下一身艺术细菌的夏天并不认识那副画的作者。如果是一位懂画之人的话,一定会惊叹,这不是作品已经拍卖到天价的大师之作吗。

     雅间的地板上铺着纯羊毛手工编织的地毯,图案精美,色彩艳丽,看起来就像一副绝美的画作,让人不忍去踩。房中燃着檀香,淡淡的香气令人闻之精神一震。好一个适合交友聊天的好地方。

     沈老爷子恭敬的请夏天坐上主位,夏天推脱不过,半推半就的坐了上去。其实也没必要谦让,毕竟对方是个鬼,人间的凡俗礼节已经不适用在对方身上。

     沈老爷子亲自泡了一杯香茗,端给夏天,这才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