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深沉的感情
    虚圈。

     “吼吼吼……”

     嘶吼着,有着森白的冷厉。

     长着锋利的爪子,头顶上是细长的独角,以及尖尖的狼耳,它的嘴巴也是尖的,尾巴在晃动着,上面长满了尖锐的突起,模样像狼,又像啄木鸟。

     猩红的竖瞳里无意识的狰狞与暴躁,下意识的,战斗本能在支配着它的行动。

     “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怪物……”

     砸出来的巨大坑洞中,基路杰缓缓站了起来,嘴角处还有着一丝鲜血滑落,他一身的军装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陛下刚刚已经下了进攻尸魂界,而我的命令,就是在此干掉你……”

     持刀的手将刀收入刀鞘,基路杰擦去嘴角的血迹。

     “怪物就是怪物,没有理智的野兽,虽然觉得这么杀掉你会有点脏了我的手,不过算了,谁叫是陛下的命令呢!”

     “吼吼……”

     基路杰看着嚎叫着再次冲过来的,处于完全虚化状态的志波云雀,露出一种不屑的笑容,那目光,就像是高等的生物在看着低等生物的,赤裸裸的蔑视,那是深入骨子里的不屑。

     摘掉手套,露出的圆形图案让不远处的一护猛然间呼吸一顿,他认识的,这个图案的意义。

     轰!!!

     巨大的灵压冲天而起……

     下一秒,当基路杰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一对由灵子形成的翅膀在他身后不断的拍打着。

     “灭却师的最终形态,它的真正名字是,灭却师完圣体……”

     “算了,和你这种连话都不会说的怪物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你也听不懂……”

     只是一眨眼间,基路杰已经出现在了志波云雀身后,速度比之前快上了不止一倍,手中的长刀刺穿了它的胸膛。

     吼吼!!!

     超速再生……

     ……

     “不行,完全在被压着打,他的这种状态太危险了……”

     一护焦急的大叫着,就要越过市丸宗川上前战斗,可是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正在他刚刚有动作的时候,细长的斩魄刀就宛如噬人的毒蛇般尾随而至。

     铛!

     下意识的持刀挡住刺来的斩魄刀,一护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笑眯眯的市丸宗川。

     “为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市丸银,你说话啊!”

     一护满心的困惑,他不明白,眼前的人真的是市丸银吗!那家伙明明是在他面前死去的,可是如果不是,也太像了,只是不同的是,市丸银的头发是银白色的,而面前的人,却是金色中透着森白的颜色。

     “咦!”

     嘴里发出一声音调,市丸宗川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少许,他的语调很轻。

     “你是……白痴吗!”

     “纳尼……”

     一护瞬间怒了,浦原满心无奈的将他拦下,转头看着市丸宗川的眼睛沉重了下来;“你是那个世界的人吧!你和市丸银的关系是……”

     “浦原大叔这么说的意思是……”市丸宗川勾起嘴角;“你已经见过那几个家伙了!”

     “你好像并不意外!”浦原眼神凌厉;“不问问我见到的是谁吗!”

     “……”市丸宗川突然轻笑了一声;“你不都说我不意外了……”

     浦原眉头一皱,看着这样的市丸宗川,他突然疑惑了,事情真的像之前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御手洗红樱等人是意外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吗!那如果不是意外,就是人为的了。

     “你不是市丸银!”

     一护听不懂他们话里乱七八糟的意思,但是一句话他明白了,那就是面前的人,不是市丸银。

     “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遍,现在的你,还叫黑崎一护的是吧!”

     市丸宗川虽然还是带着笑意,但却意外的让人感到无比的认真,认真到会觉得,如果不听他的话,他真的会立即出手。

     “什么意思!”一护一愣,不叫黑崎一护,那他要叫什么。

     “算了,没什么!”

     市丸宗川摆了摆手,他该这么说呢!这个世界的一护哥真是……单纯啊!

     “我是不懂了,不过,你和他是同伴吧!”

     他指的是志波云雀,市丸宗川听的明白。

     “那你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他虚化,这力量不是那么好驾驭的……”

     “那就努力驾驭不就好了!”

     市丸宗川想着,除了毫无所知的单纯,这个世界的一护哥还是太嫩了,比他熟悉的志波一护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你到底懂不懂完全虚化可是……”

     “那你就懂他了吗!”市丸宗川打断道;“黑崎一护,你的身体里也有虚的力量,你应该明白那种恐惧的感觉吧!”

     “……”一瞬间,一护沉默了。

     “志波云雀,他是死神和虚的儿子,从他出生起,身体里就蕴含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甚至虚的力量超过了死神的力量……”

     “所以,小时候的他,像虚要多过像人,为此,他是在所有人歧视的目光中长大,如果海燕叔他们还在,云雀或许早就被打死了,不过,尽管我们都在他身边陪着他,但云雀那个笨蛋还是……”

     市丸宗川目不转睛的看着战斗中的志波云雀。

     “那一次,他真的差点死掉,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的话,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空鹤姨把师祖找了回来,师祖将云雀身体里的两种力量调到了驱于平衡的状态……”

     “完全虚化的出现,之前只有一次,那是一年前的时候,为了阻止失去意识的云雀,我们几个都受了伤,雪彻伤的最重,几乎差点死掉,云雀很消沉,那件事已经成了他的心魔,如果不破开这层障碍,他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一护,浦原。

     “所以才说不行!”市丸宗川声音变的有些低沉了起来;“我不必和你们成为敌人,但是,如果你们硬要插手的话,我会……杀掉你……”

     他是认真的,睁开的眼睛,透着冷然的杀意……

     不管后果如何,就算付出任何代价也好。

     市丸宗川,他的感情,很深沉……

     ……

     尸魂界,静灵庭,四枫院家。

     沉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仅仅是在担心志波云雀,他们已经从大前田希千代的嘴里听说了百年前的那件事,不过,可惜的,他并不知道太多的细节,也许知道,只是因为时间的久远而忘却了。

     御手洗红樱,平子淡理,六车间九三个人已经赶去了虚圈,他们在等着消息回来,倒不是他们不想去,只是技术开发局的研制的黑腔,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而且,夜一说的也对,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所有人都去,反倒不妥。

     说起夜一,她离开了,说是因为浦原的拜托,要去调查什么东西,她没有说的太清楚,而四枫院罗钊也没有追问。

     尸魂界陷入了无比的紧张时刻,几乎全部的死神都调动了起来,警戒到处都是,为了防止灭却师的入侵。

     ……

     屋顶处,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市丸银正在咬着干柿子,吃的满脸开心,而身边的志波岩鹫却是相当的无力了。

     “银师兄!”志波岩鹫无语的说着;“原来你突然一声不吭的就不见了,原来就是为了去偷……买干柿子……”

     原本想说偷得,可是被市丸银眯起的眼睛一瞪,志波岩鹫很没有志气的立即改口了。

     “肚子饿了吗!”市丸银说的很是理直气壮;“话说岩鹫,你是不是不饿……”

     “怎么会……”

     志波岩鹫顿时反应了过来,立即将手中的干柿子胡乱的塞进了嘴里,看的市丸银直摇头,颇有一副可惜了的样子……

     徒然,两个人的动作微不可查的一顿。

     “来了……”

     志波岩鹫咽下嘴里的干柿子,抬头看向天空,视线所望的地方,一身黑衣的友哈巴赫虚空站在那里。

     “看来时间到了吗!我去伊鹤那里了!”

     “银师兄真是关心副队长……”志波岩鹫说着,就算不是一个世界的副队长。

     市丸银倒是没有反驳什么,站起身,微微睁开眼睛;“岩鹫,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知道了!”志波岩鹫点了点头。

     “已经很久没有实战过了吧!”市丸银咧开嘴角;“别输了啊!”

     “怎么可能!”

     志波岩鹫也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