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被发现了
    尸魂界,静灵庭。

     警戒森严的街道上,一身死霸装,带着副队长木牌的露琪亚走在前面。

     “喂!露琪亚!”岩鹫凑上前来;“我们真的要离开吗!我还不想走呢!”

     “没办法,现在的静灵庭处于备战状态,情况不是太乐观,我们也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队长也很担心你们!”

     露琪亚说着,转头看向岩鹫;“不过话说回来,岩鹫,你不是不喜欢来静灵庭的吗!”

     “这不是情况不一样吗!”随即,岩鹫小声的嘟囔着;“你看我大姐,最近神思不属的,一看就是……”

     话还没有说完,屁股上立即挨了一脚,岩鹫来不及叫疼,就马上看见自家大姐满脸要吃人的恐怖表情,看的他脸庞一抽,硬是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露琪亚干笑了几声,志波家的相处模式,怕是永远都改变不了了。

     “朽木副队长!”

     听见声音,露琪亚抬起头,是自家十三番队的第六席,可城丸秀朝。

     “嗯!”点了点头,露琪亚开口道;“情况怎么样了!”

     “还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可城丸回答着;“对了,副队长,你要去哪里!”

     “浮竹队长的命令,我要把空鹤小姐和岩鹫安全的送回志波家!”露琪亚说着;“你们大家也都小心点,毕竟灭却师……”

     “哦!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明显一个男人的声音插入了进来……

     露琪亚顿时大惊失色,这声音是……

     抬头看去,入目的,就是男人充斥着暴虐的眼神。

     “可恶……”

     “是灭却师,快点发警报……”

     “果然是在遮魂膜的里面,那个大前田副队长没有说谎……”

     “……”

     “没有一点惊讶!”友哈巴赫残忍的勾起嘴角;“果然是有人知道吗!真是有趣……”

     轰轰轰!!!

     静灵庭的数百处,无数的灵子火焰徒然暴起,几乎笼罩了天空。

     “战争,就是这样,还真是痛苦啊!”

     ……

     就在灵子火焰出现的下一秒,各个番队也都立即发现了异常,纷纷赶往。

     四枫院家。

     四枫院罗钊,平子一郎,京乐美涧,浮竹雪彻几人也立即赶了出来。

     静灵庭,三番队。

     “光柱……”

     “不,那不是什么光……”一名死神立即判断了出来;“而是青色的火柱!”

     “每一根的灵子浓度都高的令人咋舌……究竟有多少根……”

     “数量太多了!”

     “现在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吉良大声道;“灵子调查班,情况怎么样了,还不行吗!”

     “抱歉,灵子浓度过高,仪器死机了!”

     这位来自于技术开发局的死神也急的满头大汗。

     吉良狠狠地咬牙,握紧了手里的斩魄刀。

     徒然,灵子火柱猛烈的摇晃了起来,一道人影在其中走出,越发的清晰。

     “看到了!”

     “上!!!”

     吉良,以及三番队的三名席管立即持刀上前,可是才刚刚上前一步,从火柱之中,猛然窜出一道攻击,晃的耀眼。

     死亡,毫无预兆的降临,那么突然,那么自然。

     脑海中才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连身体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徒然间,一股大力将吉良几人打飞,那一瞬间,几个人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视线中,只有那熟悉的银白闪显……

     “市……市丸队长……”

     “啊咧啊咧!终于赶上了,幸好……”

     市丸银放下手,笑眯眯的回头看向因为他的出现而大惊失色的吉良几人。

     “市丸队长,您不是已经……”

     “别说了,李空!”吉良立即想到了什么,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随即睁开;“他不是我们的市丸队长,市丸队长他,已经……死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他的声音还是在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市丸银勾起嘴角;“不管是哪里,吉良还是老样子吗!”

     这句话已经完全承认了吉良的猜测,市丸银没有否认,闻言,吉良几人都低下头,心里说不清的复杂和伤感。

     “来支援了吗!”

     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火柱之中,陆陆续续的走出几个人,他们的身上都穿着灭却师的衣服。

     “不是支援,不是……”

     市丸银依旧还是笑眯眯的样子说着;“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副队长被偷袭而已……”

     自己的副队长……

     吉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市丸银的背影。

     “什么啊!乱七八糟的,不过算了,反正无所谓,什么理由都一样,我们……也是奉命,要将死神,悉数诛杀……”

     ……

     颤粟吧!死神们……

     即刻起,星十字骑士团要将你们肃清……

     战争,打响了。

     风桥的面前,出现了纳纳纳·纳贾库普,一个长得奇奇怪怪的男人。

     出现在六番队附近的,是艾斯·诺特,一个更加奇怪造型的男人,在斩杀了大量的队员后,被即使赶到的恋次和白哉阻止。

     而与狛村对峙的,是邦比爱塔·芭丝塔拜茵,一个喜欢制造爆炸的小丫头。

     ……

     “我叫你停下……休想从这里过去……”

     “怕的话就逃吧!对于你们来说,这连告诫都算不上……”

     雨葛兰面无表情的说着,声音平静而淡漠,并没有因为被大量的死神包围而有任何的动容。

     “不要小瞧护庭十三队,我叫你给我停下……”

     “你还没有注意到吗!你太害怕了……”雨葛兰冷淡的说着让人感到绝望的话;“以至于从一开始就下意识地将重点从杀死我转移到了阻止我……”

     “战争其实……早就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

     “可城丸……”

     露琪亚脸色一变,闪身挡在了他身前,两个死神在露琪亚的眼神示意下,立即上前将被挑拨的,失去理智的可城丸拉住。

     “空鹤小姐,岩鹫,抱歉了……”

     握紧了手中的斩魄刀,露琪亚沉重的开口道;“我恐怕不能陪你们回去了,你们还是先离开……”

     “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会走……”

     “岩鹫……”露琪亚提高了声音。

     “咦!”

     跳跃在屋顶上的身影猛然间停了下来,志波岩鹫四下张望着,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不是幻听。

     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露琪亚灵压传来的方向瞬步而去,他的速度很快,然后,他就看到了……

     无数的死神立即被杀,鲜血,洒满了大地……

     “朽木副队长!”

     露琪亚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拄着刀费力的站起,而自己则同样伤痕累累了的挡在她的身前,大姐也拿出了斩魄刀……

     等等。

     志波岩鹫终于惊讶了起来,搞什么,这两个人不好好的在流魂街待着,跑危险之极的静灵庭里来干什么。

     一个断臂,实力大损,一个本来就废柴一个,志波岩鹫真的不想对自己用上这个形容词,可是,除此之外,他还能够说什么。

     “接下来呢!”雨葛兰问着友哈巴赫;“依我看,他们已经毫无斗志了!”

     “随你吧!”友哈巴赫回答的相当随意;“要是你觉得,让这些家伙活着更好,那就这样也行!”

     “了解……”雨葛兰点了点头。

     “不过,你看戏,也该出来了吧!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藏着……”

     话锋一转,友哈巴赫的声音有了杀意,雨葛兰一惊,竟然有人躲在旁边,他都没有察觉到吗!

     顺着友哈巴赫的目光看去,一脸无奈的志波岩鹫站直了身子,既然都被发现了,也没办法了,想来也不会被怪罪的吧!

     大概吧!志波岩鹫扯了扯嘴角……

     “啊啊啊啊啊!!!”

     岩鹫立即身子一颤,骇然的抬头望着另外一个自己,空鹤也傻了,露琪亚也愣住了。

     面前的另一个志波岩鹫,穿着紧身的作战服,头上一如既往的系着头巾,一模一样的脸庞,只是他看起来,要更加的成熟的多。

     是那边的志波岩鹫。

     一模一样的人!友哈巴赫想起了之前的报告。

     “杀了他!”

     “是!”

     雨葛兰应承着,声音依旧冷淡,

     “快逃……”

     露琪亚,空鹤,岩鹫脸色一变,几乎同时发出了声音,而他们的声音还是慢了一步,最起码,是比雨葛兰的攻击慢了一步。

     灵子长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志波岩鹫的面前……

     雨葛兰转过头,已经没有必要在看了,已知的结果,就连露琪亚,空鹤和岩鹫也觉得躲不开了。

     徒然……

     噼里啪啦!!!

     雷电炸响的声音蓦然响起,银蓝色的电光照亮了这片战场。

     “你当我和那个废物家伙是一样的吗!啊!”

     志波岩鹫站在屋顶上,身上围绕着耀眼的电芒,就像是威猛的雷神,在咆哮……

     不躲,不是因为躲不开,而是因为根本没有躲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