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不便进去啊
    “你说什么?”念郎不可置信地望着璀璨,他被那大神孩子般纯真所迷惑。

     “你说,她给了月华一个莲蓬,那莲蓬可是她荷塘里栽种的?”

     “是啊,就是她随手拔出的一个莲蓬啊?怎么了?”念郎不解,何以一个莲蓬就让娘亲那般吃惊。

     “你可曾听说过西王母的蟠桃盛会?”

     “听过啊,我随爹爹去过一次。西王母的蟠桃是三界四海九州最负有盛名的仙果,这莲蓬又有何名堂?”

     “这三界四海九州里有一些是隐世的高人,在这些高人中,凡间的镇元大仙,瑶池的西王母和归真山的素心天尊是和女娲是同时的上古大神。镇元大仙的人参果,西王母的蟠桃和素心天尊的荷塘莲子是世上三大圣物。每一样吃了都可以起死回生延年益寿增进修为,是以就算是神仙也很难得见到这些圣品。这天尊和晢晢是何交情何以会对她如此慷慨?”璀璨在这归真山也只见过这大神一次,还是和诸位神师一起打麻将时偶遇的。自己的技艺算是高的了,可是这天尊却是神技了!

     “听隰苓说,昔日在归真山时这天尊是最不喜欢晢晢姐姐的!”念郎思虑着这天尊的态度也对这说法产生了些许怀疑。“即是如此,咱们去问问她不就是了!”

     “问她?你知道她住在哪里?”璀璨更是惊诧,这大神飘忽不定,谁也不知她的踪迹,自己这个儿子如何得知的!

     “知道啊!”念郎指着那归真山后的云林深处,“她就住在云林西北五百里处的星海。我方才才从那荷塘回来。”

     母子俩个站在星海边上时一脸懵懂,这星海处一片浩荡,空空如也,那万顷的荷塘也没了踪影。呆在当场的还有千里迢迢赶回来的隰苓,他蹲在星海边上实在想不通她这师父去了何处?远远的,夙星踩着祥云来给她这恩师道歉,可是星海的大风席卷着三位上神的衣衫青丝,那原本无垠的荷塘却不见踪迹。师父神隐了!

     “隰苓!你跟师父说了什么?”夙星一把抓出隰苓的衣襟,责问道。

     “与你无关的事!”隰苓推开夙星冷笑,“以你向来反打一耙的性子,该是你对师父做了什么不该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眼见夙星面上闪过的一丝不自在,隰苓整整自己衣衫,“好了,太子大婚恩师神隐。这倒是一出大戏,你这些年可曾做过一件让师父高兴的事?现在还将师父逼迫地离开了星海?你可知她在这住了多久?”

     夙星不曾想自己这个恩师竟这样的决绝,一次机会都不给他。她不是个寻常的神仙她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丝的纵容。他忽然发觉那星海不远处还站着两位上神,凤凰帝君和璀璨公主。那母子两个就那般冷眼看着他们兄弟俩争执。见夙星望向他俩,二人浅浅地颔首示意,然后脚下自生了祥云飘走了。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凤凰帝君的面前真是将能丢的脸都丢尽了。

     念郎自归真山回来的时,月华已经回天极去了。晢晢吃了那天尊的莲子倒是精神好了很多,一天之中清醒时间多了许多。这天阳光挺好,花神差花仙给他送来来新酿造的花酿。他和晢晢坐在花园里喝花酿晒太阳。忆起那古怪消失的天尊,念郎还是有些闲话问晢晢。

     “晢晢姐姐,你在归真山修真时认识素心天尊吗?”

     “认识。”阳光下神女晢晢白的近乎透明的手指端着白瓷茶盅很是赏心悦目。

     “那天尊……”念郎不知如何问起,晢晢最近想起了不少往事,他怕自己问的不适宜伤了她的心。

     “素心天尊素来不喜欢我。”晢晢小心的饮了口茶,她和月华喝茶的口味相同,都喜欢那人间的龙井。“昔日在归真山,众多神师里她最不愿意看见我,每次见到我不是冷脸就是冷眼。教给我的也不过是一些疗伤养生之类的末端法术,还夙夜抽查不许我用法力……”这神女像是忆起了什么似的,停在了当场,渐渐地泪水蒙上了那双无神的双眸。“念郎……”

     “是,我在。晢晢姐姐你怎么了?”念郎心底认为这神女应该是明白了这天尊的苦心了。

     “她……知道我即将发生的灾难,所以,事先教我这些……”神女惊起,“我还怪了她那么多年。在太牢山的日子,我没有一丝的法力只能靠着这末端的法术才得以活下来。念郎,你带我去见她好不好……”晢晢紧抓着帝君的手恳切地道。

     “晢晢,她不见了……”念郎将自己和璀璨去星海寻她的事情原本地说了一遍,星海荷塘不见了,“那不是什么障眼法,她就是神隐了。她连夙星的大婚典礼都不去参加了。”

     “是了,夙星是她的徒弟,”可是哪里有些不对呢?晢晢总觉得在素心天尊和夙星太子之间自己忘却了非常重要的事。很重要,她越是用力的想脑中就越是空洞,可那个洞就在心底,一阵又一阵地刮着虚无的风提醒着那件她忘记的事。

     眼见晢晢面色失常,念郎忙上前制止,“不想了,咱们不想了……以后再想。”

     自那日自己出了凤凰神宫晢晢被燕婉公主挟持出走之后,念郎就极少出门,出门也就须臾就回。这几日他日日呆在这凤凰神宫里,连一个窜门子聊天的伙伴都没有,将这小帝君给闷坏了。他答应过哦月华要好好照顾晢晢,是不能食言的。这一日,他正闲得发慌,晢晢提着花篮自外走进他的寝殿,一脸的笑意。

     “姐姐何事?”

     “今日,我觉得精神尚可就想着给你做点花羹。你去花海给我采点花瓣回来好不好?”

     “这点子小事打发绥绥去不就好了,怎的还让本君亲自去啊?”晢晢一向是最怕麻烦他的,今日怎的这般小事也指使他起来。

     “你就去吧……”晢晢推着这小帝君往门口走,“你都三日没出门了,再不出去,整个神宫里的人都快被你的叹息给吓坏了。绥绥跟着追踪大人去归真山给公主送信了,即刻就回。你也去吧,找花神聊聊天,喝点花酿,不必着急回来……”

     “这……”念郎年幼,毕竟玩心旺盛,听闻有差事打发他出去玩,自然是高兴,但转念一想,“万一那燕婉公主再来找你晦气……”

     “她不敢的!”晢晢自信地道。

     “姐姐,我一直不得空问你,你是怎么收拾的那个跋扈的准太子妃的?”念郎凑上来好奇地问。

     “你来……”晢晢招招手,“这个是个秘密,等你从花海回来,我再告知你,去吧!”念郎提着花篮欢喜地踩着祥云朝花海飞去。晢晢在门口站了片刻听闻背后的动静,转过身来,“还是你的法子好,我听着他高兴了许多。”

     静女静默地站在一旁,无声地在周围布下了一个结界,那结界外侧还有一个晢晢正和静女聊得欢畅,四下里当值的仙娥神情放松地侯在一旁。

     “晢晢,你记得庭燎吗?”静女有些哀怨地问。

     “庭燎?二殿下?那不是你的夫君吗?”晢晢笑着答道。

     “除却他是我的夫君,你还记得什么?”

     “嗯?”晢晢思虑了一下,“他还是太牢山的守卫,是看押我的上神。”

     “晢晢,你救救我!”静女上前握住晢晢的手,恳切地道。

     “什么事啊,这么严重,你别着急,慢慢说!”静女是这神宫里除了绥绥唯一和她说得上话的人。而且她隐约觉得这个王妃对她很是客气,客气得近乎卑微。

     “庭燎他为了救你……”那静女面上流露出极其不自然的神色,以至于有些恨恨地望着盲女,“被贬下了凡间正在历生死劫。若是他不能过来此劫就永远也回归不了天宫!”

     “啊?为了救我?”晢晢自然不知道这件往事。是以静女就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这二殿下如此大恩,晢晢如何相报呢?静女公主有事请讲。”

     “庭燎在凡间为一女子所惑耽误了正事,可是这历劫的事情我又不能插手,昔日你们同在归真山修行时,他便最肯听你的话。是以……是以……”静女说到这不免气郁难平。

     “是以……什么……”那双无神却真挚的眼睛直直地对着静女,一瞬间让她产生了一种自己被看穿的错觉。

     “是以,我想请你去凡间点醒他,可以吗?”静女说到这里声音渐熄。

     “去凡间啊?”晢晢有些为难,天君的旨意是让她一步也不得离开这凤凰神宫,先前两次离开都险些闯出大祸。“这……”

     “若是你觉得为难,那就算了,这庭燎也活该这一劫!”静女闻言似乎松了一口气。

     “等等,”晢晢还是狠不下心肠,“这天上一日凡间一年,我们去去就回,想来也没什么大碍。”晢晢上前拉住静女冰冷的手,对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晢晢似没发觉一般,热心地道,“走吧,趁着念郎不在,我随你去看看如何点醒那庭燎?”

     静女一路上无话,倒是晢晢问了几句关于庭燎的话。庭燎下凡二十余日,现在也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在凡间本是将军,近日却日日流连于烟花之地荒废了时光,在这么下去功德积攒不够是回不了天庭的。静女带着晢晢一路上越飞越远直至完全飞离了凤族的领地降落到了人间。她暗自念了一个变身咒为她俩变换了两件人间的衣裳。只是这衣衫有些不对,晢晢却是不知的。二人走至一间房门前,静女低声嘱咐,“庭燎这一世唤作裴休,你便进去好好劝说他一番即可。我不方便进去。”

     “嗯,好!”晢晢点头推门进去!静女挥手,室外喧声四起,“客官,进来看看啊!过来嘛!哎哟,我的心肝宝贝啊!”

     “真是想不到啊!尊贵的北海小公主会愿意来这种龌龊的地方做这样下做的事情!”斜拉里闪出一个锦衣少年,神光熠熠,四周的凡人恍若未见一般。

     静女咬牙切齿低声道,“晋卿,庭燎在哪?”

     那少年捂着嘴切切地痴笑,“你傻了,庭燎不就在那里面!”他指着方才晢晢走进的房间。“一会子那房间里的旖旎春光会送到太子夙星的眼前,你猜,夙星见了这庭燎和晢晢的好事,会如何?”

     “晋卿!你无耻!”静女此时方才发现自己上了当,提起裙摆欲往房间里冲。那少年一把抓住她,静女挣脱不得,只得眼睁睁地望着那紧闭的木门。

     “我无耻?这北海公主亲自将自己的好友送上自己夫君的床,还骂我无耻?”那少年稚气未脱的面上显起狠厉来倒是得心应手!

     “晋卿,你敢这般对我难道不怕北海对东海宣战吗?”静女又气又羞,痛心不已。

     “宣战?”那少年挑眉,满不在乎,“那就战呗,好像我东海怕你北海似的!日后这神史上记载两海之战的起因一定要记上,北海公主将自己的好友送上自己夫君的床,被东海小王子晋卿撞破,恼羞成怒之下……啊……”那晋卿正在得意之际不料转身就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静女循声望去,见晢晢衣衫整齐地从室内走了出来,也愣在了当场。

     “怎么可能?”晋卿明明亲自将庭燎的转世扔进了这房间,给他灌下了足以令他神志不清的汤药。这神女晢晢也分明被封住了法力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怎么可能?”

     “静女,你是不是弄错了?”晢晢站在门口和气地道,“那庭燎的转世不叫裴休该是叫裴伶吧!那裴伶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这街上妇孺皆知,你怎会弄错了呢?这裴休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也是人尽皆知的。许是你心情不好弄错了。既是错了,日后改了就是。咱们回去吧?等得久了,凤凰帝君要怪罪的!”晢晢平静地说完率先就走了出去!

     “你站住!”晋卿实在是闹不明白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何以被她四两拨千斤地给轻易破了?他松开静女一把扯住晢晢。“你怎么回事?你怎能好好地出来了……你……”

     “晋卿是吧?”晢晢依旧是和气地问着,“东海的小王子,燕婉公主的胞弟?”

     “你既知本君的名号,那我也不兜圈子,你老老实实给本君进去,否则……”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那就是让夙星亲眼看见晢晢和庭燎的丑事!

     “否则怎样?”晢晢这种云淡风轻不着意的态度极易将人气得失去理智,“你姐姐没有告诉你她怎么挨打的事情吗?”

     “你……”晋卿一把将晢晢提起一只手高高举起,但最后还是停在当场,“若不是本君发誓不打女人,你这会子早就死了!”

     “哈哈哈……”晢晢失笑,“哎,你也幸好有这点子觉悟不然待会会死得更惨!”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小王子那么聪明会想明白的!”晢晢挣开他的手往前走。

     “不许走!你跟我进去!”那少年拖着晢晢往屋里走!

     “晋卿王子啊,这室内我不便进去啊!”

     “大哥!红竹!你们在干吗?”小王子垂胸顿足哀嚎不已。室内的床上东海太子与东海小王子的侧妃风光无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