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谁先动情谁先死
    二皇子夫妇被天兵押解回天庭的时刻,隰苓也还是没有想明白,原本自己是要刺激夙星让他闯下大祸的。可是夙星没有反应道是庭燎将太牢山撞断了。而且他敢笃定方才地动山摇之际,太牢山上结界突破,那鹓雏晢晢定是逃出了太牢山。他看见一道飞虹从山中窜出刚要去追却被庭燎的正妃静女一巴掌拍了下来。说来好笑,他和自己这个二嫂子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她为何要掌掴他呢?

     隰苓抚着自己被掌掴的脸怒目而视,“庭燎你居然纵容这个泼妇打我?”

     “是又如何?你还想和我动手不成?你觉得在这太牢山的地界你打得过我们夫妻俩?”庭燎以手扶额,刚才用尽全力撞向那山,虽不至于丧命,但头也着实疼得厉害。但是收拾隰苓还是手到擒来。

     “庭燎你是疯了不成,你如今闯下这大祸,你就等着父君惩罚吧!”不成想一贯懒散无能的二殿下此刻却正气十足起来。

     “反正也闯下大祸了,不如再添一个如何?”静女活动了一下关节,隰苓听着静女手间咔咔的关节之声不禁惊得连连后退。

     “你想干什么?你放肆!我可是天子!”隰苓不住地后退一致于退到了山边,退无可退。

     “谁不是呢?”庭燎站在静女身边,夫妇两个带着解恨的表情步步逼近隰苓。

     “太子!你就看着这两个私放重犯的罪人欺负我吗?”隰苓见夙星一味地盯着那飞虹远去的方向发呆并不关心他的死活,是以大声喊叫。

     夙星回过神,“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庭燎夫妇俩个欺负我吗?”隰苓见庭燎夫妇听见夙星的声音停下了脚步,不禁有了些底气。

     “当然不会。”夙星郑重地道。

     “你们俩个完了!太子一定会将你俩的恶行……”

     “我会闭上眼睛的!庭燎你俩快点,我去那边看着点天兵!”夙星说完竟抬起脚朝一边飘了去。

     隰苓被这忽如其来的转变惊得是目瞪口呆,眼见步步逼近的庭燎夫妇和视而不见的夙星委屈极了,上神怎么了,天子怎么了,还不是被哥哥欺负!“你们欺负人!”面具下的俊脸委屈地想哭。

     “就是欺负你怎么了!”庭燎一拳打过去,他早就看不惯隰苓这上蹿下跳,将所有人当成傻子的轻狂。他想着自己此次在劫难逃,多一桩少一桩公案也没什么打紧。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隰苓要用晢晢来刺激夙星呢?

     夙星呆在一旁为庭燎夫妇放风。他也不太明白隰苓对自己这天然的敌意来自哪里。尤其是这一次他将自己引来这太牢山说的似是而非的话又是为何。不过自己却也有些疑问,他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太牢山。他是太子,替父君巡游过九州,可是为何偏偏没有到过这西方太牢山呢?晢晢,隰苓说的是这个名字吧!他虽对这名字没有印象,可是听起来的时候心里隐隐不安,像有一股风穿胸而过,空洞而寂寞。他像是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什么自己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一个上神想不起来的事情是什么呢?

     “见过太子殿下!”天兵已到,竖兵行礼。

     “何事前来?”夙星陡然提高声音让四周的天兵有些不解,他们离得这样近有必要这般大声吗?

     “回禀太子殿下,奉天君旨意拿二殿下庭燎夫妇去天庭问责!”为首的天兵回禀道。

     “我知道了,我随你们一起回去!”夙星转身上前带路,众天兵面面相觑,太子何以这般热心!

     回天宫的路上,夙星强行带着隰苓一同。他怕这一次不带着他,这小子怕是日后会再翻云覆雨地陷害庭燎和他。

     他回头看了看庭燎和静女,他们俩道是挺镇定。和隰苓一样他也不太明白这夫妇俩为何会做出此等反常的举动。倒是自己一向听闻庭燎静女夫妇失和,但是自己这一路上看来两个人一直手牵着手。虽不曾有什么甜言蜜语,但到真的是举案起眉情意绵绵。这听闻和见闻还真是不同啊!

     远处西方太牢山附近的树林里,月华趁着地动山摇结界破洞之际利用着自己恢复的一丝法力带着盲女竟冲了出来。只是,冲撞之际伤势加重,刚一出山就从祥云之上跌落,失去了神智。待他醒来,已月上中天,浑身疼痛不已,身边却紧紧贴着一个人。他抬起头,是悦儿。悦儿整个人缩成一团,手里紧紧抓住一根树枝,瞪着无神的双眼紧张地戒备着。

     “悦儿。”他轻轻叫了一声。

     “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将手中的树枝胡乱地挥舞着。

     “悦儿!悦儿是我!月华!”他拉住她,高声地提醒。

     “啊!”盲女丢掉手中的树枝扑进了他的怀里。

     “呃。”她撞到的伤口引起月华一声低呼。

     “我以为……你死了!”盲女紧紧抱住面前的这个人,像是抱住她所有的依靠。

     “没有,只是那山上的结界太厉害,下山时伤到了。你不要怕。”月华轻轻拍拍她的背脊。月华四下里观望了一下,这里着实是荒郊野外,时不时传来的野兽鸣叫在暗夜里分外瘆人。难怪吓成这个样子。

     “月华这里是什么地方?”盲女缩在月华身边一动也不敢不动。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里应该不是囚禁你的荒山了。你看我说我会将你带出来的吧!”月华虽然此番伤的比较重但是想着将她救了出来也是值得的。伤再养就是了。

     “月华……我们回荒山吧…”盲女有些心虚地提议道。

     “你说什么?”月华有些不解,他费尽心力将她救出,为此还受了重伤,法力几乎尽失,勉强保持着人形。她却不领情想要回到那里日日受雷劈荆笞吗?

     “你受伤了,我看不见你,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山在哪里,树在哪里,水在哪里,家在哪里!我害怕,月华,我害怕。在这里我就是个废人,我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所以,我们回荒山吧!我们应该还没有走多远还可以回去。只要回去,我还可以照顾你!你要是想走,等伤好了再走不行吗?”月光下盲女睁着无神的眼睛迫切地道。

     月华心中一阵心疼,他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她一个姑娘家什么都看不见又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自然怕得厉害,真是难为她了。可是莫不说自己不会让她再回去受罚,就是真想回去自己也没本事带她回去。他现在就是站起来都是问题。“悦儿,你想回去也行,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带你回去。我伤得有些重……咳咳……”

     “不要紧!你告诉我方向,我带你回去!”只要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怎么都行。

     “悦儿……别动!”月华忽然按住盲女,紧张地盯着前面。月光下密林丛中一双又一双碧绿的眼睛在聚集,是狼群。看来自己真是伤得不轻,以前狼群这些卑贱的生灵怎敢打他的主意。可是现在他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一个瘫子一个瞎子怎么斗得过这狼群呢!

     感受到月华的紧张,盲女也不敢再动。“是什么?”她小心地问道。

     “悦儿,别怕!”他故作轻松地道,不过一些小畜生而已。

     “唔~唔~唔~”突如其来的狼嚎打破了月华的计划。

     “是狼!”盲女吓得浑身战栗不止。

     “别怕,悦儿!有我在……”月华想着大不了自己用元神与这狼群拼个高低。虽不雅但是好歹能活命。

     “你们……不要过来!”盲女大吼一声抓起身边的树枝和石头放在胸前,将月华揽在身后,虽惊恐不已却还想着护住他!月华有些震惊,第一次感到自己在盲女心中的重要性,不是身为狐主而是身为一个男人的重要性。她如此惊慌之际还不忘保护他!月华心底忽然就软成了一滩春水,温暖而悠远。

     “啪啪啪!”就在二人预备拼死一搏之际,空中穿来了三声皮鞭的脆响。那聚集的狼群像是受到很大的惊吓,立刻尻尾相对团团围住一致对外。

     “啪!”又是一声脆响,伴随着这皮鞭的声音,一个女声悠悠地道,“哪里来的小畜生,妨碍姑奶奶的好事!三更半夜鬼哭狼嚎个屁啊!”那声音软软绵绵有着说不出的媚态。“还不快滚!难道让老娘烤狼腿不成!”

     “啪!”长鞭所到之处,狼群一阵的哀嚎,四下里逃散了!

     “啊!”盲女手脚一阵发软,手中的石块滑落了出去。

     “哎呦喂,好俊俏的美少年啊!我这是得了什么宝贝啊!”借着月光,那密林里的女子看见了盲女身后的月华,忙不迭地跑了出来。

     盲女听了这话不禁又警惕起来,这里怎么前有狼后有虎呢!“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悦儿忙伸开手掌遮住月华的脸。

     “臭瞎子!手拿开!要不是老娘看你这张皮囊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早吃了你了!”那暗处的女子缓缓走出呲牙咧嘴地道。

     月华这才看清眼前的女子,粗布衣衫却有一副勾人的好身材,举止粗俗却有着一张妖媚风流的好样貌。只是这浑身上下透着的淫荡风姿,若是他没猜错,自个是遇见了鸨鸟了,天地间第一淫荡的鸟类!本来她帮着他们赶走了狼群自己还打算投桃报李,但是看到她的本相后便知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只可惜她命不久矣了,尤其是因为她唤悦儿为臭瞎子后,更是活不得了!

     “你要干什么?你走开!”盲女虽不知眼前这女子具体所为,但是听声音似乎并不打算做什么正经的勾当!尤其是她还出言轻薄月华实在是可恶!

     “干什么?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一个妩媚动人的女人在这春光明媚的荒郊野外,你说会做什么呢,嗯?小美人!若是你羡慕老娘,等会我痛快完了,再来指点指点你好不好,啊?”那妖女俯身缠过来轻佻地抚摸着盲女端庄清冷的脸!

     “无耻!”盲女推开妖女的手,死死挡在月华前面。

     “不识抬举!”那妖女转身就变了脸色,抬起右手就往盲女头顶拍去。

     “慢着!你杀了她,可就什么也得不到了!”月华重伤沙哑的嗓音配合着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立刻将那妖女吸引了过来!

     “不杀不杀!哎哟!我的小宝贝!”妖女推开盲女扭动着身体缠上月华。

     月华冷笑了一声,望着她,轻轻抬起手抚上她的脸,“你喜欢上还是下?”

     “啊~”妖女听着这话浑身一个激灵软在月华身上,“哎哟,我的心肝啊,你要急死我呀!”说着就去撕扯他的衣服。

     “你干什么!走开!”盲女听着那话越来越不成样子着急地往他俩那个方向爬去!她一把抓住那妖女想把她从月华身上扯下来。那妖女正是意乱情迷之际胡乱地一脚踢在了她的脸上,她被狠狠地踹了出去撞在了树桩上。月华在清晰地听见那咚一声闷响后,眼睛渐渐变了颜色。那妖女借着月光看见这美男子的瞳仁变成了银色,忍不住凑了上去。忽然她感到腹部升起一股子热气,正在纳闷之际,那热气竟不由自主地源源不断地冲向了身下的男子体内,

     “啊~啊~啊~”妖女混合着痛苦与快乐的呻吟声将撞懵的盲女唤回了清醒!她听着这淫荡的叫声,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这男人都是这样,只要是个女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做这种事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只觉得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压抑,不想呆在这里。她从地上爬地来不管不顾地朝声音的反方向走去。

     “咚!”

     “哎呀!”她由于看不见一头撞到树上跌坐在地上,摸着撞伤的头竟觉得比那雷劈还疼,委屈地哭了起来!

     月华见盲女手脚并用地逃离连连装上树干,心里着急,是以加快了速度。

     “啊哟!”那妖女叹息了一声瘫软在月华身上,月华伸手将她推倒在地,站了起来。

     “你……”那妖女抬起头,月光下原本年轻妖娆的脸变得苍老憔悴不已。

     “哼!”月华冷笑道,“原本本君还想饶你一条命,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欺负我的悦儿!”

     “啊!”妖女惨叫着捂住自己的脸,“我的精气!怎么会?你……”她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着月光下那风姿绰约的男子心中还是迷恋不止。

     “难道你忘了,这种事情,谁先动情谁先死吗?”狐主冷冷地挥手吸取了那妖女最后一丝精气转身朝盲女身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