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闯了点小祸
    月华坐在床上等着盲女悦儿的归来,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一会整整衣衫一会扯扯衣角,手指无意间碰到自己的下巴竟感到有些胡茬。他有些泄气,若是自己还有些法力还可以幻化出个风流倜傥的新郎官的模样。虽说她看不见自己私心里竟不想敷衍她。思及此,他觉得自己也还是梳洗一番的好。是以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往门口移动。可是重伤之下行动极其不便,几步的路程自己竟走了许久。待到他走到门口时,太阳已经升至中天了。而且他还看见那原本应该梳洗的鹓雏正坐在竹屋外的梧桐树杈上抓耳挠腮,苦恼不已。

     月华惊奇之下倒也恍然大悟。他一心想着最快的复原方法倒没有考虑到自己这个要求对一个正经的姑娘家是多大的为难。她是鹓雏是凤族是仙女,家风一定很端庄。他这样贸贸然地提出什么以身相许她没打他倒是好修养了吧!也罢,恢复法力也还有办法!自己就等着治好她的眼睛再报恩也不迟。

     “你不是说要去洗澡吗?怎么躲在这里?”

     月华忽如其来的声音将那盲女吓倒,“哎呀呀!”她一个不留神竟从那树杈上跌落了下去。那梧桐树杈高数十丈跌下去肯定要受伤的。情急之下,月华竟抓着她的衣衫一同跌了下去。

     “嘶啦!”

     “噗通!”

     “哎呀!”

     月华将盲女的衣衫扯破之后两人跌进了树下的大湖里!

     “我……不会游泳!救命啊!救我!”一头栽进湖水里的月华受惊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拼命的挣扎!只是这情急之下按抓的东西就只有那盲女。本来会游泳的鹓雏被月华按住了头不住地往水下钻,“我会……你不要……唔……救命……”最终以不会游泳的月华抓住了岸边的藤条,救出了会游泳却意外昏厥的悦儿。

     “哎哟,怎么回事。不会游泳为什么住在湖边?”月华望着被自己从湖里拖出来的鹓雏一边喘气一边抱怨。“悦儿,你醒醒!醒醒!”月华推了推鹓雏。可那盲女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月华忙爬过去给她渡气。

     当是时,二人衣衫不整,面色潮红,在春光烂漫的湖边一个腰带散落裸着上身,一个罗衫轻退酥胸半露,那风华绝代的狐主略微粗暴地捧起鹓雏姑娘的俏脸,用力地吻下去……

     九天之上的上神墨羽和夫人璀璨费尽心思拨开追踪镜上的云雾看见的就是这般情景!

     “咳咳咳……”鹓雏姑娘终于咳出了水。

     “你不会游泳为何要住在水边?”月华有些责备地问道。

     “我是会游泳的!咳咳……方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直在按我的头,咳咳,我才溺水的,咳咳,你没事吧?”又让人家救了一回,这恩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还得清啊!

     月华听闻此忽然意识到方才自己一直按着的就是她的头,“嗯,你也太不小心了!”他尴尬之余发现自己还骑坐在盲女的身上。那盲女入了水,发丝尽散,被自己扯破的衣衫早包裹不住那玲珑有致的身体。方才救人之时自己与她身体相接的触感这会子才窜回脑海里,软绵温香,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月华止不住伸出手拂开她脸上的乱发,俯身下去……

     “哗啦啦!”一阵没由来的暴雨全浇在了不清醒的月华身上,砸得他的伤口一阵的剧痛。果然还是不行啊!他翻身从盲女身上下来躺在她身边,望着旁边明媚的太阳下莫名的暴雨一阵的苦笑。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莫名的太阳雨是龙族人的眼泪。只是他不知道这场耽误他报恩的暴雨是那二皇子侧妃的眼泪。

     “你怎么了?我又弄疼了你了?”盲女看不见月华的神色更不了解这男人的心思,一味地关切,支起胳膊伸手向前想要摸一摸他。望着眼前的春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狐主很是受伤!他闭上眼睛恨不得自个和她掉个个,自己瞎了才好!

     “你快躺下吧!再不躺下,我的伤好的会更慢!”月华有些无奈地将她按倒。两人躺在雨后的春光里身上心上都暖暖的。“你看!有彩虹!”一向冷漠的月华竟也有这样天真烂漫的时刻,指着天空中的彩虹没心没肺地笑着。“额,对不起,我忘了你看不见!”狐主的笑僵在嘴边。

     “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又不是你将我的眼睛弄瞎的。”盲女丝毫不在意,“你不知道,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但是现在有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很欢喜。”

     “悦儿,我定将你的眼睛治好!让你再看看世界看看我!”狐主认真地许诺。

     “月华,你不要再想着为我做什么了。我这样挺好的!”不知怎的,盲女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自己若是有什么改变那一定会发生什么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悦儿,你在怕什么?”感到她的不安和恐惧,月华决计要直接问清楚。

     “我……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月华,我一定是犯了很过分的罪,我怕……连累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生灵到过这荒山,许是老天爷不让他们来……我……”那鹓雏难过得浑身止不住颤抖,泪簌簌地往下流,落到荒草上化作一颗颗碧珠。

     月华靠近盲女轻轻揽住她,“别怕,悄悄告诉你一件事,老天爷可管不住我!”这话倒是真的,他是天极狐族的狐主,那天庭的天君是管不着他的。

     “那你这么厉害,怎么不飞出这荒山啊?”被这狐狸精吹牛的话逗笑了,盲女难得开玩笑。

     “我这不是舍不得你嘛!”狐主一脸无赖地轻抚着盲女的长发。谁能想到一向端正严肃地狐主说起情话来竟无师自通呢!可见情爱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修炼呢,遇见了对的人再炙热的情话说出来也不觉难为情。

     “哼,那你好了之后也舍不得离开我吗?”盲女转过头认真地问。

     “待我好了,我带你一起出去!”狐主认真地道。

     “唉~真想你快点好!又怕你快点好了!哎~”盲女苦恼地叹口气。

     狐主在旁看着一脸笑意,他已经打定主意自己出去之日一定带上她!他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犯了什么罪过!他是天极狐主,要报答一个救命恩人还需要看人脸色吗?“不管我什么时候好,现在能将我扶回竹屋了吗,躺在这里委实不大舒服。还有,悦儿啊,我饿了!”狐主第一次毫无芥蒂地对人说着自己的喜乐和需要而不觉得脆弱和难堪。

     太牢山里不知岁月,九天之上的亲友却是心急如焚。绥绥被璀璨不明就里地赶了出来很是心急不住地在殿外打着转。

     “绥绥,你不要太心急了。神君和公主会有办法救狐主的。你过来歇一歇!”追踪对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狐狸很是心疼。她是天极狐族御风部的战火遗孤。当年自己在战场巡逻时她还是个婴儿,现在已然是个婷婷的少女了。自己倒是有一种为人父母的欣慰之感。

     “叔叔,我不是不相信神君和姑姑,只是……主上……”想着可能在那荒山里受苦的月华,她就止不住眼泪。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替你去问问好吧?”见追踪如此说着小狐狸绥绥才止住眼泪。眼见旁边的两位鸿鹄世家的上仙还恭顺的站在一旁,很是不好意思起来。“多谢二位上仙带我来这凤凰宫,还劳你们费心,待我家主上脱险定到府上拜谢。”这小狐狸在对待外人时自觉地就礼数周到起来,这一点连齐渊都很赞赏。天庭里和她一般大的仙子仙女们很少有她的觉悟和妥帖。由此看来这天极的狐族果然是藏龙卧虎不容小觑。

     “姑娘客气了。这狐主是神君的侄子,自是我鸿鹄世家的贵人,我们自当出力,还望姑娘不要在意。”齐渊虽是这般说辞其实心地里很是后悔,将鸿鹄世家卷入这摊子混水里。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此事本就因季棠而起他们又岂能置身事外。宫门口一阵声响将齐渊的心思拉了回来。是凤凰神君和天极公主出来了。此次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见到了神隐已久的神君夫妇,也是难得。

     “鸿鹄世家齐渊。”

     “季棠。”

     “拜见神君,夫人!”两位上仙拱手折腰行礼问好。

     墨羽威严地点点头,“多年不见你们两个倒是出落得端肃争气,令尊可好?”

     “回神君的话,家君安好,只是近年来很是挂念神君。如若神君恩典,齐渊想在这里给家君求个恩典。”齐渊躬身道。

     “你说。”

     “家君很是挂念神君,还望今年的万寿节允许家君亲自来拜贺!”

     “亲自拜贺倒是不必了。我已经多年都不过生辰了。你父亲挂念我,是我的福气。我不见他,是他的福气。你回去告诉他,往事总堪惆怅,不要总是沉溺其中的好。”墨羽并不打算见鸿鹄世家族长,昔日好友心生芥蒂不见也罢。

     “神君……”

     “季棠一定将神君的话带给家君!”齐渊还想哀求几句怎奈被季棠抢白,是以住了口。

     “南极仙翁最近怎样?”不同于对待齐渊的严肃,墨羽这句问话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和言悦色。

     “托神君的福,家师身体康健,只是时不时会觉得生活无趣。”

     “哈哈哈哈,那老头活了那么久自然无聊……”墨羽说话间听见璀璨在他耳边轻语了一句,实在忍不住拊掌大笑起来。眼见神君如此失态,众神仙都很吃惊。只是那璀璨公主垂手笑着。大家虽对璀璨公主的秘语好奇,但是谁也没有胆子过问。

     “姑姑,主上他……”见众神仙一再地玩笑,似乎忘记了自家主上的安慰,小狐狸硬着头皮插话道。

     “绥绥,你来。”璀璨挥手招呼小狐狸,小狐狸应招而去。“你别急,我和你姑父这就去救他。”

     “姑姑已经找到了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不过得付出点代价就是了。”璀璨不在意地捻着自己手指上的指环。

     “什么代价?”小狐狸见状很担心。

     “小孩子家不要过问这些事!”璀璨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笑着岔开话题。

     “齐渊,你家太子是不是就要大婚了?”

     “啊,是。”见墨羽的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齐渊忙不迭回答。他有些懊悔,墨羽在数万年前是他的授业恩师之一,自己寻常的机灵稳重到了他这里总是会破功。是以一看见他就紧张,一紧张就会表现得手忙脚乱,惹得他不悦,自己更加惶恐。

     “抬头挺胸直视对方!”墨羽呵斥道。

     齐渊应声挺直腰脊。“回神君,太子订于四月十八大婚,迎娶的是东海公主燕婉。”

     “燕婉?倒是会选啊!夙星中意燕婉?”墨羽的口气里有着直白的嘲讽。

     “这……婚姻大事父母之命…”

     “好好回话!”

     “是!太子并不愿迎娶燕婉公主是以婚事已经拖了五千年之久。燕婉公主是天君为太子钦定的太子妃。”

     “哈哈哈……那夙星那个小子做这个天庭的太子还有什么意思?”璀璨闻言不禁发笑。“绥绥,我们走吧!”

     “去哪儿?”

     “去天庭。咱们也去参加一下这个万众诅咒的婚礼!”璀璨广袖中的拳头紧握。

     “姑姑,是万众瞩目吧?”绥绥虽说念书不多,可是这个词自己还是知道的。

     “是万众瞩目吗?许是我记错了。咱们也去瞧瞧!这一厢情愿的婚事是个什么样的!”璀璨知错就改的态度让追踪微微侧目,他家的夫人向来不是如此的。

     “不是两厢情愿吗?是我记错了?”绥绥都被这似是而非的话绕晕了。

     众神仙说话间西方忽然发出一声巨响,声震九天。

     “什么声音?追踪快去看看,是不是又有谁大闹天宫了!”璀璨伸着脖子往西方看。

     “别看了,伤眼睛,你也看不见。待会追踪回来就知道了!”墨羽按下璀璨,诸神都在耐心地等待追踪归来。

     须臾,追踪飞了回来,忽闪着翅膀化为人形。“神君……神君……”沉稳的追踪已经许久不曾这般慌乱。

     “追踪何事惊慌?”墨羽神色凝重。

     “神君,是太牢山出事了!”追踪回禀。

     “什么?那主上!”绥绥抢上前问。

     “嗡~嗡~嗡!”

     众神侧目,天钟响了。近两万年未曾响过的天钟又为何响了!

     “二皇子庭燎撞断太牢山!”三界四海九州内的诸位神仙听到了这样的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