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卍解被夺
    虚圈。

     吼吼吼!!!

     战斗还在继续着。

     先不提身为虚的赫利贝尔,单单志波海燕就拥有虚化的力量,两人加起来,就造就了现在的志波云雀,他的身体里,虚的力量要明显大于死神的力量。

     所以,他和志波一护在这一点上有最大的不同,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虚化要更加的完美。

     才可以坚持了这么久的时间。

     “嚎嚎!”

     被逼的不得不后退,基路杰大口的喘着气,他不得不承认,这怪物在一步步的变强……

     不能在这么打下去了。

     “吾辈完圣体岂会输给……你这样的怪物……”

     基路杰再次冲向完全虚化的志波云雀,可是,它的速度却更快,瞬间出现在基路杰面前,尖尖的嘴巴张开,灵子快速的聚集着。

     那强度……

     是,王虚的闪光。

     基路杰猛然间瞳孔一阵收缩,怎么……

     “轰!!!”

     攻击顷刻间在身前炸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情况怎么样了,一护几人瞪大了眼睛在看,就连市丸宗川都睁开了眼睛,基路杰,死了吗!

     “砰!”

     徒然,完全虚化的志波云雀被狠狠地打飞,漫天的沙尘中,满身是血的基路杰走了出来。

     “可恶,可恶……”

     他恼怒的叫着,目光阴冷;“完全没有料到会这么狼狈,真是丢人,不过,也正好可以向陛下谏言了,必须要调整血装的强度!”

     “不过,再次之前,你们都必须死,尤其是你这个恶心的怪物……”

     头微微低下,头上的圆盘猛然间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在所有人骇然的眼神下,灵子在聚集。

     不是某一处,而是全部,四面八方的灵子都在向着他的身上聚集而来。

     “圣隶……”

     基路杰再次发出嘲讽的笑容;“这是将灭却师的基本能力灵子集束发挥到极致,灵子的绝对隶属……你,就去死吧!”

     顷刻间所有人脸色一变,灵子,死神,虚的身体都是由灵子构成的,这样子的话,岂不就是说,根本毫无胜算。

     “蛇壳岩……”

     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三个破面立即站了起来,黑色顷刻间将市丸宗川,一护,浦原,茶渡,妮露几人包裹。

     “你们早就醒了!”一护瞬间满头黑线。

     “现在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家伙现在怎么办,距离太远了,我没有办法把他也带进来……”

     目光看向还在外面的志波云雀,一护瞬间脸色难看了下来;“能够打开一下吗!我去救他……”

     “这个……”

     “不必!”市丸宗川突然开口。

     “你说什么!”一护真的怒了;“就算这样也不许插手吗!那种能力……”

     “我知道!”市丸宗川笑眯眯的点头。

     “你……”一护愕然,他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你知道灭却师有这个能力!”浦原也是皱起了眉头。

     “是啊!”市丸宗川倒是相当干脆的承认了下来;“师祖特别和我提到过……”

     “那你还……”一护不解。

     “因为没必要!”市丸宗川淡淡的说着;“云雀的身体里,不仅有着死神和虚两种力量,还存在着师祖的一丝力量,什么灵子的绝对隶属,完全没用了……”

     “而且,已经到了!”

     什么到了,还没有等一护和浦原问出口,只见市丸宗川抽出了细长的斩魄刀,一刀轻易的就破开了防护罩,走了出去。

     “喂!”

     “你干什么……”

     阿帕契火大的咆哮,只是还没有说完,就立即被孙孙拉住,她这才恍然惊觉,刚刚的市丸宗川,竟然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她们的保护罩,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怎么会……

     再一次将志波云雀击飞,基路杰也随着力道后退两步,突然,他身后的虚空之中,天空一阵扭曲,黑腔在一瞬间打开,健壮的身影立即窜出,一拳轰飞了有些猝不及防的基路杰。

     随后,又是两道身影出现,黑腔也很快消失了。

     看见到来的三人,市丸宗川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是那种公式化的笑容。

     “……”

     一护猛然间愣住了,拳西,日世里,像,太像了,再加上市丸宗川,谁能先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简单来说,他们都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人,哪里也有和我们一样的静灵庭……”浦原给一护几人解释着。

     “另外一个静灵庭!”

     一护抓了抓脑袋,他已经凌乱了,其余的人也一样,其实这点上浦原也是,他刚刚知道的时候也是一样震惊外加不敢置信的模样。

     “喂!红樱,间九,淡理,回来了,别打了……”

     “怎么回事……”

     刚刚到来的三个人,闻言都停下了攻击的动作,不解的看向市丸宗川。

     “师祖的意思……”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完全说明白了一切,其实在上次志波云雀完全虚化的时候,他们就找过暗影,不过,暗影的话却是,还不到时候,那么,现在就是时候了吗!

     “父亲想做什么……”

     御手洗红樱不解,这样子就可以控制志波云雀体内的虚之力了吗!

     浦原眉头微微一凝,市丸宗川嘴里的师祖就是御手洗红樱的父亲吗!那个世界的,夜一的丈夫……

     ……

     尸魂界,静灵庭的各处战场。

     只不过只是侵入了不长的时间,短短的几分钟,死神的伤亡比例就在以几何倍的速度上涨着。

     如果不卍解,是无法打倒灭却师的,这个结论很快就被所有人察觉,因为,他们太强了。

     可是,一旦卍解,就一定会被夺走……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怎么办!

     可是,当一个个的队员陆续倒下后,他们还是选择了卍解,因为这就是身为队长的责任。

     “若我的卍解真的被夺走,就用你的卍解打倒他!”

     纯白的队长迎风飘动着,白哉冷淡的声音响彻了战场。

     “队长……”

     恋次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情……

     “根据那个世界的大前田的情报,他们灭却师拥有能够夺取卍解的能力……”白哉没有回头;“这我清楚……”

     “对啊!所以绝对不能用卍解……”

     “可是,他们是不用卍解就无法解决的对手,恋次,这你应该清楚……”

     “队长!”

     白哉的话,恋次哑口无言,是的,他很清楚。

     ……

     同一时间,七番队战场。

     “……”

     “只有看清楚夺走的套路,找出破解的关键方法才是战争的关键……”

     “队长……”

     狛村说出了同样的一番话。

     ……

     同一时间,位于十番队附近的战场。

     日番谷也作出了同样的决定。

     “可是,队长,这样太危险了!”

     “没什么,只有找出关键就好了!”日番谷冷静的说着;“这也是,你为什么必须在我身边的原因,我会万分小心,可一旦我的卍解被夺走,就一起出击,找出破解的方法……”

     “是,队长!”

     乱菊郑重的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位于二番队附近的战场。

     与碎蜂对战的,就是面前的这个像是机器人的奇怪灭却师,毕·杰·奈因。

     “一旦卍解就会被夺走,这我很清楚,虽然不想这么做,可是没有办法,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部下死在面前而无动于衷……”

     碎蜂深吸了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在颤抖着,当然,那不是怕……

     “其实说起来,虽然卍解会被夺走,但是怎么做的方法还不明,还有机会反击,只要能够先于夺走的速度结果了他们,那就毫无问题了……”

     虽然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幼稚,但是,碎蜂还是在抱着一丝希望,如果连这丝希望都没有了,她就真的绝望了。

     “卍解·雀蜂雷公鞭!!!”

     徒然,灵压的涌动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就在顷刻间消失无踪。

     好……好快……

     碎蜂瞪大了眼睛,浑身都在颤抖着……

     这下子,真的是……绝望了!

     尸魂界,要完蛋了吗!

     瞬开啊啊啊啊啊!!!

     碎蜂大叫着,浑身暴起了密集的灵压气浪,一瞬间攻击向了毕·杰·奈因。

     不过,只是一瞬间,她的身影就在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队长……”

     大前田吼叫着,举起斩魄刀就拦在了毕·杰·奈因身前,尽管他很怕,怕的要死。

     “嘿嘿,本大爷就是这么讲义气!”

     同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同样的身影出现在大前田身边,是大前田希千代,他摇晃着着五行头;“要上了……”

     “……”大前田握紧了斩魄刀。

     “都这样了,还冲什么啊!真是笨死了!”

     明明是关切,却硬是被声音的主人说成了这番让人气恼的模样。

     被抛飞的身影被人一把接住,耳边响起的熟悉声音,碎蜂猛然间反应了过来,入目的,是那双透着淡淡漆黑的金黄色眼眸。

     “你……怎么来了……”

     “来看某个笨蛋怎么逞强的!”

     四枫院罗钊扬起嘴角,小心的放下怀里的碎蜂,冲着她笑了笑,转身走上前去。

     “你就老实的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交给我了……”

     四枫院罗钊爽朗的声音,即便是低沉着,也依旧透着一丝野性。

     随风荡起的纯白队长羽织,上面的“二”字还是那么夺目。

     “不能用卍解,他们的能力……”碎蜂张了张口。

     “我知道!”

     越过大前田希千代和大前田,走到前面的四枫院罗钊反手抽出腰后的斩魄刀……

     “我看到了,没关系,别担心,就算不用卍解,我也会打倒他的……”

     刀术奥义·天斩……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