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哟,大哥,私奔呐
    夙星不待地上的诸仙反应,掉转祥云拉扯着晢晢就往南飞去。

     齐渊被逐鹿天尊这一反常言行惊呆在当场!只见方才还端肃正派的天尊在一通张牙舞爪之后恢复了漠然。若不是身旁的这些个仙童和他一样惊愕不已,他定以为自己是被那软软气得失去了神智。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方才那天上原本欲降落的祥云却是太子夙星无疑!他来不及和逐鹿天尊再做寒暄,引颈震翅高飞朝南追去!太子啊!太子!你行为端肃,举止得体,多年来从未有过差错,怎的到了这万众瞩目的时刻就出了这档子事!他是他的殿前官,太子举止失仪,自己难逃责难!说来说去,还是最近自己没能时刻照扶着他,昨日若不是自己花了大半日的时间和软软争吵,哪里会没有察觉太子醉酒出走呢!怎么就那么巧呢?那么多的仙娥,太子为何掳劫的偏偏是晢晢呢!这事情还是要瞒着季棠!可是太子再不回来这事情就要瞒不住了!

     惊雷一般的两个字让夙星来不及反应就驾着祥云往南飞去。她是晢晢!就是那个隰苓用来刺激他的晢晢!就是庭燎不惜撞断太牢山也要放走的晢晢!就是自己听不得名字的晢晢!她就是晢晢!

     “太子!”晢晢眼见这夙星带着她在九州四处游历,很快就会被上报天庭!届时念郎和月华就麻烦了,她决定如实相告。

     “你认得本君。”她终于承认她认识他。

     “不,我与太子今日初见。”她知道夙星的名字可和夙星这个人却是初见。

     “初见?”夙星顿了一下,这一番的飞奔之下,他的酒早醒了大半,可不知怎的却愿意自己永远是醉的!“你与本君真的只是初见?”

     “太子,你既不识的我,我也不识的你,自然是初见!太子醉酒失仪本是件小事,可是太子您若现在不将我送回凤凰神宫怕是会惹来大的风波的!”她的生死倒是其次,万不能拖累他人!

     “哦?”夙星心底也是知道自己此次闯下的祸事怕是不小,也许是酒的缘故,自己并不在乎那接下来的处罚。“你倒是说说本君会惹来什么样的风波?”

     “太子身为天庭褚君自然知晓我是被关押在太牢山的重犯,帝君念着我与他的一点血脉亲缘将我接回神宫,可是天君并没有赦免我的罪过!是以我是不能离开凤凰神宫半步!不然天君怪罪下来,帝君就……”晢晢言辞恳切,眉宇间尽是关爱他人的灼色!

     “你喜欢什么花?”太子枉顾她的急切,忽然打断她的话。

     “啊?”这太子莫不是酒还未醒,怎么老是问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只消回答本君几个问题,本君就送你回去!”夙星目光极远,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啊,此话当真?”虽不明白这问题和这太子有何关系但是思量着他是上神,问这问题该有他的道理。

     “当真,比金子还真。”太子调侃的语气让晢晢心中一紧,好生奇怪这话哪里听过。

     “我最喜的是……”晢晢忆起月华也曾问过她这个问题,这个尊贵的狐主还为她折过海棠花,还为着那鸿鹄世家二公子季棠袍子上的海棠和自己闹过别扭。他知道自己被这太子挟持在这九天之上吗?“最喜欢的是海棠花。”

     夙星的手微紧,他装着不着意地问道,“莫不是本君下凡间历劫时化作那海棠公子,你就变着法的思慕本君?”

     “啊?”晢晢倒抽了一口气,这海棠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不是,海棠花虽为花却有傲骨不以香媚人,是个洁身自好的君子,我是因……”

     “咱们去吧!”夙星紧紧抓住晢晢的手踩着祥云俯瞰凡间。

     “去哪儿?”晢晢挣脱不得很是为难。

     “这九州里花开得最好的就是隰苓的幽南山,最近他那花期正盛咱们去瞧瞧!”

     “太子不是说,要送我回去吗?”这太子怎可信口雌黄呢?

     “送啊!先去幽南山看完海棠再送你回去,耽误不了多久。”他执意如此就像是早就做好了的打算似的。

     “太子看完花后,莫不是还有别的打算,这……”这耽搁的时间久了被发现的危险就更大了。

     “你放心,就只看花,看完之后本君就送你回去!”他拉着她降临到地上,他念了个诀将他俩的衣着化为凡人的衣衫。他牵着她的手走在街上,街市上今日像是庙会很是热闹,很多年轻男女都带着木质的面具,一派欢喜的模样。

     晢晢看不见在人多的地方很是惶恐,夙星拉着她的手这凡间她能依靠的只有眼前这个天庭太子。只是自己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是以尽量地和他保持着距离!怎奈人潮涌动将两个人挤做一团,她想保持距离都不得。

     “大娘,我打听一下,你们这今日何以这般热闹啊?”夙星听起来兴致很高的样子。

     “你们俩是外乡人吧!今日是我们幽南山的守护隰苓大神的生辰,咱们都要给他庆贺呢!”卖花的大娘很是和气。

     隰苓的生辰?啊,对了。那小子生在春天是以分封的时候极力不愿去寒冷的地方!父君念他年幼就依了他,将最温暖的幽南山分封给了他。只是他们天龙极少过生辰,每年都过也着实麻烦!倒是这隰苓清闲还给自己过生辰。

     “这位小哥初来我们幽南山过生辰节,老身送你一只桃花结,将你与这小娘子栓与一处,生生世世都不会分开了!”那卖花大娘说着就从摊子上取出一根红丝带编做的桃花结递给夙星。

     “大娘,您误会了,我不是他家娘子……”虽说和一个凡人解释不是一个神女的做派,但是这太子大婚当前,自己还是避嫌的好!

     “那谢谢大娘了!”夙星开心地接过那桃花结,无视晢晢的否认。“不瞒大娘说,我这小娘子日日都想离了我远远的。有了这桃花结我可得将她栓得死死的!”周围听见夙星这般讲话的路人都掩面嘲笑,带着祝福发出善意的起哄声!

     纵使是天上见多识广的神女也不免羞红了脸,“你……胡说什么啊!”

     夙星很是欢喜地将那桃花结系到两人手腕上,他见好几个男子就是这样栓着自己的娘子的。可是那结刚碰到两人的手腕就断掉落在了地上。

     “唔……”人群中发出惊讶的呼声!“桃花结断掉是不祥的预兆说明两人的缘分为天地之不容的!”人群里的声音准确地传到夙星的耳里。夙星望着地上断掉的桃花结面色沉郁。

     “哎呀呀,对不住!对不住!是老婆子不好,给了个不结实的!方才那个不算,我在给一个!莫伤心!莫伤心!”那卖花的老婆婆本是好意却不料惹来这般是非,也是为难,说着又从摊子上拿起一个桃花结。

     这次夙星并没有搭话,他弯下腰将那断掉的桃花结捡起来攥在手里,仰面望了望天,心中涌起一股子倔强,天地不容是吗?本君偏不相信!他将晢晢的手拿起将那桃花结用法力死死系在两人的腕上,举起手朗声道,“你们看!谁说系不上!你看!”他怒问青天!四周围观的人群议论声与远方的雷声渐起。听见雷声,晢晢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忆起往昔在太牢山中被罚的日子。现在她好不容易不用再回去,看来今日要被这夙星给毁了。

     “太……”想起自己是不能唤他太子的,晢晢顿了一下改口道,“夙……星,”她摇了摇他的手,“咱们走吧!走!”

     她唤他的名字,她拉他的手,她让他走!夙星忿忿的心忽然就释然了,天地的事情他现在也不想管,这会子就想和她走在这花街上赏花游春,现在就很好了!“好,咱们走!去看海棠花!大娘,这幽南山哪里可看海棠花?”

     “海棠啊,哎哟,这个还真不好说,相传咱们隰苓大神不喜海棠说是身为花却不香,没出息。是以,咱们幽南山还真是鲜少有海棠花看呢!”那卖花的大娘对自己帮不上忙也颇为抱歉。

     “这样啊,没有,咱们不看了!”不是说看完花就送她回去吗,现在没有花看就能回去了吧!

     见晢晢松了口气,夙星心中一片黯然,她不想和他在一起。即是如此,自己这又是在强求什么。

     “哎,那小哥你等等!”眼见夙星有些黯淡的脸心中不忍,卖花大娘叫住他,“还有一处,只是寻常人不去,说是有妖,就在那幽南山西南有一片海棠花林,你若是不怕,可带你家娘子去看看!”

     “多谢大娘!”夙星拱手行礼。“走吧,看完海棠,本君就送你回去,决不食言!”虽明知她不喜与他相处,可是自己还是不愿就这样放手,就这样任性一回,就一回。

     听得夙星这般忍气吞声,晢晢也不好再做分辩,她点点头,表示同意。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漫步在花街的春光里朝着幽南山的海棠花林走去!

     “哎呀呀!”那卖花大娘一阵惊呼,自己摊子上的花枝里涌出了一大堆的金银果子!四下的人群忙上前道贺,“哎呀,大娘,你这是遇见神仙显灵了啊!”“好人有报啊!”

     幽南山深处的神邸里,隰苓难得的轻闲地独自呆一会。他躺在碧波潭里思虑着方才仙童的禀报心如乱麻!他翻了个身,潭水里一个人影将他吓了一跳。这人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一身家常的玄色袍子,光是站在那里就将人的心荡漾不已。天极狐主月华!隰苓也不拘泥寻常的礼节,依旧躺在那潭水里。“何事?”

     “太子夙星,你可见过?”从东到西从北到南也就只有这幽南山没来过了。

     “见过。”隰苓懒懒地道。

     “在哪?”月华跳进碧波潭溅了隰苓一脸的水,隰苓伸手将面具上的水揩掉。

     “在天上啊!他是本君的长兄,本君自然见过!”隰苓从潭中坐起,“尊驾何以到本君这穷山僻壤里来找天庭太子?”

     月华上下打量着这通身浮夸的九皇子隰苓,心中不免有些疑虑,“你今日可见了他?”

     隰苓又重新躺回去,“没有。”

     月华一把将他从潭中提起,直视着那面具后面的眼睛,“你当真没有见过他?”

     隰苓叹了口气,“狐主今日是来找本君麻烦的吗?不如改日啊,今日是本君的生辰。尊驾看在本君为了给你疗伤元气大伤的份上,改日再来找本君的晦气如何?”

     “九殿下隰苓一向嚣张跋扈,今日何以对本君这般低三下四,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你窝藏了太子吗?”月华虽说仍旧面色冷冷,却松开了抓住隰苓的手,隰苓跌进碧波潭里又溅了一脸的水。

     “本君为何要窝藏太子?莫不是尊驾今日不是来找本君的晦气,是来找夙星的麻烦的?”隰苓从潭中爬起来,兴趣盎然。“真是知己啊!尊驾告诉本君,夙星做了何事得罪了狐主,本君这就上九天去参他一本,为你讨回公道!”

     原本对隰苓还有些怀疑的月华这厢倒是糊涂了,瞧着他这落井下石的模样倒不像是假的。还是不要问了的好,若是给他知晓夙星挟持着晢晢不见了,他定当作是天大的把柄去参夙星。那太子死活与他无关,可是万不能连累晢晢。“既然,没有见过,那本君就不叨扰了!”说着转身欲走,接着忆起方才隰苓的话又猛地转身,那九殿下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往后退了一步。月华似没看见一般,难得缓和了面色,将隰苓的心又动荡了一番。若不是今日时机不对,隰苓定当好好和这狐主把酒言欢。这般殊色自己就是光看着就觉得于修为大为精进!“本君听闻上次多亏殿下出手相救,本君才得以恢复的如此之快,一直欲表谢意但总不得空。今日凑巧是殿下的生辰,本君也是失礼想着身上还真带着份拿得出手的礼物。”说着从腰间解下一颗避水珠递给隰苓。

     隰苓有些受宠若惊,这避水珠自己还是有些印象的,是先前两天停战之际,父君送与天极的礼单之一。这狐主竟这般不在意地将这珠子送与他还真是份大礼!“这……本君如何拿的?”

     “九殿下就不要推辞了,原本本君就该谢你,既然是遇上了你的生辰不如就送与你了!”月华面上有伤不刻意回避的话,说话时面上总带着浅浅地笑意很是迷人。

     隰苓不禁有些发痴,无意识下一双手早就攀上了月华的手握住了那避水珠。月华抽回手,不着意地道,“即是如此,本君就告辞了!改日,九殿下到神宫或是天极去,本君请你喝酒赏花听曲儿!”说着纵身跃上祥云风姿绰约地飘然而去。

     隰苓仰着脸望了许久,手里握着避水珠恨不得方才和他同去了才好!只是今日不是时候!“哎~”他将避水珠贴身收好,挥手招呼来一旁的仙童,低头吩咐了几句,那仙童垂手退了下去。他念了个诀换了身干爽的锦袍,抬手推开眼前的山石,一条青石小径现在眼前,他沿路走下去,一路开满了海棠花。那路的尽头刚好有两个游人站着赏花游春。这幽南山的守护隰苓大神悠闲地走过去,欢喜地搭话道,“哟,大哥,私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