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暗影与夜一(一)
    不知何时,这布满了阴暗的尸魂界,开始下雨了……

     风,也越发的大了……

     滴答的雨点落在地上,冲刷这沾满了鲜血的静灵庭,也在众人的心里溅起了阵阵波澜……

     “啊啊啊啊啊!!!”

     那个是怎样的男人啊!他低沉,他冷漠中又带着点点狂傲,他的眼睛是漆黑的,可那漆黑中又透着丝丝妖异的红色,他穿着黑色死霸装样式的紧身衣,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就连一点的气势都没有。

     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但,就这样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却在弹指间,在根本看不清什么的状况下,竟然,一击就打败了友哈巴赫……

     随意……

     他的神色不曾变换,一点的改变都没有,就像是打败了友哈巴赫这个最强的人,都,毫不在意一般……

     “大叔!”

     “暗影叔!”

     “暗影大人!”

     平子淡理,市丸宗川,大前田希千代几人顿时惊喜的大叫了出来,那声音,也将陷入呆滞的山本,浮竹,京乐,浦原等一众死神唤回神智,乃至是同样惊骇莫名的夜一……

     暗影……

     他,就是四枫院罗钊和御手洗红樱的父亲……

     就是,那个世界的,我的……丈夫……

     连夜一都不曾发觉,她的身体,似乎,有些颤抖……

     “父亲……大哥他……”

     御手洗红樱从自家父亲的怀里挣脱开来,绝美的脸庞上,眼眶微红,她不在向友哈巴赫那边看上一眼,因为她知道,有父亲在,就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嗯!”

     点了点头,暗影转身走向夜一,以及她怀里的四枫院罗钊……

     啊啊啊!可恶!!!

     友哈巴赫暴怒了,这个男人的无视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他是谁,他是友哈巴赫,他是灭却师之祖,是……最强的人啊啊啊!!!

     连号称最强的山本都败在了他的手里,他怎么会……会败给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啊!!!

     什么时间的限制,霎时间都被抛到了脑外,友哈巴赫此时只想,打败这个……家伙……

     “冷静点,陛下,请您一定要冷静……”

     雨葛兰立即拦在了友哈巴赫面前,话说,这时候还敢这么做的人,整个星十字骑士团来说,这就只有他了,雨葛兰·哈斯沃德……

     “让开……”友哈巴赫扭曲着脸庞。

     “陛下!!!”

     刷刷!

     两道身影瞬间出现,银色长发,依旧笑着一张狐狸脸的市丸银,以及面无表情的志波岩鹫。

     “银……”

     人群中的乱菊身体一颤,纵然她明明知道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银,

     “真是的,不离开的话,可是会吃苦头了哦!”市丸银笑嘻嘻的道;“当然了,如果你们还非要打的话……”

     短小的斩魄刀,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我们师兄弟!”志波岩鹫大声道;“绝对奉陪到底……”

     刺啦!!!

     银蓝色的雷电在次闪烁在他的身上,狂暴的气势宛如战神。

     “你们……这群该死的……”

     “陛下!”

     雨葛兰再次堪堪拦住友哈巴赫,这次,这个向来冷静到近乎与残忍的王,真的被气到了,不提暗影那个莫名其妙,也强的离谱的家伙,就市丸银和志波岩鹫这两个蝼蚁竟然也敢向他挑衅了。

     真是……岂有此理……

     “陛下,请您保持理智!”雨葛兰的头上也冒出了汗,他已经没有信心能够拦得住友哈巴赫了。

     “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去的话,后果……”

     后面的话,雨葛兰并没有说下去,但他知道,友哈巴赫一定明白,在拖下去,那结果,他们承受不了,即便是友哈巴赫,也不行……

     沉默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极度不好的事情,友哈巴赫咬了咬牙,阴郁而冰冷的眼睛看着暗影,最终还是转身张开了影子,消失不见。

     见状,雨葛兰和剩下的灭却师们,禁不住皆是送了口气,要是友哈巴赫真固执起来的话,那就槽糕透了,他们,可还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死掉呢!

     暗影丝毫没有理会后面的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也根本无关紧要,无论是友哈巴赫动手,或是不动手,其结果,都一样……

     走到夜一身前,蹲下,暗影的手放在了自家儿子仿如枯骨般的身体之上,也不见什么动作,浓度大到肉眼可见的灵子尽数都聚集而来,将四枫院罗钊笼罩而起。

     夜一抱着四枫院罗钊,她能够感觉到,怀中的身体从冰冷到逐渐有了温度。

     小麦色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喜色,尽管四枫院罗钊和御手洗红樱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她的儿子和女儿,但……有区别吗!

     她,就是四枫院夜一……

     “没事了吧!”

     干净,清爽,又带着一丝丝沙哑的野性,听见夜一的声音,暗影的身体徒然有些少许的僵硬……

     “没事!”

     他摇了摇头,再无声音。

     然而不知为何,夜一的心里却突然涌出了深深的烦躁,这家伙,一直低着头是什么意思。

     殊不知,其实暗影也是有苦说不出,一想起四枫院夜一说的那话,他就满满的都是无力感……

     “暗影,你这家伙,给我记住了,一眼都不许看,你要敢勾搭那边的我,这辈子都别想上老娘的床……”

     这就是四枫院夜一当时的原话,暗影嘴角一阵抽搐,他还能怎么办……

     不过,其实他也知道四枫院夜一的意思,并不说是四枫院夜一不相信暗影,而恰恰相反的是,正是太相信了,才会担忧。

     因为,四枫院夜一,这简简单单的名字,对于暗影来说,恰恰是比天还要重的东西……

     她其实压根就知道,暗影可以对任何人无情,即便是自己的儿女,但,他根本拒绝不了四枫院夜一,亦或是……夜一……

     雨,开始停了……

     阳光……重新照耀着尸横遍野的尸魂界……

     远处,几道身影快速跑来,吉良井鹤,阿散井恋次,朽木露琪亚,以及桧佐木修兵……

     ……啊啊啊!!!

     纳尼!!!