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报恩啊,还是以身相许最实在
    齐渊见了这山是又怒又怕。怒的是季棠不知深浅竟私自来这里,怕的是若是给人知道季棠的所为,他们鸿鹄世家就要大祸临头了。

     “兄长,我若真吃了这熊心豹子胆就好了,我就劈开这山将她救出来。”季棠望着那死气沉沉的荒山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心绝望。一旁的小狐狸见了都难免生出一股恻隐之心来。

     “季棠!你可知道你这话若是给人听见咱们都要受到处罚的!”

     季棠斜着眼瞥了一下齐渊,那眼神让自家兄长很是不快,那是什么意思,是鄙视吗?“兄长放心,我早就想好了若是有人撞见我在这里,我就一头碰死在这太牢山,不会连累父母兄长的!”

     “你这是什么混话?我难道是怕你连累不成?”齐渊气急,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钻进牛角尖里就出不来,一张嘴能将人怄死。见季棠也面有愧色知道他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妥当,齐渊缓和了一下语气。“季棠,这太牢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那太牢山山里关押着的也不该是惦记得。这么多年,我和爹娘在那面前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触动了你的伤疤。可是你自己却私自跑到这太牢山,若是让父母知道,该多担心。”

     “兄长说的话我何尝不知,但是我自己的心不听话,我有该怎么办?每年的三月初三附近,这胸膛里的那颗心就撕裂一般疼着,我若不来,它便不肯安宁下来。兄长即是如此说了,左右,我明年就不再来了。任由这颗心碎掉吧!”原本仪表堂堂的上仙自暴自弃的模样还真是颓唐啊!

     “你这是什么话!你……”

     “两位上仙!你们的家务事能不能稍候再解决啊!我家主上,还在那山里呢!”虽说打断人家兄弟俩说话不大礼貌,但是他家主上的命也很重要啊!

     见小狐狸出言阻止,知道自己所言有些不妥。可是现在这件事事关重大,他们不能决定。况且这太牢山是二皇子庭燎的封地,他们想要救人还是要打声招呼的好。可是这太牢山是神仙的禁地,到时候二皇子问起来自己该怎么回答呢?齐渊见小狐狸因担心自家主上的安危急得自处打转转,忽然计上心来。他们没法解释自己为何上这太牢山,可是这天极狐族非神非仙自然不用守着这神仙的法令,所以只要说出他们来太牢山的原因即可。

     “敢问姑娘,你和狐主为何会到这太牢山呢?”

     “我们是跟着这上仙一同前来的!”绥绥指着季棠的鼻子道。

     “跟着我?你们为什么会跟着我?”季棠很是诧异,自己之前并不识得这月华狐主啊!

     “那都是因为我见识浅,想着初次见到白凤迷人的风姿心中仰慕的很,是以想上前打声招呼。所以才央求我家主上跟着你,不曾想我们刚到这……太牢山就撞见上仙在痛哭。我家主上觉得此事不雅,是以准备改日再见的,竟不料半路里杀出一只罴怪将我家主上撞进了这太牢山。我家主上法力高强,如若不是身负重伤是不可能不见踪迹的!二位上仙快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家主上吧!”绥绥扯着季棠的袖子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齐渊本想将这私闯太牢山的罪责推到这狐族身上,可是不料这罪责还是季棠的。

     “你别慌,我这就去拜见二殿下,求他去救你家主上。”季棠是个君子,去见二皇子自然要对自己私闯太牢山做出了交代。但是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耽搁了救这狐主的时机。

     “慢着,季棠你预备怎么说?”

     “实话实说。”

     “二位上仙,你们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这太牢山寻常人是不能靠近的是吧。你们尽管将这罪责推到我的身上。我是天极的人不知这天庭的法令。还望二位上仙不要再耽搁了。”她家主上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呢!

     齐渊见这小狐狸如此深明大义,自己反倒不好意思再推脱了。兄弟两个带着小狐狸朝着二皇子的官邸飞去。

     这厢太牢山内,盲女受了雷击和荆笞之后,拖着伤体缓缓地朝自己的竹屋走去。自己近日得了一个伴竟然就得意忘形了,竟忘记了今日是自己受刑的日子。今日受刑之后自己心中竟有着和他日不同的体会。想着那屋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她,这刑罚好像也没有那般难挨。自己在这荒山不知待了多少个春秋了,不知姓名,不是父母,不知来历,不知往昔,甚至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被囚禁在这太牢山日日受着苦楚。后来,她自己劝慰自己想来她定是个罪大恶极的妖孽,不然怎么会受到如此的处罚呢?既然做了错事受惩罚就理所当然了,想到这里对于每日的处罚,自己也就泰然处之。

     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爬上树上的竹屋。室内安安静静的听着角落里那有节奏的呼吸声,盲女经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她等了多少年啊,终于有人陪着她了。她慢慢地走向床边,默默地在床边坐下,不小心触碰到伤口也压抑着呻吟声。她将头枕在床边,就那样默默地睡在了他的枕边。忽然她又动了一下手,摸索着将他身边的被子掖了一下,这才放心地睡下了。

     月华从她进屋起就一直盯着她看着。看她满身伤痕,看她在门口带着血迹的嘴角泛着笑,看她疼痛难忍却又忍住不吭,看她一身血污拖着伤体走近他的身边,看她心满意足地躺在他身边睡下,看她恍惚中还不忘记给他掖被角。这个妖,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竟要受到这样的处罚啊?月光下,狐主月华美不可拟,他伸出玉雕般的手轻抚上那张素静的脸。

     第二日,待月华醒来时,阳光已经穿过竹屋照在他的脸上,他睁开眼环视了一周,她不在。接着竹门响了一声,她走了进来,抱着一件华美异常的羽衣。脸上的伤还在,只是一张脸却已然洗干净了,换了一件素衣,外面罩着的依然还是黄衫。

     “你……的伤?”思虑了片刻,月华觉得自己还是直接问清楚比较好。

     “你醒了?”她应声回头,未语先笑,只是脸颊上的伤有些触目惊心。她将那羽衣放下,走至他身边蹲下正对着躺在那里的月华。走近了才发觉她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伤得也难得一见的重。

     “疼吗?”

     “啊?”盲女一愣,显然是对这个问题没有心理准备,居然有人会关心她的伤。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抚着自己的脸,摇摇头,“我习惯了。”

     不是疼也不是不疼,是习惯了。这刑罚到底实行了多久啊?为什么会有天雷和荆棘的处罚?

     盲女沉默了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很奇怪吧!可这就是现实。我有记忆以来就在这荒山里,没有记忆,没有父母,没有过往,也没有眼睛。最初的几年每天都有天雷和荆笞,我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疼痛不已。我只想着那就死吧,可是却无论如何死不了。大约过了两千年左右的时间,每日的刑罚改为了十天一次,后来是二十天,后来是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一年,现在是三年一次。我发现现在只要没有这些惩罚,这荒山的日子还挺好过的。嗯,我老实跟你说吧,我怀疑自己做了很严重的坏事,可是我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你要是害怕,等到你伤养好了,就可以出去了。”盲女说这话是时并不能看见狐主心疼不已的眼神。

     “我叫月华。”他第一次主动向姑娘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出生在月之清辉里,是以取名为月之华光的意思。”

     “我……”盲女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没有办法介绍自己。“我给你做了一件衣服,”她转移着自己无法继续的话题,跑向桌子,将桌子上的羽衣抱了过来。这真是一件华服啊,光彩夺目。

     “这衣服……”月华见她穿着十分朴素为什么会想着给他一件华服呢?

     “这衣服是我每次受刑时被打落的毛,我经年累月地收集着,已经做了好几件羽衣。说来我每次挨打的时候都掉羽毛,想来我应该是一只鸡,一只鸡精。你若是不嫌弃就穿着吧,挺暖和的!”盲女将羽衣展开,那发出夺目光芒的明明是凤羽,哪里是鸡毛。这用凤羽做成的羽衣就是九天之上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宝。这姑娘不知道自己将怎样的珍宝送给了他啊!

     “你不是鸡精。”月华并不打算接受这件华服。他私心以为自己就算穿的再华丽英俊她看不见也是白搭。他日若是她的眼睛好了,她还愿意将这羽衣送他,他一定穿给她看。

     “我不是鸡精?你看见我的元神了?你的伤好了?”盲女收好羽衣抱在怀里,又蹲在了月华面前。

     “没有。只是你……”月华见着鹓雏对自己的来历如此在意,甚至笃定自己是妖。若是自己告诉她她是鹓雏是神族,说不定对她的打击会更大,他不想让她再受到伤害。

     “只是什么?”那双本该明亮的眼睛上结着醫,无神地盯着他的手,她极力地想表现着和他正常地交流着。

     “只是你这羽毛不是鸡毛,所以我说你不是鸡精,你是一只黄鸟,非常美丽的黄鸟。”月华安慰自己这也不算是撒谎,鹓雏本就是一只黄凤凰啊,不是黄鸟是什么。

     “我是鸟?”盲女知晓自己的身份后很是欢喜,“哎呀,原来我是鸟啊!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鸡呢!可是我怎么不会飞呢?哎呦,也对,我不是闯了祸嘛,还想着自由自在的飞,呸,真不要脸!”

     听着盲女自言自语地安慰打趣自己月华不禁莞尔一笑。这人真会安慰自己啊!若是知道自己是神那还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呢。可是作为一个神被囚禁在这里的理由是什么呢?

     “要是再知道名字就好了!不过也没什么打紧的,像这样就挺好的!”盲女高兴地转着圈。

     “名字不过是个称呼,没人唤你的时候有没有不打紧,不过你现在不是有我了嘛,那咱们今日就起一个新名字如何?”月华见她对名字如此在意也愿意为她做一些举手之劳的小事。

     “真的!你愿意为我取个新名字啊?”盲女倾身向前几乎贴在月华的脸上,月华笑着将她推正。

     “自然,给你取名字也是为我方便嘛。”

     “你真是这三界四海九州之内最好的狐狸精!给我取名字还说是方便自己。”盲女真真是受了感动。

     “你喜欢什么样的名字呢?或者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才好给你取呢!”

     “只要是月华取的我都喜欢。我以前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现在最喜欢狐狸精!”盲女欢喜地道。

     听着这样直白的告白,月华心底也很是欢喜。他抬起头望着窗外的春光,心中竟出人意料的平静。自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这么平静。

     “悦儿,怎么样?喜悦的意思,就是说……”

     “月华,悦儿。我让你开心了吗?”盲女无神的双眼弯成两道月牙。原来悦儿的意思是可以引申为月华喜悦的意思,这般解释倒是合情合理。

     “嗯。这样解释也对,遇见你我很欢喜。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嗯。喜欢。既能让你欢喜还可以提醒自己欢喜,好名字呢!我有名字了!月华,悦儿!月华,悦儿!月华,悦儿!我太欢喜了!月华谢谢你,给了我身份和名字。你对我这般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盲女有些不安,自己这般欢喜是不是在做梦呢?

     “你无需报答我啊!说起来是你救了我,还给我养伤,照顾我,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要报答也是我报答你才是。”

     “这样啊!你不必放在心上的。我做这些都是自愿的!你也不用说什么救命之恩,哪里有这么言重!”盲女忙挥手否定。

     “那可不行,知恩图报,是我们狐族的铁律,我不能违反的!”这话倒是真的,有恩必报是天极狐族的铁律,当然后面还有就是有仇也必报。

     “那……那你为我取名字就当是报恩了!”自己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得了这么好的一个伴。

     “悦儿,那可不行。报恩啊,还是以身相许最实在。”狐主说这话时脸上心底都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