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炸弹!要不起
    尽管三人已经预料到对方会对他们发起进攻,却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的迫不及待,连一天的时间都等不了。竟然挑选了凌晨两点钟,这个人们最疲乏的时候进攻。得亏他们三人做好了防御措施,才没被打个措手不及。反而因为提前发现了对方的进攻,而发起了一波强有力的反击。

     会道法的道士为什么会让普通人感觉到恐怕,就因为他们的手段神秘莫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去进攻你。当你发现自己被攻击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当敌人刚一触发警报装置的时候,夏天三人就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没有任何商量,他们三人便配合默契的分开,准备各自为战。

     夏天心里非常不爽,先不说别的,扰人清梦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虽然他没有起床气,可不代表他不会发脾气。

     深夜不同白天,他们三人又没有夜视没能,当然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可是敌人却每人都佩戴着一个夜视仪,可以轻松的找到他们。

     好在夏天现在已经不是初入道门的门童了,随着他的修为加深,即使现在整天都开着天眼,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他当下就默念法咒,打开天眼,通过天眼来确定对方的行踪。

     而在另一边,雇佣兵们则开始讨论,如何弄死他们三个。

     “头,那三个黄皮猴子已经发现我们了,看来他们对我们的行动有所防备。”一个正使用者红外望远镜的雇佣军说道。

     “没关系,今晚大家开心一点,放开了玩,反正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事情都不会引起关注。就算有人注意到,大不了推给那个侏儒,让他去解决。再说,就算谁都不去解决也没关系,因为总有极端组织会对此次的暴力行动负责的。哈哈哈……”雇佣兵的BOSS杜克,嘴里叼着一根雪茄,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是啊头,你不知道自从那些极端组织开始多了起来后,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做了,每次犯事,都有一帮傻帽去主动对该次事件负责。”率先开口说话的雇佣军回道。

     “总之无论如何,今晚一定要杀掉他们,绝不能将他们放跑,否则的话,就准备提头见我。”杜克恶狠狠的咬着牙说道。

     “是,头。”雇佣兵小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浑身一哆嗦,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好了,开始分组,准备行动。”杜克一挥手,率先冲了出去。

     当夏天通过天眼发现敌方的踪迹的时候,不由的擦了把冷汗:你妹的,你们这是准备发起战争吗。我们只有三个人而已,你们用得着出动一个师的兵力吗。

     他当下不再犹豫,直接从房间里冲了出去,并开启了先前布置的阵法,通过这些阵法,他们可以有效的发起反击,将对方团灭。

     夏天踮起脚不,如同踩着猫步一样,不发出任何声音,悄悄的靠近了一个正处于戒备状态的雇佣兵。

     可惜这个雇佣兵已经被他踩到的幻阵给诱惑,在他眼中,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根本没有任何敌人可言。但对于一个长期参加危险活动的军人来说,他还是保持着随时观察周围环境的优良传统。可是他并不知道,此次跟他作战的是什么人,不然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天真。以为只要戒备,就可以防备敌人的攻击。

     夏天眯起眼睛,冷冷的盯着前方的雇佣兵,计算了下双方的距离。通过判断,他确定这个距离,可以对敌人发起有效的进攻。当下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枚绣花针,对,你没看错,就是一枚女人用来缝衣服的绣花针。传说中东方不败使用的神器,这神器在东方不败的手中,那真是一针在手天下我有。

     咻!!!

     只见夏天随手一甩,那枚绣花针就如同一根利箭一样,笔直的射向对方的穴位,将对方死死的定在原地。在出手的一瞬间,他没有想过要杀掉对方,毕竟对他来说,杀人,还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所以他只是利用钢针,封锁住对反的穴位,不让对方动弹。

     看见对方已经被封住穴道,无法动弹的时候,夏天从隐藏的地点窜了出来。

     他上下打量了下对方,不由得皱着眉头,尽管想到这些雇佣兵不会放过他们三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使用重武器。他在对方的腰间看到了两枚圆形物体,也不知道是手雷还是闪光弹。不过就算无法判断这些,单看对方手里拿着的冲锋枪,和腰间别着的沙漠之鹰,就可以看出,对方是抱着消灭敌人的想法,发起进攻的。

     夏天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喵了个咪的,小爷我本打算放你一条生路,既然你们如此狠毒,那就怪不得小爷出手很辣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出手如电,瞬间将对方的全部武装肢解,使得对方成为了一个只穿着内裤的裸奔男。

     而反观雇佣军,则是心里惶惶不安,也不知道这个黄皮猴子,究竟要如何对待自己。他想了很多,却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脱衣服。雇佣军先是一愣,随机心里嘿嘿嘿的想……莫非,他跟头有一样的爱好?嗯嗯,一定是这样,说不定我伺候好了他,就能获得活命的机会。一会我一定要使出,自己的浑身力气,力求让对方开心。

     可惜,他却不知,夏天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会如此做,完全是因为跟着唐老鬼学的坏毛病,一言不合就扒衣,尤其是对待那些令自己感到不爽的人的时候。那出手速度,真是没谁了。

     夏天想了想,这样子还不保险,干脆用对方的皮带将敌人的双手反捆,并将对方身上的装备全部丢进了垃圾桶,这才拍拍双手,安然离开。

     雇佣兵头目杜克皱着眉头,他发现自从进入这片区域后,手下就一个个失踪不见,就算使用通讯设备,也无法联系到对方。而且,随着时间的增长,队伍损员的情况就越来越严重,到现在他已经只能联系到2个小队的人员。

     杜克狠狠的暗骂一声:谢特。将手中捏着的雪茄摔在了地上,狠狠的用脚碾成粉碎。

     杜克冲着耳麦喊道:“你们都别单独行都了,向我集合。我倒要看看,对方耍的是什么花招。”

     可是尽管他如此吩咐,可是在规定时间内,赶到他面前的人,也不由的少了5个,剩下的人员连同他自己,总共只剩下不到十人。要知道,出发前,他们可是出动了一个师的兵力,准备吊打对方的。没想到,却被对面反扑,己方倒成了被吊打的一方。

     “法克,不是让你们小心点吗,怎么还是损失这么多人。”杜克气得破口大骂。

     他的手下也感觉到委屈:“头,我们已经尽量小心了,甚至每个人的间隔距离不到5米,可是谁知道对方怎么出手的,还没等我们反映,自己人就已经从眼前消失。而且,他们像鬼一样,只要进入那片区域,他们的身影就会从夜视仪中消失,似乎根本不存在一样。”

     另一个手下有些惊恐的望着四周:“头儿,我们还是撤退吧,我总感觉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妙,我们不会真的见鬼了吧。”

     杜克狠狠的给了对方一个巴掌:“我去你个大头鬼,我还真就不信,对方一群大活人,能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给我拿火箭筒来。”

     杜克已经无法忍受手下窝囊的样子,他决定送对方一个大礼,一个炮弹将对方轰成渣渣。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拖延,否则的话,还没等见到对方,这些已经吓得丢了魂的手下,就已经被自己的惊恐给打败,所以他必须要亲自出手,给这些手下们从新建立信心。

     “可是头……这会不会太冒险了点。”手下犹豫的劝道,毕竟除非是战乱国,否则哪个国家,都不会允许重武器出现在城市当中,尤其是他还准备去使用。

     “谢特,叫你拿就拿,哪那么多废话。”他狠狠的踹了一脚,将开口的手下踢翻在地。

     手下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只能听从杜克这个暴君的命令,将火箭筒搬了过来。

     杜克接过火箭筒,架在肩上,瞄准了三人所住的旅馆,嘴角泛着一丝冷笑:哈哈哈,给本大爷去死吧,你们这三个该死的黄皮猴子。

     咻的一声,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冲向了那幢旅馆。

     夏天三人本来还在奇怪对方为什么没有继续发起进攻,他们还以为对方已经决定放弃,没想到,却是准备开启大招,送他们一份厚礼。

     当他们发现火箭弹的踪迹的时候,纷纷怪叫一声,从隐藏的部位冲了出去。

     夏天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爆炸的余威。

     他用手拍了拍还在剧烈跳动的胸口,不断的喘着粗气:妈蛋,你们这是犯规,明不明白,谁允许你们用大招了,没看见我们三个还是一身白板的小学生吗。让你们使用武器就已经算仁慈了,没想到你们这群渣渣不懂得感恩戴德,反而恩将仇报,强行开启嘲讽模式,使用大招。

     没说的,既然你们已经决定好了要决一死战。那么亮剑吧,让我们来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