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运筹帷幄之中
    率先开口的是一个看起来可能未成年的女孩,这女孩子相貌极美,如果单论相貌的话,与姜思颖不相伯仲,可却因为其眉宇之间的那一股嘲讽之一,使得她气质比姜思颖差了太多。

     “哎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二姐带着二姐夫回来了啊,啧啧啧,二姐你不错嘛,之前还说自己三十岁之前不结婚,那时候我以为是你眼光高看不上家里给你介绍的对象,现在看来,不是人家配不上你,是你害怕自己配不上人家啊。”

     姜思颖眯眼看着她,还没等说话,坐在正座上面的男子沉声开口。

     “小颖,介绍介绍你这朋友。”

     他一开口,旁边之人全都不说话了。

     姜思颖道:“大叔,这是唐林,我未婚夫。”

     大叔国字脸,神色冷漠,鹰钩鼻,眼神如剑,扫了唐林一眼:“家里做什么的?”

     姜思颖急忙开口,可嘴巴刚张开,就听见唐林回答道:“餐饮。”

     姜思颖心中叫坏,姜家是国内餐饮行业的龙头,唐林如今这么一开口,可是打乱了姜思颖的全部计划。

     大叔闻言,脑海中浮过国内知名餐饮企业,并没有哪个家里面姓唐,如果非要说,倒是五六年前有一家,但那都是当年的事情了,当年那个唐氏集团一家独大,可衰败的也很快,如今已经是上不了台面的。

     “唐林,是吧?既然回来了,就先喝下午茶吧,来,坐这边。”大叔招呼道。

     唐林看了一眼姜思颖,而后迈步走过去。

     古人语句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走路的方式不一样,一个人的气质跟他走路的方式有着很大关系,姜思颖原本没想到会有这种插曲,所以没跟唐林说应该注意些什么,可姜思颖没说,不代表她家里面这些人不看。

     可这些人一看唐林走路,却发现这个男人的举止竟然无可挑剔。

     大叔双眼微微一眯,一般年轻人面对他的时候都会心生畏惧,可这个青年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么坦然,这么随性。

     唐林坐下,冲着在座之人微笑。

     坐在唐林身旁的青年看起来年纪稍小一些,他起身走向酒柜,酒柜里面有两个醒酒器,分别装着两种红酒:“今天家里来了客人,大家既然开心,不如少喝点酒助兴吧。”

     “也好。”大叔在姜思颖否定之前先一锤定音。

     唐林算是看出来了,姜思颖在家里面,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些人对姜思颖的排挤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唐林,一般都是我爸爸选酒的,但是今天你们是外人,就让你们来选吧,拉菲还是罗曼尼?”那青年问道。

     “罗曼尼吧。”唐林道。

     周围七人暗笑,这笑容之中无疑透着一股嘲讽,在他们心里,怕是唐林连拉菲跟罗曼尼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来倒酒吧。”唐林起身道。

     青年却笑道:“还是我来吧,你们是外人,我要尽地主之谊。”

     毕竟是大家族之人,他见到唐林第一眼就看出唐林穿的衣服不过是几千块钱一套的便宜货,而且肤色看来,应该是经常在太阳下面晒着,对于这种人来说,红酒?太遥远了,即便是喝,恐怕也是超市里面几十块钱一瓶的烂货。

     青年没有先给正座之上的父亲倒酒,而是给唐林倒。

     眼看着酒过了半杯,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道:“满上?”

     唐林心中一笑,可嘴上却是配合道:“满杯酒,半杯茶?”

     听到唐林这话,周围之人顿时哄笑,就连姜思颖都脸一阵红一阵白。

     “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青年忍俊不禁,看着唐林的目光讥讽之色更浓了。

     唐林见酒满了,他起身道:“我们是外人,还是我来倒酒吧。”

     青年这一次不再推脱,直接将分酒器给了唐林:“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唐林拿着分酒器,给每一个人倒酒之时,都是倒满,走到姜思颖的妹妹旁边倒酒时,妹妹冷哼一声,嘀咕道‘土包子’。

     唐林并没说什么,又给大叔倒酒,大叔眉头皱着,刚才对于唐林的那一分刮目相看也全然消失。

     唐林每倒一杯,便会使得这些人的讥讽更重一分,直到他来到姜思颖面前……

     姜思颖脸色难看至极,一个劲给唐林使眼色,可唐林却好像看不见一样。

     姜思颖真后悔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然而看着唐林给她倒酒,她心中也只有苦叹。

     可是……

     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唐林倒满之时,唐林却仅仅是在姜思颖杯中倒了三分之一!

     分酒器里面还有酒,可唐林却不倒了,经常喝红酒的人能够准确地轻松估算出位置,三分之一,不多不少。

     在座之人都愣了,就连姜思颖也不例外,她怔怔地看着唐林,明媚的双眸之中尽是疑惑。

     唐林微微一笑,轻轻捏了一下姜思颖的脸:“他们的嗜好还真是奇怪,喝红酒竟然要倒满,我陪他们就好,你还是正常喝。”

     唐林说完,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回到座位上,慢慢地举起杯子,微笑地冲着姜家之人一一笑道:“姜家果然财大气粗,别人品酒倒三分之一,而姜家之人却要倒满,小生实在是钦佩姜家人这份豪情,既然如此,那么我也破例好爽一下,先干为敬。”

     唐林说完,直接将整杯红酒全喝下去。

     他喝完,发现一桌人都端着杯子,怔怔地看着他。

     唐林用放在桌子上的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边的红酒:“是小生说错了什么?诸位总不可能倒了满杯之后一口一口抿吧?那要喝到什么时候去?还是说……这位小兄弟不知道红酒应该一杯倒三分之一,所以才给我满上的?”

     唐林这话一出,姜家之人算是骑虎难下了,一个个脸色难看,硬着头皮将一杯红酒直接干了。

     坐在唐林身旁的青年恨得牙根发痒,不过还好,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算输,即便唐林知道倒酒应该倒多少,即便唐林巧言善辩,但接下来唐林也还是要出丑。

     穷,就是穷,掩藏不住的!

     大叔侧眼看着唐林,对于这个不起眼的青年人,他在意了几分。

     “哼。”小姑娘冷哼了一声,瞪着唐林。

     青年却脸色一转,笑道:“唐林,这罗曼尼怎么样?能不能喝出是哪一年的?”

     听到这话,姜家之人都觉得好笑,这酒根本就不是罗曼尼,而是拉菲,刚才拿酒的时候就是故意拿错的。

     姜思颖刚抿了一口酒,听见这话,差点酒都喷出来,就算唐林刚才蒙对了,可是那些都是在网上就能了解到的常识,接下来可就不同了,唐林根本不可能品出来这酒的味道不同。

     姜思颖一个劲跟唐林使眼色,但唐林却仍是没看见似的,开口说道。

     “味道不错,应该是拉菲庄园出品,我对红酒不太了解,年份说的不太准,这一瓶可能是……96年的吧?”唐林说道。

     在场之人皆尽傻眼。

     的确是拉菲,1996年!

     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唐林似乎并没有任何惊讶,仿若一切都早已预料,他起身,来到姜思颖旁边,看着姜思颖那眼神充满了宠溺与关爱,然而更多的,竟然是怜惜。

     就在姜家人都纳闷这唐林要做什么之时,唐林转头冲着他们,略显动容:“小颖说在家里不开心,起初我还在想,不应该啊,如姜家这种庞大的家族,每个人都应该很有素养,都应该家教颇好,不会出现这种排挤家人之事,可今天我来,却发现我一直以来都误会小颖了。”

     唐林淡笑道:“我对姜家来说是外人,那么今天在这里的也就只有我以为外人而已,为什么这位小兄弟一直要用‘你们是外人’呢?”

     说着,唐林又指了指酒杯:“你们姜家人的酒量都这么好?满杯红酒?要不是为了配合你们,傻子才这么喝呢。”

     最后,唐林微笑地看向那青年:“姜家人,连拉菲跟罗曼尼都分不清吗?”

     大叔眯眼看着唐林,若是别人,在他面前说这些,他只会觉得是跳梁小丑,可如今,在这里,唐林一字一句说出了这些,他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即便没有外人,他心中的怒火也即将压制不住。

     可就在他即将发火之时,唐林却又是淡然一笑:“闹剧也差不多了,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下一次请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

     唐林想要低头看一眼手表,这才想起来之前姜思颖把他那几十块钱的手表收起来不让戴,于是他扫了一眼墙上的钟,说道:“从进这个房间到现在,半个小时,我不知道你们姜家人是不是很闲,但我们不是,没事的话,我们先告辞了。”

     唐林说完就拉着姜思颖,姜思颖心疯狂地跳,她看着唐林,这一刻,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管家站在一旁一直一言不发,见唐林跟姜思颖起身,他恭敬地拿出车钥匙:“二小姐,二姑爷,开车小心。”

     唐林冲着管家礼貌地一笑,点点头,拿过钥匙给了姜思颖:“还好你刚才只是抿了一小口,那酒掺水了,优质中掺了杂质,真让人反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