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厉害了,我的亲娘舅
    盲女听闻这话不禁红了脸,双手捧着脸害羞地后退了两步,有些尴尬地道,“你都对我这般好了,我若还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实在是不像话!”

     “哪里不像话!只是可惜……”月华本泛着笑意的脸在望见那失神的眼又是一阵的难过,“你若是能看见我的脸不生什么非分之想才不像话。我可是天地间最风流倜傥的狐狸呢!”别人听见这话定是要骂这人不知廉耻,可是这话是从月华嘴里说出对方却也没有反驳的借口。

     “以身相许倒是不必,你这样陪着我几日已经是极好的了!你看你才来就告知了我的身份还给我取了名字,我已经很是欢喜感激了。你不需要再为我做任何事了!”盲女慌乱地摇着手。心下想着这狐狸精到是为人忠厚,自己不过是将他带回竹屋,他就要以身相许。他是狐狸精定长的是风流倜傥,可是自己却是个瞎眼的黄鸟,而且还不知犯了那条律令,还是不要连累他的好!

     “悦儿,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要站得那么远,我和你说话费事,你离我近些。”月华支撑着身子从竹床上坐起来,虽说伤口还疼但是比昨日还是好了一些。听见月华的动静,盲女忙抢上前扶着他。“你这般排斥,可是嫌弃我?”

     “不不不!我哪里会嫌弃你!你是狐狸精长得定是风流倜傥,我……我……是个瞎了眼黄鸟,年纪还这么大了,说不定做你奶奶都嫌大,我怎可挟恩图报呢?你是个好青年。我说这恩你就算是报过了。你若是一味地要以身相许,我怕自己会造天谴的!”盲女多年未曾受到过别人的关怀是以一点的善意都承受不住。

     月华见她如此自惭形秽又是可笑又是心疼。“那既然悦儿你不肯那我也没法子了。你方才说自己也感激我,想要报答我,是也不是?”

     “这个自然!”不知道这狐狸精葫芦里卖着什么药,怎么不想着报恩反倒让她报恩起来了!

     “只是这话不好说出口,我怕你有些为难。”自出生以来月华怕是从未说过这么多曲曲折折的弯话。

     “不为难不为难!你肯在这荒山里陪着我说话解闷,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我若能帮你那定是莫大的功德,你说。”盲女坐在床沿,一脸期待。

     这样的不设防倒是让月华有些开不了口,“还是算了吧!这事情实在是难以启齿!”

     “不怕不怕!这荒山里就你我两个,哪里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如果你怕我说出去,我这就起誓,若将今日之事说出定天打五雷轰!”盲女言之凿凿,继而又泄了气。“哎呀,这个誓言不对,我明明经常被天打五雷轰的!你别慌,我再换一个誓言!我若将今日之事说出定……定……”盲女实在想不到比她现在处境还糟糕的局面,是以这个誓怎么也发不下去。她有些尴尬对着月华,“不是我不发誓,只是……”

     “我相信你,别发这誓了。”月华将她举起的右手按下。“我的这件事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我说出来你若真为难那也就算了,不必挂在心上。”那狐狸越是这般说辞这鹓雏就越是不安,像是这般尴尬境地都是由她引起的似的。不知不觉就掉进了这狐狸的陷阱里。

     “嗯。我虽说愿意陪着你,但是我在山外还有些家产家私没有处置妥当,所以还是要出去一趟的。”月华尽量将话说得委婉。见盲女一副我都理解的神色,狐主硬着头皮还是要将话说清楚。“但是我现在身负重伤,法力尽失,一时半会也出去。这会子我的家人怕是要找我找疯了。这山原是囚禁你的,所以,你没有法子救我出去,我只能自己想法子。我虽不成才但也还是有些法力的,现在有个法子能治我的伤能……让我的法力尽快恢复。”

     “嗯!”盲女边听边点头,人家说的句句在理,自己除了嗯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这法子得悦儿你帮忙才行。”月华心底盘算着自己有多少把握将她也救出这荒山。可是这鹓雏是仙,是天庭的罪犯,自己贸然将她救出去不知会引出怎样的风波。可是若是这般放着不管又不是自己的心性。所以,才会剑走偏锋,想出这个法子。他现在赌的是天庭刚刚大战结束不敢同时得罪凤族和狐族。

     “喔喔,你说!”盲女坐在那里,自听见他会离开后,面上就再也露不出笑容,难掩这落寞,但是竟能忍着不出口阻挡。

     “那就是……修采阴补阳之术。”月华虽为狐狸,多年来虽说不算是什么纯情男生倒也算狐族中的正人君子。他原是不屑于这样的提高修为的法术,但是身为狐主,自己也还是修炼过此法的。但也仅仅是学习时修炼过几次。他自负自己就算是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自己也能修炼到至高的境界。况且,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长得美,这些个想要和他行采集之术的生灵们又有几个是抱着正当的心态的!可是今天,自己身负重伤,法力尽失,想要疗伤恢复法力就要实行这个法子。其实,其他的法子倒也不是没有,只是,咱们的狐主懒得想罢了。况且,这法子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啊?”盲女当然不知道身边的这个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这采阴补阳之术到底是什么啊?她不知道,又怎么能帮忙呢。“什么是采阴补阳之术?”

     “呵……”见这鹓雏有这疑问,狐狸的心理竟有着说不出的欢喜。“采阴补阳之术就是需要悦儿你,对我,以身相许。”

     “啊?”盲女受惊跌坐在地上。这个人真是狐狸精啊,怎么满脑子都是以身相许呢!

     “你不愿意?”月华这厢却有些失落,方才他想要以身相许她百般推脱,现在反过来她也不愿意,是嫌弃他?

     “不不不,也不是不愿意。只是这事情有些不对……可……”盲女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可哪里不对自己也说不上来。

     “那,你是嫌弃我?”

     “我哪里是嫌弃你呢?我……”盲女局促地转来转去,“那我先去洗个澡……”盲女竟转身跑了出去。留下了月华坐在竹床上讷讷不言。这是答应了?

     太牢山里桃花灼灼,太牢山外风霜飒飒。

     鸿鹄世家的两位公子求见这般不寻常的事情到让他遇见了。隰苓表面上在偏殿等着庭燎,私下里却放了一只窃听鸟飞了过去。

     “狐主意外跌入我这太牢山,这实在是不幸。可是这太牢山是我天庭的禁忌之地。那里的封法的结界是天庭的长老亲自布下的。我委实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救你家狐主出来。况且,这狐主是三界四海九州里难得一见的高人,怕是早就脱险了也未为可知呢!许是你家主上脱险之后自行回家了在和你玩呢!”庭燎歪在自家的围椅上不咸不淡地打着官腔,心里却如同煮汤。狐主月华失足跌落太牢山,这事情非同小可。

     绥绥见着天庭的二殿下竟然说着这样不像话的说辞,不禁怒上心头!“二殿下,我家主上因着我的缘故被那罴怪所伤,失足跌下那太牢山,生死不明。你却在这里说着这样的话。难道我天极的人随着这鸿鹄世家的二位上仙是来同你玩笑的?你说我家主上不一定在你这太牢山,我也不强辩,只求殿下出借追踪镜,我好追寻一下主上的踪迹。若我家主上真不在那太牢山中,改日,我定登门再做赔礼!”绥绥眼见着二皇子不打算亲自去救自家主上,想着还要有求与他是以压着火气,客气地道。

     “姑娘哪里的话,你家主上在我这里出了事我自然有责任,不过……”又是追踪镜,上一次自己要追踪镜不成,前脚隰苓就跑来解追踪镜找自家的罴怪,这还没有说出个鼻子眼,这天极狐族的又来横插一杠。

     “莫不是二皇子连追踪镜也不肯借吗?”绥绥紧握双拳骨节发白。她自幼随着月华,是由月华抚养长大,月华于她来说是主上,是师父,是父亲,是亲人。若是因着她的缘故受了什么折辱她就是死也难辞其咎,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可是不巧,这追踪镜,坏了……”庭燎明知道自己这番说辞很不像话,但是眼下也想不出别的借口来,索性心一横就撒了这么个谎,料他们也没证据戳穿他!

     “二哥,你怎么不早说!你将这追踪镜让小二嫂子送给南海太子做新婚贺礼了,让我白白在这等着,那畜生还不知去了哪里惹出何等子的大祸呢!”隰苓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从外面进来,满口的不满之言。见到正殿里的绥绥和鸿鹄世家的两位公子,忙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哎呀,二哥有客人在啊!我就不叨扰了!咦?这不是齐渊吗?太子也来这太牢山了?”

     齐渊没有料到在这里会遇见九皇子隰苓,于是和季棠一起屈手行礼,“见过九殿下!回殿下的话,我是随这位狐族姑娘一同前来的,太子并不知此事。”

     “哦?原来是私事吗?那我就不掺和了!”隰苓说着不掺和,却也并不离开,悠闲地立在一旁,面具下的脸庞上布满了笑。

     庭燎为隰苓的话震动,他原不知这追踪镜被舜华送给了南海太子,还在这里扯谎。方才自己若是知道实话实说就好,可现在谎已经扯了,而且被隰苓当场戳穿,场面很是尴尬。那狐族小姑娘的脸色很是难看,兀自发出呜呜的敌对的叱声!她刚要向前却被身边的季棠上仙一把抓住。

     “既然,追踪镜不在二殿下这里。事态紧急,我们就不叨扰了。”季棠怕这小狐狸在这里做出什么冲动之事,是以拖住她。这小姑娘看着年纪轻轻,却难得沉稳老练,看来确实是狐主亲自调教的。

     “那……我就不留各位了。日后闲了,再到我这太牢山,咱们饮酒赏花!”二殿下虽这般说着但是他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哼!”绥绥对于这班神仙的印象真真是坏透了!

     “且慢!你们也是借追踪镜的吗?”隰苓在一旁听着适时地插嘴道。

     “是,九殿下。”齐渊站在季棠前面将他和弟弟隔开。关于这个古怪的九殿下三界有着很多不好的传言。他弟弟是正人君子不能被他盯上。

     “其实,这追踪镜虽说罕见但也不是唯一的。除却我二哥,还有一位上神持有的。我本来就要去找他的。”隰苓难得的热心让庭燎和齐渊都有些怀疑。

     “是谁?请殿下告知!”绥绥抢步上前追问。

     “好伶俐的小狐狸!成年了吗?”隰苓带着笑意问道。

     “请殿下告知!”绥绥无视隰苓的轻薄,再次追问。

     “真是无趣!”隰苓抱怨了一声,“那个上神说起来关系你们比较近,就是凤凰神君墨羽。我听闻他和夫人从幻波虚境出来之后就一直隐居,不知找不找得到!”

     “原来是主上的姑父!谢谢九殿下!二位上仙,小女法力微薄从这赶往西方凤凰神宫实在太慢,还望二位上仙镶助!他日,救出我家主上,我一定叩头相谢。”绥绥虽心急如焚,但是还是顾念这礼数,不能丢了月华的脸面!

     齐渊和季棠自然要以此事为重,是以这厢告辞之后,火速地离开了太牢山。隰苓在成功地挑起庭燎的后院之火之后也全身而退,乐呵呵地去追那两只鸿鹄去了。跟着齐渊就能找到夙星,见到夙星他就有法让他难受。只要想到夙星浑身难受的样子,面具下的脸就高兴得合不拢嘴。

     季棠带着绥绥火速赶往凤凰神宫,刚到宫门口,绥绥就跳了下来,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季棠上前一步拉住她,“小心!”

     “绥绥,你怎么来了,随着狐主一块来的吗?”追踪见到绥绥满面堆笑像个慈父。可是见她身后跟着的不是狐族的侍卫倒是鸿鹄世家的两位公子,再看这绥绥早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叔叔……”不知怎的方才在外面还独当一面的小狐狸却委屈地哭了出来。

     “绥绥,你别哭,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叔叔替你做主!”追踪说着瞪着一同前来的两位上仙。两个无辜的上仙很是不安。

     “叔叔,念郎可在?”绥绥抽抽噎噎地问道,这随便的问句着实惊着了身后的两位上仙。念郎,她直呼帝君的小名可见与帝君的关系亲厚,回忆一下自己方才有没有得罪她的言行啊!

     “帝君不在,我也可以为你做主!”说着一向庄重的追踪再一次狠狠地瞪着身后的两位上仙。两位公子心里委屈,但是想着马上就真相大白了,是以面上堆着讨好的笑!

     “叔叔,主上出了大事了!”绥绥抽抽噎噎勉强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追踪也觉得兹事体大,“但是,帝君不在!”

     “不在!他去了哪里?”这可如何是好,早不在晚不在,偏偏这个时候不在!

     “帝君下凡历劫去了!”凤凰帝君私动姻缘簿,给自己惹了近万年的桃花劫,他不得已下凡历劫去了。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呢!

     “主上!主上!”绥绥再次痛哭起来!

     “别哭别哭,绥绥!帝君不在可是神君在家!”追踪最见不得绥绥的眼泪。

     “神君?是凤凰神君墨羽?那姑姑也在?”绥绥忽然觉得柳暗花明了。

     “是,神君在公主也在。我这就带你去!”追踪带着绥绥去了后殿。

     墨羽拿出追踪镜调到太牢山附近,可是结界力量太强,他和璀璨联手颇费了一番周折,好不容易拨开了云雾,是以浪费了些时光。

     “哎呀!”璀璨挥手遮住镜面,挡住绥绥的视线。“嗯,那个追踪,你带绥绥先下去,我和阿羽还需要再看看。”

     “姑姑,我也要呆在这里!”绥绥不明白方才不是已经看见了竹林吗?

     “听话,你在这不方便!”璀璨面色古怪朝着追踪使了个眼色。追踪会意将绥绥带了出去。

     “嗯。月华这孩子长大了啊!”璀璨见墨羽的神色不太欢喜,忙找着话说。见墨羽不接话,璀璨也有些不悦,“怎么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在追求一个女人吗?”

     “小璨啊!是一个男人在轻薄一个女人!”墨羽面色不悦地更正着。

     “胡说!以我侄儿的姿色还不一定谁轻薄谁呢?”护短这件事狐狸家做的最好。

     “小璨啊,我是那姑娘的舅舅。你的侄儿在轻薄我的外甥女啊!”上神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

     “额?那等那不成器的小子出来,咱们就商量日子吧!”赤狐的眼里闪着欢喜的光,惹得墨羽轻笑,可是心情却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